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突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大雨絲毫沒有停歇的意思,他們頭上的烏雲更加濃密了,周圍倒斃的眾多屍體,造成蘇明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像是興奮,又像是掙脫了束縛後的解脫,他想和辛迪說說話,一起高興一下,可是她此時更專注於任務,並不迴應他的笑話。

    果然就像是小丑曾經說過的那樣,一個人,一座城市,如果想陷入混亂和瘋狂,其實只需要別人在身後輕輕一推。

    他推過哈莉,推過雙面人,而蘇明現在就是那個被推動的人。

    瘋狂的殺戮之後,他感覺好極了,就像是三伏天裡喝了一瓶冰啤酒,從內到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

    他扭頭看著身後眾多死不瞑目的殘破屍體,而辛迪則沒有注意他的反常,尋找著建築的大門。

    哈莉所在的這棟樓,也同樣充滿了無厘頭的風格,之前正對著街道的那扇大門,居然是用油漆畫上去的,實際是厚重的紅磚所築成的牆壁。

    “好吧,沒有門,我們只能從牆壁爬上去了。”

    辛迪從腰帶上摘下了繩索和勾爪,原本她只是來找哈莉談談,所以也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嚴肅,破窗而入什麼的,怎麼看也不是做客的樣子。

    蘇明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建築,經驗讓他立刻分辨出,屋子裡面不止哈莉一個人:

    “那我們走吧,小心些,你永遠猜不出瘋子的家裡有什麼。”

    兩人同時丟出勾爪,穩穩地掛在了屋頂,強大的上肢力量讓他們快速爬升。

    這座建築以前不知道是做什麼的,一樓和二樓的窗戶也全部堵死,只有三樓才有像是瞭望哨一樣的劣質平臺,這應該是馬戲團的瘋子們日常用來掃射行人們,或者彼此對射的地方。

    一翻手,他穩穩地落在了上面,雨水讓一切都變得吵雜,落地的腳步沒有任何聲音。

    辛迪也同時到達,兩張黑黃面具對視了一樣,微微點頭。

    “嘩啦啦.......”

    蘇明一腳踢開了身邊的窗戶,強大的力量讓窗框帶玻璃全都飛了進去,兩人魚貫而入,端著槍警戒周圍的地方。

    “安全。”

    蘇明活動了一下肩膀,這樓裡是有燈的,所以情況一目瞭然。

    他們現在就像是在簡陋的大學宿舍裡一樣,一條長長的走廊,兩邊都是關著門的小房間。地面上全是灰塵和垃圾,鬼才知道多久沒有打掃過,他和辛迪身上的雨水落下,很快就變成了一個個小泥坑。

    “這些瘋子都不洗澡的麼?”

    辛迪搖了搖頭,看起來對於周圍的氣味不是很滿意,制服的頭盔帶有防毒面具功能,但是並不隔絕臭味。

    面具人們的頭盔都是特製的,氣味對於戰鬥也是必須的五感之一,這樣特殊的防毒工藝更貴也更精密,和外面的普通產品完全不一樣。

    蘇明當然也聞到了,這種味道有些像是餿了的泔水,但他更在意不遠處向上的樓梯:

    “不要在乎那些了,我們上樓去找哈莉。”

    “慢著,那有個陷阱。”

    辛迪抬抬下巴,示意他去看,在樓梯的拐角處,有一條微微發亮的魚線。

    他走過去,翻開魚線另一頭的垃圾,原來魚線連著的是一枚手雷。

    這手雷看起來是定製的,通體都是紅色而不是常見軍用手雷的綠色,上面用白色的油漆畫了一個大大的笑臉,一看就是小丑幫的傑作。

    是的,這就是那些瘋子的娛樂遊戲,比賽自殘,或者比賽殺人,眼前的就是著名的‘用玩笑炸彈炸死朋友後瘋狂大笑’節目,可以說是他們的最愛。

    不管小丑什麼時候看到這個節目,看到他們瘋狂地自相殘殺,無比混亂的場面,總會發出神經質的笑聲,感慨自己的偉大。

    “不好!隱蔽!”

    蘇明立刻反應了過來,當你實施了一個惡作劇的時候,當然要在旁邊偷看中招的人如何狼狽。

    既然這裡有被認為是惡作劇的手雷,那麼馬戲團的傢伙一定不遠。

    果然隨著他的話音剛落,從走廊兩側的房間裡,頓時湧出了源源不斷的怪人,這些畫著扭曲妝容的瘋子們,刺耳地狂笑著,張開雙臂蹦蹦跳跳地向兩人跑來。

    辛迪和蘇明當然不會認為這是什麼友好的歡迎,因為在她們衝出來的同時,密集的彈雨和爆炸物也向兩人飛了過來。

    蘇明躲在了樓梯拐角,而辛迪再次從窗戶跳了出去,躲在牆外搭建的木質平臺上。

    緊接著,一連串的爆炸襲來,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關在了爆米花的鍋裡一樣,震耳的噪音衝擊著他的鼓膜。

    強大的氣流席捲了爆炸點周圍的一切,強烈的熱風使得他用力抓住樓梯扶手才沒有被吹出去,他甚至能夠看到炸彈的殘片,還帶著誇張白油漆笑臉的的破片,在自己的肩甲上擦出一溜火星飛遠。

    馬戲團的眾人還在逼近,剛才的爆炸同樣炸死了她們的人,但是她們根本不在乎,反而笑得更歡快了。

    她們就像是汽車或者別的什麼內燃機,只不過她們的燃料是鮮血。

    別人的鮮血,或者是自己的,被驅動的是名為瘋狂的戰車。

    蘇明搖了搖頭,頭盔上還有剛才飛過來的碎石和垃圾,此時走廊裡密密麻麻都是怪笑的小丑們,她們以種種扭曲又誇張的動作飛奔過來。

    “人數大概是四十左右,裝備有輕型槍械和冷兵器,爆炸物目前看來已經用完.......”他探出頭掃了一眼,戰場中的情況就如同照片一樣出現在腦海中,每個敵人的位置,移動方向,速度和裝備,全部牢記在心,而腦海中幾乎同時也冒出一個計劃。

    他從制服上摘下一枚煙霧彈,一揚手就丟了出去,與此同時,他也緊跟著翻出了掩體。

    煙霧遮擋了一切,四周都是白茫茫的,只有走廊裡的燈使眾人投下了紛亂的黑色影子,頓時小丑幫眾亂成一團。

    她們看不清牆壁,更看不清身邊的人,互相碰撞和摔絆之下,發出了陣陣怪叫和罵聲。

    這就是蘇明的機會,他飛快地從背後摘下霰彈槍,同樣一頭撞進了煙霧中。

    辛迪在自己身後的窗外,那麼煙霧中除了自己就全是敵人。

    已經放下心結的他,再也沒有猶豫,伴隨著沉悶的槍聲,陣陣火光染紅了蒼白的濃煙。

    .......

    “還不錯,42人用時6秒,不愧是另一個世界的我。”

    辛迪從窗外跳了進來,坐在窗沿上,擺出一個看錶的姿勢,但實際上她用不著看錶,超級大腦能準確地記住每一秒的流逝。

    此時的蘇明正在給霰彈槍重新裝填,狀態和之前比起來就顯得血腥多了,內臟殘渣和血液噴了他一身,近身戰鬥就是會有這樣的結果。

    四周都是屍體,那些瘋子一個都沒有活下來,要麼是腦袋開花,要麼是開膛破肚,狹窄的空間中,霰彈槍發揮了巨大的效果,只要扣一下扳機,就會有幾個人倒飛出去。

    “你有時間在那邊計數,不如早點開槍幫我一把。”蘇明重新把槍掛回背上,彎腰撿起一塊花花綠綠的破布擦著身上的血。

    “只是一些小嘍囉,兩人都出手就是浪費人力資源。”辛迪毫無誠意地說著,獨自往樓上走去。

    “那麼至少事後你也給我丟根菸,或者問問我的情況。”

    蘇明無奈地跟了上去,這還是他第一次用人血洗澡,偏偏心中無比愉悅,所以他想要向她詢問一下,她當初有沒有這樣的感覺。

    “好吧,誰叫我們現在是隊友呢,真拿你們男人沒辦法,你怎麼樣?”

    然而辛迪真的摸出一根雪茄丟給他,語氣像是哄小孩一樣問。

    “我很好,謝謝啊!”蘇明沒好氣接過煙塞到自己的煙盒裡,辛迪這傢伙好像有些性別歧視:“除了脖子裡灌進去了不知道誰的腦漿,現在胸口黏糊糊的之外,我很好。”

    “嗤......”辛迪頭也不回,發出了嘲笑一樣的聲音:“你和別的男人一樣,都是那麼愛漂亮、愛乾淨,我還以為你們那邊世界是男權社會呢。”

    蘇明聳聳肩,這不是愛乾淨的問題吧?

    “男權社會沒錯,但不是人人都有血水浴的習慣......不過我發現自己喜歡血肉橫飛的場面,你呢?”

    辛迪舉著槍繼續上樓,四樓現在是一片詭異的平靜,剛才蘇明忙於交火的時候,她實際上就在警戒著四樓的動靜,防備他身後被樓上下來的敵人突襲。

    “我們本來就是不同世界的同一個人,平行世界理論不用我再給你說明了吧?儘管一些細微之處可能有區別,但你喜歡的東西,我都喜歡。”

    辛迪不明所以,為什麼另一個自己會問出這樣的問題,在她看來,喜歡溫熱的血液,喜歡看到別人死去,這並不是什麼大事,在哥譚大家都是這麼活著的。

    “那你怎麼處理這種嗜血慾望?”蘇明他可以接受殺人,但他不想為殺而殺。

    毫無理性地殺人,那自己就變成了野獸,不再是人了。

    “等到一會見到哈莉,你可以問問她,她可是哥譚市裡著名的心理學家,當然,是在她發瘋以前。”辛迪抬著頭,緩緩地側步登上臺階,四樓上也是差不多的建築構造:“反正對我來說,比起紅色的血液,我還是更喜歡綠色的東西。”

    這麼說著,她伸出一隻手,拇指和食指在蘇明面前搓了搓。

    好吧,在心理學上來說,這叫做移情法,她把對於鮮血的渴望,轉移到了金錢上,這大概就是每個平行世界,喪鐘都選擇做僱傭兵和殺手的原因。

    幹這行能在品嚐鮮血的同時快速賺錢,簡直是一箭雙鵰。

    蘇明來找哈莉是為了打聽蝙蝠的消息,可不是來看病的,再說了,被哈莉治療的話,估計會越變越瘋。

    “免了,等天亮了我休息一下就好.......四樓安全。”

    蘇明跟著她來到四樓走廊裡,兩邊的房間都是空的,只不過到處都畫著小丑的徽記,一個蒼白的笑臉,兩個眼睛位置用叉叉取代,牆壁也被油漆畫的五顏六色,如同魔窟一般。

    小房間裡多是堆放了一些雜物,沒有什麼有用的,基本都是‘惡作劇’用品,比如TNT啦,‘笑氣’啦,自動步槍啦等等,還有一堆像是特大號‘竄天猴’一樣的紅色火箭。

    “哈莉就在樓上,音樂聲在我們正上方。”辛迪指了指頭頂。

    “奇怪了,剛才我們的動靜就和拆樓差不多,她居然毫無反應,聽起來還是在跳舞?”蘇明歪著頭去聽,還是可以聽到高跟靴子有節奏的踩踏聲。

    辛迪對此不置可否,在哥譚生活教給了她一件事,就是別去想瘋子在想什麼。

    人傑地靈的哥譚湧現過不少的人才:腹語者,雨果博士,扎斯,豬臉,默劇人,搞怪女,矮蛋女士等等等等,這人些全是瘋子和精神病。

    突然她發現心中列出的長長名單,其中有一大半是她的老主顧,難怪之前有些任務從頭到尾都莫名奇妙,讓人無法理解。

    說實話,她雖然之前對於米克的說法已經接受,但她並不覺得哈莉會知道什麼關鍵信息。哈莉更像是弄臣她魔術的近距離觀眾,而不是魔術的實施者。

    如果讓辛迪選擇,她寧可去找影舞者聯盟的塔莉亞,那個女人和蝙蝠女俠之間關係詭異,更有可能知道布莉絲的所在之處。而且就算塔莉亞不知道,她還有整個刺客聯盟可以用,至少她們在搜尋情報方面也是專家。

    “走吧,我們上去,既然來都來了,問問總沒有壞處。”

    她說完,率先跟隨著音樂的方向,穿過長長的走廊,來到一扇緊閉的大門之前。

    兩人對視一眼,推開門。

    門後的房間就像是一個馬戲團風格的夜總會,五顏六色的燈光隨著音樂聲瘋狂轉動,房間角落中堆放著各種馬戲團的道具和不知所謂的東西,比如充氣的槓鈴,高大的哈哈鏡,馴獸表演會用到的大皮球和火圈。

    然而此時巨大的舞池中央只有小丑女哈莉奎茵一個人,她正抓著一根鋼管,不斷上下翻飛,做出種種柔韌到極點的動作。

    聚光燈凝聚在她身上,晶瑩的汗水隨著她高速的旋轉而飄落,紅藍兩色的雙馬尾則在空中綻放如同花朵。

    她沒有穿她那黑紅色的制服,而是穿著短袖的體恤和牛仔短褲,展露出美好的身段和嬌嫩的皮膚,她閉著眼睛盡情享受舞蹈帶來的快樂,臉上充滿了幸福的表情,彷彿她擁有了全世界。

    她抓著鋼管,像蝴蝶一樣飛舞,而辛迪對這種女生男相的表現非常不屑,一個大女人,學什麼男人跳鋼管舞?真是瘋了。

    她捅了捅身邊好像看呆了的蘇明,湊近了說:

    “舞池四點方向沙發上,還有一個人。”

    蘇明同樣也看到了,正準備告訴她呢,在那裡有人背對他們坐著,高高的沙發椅背上只露出一個腦袋尖,隨著音樂不斷地點著頭,看樣子,是哈莉請來的觀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spottylee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1
spottylee
發表時間 2021-03-31 14:05

今天尚未自動更新至最新章節‧謝謝

小編看到時已經更新至最新章回囉~請再看看

本月排名
177
本月票數
1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一柄雷刀鎮守馬林梵多
作者 柿子角
穿越海賊王世界,與三大將同臺競技,爭奪大將之位,憑藉雷之呼吸與超強的劍術碾壓同代海軍,成為了大... (馬上閱讀)
180
神話三國領主
作者 大漢護衛
領地建設、高武、爭霸文。 網遊《天下》,關羽一刀斷群山,黃忠箭射大天使,羅馬軍團弒神,龍騎士與... (馬上閱讀)
180
重生柯南當偵探
作者 貓色
老天和高成開了個玩笑,穿越到了案件頻發的世界,卻全然忘記了案件始末。 好不容易經營一家城戶偵探... (馬上閱讀)
180
基因大時代
作者 豬三不
“老唐,你開啟的速度類基因基點,是哪個方向的?” 這個問題讓唐廳一臉的惆悵。 “是...... (馬上閱讀)
180
全球降臨:荒島求生
作者 霜之木
  一覺醒來,全球降臨荒島。   面對浩瀚海洋,所有人需要不斷的擴充自己的勢力,來提防海洋中的...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輕小說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