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莫羅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看著架子上的大型物體,再看看這個坐在旁邊不停忙碌著,小臉都被熏得黑黑了的魅蘭莎,福柯已經能夠想像自己回去以后被家里那群人群毆的下場了。當然這個‘毆’不是指武力,而是嘴。他一個人說不過家里的那三個人。敢讓他們的寶貝動手弄吃的,這和找死沒兩樣。可是,他想接手的,魅蘭莎不干,還說一定要讓他意識到毒火草是多么神圣的調味料。福柯再次哀嘆,希望在吃了這東東以后,他能活著,貌似他還特意準備了很多水。不過,還別說,架上的肉不是一般的香。

    在金燦燦、油滋滋的烤肉上灑下一點孜然,新鮮的烤魔兔就這樣出爐了。抬頭,自家福爺爺的表情好奇怪啊,一會期待一會害怕,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痛苦并快樂著’。

    “福爺爺,好了。”

    “好了?!”福柯看著魅蘭莎,不敢下手。

    鄭重的點頭,伸出白嫩嫩的小手在烤肉上一扯,香味不要錢似的飄散出來。

    咬了一口,很好,她果然是天才,不然怎么能做出這么美味的食物呢,如果再加點蜂蜜就更好了。魅蘭莎一邊吃一邊在心里想著。

    福柯咽了下口水,看著吃的很High,并且沒有異常反應的魅蘭莎,他也動手了。一只兔腿到了他的手里,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眼睛刷的發亮,三秒過后,手里的兔腿只剩下骨頭了,要不是骨頭太硬,他肯定會吃下去。

    “小魅蘭莎,你是天才。”說完這句,半只兔子又跑到他手里了。魅蘭莎翻翻白眼,繼續吃自己的。

    就在倆人吃得忘乎所以的時候,“小魅蘭莎,你把那小半只都吃了嗎?”看著空蕩蕩的架子,福柯有點不敢相信,他家小魅蘭莎的食量沒那么大吧。

    魅蘭莎抬起頭看著他,搖頭,“沒有,不是福爺爺吃了嗎?”

    同樣搖頭。兩人一愣,太奇怪了,小半只兔肉不翼而飛了。

    福柯用鼻子仔細的嗅了嗅,終于,除了魅蘭莎手里那兔腿散發出的香味以外,他還發現了別的香味來源。

    福柯秉住呼吸,向著一棵大樹慢慢靠近。魅蘭莎眼睛一亮,感覺很有趣,也跟著做。

    這只長的好奇怪啊,感覺像小狗,但肯定不是,也就還在襁褓里的嬰兒大小,全身金燦燦的,不過頭頂和尾部長著紫色的毛,背后還有兩只小小的金色肉翼。不過原本光滑的皮膚上有幾道血痕,打架打得很激烈呢。它正背對著魅蘭莎倆人,前肢捧著小半子兔肉在吃呢。

    “福爺爺,這是什么魔獸?”魅蘭莎很好奇的問。

    魔獸一驚,刷的正面對著倆人,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你們敢過來我就攻擊的表情。不過,如果它沒有在吃的話說服力會更強。

    “眼睛也是紫色的,還有脖子上那一塊,真是太可愛了。”紫色的毛發長在脖子上感覺就像戴了圍巾,超卡哇伊的。

    水汪汪的看經看著福柯,柔柔的說:“爺爺,我們養它好不好?”

    福柯和某魔獸同時黑線。貌似還沒搞清楚這是什么品種,而且人家愿不愿意跟你走又是另一回事。

    轉頭盯著它誘惑的說:“你手里的肉很好吃吧?”

    某魔獸看看爪子里的東西,靈性的點頭。福柯眼睛一瞇,暫時還弄不懂是什么品種,但光看著靈性,肯定不一般。智慧生物,起碼是6級或6級以上的魔獸。

    “想以后都能吃到這種烤肉嗎?”

    還是點頭。

    “那你就跟我走吧,我會隨時做好吃的給你吃。我還會做別的吃的哦,味道肯定不會輸給你手里的東西。”魅蘭莎拍拍小胸脯自信的說。

    小魔獸是一臉渴望,不過好像怕這樣太丟魔獸的臉了,把頭一別,意思是拒絕。

    福柯摸摸她的頭,安慰道:“別傷心,高級魔獸是有很強的尊嚴的,就算是幼獸也一樣,除非你把它們打敗。像這樣引誘是不會成功的。”

    魅蘭莎挑了挑眉,伸出右手,手里還抓著那只沒吃完的兔腿,在小魔獸面前晃了晃,然后小魔獸刷的跳起咬住了它。

    福柯黑線。

    雖然魔獸有點重,但對魅蘭莎來說還是小意思。輕輕的晃晃手里的兔腿,小魔獸隨著她的晃動也在空中蕩著,就是不松嘴下來。

    魅蘭莎看著福柯,傳達的意思是:你剛才說什么來著,再說一遍。

    福柯黑線更多了,對著小魔獸罵道:“你有點出息好不好!”

    魔獸沒理他,繼續咬自己的。

    魅蘭莎嘎嘎直笑,這算不算是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呢。

    架子上放上了新的魔獸,魅蘭莎的小手在辛勤的勞動著,福柯和小飛以及被魅蘭莎取名為小可愛的小魔獸正目不轉睛的盯著。

    為了這個這么有個性的名字,小魔獸強烈抗議過,怎么說人家也是男性,雖然現在還小,也確實很可愛,但等長大了,還不得被別的魔獸笑死。不過,魅蘭莎華麗麗的忽視了它的抗議。福柯對魅蘭莎的取名能力已經有一定的免疫力了,而且也領教過她的固執,想當初他家小飛也這樣過來的。而小飛呢,在被福柯放出來后,開始有些怕小可愛,不過在聽了某只的名字后,怕之類的東東就丟到爪瓦國去了,一直用‘同志啊~~~’的表情看著它。

    不過,貌似小可愛的爪子里好像還抓著沒吃完的兔肉,典型的吃著碗里的想著鍋里的。

    就餐的氣氛非常好,可惜還是要上路了,魅蘭莎看著站在一邊的小可愛,它好像沒有下定決心要跟他們走。

    “小可愛,我們要走了,你真的不一起嗎?”魔女扁扁嘴,她好喜歡它來著。

    “算了,小魅蘭莎,既然小可愛不想走就別勉強了。而且它還是幼獸,母獸應該離得也不遠,你帶走了它,說不定母獸會立刻跟上,到時候打起來了可不好。

    聽了福柯的話,魅蘭莎點點頭,一步三回頭的跟著福柯慢慢向前面走著,小可愛一直盯著她的背影。過了幾個時辰,終于就要走出這個生死地了。

    “小魅蘭莎,迪斯城很好玩的,福爺爺待會就帶你到處看看,好不好?”看著悶悶不樂的某小屁孩,福柯一路下來是用盡了心,可人家的小臉就是很不給面子的沮喪著,于是某人自己也變得很沮喪。

    雖然她的精神年齡貌似很長,而且懂得也很多,但情商不行,還處在小孩子級別。小朋友對于自己喜歡的東西總是特別上心,但當你無法得到時難免會難過,這也就是她現在的情況。

    “福爺爺,我沒事,你別擔心。”魅蘭莎拉拉福柯的手,反過來安慰沮喪的他。

    “嘿嘿,福爺爺也沒事,魅蘭莎不是很喜歡小飛嗎?那以后爺爺就把小飛給你玩,好不好?”某只回到異空間的某獸突然打了個哆嗦,沒發現就這么被自己主人賣了。(被人類收服的魔獸所待的地方叫異空間,當主人念動咒語時就會出來,不用時可以自己回去)

    點頭,雖然沒有了小可愛,但小飛也不錯。

    倆人剛踏出生死地的區域,魅蘭莎回頭再看了一眼,說不定以后就見不到了。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對那奇怪的小魔獸特別鐘愛。剛開始面對他們時,它的眼里充滿了桀驁、不馴還有被隱藏在深處的孤獨。就是這一雙擁有很多故事的眼睛深深的吸引了她。

    福柯嘆了口氣,說道:“魅蘭莎,走吧。”

    沒反應。轉頭,魅蘭莎正張大嘴看著林子里。福柯順眼看了過去,一只小肉球在林子里向這里跌跌撞撞的飛了過來,看樣子它應該是用盡了力在飛,翅膀上還能看到絲絲血痕,沒有好的傷口又裂開了。看到倆人后,小肉球飛的更用力,沒來得剎車,一頭撞進了魅蘭莎的懷里。幸好小家伙還小,不然接的人肯定得被撞飛。

    “小可愛!”

    接下來,他們到達了迪斯城,福柯想也不想的拉著魅蘭莎去買當儲物媒介的首飾,又過了十二天,魅蘭莎和福柯兩人終于進入了雷撒帝都了,原本最多就十天的路,因為有小可愛的加入,硬是往后延遲了兩天。一路下來,魅蘭莎和小可愛的關系猶如坐火箭一般直線上升,雖然小可愛對福柯還是酷酷的,但只要一面對魅蘭莎,簡直就是孩子遇到媽,超溺的。福柯很壞心的做了個實驗。在小可愛和魅蘭莎玩的開心時,走過去蹲下,然后把小家伙的小腦袋轉向他。結果,剛剛還樂呵呵的小臉在看到福柯后立馬變成冰塊。福柯不信邪的把小可愛的腦袋臉再次轉向了魅蘭莎,果然,那張小臉開花了。再轉過來,又冰了。反復試了幾遍,終于在小可愛的追殺下停了手。現在的福柯當然不怕小可愛這個小不點,不過還是做做樣子裝成很害怕的跑,惹得在后面的魅蘭莎咯咯直笑。

    在進入帝都以后,魅蘭莎抱著小可愛跟著福柯東轉西轉,來到了一所普通的帶院房子面前。

    魅蘭莎上去敲門,咚咚咚的幾下,里面沒人反映。

    福柯慢慢的走到了門前,對著那扇看上去不是很牢固的門就是猛敲。看著門發出吱嘎吱嘎的響聲,魅蘭莎和小可愛對望一眼,又同時看向門,真懷疑它會不會立馬散架。

    敲了會,福柯泄氣的說:“我放棄了,那家伙肯定是在地下室做實驗,連這么響的敲門聲都沒聽見,我早該想到的。”

    眼睛望了一下四周,很好,沒人,抱起魅蘭莎迅速的跳進了院子。輕輕的放下某人,爽朗的說:“還是這樣干脆。”

    不管兩小家伙的黑線,笑著說道:“我去把那家伙揪出來,你們先在這玩。”說完,刷的不見了。

    魅蘭莎見沒事可做,拿掉斗笠,和小可愛玩眼對眼游戲。每個魔獸在和人類簽訂契約以后都可以進入一個只有簽約魔獸的獨立空間,就像福柯的飛天魔狼在福柯沒有需要的時候就進那個魔獸空間休息去了,那里是簽約魔獸的天堂,不管多嚴重的傷在那待幾天就能好。小可愛和魅蘭莎簽的是平等契約,按理說小家伙在那里休息會更好。可人家就是不同意進去,賴在魅蘭莎不愿意離開。一定要進的話就是空間戒指里面了,至從第一次進去以后,小可愛對魔獸空間更是興趣缺缺。

    “砰!”福柯剛才過去的那邊傳來了非常大的響聲。魅蘭莎怕福柯出事,抱著小可愛快速跑了過去。不過當她看到眼前的景象時就默了,非常后悔自己的這個決定,真沒想到福爺爺的興趣竟然是這樣,怪不得這么大年紀了都沒找老婆,以前還奇怪,現在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只見不遠處,福柯和那位應該是莫羅的人躺在地上,親密的互相擁抱在一起,兩人身上的衣服非常凌亂,看上去‘戰況’很激烈。

    不過這個莫羅雖然有五六十了,看上去卻很吸引人,年輕的時候肯定是魅力四射,也怪不得福爺爺會喜歡他。

    而在地上的兩人此時也正看著魅蘭莎。莫羅打量著魅蘭莎,心里一陣贊嘆,好標致的小姑娘,簡直是創始神的奇跡之作,小小年紀就有這樣姿色,那長大以后還得了,如果勢力差一點的人得到她,那就等著被滅吧。唉,禍水中的禍水,這樣的人注定不得安穩。除非她自己有絕對的實力。吶?她懷里的是什么?

    “雖然這樣說不合適,但我覺得還是的提醒一下。你們年紀也不小了,有些事悠著點,就算很長時間沒見面了,現在見著了也不要這么激動,對身體很不好。還有就是,雖然不是很了解,但我覺得你們干那事在床上肯定會舒服很多。”然后,轉身走人,把地方留給兩人。

    魅蘭莎一邊搖頭一邊嘆氣,小可愛不明白的看著她,感覺挺有趣的,也跟著搖頭嘆氣。沒走多遠,后面就傳來了腳步聲。只見福柯快速的來到她身邊,解釋道:“小魅蘭莎,你不要想歪了,我和他沒什么的。”

    “明白,明白,你們沒什么。其實你不用解釋的,我會替你保密,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的,就當作什么也沒看見。”某人自認為很體貼的說道,而聽得人感覺自己有抽過去的趨勢。

    “小丫頭,我真的和這個家伙沒什么,你不要誤會了。”莫羅也接著出現了。

    “明白明白,你們繼續,我和小可愛會自己打發時間的。”說著還自顧自的往前走,突然想起什么,轉頭往后看,囧。

    扭在一起的兩人也囧了。

    “現在是大白天,而且還是在院子里,這里還有兩個正在發育什么也不懂的小孩,你們難道不能忍耐一下回房再繼續嗎?”哼的一聲,朝前走,她對這兩個為老不尊還有教壞小孩子嫌疑的老家伙真的很無語。

    不過福柯和莫羅的心理更是無奈,兩人雖然挺久沒見面是有點激動,但也不是魅蘭莎想的那樣,實在是莫羅發現自己看不出福柯的修為,知道他晉級了,激動地上去就問原因。結果他太激動,而福柯又有點受不了某人的激動,兩人就一推一拉起來,因為莫羅是法師,福柯這個劍神也不敢太暴力,這造成的后果就是兩人統統摔倒在地,也就出現了魅蘭莎開始時看到的那一幕。而后來在魅蘭莎后面扭在一起,是因為福柯怪莫羅毀壞了他在魅蘭莎心里的美好形象,而莫羅也正因為魅蘭莎的誤會,怕自己晚節不保,很是郁悶。互看不順眼的兩人就有互揪了起來,然后,魅蘭莎又看到了。

    于是就有了現在欲哭無淚的狀況。

    于是這個誤會就這樣停留在了魅蘭莎的心中。

    三人外加一只小魔獸圍坐在一起,魅蘭莎和小可愛吃點心,莫羅和福柯在講話,內容主要還是圍繞在福柯是怎么成為劍神的這件事上。

    福柯的解釋很清楚,就是魅蘭莎無意中說的那句‘一法通萬法通’,當然沒有把她拜了別的空間的神當師傅這件事說出來,不是不信任,二是太過匪夷所思,越少人知道越好。

    聽完福柯的話,莫羅認真的想著那句話,覺得很有道理,感覺快要抓住什么,卻又什么也沒抓到,有點煩躁。不過這么多年都過來,也不急于一時,決定有空再好好思考這句話,說不定他也能晉級。

    不過他現在好奇的是這么小的盡然能說出這樣的話。有點詫異的看著魅蘭莎,越看越覺得這個黑發黑眼的孩子不簡單。所以說是珍珠不管在什么情況下都會發亮,就算你想掩飾也掩飾不了。

    “呵呵,是不是覺得我們家小魅蘭莎不簡單。告訴你哦,她可是個真正意義上的天才,剛出生三個月沒到,講話、站立、走路都會了,還能自己給自己找事做,最妙的是還能做新奇的東西,記不記得以前我更你說的象棋,那就是魅蘭莎做的哦。”

    看福柯那一臉花樣的臉,莫羅敢發誓,他這絕對是在炫耀。不過確實有炫耀的資本,這孩子非常有特點。看著魅蘭莎突然說道:“小丫頭,要不要和我學空間魔法?”雖然才第一次見面,但挺喜歡她的,收她做徒弟不禁能教她點防身的技能,多多少少還能用自己的名字嚇唬一些想要打她主意的人,對她的將來肯定有好處。而且,絕對不能讓福柯這家伙在自己面前這樣炫耀下去。(這個理由肯定才是最主要的)

    魅蘭莎和福柯有點驚訝的看著莫羅,他好像不喜歡收徒弟,不然早就有了。對視一眼,福柯笑著說:“嘿嘿,好家伙,盡然把注意打到我家魅蘭莎身上,不過還是很遺憾的告訴你,魅蘭莎是蝕魔體。”

    莫羅口中的一口茶不客氣的吐了出來,幸好福柯閃得快,不然就中標了。

    “蝕魔體?!你們沒在開玩笑吧?盡然是蝕魔體?”

    一致的搖頭,“受洗那天發現的,不僅這樣,她還不能修煉斗氣。”

    隨著福柯的話,莫羅的嘴巴張得老大老大,一臉不敢置信,這樣梯子的人有多少年沒有出現了。就算五百年前,那個也只是蝕魔體,修煉一點點斗氣還是可以的,這個倒好,不管魔法斗氣全都蝕。看著一臉平淡的孩子,莫羅已經可以想象如果沒有堅強后盾,未來世界肯定會因為她的出現而風起云涌。戰爭,鮮血,一個都不會少。

    福柯知道他心里所想的,笑著說:“其實你不用想多了,這孩子雖然不能修煉魔法和斗氣,但卻擁有了修煉另一項神技的機會。”在某人好奇的目光下繼續說道:“不久前有個老婦人找上了她,告訴你吧,以我劍神的實力都無法看出那個人的修為,而且我敢相信,真正動起手來,輸的那個肯定是我。”

    “怎么會?”莫羅很吃驚,盡然還有劍神看不出修為的人存在,要不是知道福柯不可能和他開玩笑,他肯定會懷疑這人精神不正常。

    福柯喝了口茶扁扁嘴接著說:“我知道你很難相信,但確實有這類人,這就說明了,神級對我們來說并不是極限,我們通過修煉還可以走得更遠。那婦人說魅蘭莎的這種體質剛好就能修煉她的武技,所以就收她為徒了。而且那個婦人不僅教她武技,還有各種神奇的技藝,特別是那個刺繡,我看了都覺得這應該是神所待的地方才有的。唉,一直以來,真的是我們的心太小了。”

    “那個婦人現在在哪?”莫羅激動的說。

    “走了,魅蘭莎的記憶好,雖然沒學會全部東西,但都記在她的小腦袋里了,婦人覺得也沒什么可教的了,所以走了。”

    “那她有說什么時候再來嗎?”

    搖頭,“沒有,這種高手想來就來想走就走,我們也不是很清楚。”

    最后三人有沉默了,誰也沒有開口。

    關于婦人這件事是魅蘭莎家人想出來的,為了她以后少點麻煩,不管是誰對于蝕魔體突然擁有武技都會感到詫異,甚至生出什么怪念頭,隨意還是要想個理由打發他們。而且有個神秘的師傅,也能杜絕一些人的想法。

    “對了,她懷里的是什么魔獸?”莫羅想起來還有一個奇怪的生物存在。

    福柯笑呵呵的說:“不清楚,是小魅蘭莎在那個生死地交的小朋友。”

    莫羅眼睛賊溜溜的望著某獸,可以研究。某獸被看得渾身不舒服,身子往魅蘭莎懷里縮了縮。

    接下來,魅蘭莎和福柯又在莫羅家住了三天,準備走人了。小可愛酷酷的小臉上有了一點點裂痕,心里那個興奮,終于可以離開這個整整騷擾了它三天的人了。

    莫羅家的后院有一棵開滿了粉紅色花朵的樹,非常漂亮,魅蘭莎留戀的看了最后一眼,慢慢的向主屋走去。身后有響動,魅蘭莎回頭看去,剛好就在這時有微風吹動,黑色的長發輕輕的飄了起來。樹的旁邊不知道什么時候出現了一個十二三歲左右的男孩,穿戴很考究,紫色的短發張揚的飄著,一只手扶著大樹,正怔怔的望著魅蘭莎。

    魅蘭莎突然覺得他會不會就是這棵樹的精靈,微微一笑,轉身,走人。

    當紫發少年從魅蘭莎的一笑中緩過神來后才發現人已經消失了,急切的想要找到那個身影,可整個房子被他翻了個遍也沒發現人。突然想起這個房子的主人可能知道,快速的走到莫羅面前,問:“莫羅大師,那個有著黑色頭發的女孩在哪里?”

    莫羅一愣,疑惑得回道:“皇子殿下,什么女孩,我這里只有我一個人,你看錯了吧?”其實莫羅心里真正的想法是:第一個中標的就這樣出現了,而且還是個帝國皇子,丫頭啊,以后有的你忙的了。

    看莫羅的表情不像是在說假話,男孩低下了頭,心里想道:難道只是錯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08148_86_869-m
末世之炮灰也不錯
作者 余鶴南枝
  穿越到末世文,于妍覺得雖然和理想不太相符,但也算是個驚喜了。
  穿成末世文中的... (馬上閱讀)
Sys_81_812-m
仙妻無敵
作者 青墨若舞
  強悍仙妻,逆天無敵,美男全收!   會修仙,會法術,畫符擺陣,煉丹煉器樣樣精通!   ... (馬上閱讀)
Sys_5_225-m
大清弊主
作者 塞外流云
  男兒何傷?拒地一呼吾往矣,萬里搖肢動骨。若新生,把當時、一樁大義,拆開收合。   當平凡... (馬上閱讀)
1551536_21_73-m
極牛鬼才在異界
作者 耗子欺負貓
  在修真界有一個被譽為“鬼才”的人:   他精通佛、魔、道、巫術等等各種絕學,所有的人對他...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重生之緣來如此簡單
作者 鬼鬼夢游
  蘇晴一直覺得,重生是老天對她最大的厚愛。   活得輕松,活得簡單,活得低調是三大原則。 ...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