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閻王撐腰我怕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無奈的藍若蝶正在向龐娟娟進一步了解所處的環境。突然——

    “喲,性子還真烈呢!”一個冷冷的女聲傳來,藍若蝶抬頭,只見走進來一位貴夫人打扮的中年女人。

    “娟娟見過大娘。”龐娟娟急忙行禮,邊對藍若蝶使著眼色,心里奇怪:這小蘭今天真是傻了呵,見了夫人也不行禮。

    哦,原來這就是那個逼死小蘭的惡婦人,哼,可憐的小蘭,且看本姑娘為你報仇。藍若蝶冷冷地看著這位龐夫人,連眼都沒眨一下,更別說行禮了。

    “你,你這個丫頭,要反了不曾?敢這樣對著主子看。”龐夫人竟然有點怕怕——試想,一個青紫兼腫脹的腦袋上兩雙惡狠狠的眼睛盯著你,誰能不怕?

    “夫人原諒小蘭的無禮,她,她腦子壞掉了,什么都記不起來了。”龐娟娟著急地為藍若蝶解釋。

    “哦——有這種事?”龐夫人上下打量眼前的“小蘭”一眼,是覺得有點陌生,以前的小蘭哪敢這樣瞪著她看?隨即冷哼一聲:“哼,我不管你失憶不失憶,以后好好地給我呆著,把臉上的傷養好了,還得給我嫁到魏府去。”

    “你說嫁我就嫁么?夫人,你把我逼得上吊,這事官府得管管吧?若傳了出去,對龐太師的名聲恐怕有損吧?”藍若蝶冷笑。

    龐娟娟嚇出了冷汗:這小蘭瘋了,真是瘋了,敢這樣對夫人說話。

    龐夫人氣得半天說不出話來,最后恨恨地說:“你敢把這事告訴太師,看我饒不饒得了你!”然后急急地走了。

    喲,有門兒!看來這夫人很怕她老公耶!藍若蝶得意地想,就從這里下手!

    龐娟娟呆望著藍若蝶,怯怯地說:“小蘭……真的是你嗎?”

    藍若蝶猛醒:我這可是人家小蘭的身體呢!從上吊這件事看來,這小蘭應該是個軟弱的小丫環才對。可是,藍若蝶的字典里從來就沒有“軟弱”這兩個字——學習上要力求最好,工作上要力求最出色,泡帥哥也要泡最帥最有性格的——這軟弱的小丫環,就算裝出來也不像呀!

    藍若蝶在想:要不要和龐娟娟攤牌?

    考慮到古人知識的貧乏性和對新生事物的接受能力,藍若蝶還是決定解釋得委婉一點,便對龐娟娟笑笑說:“我當然是小蘭啦。”

    “可是……你和以前很不一樣了。”龐娟娟實在沒法把眼前的“小蘭”和以前的小蘭聯系起來。

    “娟娟,我告訴你個秘密。”藍若蝶壓低了嗓子,神秘兮兮地湊到龐娟娟身邊說:“我剛才不是差點死了一次嗎?剛才我的魂魄晃晃悠悠地到了閻羅殿,閻王問我:‘你陽壽未盡,為何到此?’我就跟他講了夫人逼我嫁人的事。閻王聽了很生氣,對我說:‘小蘭,本王為你主持公道,你快快還陽去教訓教訓那個龐夫人。本王另賜你天書一部,讓你在人間好好作出一番事業,以補償你所受的委屈。’然后,我就醒過來了。”——這樣說,古人一般會信吧?藍若蝶一向對自己的急智頗為得意。

    果然,龐娟娟一臉的害怕,緊張地說:“原來是這樣!可是,小蘭,你別忘了,你只是個丫環,怎么斗得過夫人?還是算了吧!”

    藍若蝶自信地一笑:“娟娟,你別怕,閻王賜了我一部天書呢!”

    龐娟娟疑惑地上下打量藍若蝶,問:“剛才我怎么沒見你手里有書?”

    “呵呵,”藍若蝶得意地笑,“這天書可都裝在我腦子里呢!”

    ——再怎么說,我一個現代大學生的知識總比絕大多數古人豐富吧?我就不信我只是個當丫環的命!藍若蝶暗暗給自己打氣。

    以前常教育學生說:命運從來都掌握在自己手中,關鍵在于你自己是否努力去爭取。

    現在,藍大老師自己也要來實踐一下這句話了。

    藍若蝶頭痛地問龐娟娟:“娟娟,你剛才說我們這是什么朝代呀?”

    “你又忘了?我們這是日月王朝呀!”龐娟娟沒想到一個人失憶能失得這么徹底。

    “哦,沒辦法呀。閻王為了往我腦袋里裝天書,就把我原來的記憶都抹去了嘛!”藍若蝶眼皮都沒眨一下,馬上就將龐娟娟的疑問打消了。

    什么呀?日月王朝?藍若蝶自認為歷史學得也不錯,可不記得歷史上曾有這樣一個朝代。

    完了!肯定是到了另一個時空!這下可好,歷史知識白學了,沒派上用場,不然,裝神弄鬼地混個先知或者大國師當當,那該多威風呀!藍若蝶忍不住又“呸”了一聲——除了泡過幾個帥哥之外,我可沒做過什么壞事呀!老天為何如此待我?靠!這破老天,怎么就不干點人事兒?我招你惹你了?非得這么和我過不去!

    面對現實吧!藍若蝶哀嘆。又繼續向龐娟娟打聽龐府的人事情況。聽完龐娟娟一番講解,藍若蝶徹底傻眼——

    這龐府的主人龐太師竟然有一妻四妾二子三女。剛才來的就是正妻王氏。而身邊的龐娟娟則是龐太師第三個小妾錢氏的女兒。雖然龐娟娟說得比較隱晦,但藍若蝶還是聽出了一個信息,那就是,她的這個名義上的主子龐娟娟和她的母親錢氏都是不太得寵的。龐府里最有地位的人就是龐太師和他的兩個兒子——因為,這個社會也和藍若蝶以前那個時空的古代社會一樣,是一個男尊女卑的時代!

    我暈!難怪龐夫人一聽說要告訴太師就嚇得變了臉色。連正妻都這樣沒地位,其他人還用說嗎?更別說我這小小的丫環了!藍若蝶悶悶地想。

    不過,藍若蝶畢竟是來自二十一世紀的新新人類,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會屈服的。聽了這些話,藍若蝶反倒生出了幾分斗志:女人沒地位嗎?哼!我就偏要混出點名堂來給你瞧瞧!要我窩窩囊囊地安心當個小丫環——想都別想!

    藍若蝶正陷在自己的夢想世界里,突然聽到龐娟娟道:“娘,你來了。”

    藍若蝶趕忙轉頭,就看到了一個低眉順眼的約三十多歲的婦女。這女的就是娟娟的媽媽錢氏嗎?還真年輕呢。又看看龐娟娟,便暗自點了點頭。也對呀,這龐娟娟看起來也不過就是十六七歲的樣子呢——何況古人結婚一般比較早。

    錢氏看小蘭的眼神里滿是同情和心疼,瞧這臉腫的,還有脖子上深深的淤痕,也不知被吊了多少時候才被發現,剛才大家都以為沒得救了,誰知離開這一會兒,就聽丫環們說又活過來了,這才趕過來看看。

    錢氏摸著藍若蝶的臉,心酸地說:“小蘭,你受委屈了。都怪我沒本事,不然也不會任大夫人這樣逼迫你。你不怨我吧?”

    “不關夫人的事,小蘭怎么會埋怨夫人呢?”藍若蝶的原則一向是,別人對你友善,你就要對別人加倍地友善;別人若要欺負你,那便一定要十倍、百倍地還回去!

    “小蘭,我這里拿來了一點消腫去淤的膏藥,你記得涂上。唉!瞧瞧,本來一張多標致的臉,現在弄成了這樣!”錢氏忍不住嘆氣,從袖中摸出一個小盒子放在桌上。

    “謝謝夫人。”藍若蝶這時乖巧的樣子,總算讓龐娟娟找到了一點從前的小蘭的影子。

    “娘,你知道嗎?小蘭這次死里逃生,可是奉了閻王之命的喲!”龐娟娟插嘴道。

    “哦?有這種事?你快跟娘說說。”錢氏來了興趣。

    藍若蝶翻了翻白眼,怎么不管到了哪朝哪代,女人都改不了這八卦的德性!

    龐娟娟輕聲地說:“小蘭到陰間告了大夫人一狀,閻王讓她回來報仇,還賜了她一本天書呢。不過也因為這樣,小蘭對以前的事都不太記得了。”

    ——不是不太記得,是根本就一無所知。

    錢氏看了看藍若蝶,點點頭說:“我也正說小蘭今天言行舉止怎么和平時大不相同了。”——看人的眼神直愣愣的,一點也不像平時膽小怯懦的樣子。錢氏在心里悄悄補充。

    “夫人,你就放心吧!我敢保證,以后我們再也不會被欺負了!”藍若蝶意氣風發地說——就是在二十一世紀,欺負藍若蝶的人都還沒生出來呢,何況在古代!

    “那樣就最好了!”錢氏和龐娟娟看著藍若蝶自信滿滿的樣子,羨慕不已:有閻王撐腰就是不一樣啊!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388183_80_806-m
喪屍不修仙
作者 彩虹魚
  不過是隨便鑽了個縫兒,險些沒晶核爆掉。
  不過是吃了個草,就被幼崽纏上。(馬上閱讀)
1416208_80_804-m
天下藥香
作者 無香
  小妾是我娘,穿越也護短   騙她容易,欺我難   欠下的總要還   紅妝不愛,讀書太... (馬上閱讀)
Sys_80_806-m
閨心似箭
作者 素已
  她磨平了自己的棱角,把自己偽裝成一個地地道道的古代人,   不過是希望能過個安穩日子,誰料... (馬上閱讀)
Sys_82_822-m
當鬼遇到狐貍精
作者 懶懶莫
  哦吼吼!沒想到丟個蘋果都可以砸出一個帥哥!   雖然是個冰塊級帥哥……   不過好誘人...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和玉種田記
作者 兩個豆沙包
  和玉想安安心心種田,平平淡淡過日子。一不小心,帶著一車種子穿到異世,開始了和玉異世種田之旅...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