第三章 出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吼!”一聲大吼從隔壁響起,眾人一聽,那是福柯的聲音,快速的走出房間。

    只見一個人影沖天而起,藍色的光芒包圍他的全身,不用想也知道是福柯了。他的手里拿著一把劍,對著天空飛快的揮舞著,一道道藍色的劍氣向四周沖去,感覺空氣都要被撕裂。過了一會,他終于停下來了,藍色的光芒變得越來越淡,直至消失,但他身上的氣勢卻一點也沒變。更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他盡然沒動用斗氣就在空中停留,沒有一點要掉落的趨勢。是人都知道,能在空中停留的有三種人,一是學過飛翔術的法師,二是圣級的高手,三是空間法師,但空間法師最多只能在空中滯留幾秒。以上三種只要身上的的魔法或斗氣用完了,他們就要乖乖的下地。福柯身上沒有任何魔法元素或斗氣的波動,但還能停留,這只說明了一點,那就是他已經成為了人類傳說中的頂級強者,神級。一成為這樣的高手,他們身上的斗氣或元素都會自動的轉化成無的狀態,所謂無就是你看不見摸不到更感覺不到,就像空氣一樣,這是一種質的轉變。

    福柯慢慢的從天上落下,笑對著魅蘭莎幾人。現在的他看上去就像一個真正的普通中年人,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平凡人,仿佛剛才的一切只是幻影,在他身上再也找不出氣勢之類的東西。

    莫林三人看著福柯很震驚,沒想到一個劍神就這么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而且他們還親眼見證了他的誕生。對于西大陸的人來說,天生就帶有一種對強者的崇拜,所以神級高手對他們來說,那就是真正的神一般的存在了。雖然福柯現在看上去和以前一樣,但莫林三人心中不免產生了一點異樣,畢竟人家可是傳說中的‘神’。場面一時變得很靜寂。

    “阿勒,福爺爺現在的樣子好帥啊,出門一定能迷倒一大幫姐姐。”魅蘭莎軟綿綿的聲音突然響起。

    場上四個成年人突然一震,不約而同的看向她,又互相看了一眼,同時笑了起來,那靜寂的氣氛就這么被打破了。對他們來說福柯還是福柯,不管是成了劍神還是魔獸照樣還是福柯,只是這樣就行了。

    福柯對魅蘭莎擠眉弄眼道:“福爺爺既然這么帥,那我們的小寶貝有沒有迷上?”

    魅蘭莎歪著頭想了想,回道:“沒有,雖然很帥,但我一看到就會想起你以前的一些丑事,想迷也沒辦法啊。”

    她的話又引來了一片大笑聲,福柯尷尬一笑,指著魅蘭莎說:“你這個小淘氣啊。”

    魅蘭莎很不客氣的對他吐吐舌,福柯很是無奈。

    福柯走到魅蘭莎面前蹲下,慈祥的說:“小魅蘭莎,福爺爺要感謝你,你的一句話幫爺爺達成了多年的心愿,真的太謝謝了。”

    “福爺爺,您的話太見外了,而且魅蘭莎根本沒做什么,一切都是您自己的功勞啊。”

    默,福柯摸摸魅蘭莎的頭說:“是啊,都是一家人,確實不該講這些,但小魅蘭莎記住了,以后誰敢欺負你就告訴福爺爺,我一定把他揍飛。”

    魅蘭莎笑著點頭。

    福柯轉頭看向莫林,“也不知道我在房子里呆了多久,記得城主的生辰就快到了,過了嗎?”

    還沒等莫林回答,黛拉就興奮的解釋起來了。“哈哈,還沒呢,禮物的話我們小魅蘭莎已經準備好了,是很神奇的東西哦,叫繡品。呵呵,不知道吧,那可是那個神所在的民族流傳了幾千年的藝術,我形容不出,就在里面,你自己去看吧。”說完帶頭進了剛才的房間。

    福柯無法形容自己在看到那件堪稱神跡時的心情,因為一切語言在它面前都顯得蒼白無力,唯有發自內心的欣賞才是對它最好的尊重。

    “很壯觀吧,我們也是剛剛才看到,花了小魅蘭莎一天一夜的時間呢,第一眼看到時心里太震驚了,都無法用語言形容對它的感想。”莫林摸著胡子說道。

    “何止無法形容,我的腦袋里簡直是一片空白,我們小魅蘭莎真是太偉大了。”黛拉已經把自家的小外孫女從頭夸到腳底板了。

    福柯看著看著突然嘆了口氣,丟出一句話:“太浪費了。”

    別人或許無法理解他話里的意思,但在場的四人都明白了。

    “我也說把這個送給那人是浪費,但沒辦法,明天就到時間了,我們又沒別的東西替代,想不送都不行。”黛拉嘆氣,她是最舍不得的,對于心儀的事物,女人總有種莫名的執著。

    福柯又是嘆氣,時間確實來不及了,如果早一天出來他還能去殺一只魔獸弄一顆魔核,可現在,最近的有魔獸出入的地方也得花點時間。唉,多好的畫啊,就這么沒了,好肉疼啊。”

    “媽,不要這樣啦,等我和寶寶學了以后,會繡個更好的給你。”戴納摟著黛拉的手臂笑嘻嘻的說著。

    “學?”福柯有點不明白的看著戴納,后者解釋道:“是啊,寶寶說這種技藝我想學的話就能教,是吧,寶寶。”

    魅蘭莎很配合的點頭。

    福柯驚奇的看著她,又轉頭看向莫林。

    莫林笑著把魅蘭莎剛才說的話再說了一遍,結果同樣引來了福柯的贊嘆。

    眾人又看了一會就離開了這間房,主要是怕再待著會忍不住把東西給私藏了。

    福柯看著莫林說道:“我要去見一下莫羅。”

    魅蘭莎一聽這名字就來勁了,莫羅她知道,是個空間法師,也是隱士類的,脾氣很古怪,和福柯是朋友,但不怎么往來,主要是他們都不想動,屬于懶人一族,所以,一般都是通過莫羅的傳訊石進行溝通的。她為什么會知道這個人呢,因為福柯和莫林有事沒事就提起,而且大部分內容是莫羅又把自己的什么什么炸了,他的那頭小火龍寵物又離家出走了呀,等等等等。對于這位傳說中的人物,她向往已久了。

    “莫羅?”莫林看了看福柯,然后點頭道:“也是,你現在都突破了,是該和他聊聊,他應該沒那么快進入神級。”

    “嘿嘿嘿嘿,那必須的,進入神級靠的不光是能量的積累,還有機遇。真沒想到能在有生之年邁入神級,我到現在都還有不真實的感覺。想來當他知道我已經進入神級時會出現的表情,肯定很精彩。”福柯現在的表情看上去有點扭曲。

    “福爺爺,魅蘭莎也要去。”某女的話刷的就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寶寶,福爺爺是有事要去忙,我們不能打擾哦,還是改天媽媽帶你去外面玩吧,好嗎?”戴納對著懷里的孩子勸道。

    魅蘭莎沒回答,繼續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福柯,“福爺爺,不行嗎?魅蘭莎是乖孩子,不會給你添麻煩的。”

    “小魅蘭莎啊,你為什么想要去呢?一點也不好玩的。”福柯不解的問。

    “我想去看小火龍,想去看看能把自己燒著的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前面這個理由還好,后面這個就有點好玩了,沒看到戴納他們忍不住笑起來了嘛。

    “還有最最主要的就是,我從沒出過這個門,想看看外面的世界。”魅蘭莎這個理由讓眾人不禁一愣。莫林黛拉還有戴納這才想起他家的孩子好像真的沒出過大門呢,當然,剛出生的那段和母親回來這里時不算。

    “沒看過外面的世界?那你的獨角獸是怎么繡的?”福柯詫異的問,以他現在的修為都看不清魅蘭莎的修為深淺,這就說明她的修為在他之上,所以還以為那個獨角獸能繡的這么惟妙惟肖是她親眼去看過的呢。

    “家里的書中有描述過,而且我從神那學過一門特殊的功法,可以用精神代替眼睛去看東西,精神力的范圍有多廣你就可以看得多遠,但不管什么東西,用自己的眼睛親眼看到的才是最真的,所以,福爺爺,帶我去吧。”

    福柯汗,暗忖:在真正的神技面前,自己所學的果然還是太膚淺了,一定要和小魅蘭莎多聊聊,讓自己的修為再提高一些,他到要看看向他這樣的人類到底能修煉到什么程度。

    “福爺爺,到底行不行啊?”汗,她家這位爺爺好像陷入自己的思緒里了。

    “福柯,就帶魅蘭莎去吧。”黛拉外婆發話了。

    福柯摸摸魅蘭莎的頭笑著點頭,說道:“好,那我們小魅蘭莎就和我一起去吧。”

    “哦也!”某女在母親的懷里興奮的叫了起來。

    戴納看她這個也只能露出無奈的表情了,交代了一聲,“不過你可不能打擾福爺爺辦正事哦。”

    魅蘭莎的小腦袋上下快速的運動著。

    “切,他還能有什么正事,肯定是去炫耀,寶寶啊,外婆和媽媽不在身邊,要照顧好自己哦。”黛拉不客氣的揭穿福柯此行的目的,引得后者站在一邊臉色發紅的打哈哈。

    走在前往雷撒的路上,魅蘭莎對莫羅這位傳說中的人物又有了一番新的認識,說他懶簡直是給他面子,他和肥肥獸根本就是一個檔次的。肥肥獸是什么?家里養的豬知道不?兩者差不多。莫羅以前是雷撒的一位宮廷法師,為了更好的研究空間魔法就隱居了。隱居是件很正常的事,但對于那種能力比較強的,皇帝是不會輕易放行的。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搬家是很重要的一道程序,就像福柯,隱姓埋名的跑到她外公家。莫羅也這么做了,如果把從城東搬到城西算是隱居的話。真佩服雷撒的人,這樣都沒能把他找出來,該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嗎?魅蘭莎再次在心底嘆息道。

    薩克亞多處于雷撒和維克多之間,依附于雷撒,可以說它是最安全也是最危險的。安全嘛,沒人敢隨便動它,危險,哪天雷撒和維克多打起來了最先遭殃的就是它。

    “福爺爺,還有幾天才能到達雷撒帝都?”魅蘭莎被福柯抱在懷里,正坐在飛天魔狼的身上在天上飛。

    飛天魔狼的名字叫小飛,是福柯的戰寵。原本它是有一個很酷的名字的,不過自從魅蘭莎叫它小飛以后,那個名字就被眾人遺忘到哪個不知名的旮旯了。套句魅蘭莎的話,小飛這個名字好記好叫又形象,多好啊。

    “呵呵,小飛的速度很快,再過10天我們就能到了。怎么,煩了?”

    魅蘭莎搖頭又點頭,“不是煩了,只是感覺有點無聊。”原本還希望能發生點特殊事件的,比如搶劫,沒想到一出薩亞就被抱上了小飛的背,一切的想像就這么被無情的打碎了。

    “呵呵,是無聊,很快就能到雷撒的迪斯城了,我們下去休息會吧,然后再走著去迪斯,怎么樣?”一直在小飛身上坐著,就算它的背再舒服也要膩。

    魅蘭莎眼睛一亮,小腦袋不停的點著。

    福柯給魅蘭莎帶上斗篷,示意飛天魔狼在林子里停下來。迷茫森林的范圍很大,邊緣地帶剛好貫穿于雷撒和維克多的唯一一條路,人們要想進入雷撒就必須經過這里。所以這里很亂,魔獸多,強盜什么的也很多,但傭兵更多,因為商隊什么的為了安全都會雇用很多傭兵,而且冒險者也喜歡來這里看看有沒有生意可做。什么生意呢?當傭兵被盜賊殺的差不多了的時候,你可以去問問商隊有沒有需要,只要給的起價他們就能加入進來幫你打盜賊。所以,這里也有個特殊的名字,叫生死地。

    魅蘭莎看看周圍,笑著問:“爺爺,我們要打這里過嗎?”

    “恩,呵呵,知道你喜歡一些特殊的事物,這里傭兵強盜魔獸都多,隨時可以滿足你的好奇心。當然,如果什么事都沒有發生,那只能說明我們運氣很不好了。”呵呵,就知道她喜歡這些,小丫頭眼睛閃亮亮的樣子真好玩。

    福柯牽著魅蘭莎的小手慢慢的在林子里走著,“福爺爺啊,天都黑了,除了遇到兩個商隊,一支傭兵團外加幾個冒險者以外,別的什么都沒有耶,魔獸呢?強盜呢?搶劫呢?”魅蘭莎哀怨的看著福柯,后者尷尬一笑,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只能感嘆那些商隊的運氣很好,而他們運氣真的不好。

    “小魅蘭莎,餓了嗎?爺爺去打魔獸烤給你吃,怎么樣?”福柯討好的問。

    烤肉?好像很不錯,魅蘭莎笑笑的點頭,跟著福柯一蹦一跳的走著。

    HOHO,看她看到了什么,好東西啊。

    福柯不解的看著向毒火草跑去的某人,問道:“為什么要摘那些毒火草?”

    毒火草?這個不是辣椒嗎?大概名字不同吧。“吃啊。”

    福柯黑線,吃毒火草。沒搞錯吧,雖然這個東西沒毒,但太嗆人,強吃下去嘴巴會起泡,到現在為止還沒忍受得了它的味道,這孩子怎么就想吃這個呢。

    “小魅蘭莎,這個東西很辣,連我這個劍神都不敢吃,你小喉嚨小嘴的怎么吃,換別的吧。”

    魅蘭莎轉頭看著他很自然的說:“不是啊,這個雖然辣,但作為調味料味道還是不錯的。”

    “調味料?”

    “是啊,待會吃烤肉的時候把它磨成粉末灑上去就可以了,爺爺吃吃看就明白了。福爺爺啊,我們就在這里生火吧,你去打魔獸,我再看看。”

    福柯半信半疑的看著她,點頭,生火去了。魅蘭莎摘辣椒摘的不亦樂乎,不過,辣椒很多,但放的地方沒有,看著還有一大片的紅辣椒,某女只好無奈的收手了。好心疼,有好東西卻不能全都放進自己口袋的感覺真不好。不行,要想個辦法。這個世界好像有空間戒指這種東西,能在里面存放很多東西,和修真者的乾坤袋效果差不多。很遺憾,她不知道這個世界的空間戒指的制作方法,煉制乾坤袋需要的材料她又沒有,得想個辦法解決才行。用自己的能量制造獨立的空間?不錯,是個好方法。看著小拇指上的戒指,腦袋里想著空間空間,手也不自覺的動了起來,一個個神奇的字符從她手里飛出,飛向戒指。

    福柯感覺到突如其來的能量波動,詫異的抬頭看了過去,發現是魅蘭莎搞的鬼后,就沒在意了。只是警戒的看著周圍,怕有哪個不怕死的跑出來打擾到她。魔法師在使用魔法時是不能半路受到打擾的,不然一分心,魔法元素就會進行反噬。

    很快,一個專屬于魅蘭莎的特殊空間戒指就完成了。話說,為了這個東西可浪費了她不少能量。整個戒指布滿了奇怪的花紋,美麗而神秘,仔細看的話就知道它不是普通貨。但如果你不仔細看,只會認為它是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戒指。戒指里面被分為兩個不同的區域,一邊的時間禁止,可以存放任何死物和新鮮的東西,不用怕臭。另一邊加了點點的生之力,陽光充足、空氣清新,而且靈氣也足,能放活的東西進去。她已經想好了,辣椒之類的總有用完的時候,她要堅持可持續發展戰略,把東西都種在里面,那就不怕沒的用了。

    “剛才怎么了?”福柯不知什么時候已經走到魅蘭莎身邊。

    魅蘭莎把小拇指給福柯看了看,笑著說:“空間戒指,剛才在做空間戒指呢。”

    福柯默,空間物品的制造方法已經失傳幾百年了,他只看到過兩個,一個是在雷撒的皇帝手中,還有一個就是在自家老友莫羅的中指上。沒想到眼前的小破孩隨隨便便就能造出一個,唉,這消息如果被外面那些專門研究空間魔法的人知道,還不直接自殺才怪。他已經可以想象他家老友把魅蘭莎當寶抓著不放的畫面了。

    “小魅蘭莎啊,幫福爺爺也做一個好不好?”他對莫羅手上那個已經羨慕很久了,現在有機會了,一定也要一個。

    “好啊,不過福爺爺有什么可以用來當儲物工具的嗎?”

    福柯默,他手上沒有戒指,脖子上也沒有項鏈什么,只有手里的一把劍,但這是武器,用來當儲物工具他會舍不得,這可怎么辦。

    魅蘭莎看著他皺眉的樣子就知道怎么回事了,笑著道:“福爺爺,要不等我們進城以后買個道具再說吧?”多買幾個,媽媽外婆還有外公一人一個。

    福柯無奈的點頭,也只能這樣了。轉身回去生火。

    看著紅辣椒,某女心情很好,終于可以把這些都帶走了。不過,在辣椒旁邊長的那個東西是什么啊,和辣椒的形狀差不多,就是顏色是褐色的。摘下一點點放在嘴里小心的嘗了嘗,眼睛刷的變得雪亮,雖然長得是天差地別,但味道是絕對一樣的,天字號第一調味料,孜然(我的最愛)。這個林子絕對是塊寶庫,光邊緣地帶就能發現這么多,整個迷茫森林不知道還能發現什么呢。她絕對要去看看。

    “小魅蘭莎,我去抓只魔獸,你要乖乖的在這待著還是和我一起去?”福柯的聲音從后面響起。

    “福爺爺,我還是在這里等你吧,你要快點哦。”

    “哦,那你自己小心,記住,千萬不要亂跑,明白嗎?”

    “知道了。”

    轉頭看著辣椒和孜然,笑嘻嘻地說:“你們也乖乖的進姐姐的戒指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4_848-m
誤入獸世惹獸王
作者 若水聽風
  孟安雅是中醫世家的長女,母親早亡,父親冷漠,在繼母的冷眼,繼弟妹的排擠下小心的生活著。一次... (馬上閱讀)
1538948_80_806-m
杏林紀事
作者 齊子奇
  一個女醫生面對丈夫的背叛和兒子的去世給她帶來毀滅性的打擊,後來穿越到似於漢朝的古代,卻發現... (馬上閱讀)
1043357_80_806-m
本是絕色自傾城
作者 林家成
  她是一個絕色妖姬,來到一個美人很稀罕的地方,遇到一些十分強勢而獸性的美男。然後開始了曖昧和... (馬上閱讀)
Sys_82_825-m
影后重生:帝少大人,求放過
作者 滿袖風花
  傳聞帝都大少是個完美無缺的世界級情人,只是性格方面存在以下幾個缺點,一姐您怎么看?   沈... (馬上閱讀)
Sys_81_811-m
仙起風云
作者 寒衣燃燼
  當人類世界不足以讓人存活,修真界的大門橫空出世。   倒霉的蘇九音在剛進入修真界不久就被忽...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