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回眸一笑嚇死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個小小的院落名叫桃花居,位于太師府的東南角,就住著龐娟娟和小蘭、小翠兩個丫環,一日三餐都是由小翠到伙房去端到龐娟娟的閨房來用。而小蘭本來是負責龐娟娟的生活起居,算得上是丫環中的白領了。但自從小蘭上吊還魂以后,小翠終于升級做了梳頭丫環。不過,不僅要梳小姐的,還要梳小蘭的——因為藍若蝶根本梳不來古代這種復里復雜的發髻。開玩笑,現代人不是燙卷發就是拉直發,要做發型有的是美發廳,誰還用自己梳這些呀!

    今天早上,錢氏派了丫頭夏荷來叫龐娟娟和小蘭到她住的香蘭閣去。所以小翠特地為藍若蝶梳了個把頭發從兩邊垂下的發型,好稍稍掩飾一下她那尚未完全消腫的臉。

    梳完了一照鏡子,藍若蝶感嘆:多好看的發型呀,就是太麻煩了,足梳了快一個小時。還有一點美中不足的就是,這張臉看著真是太讓人生氣了。

    藍若蝶對著鏡子扮了個鬼臉,嘿嘿,這樣子嚇人,一嚇一個準兒呢!

    跟著龐娟娟出了桃花居,才發現這太師府大得嚇人。難怪連錢氏都不大過來,從桃花居到香蘭閣要走半個小時呢。藍若蝶今天倒很老實,低著頭跟著龐娟娟左彎又拐地走著,因為藍若蝶想起了現代的一句名言:“長得丑不是你的錯,但如果長得丑偏還出來嚇人,那就是你的不對了!”為了不嚇到別人,藍若蝶才拼命壓低了頭。

    暈乎乎地終于走到了香蘭閣,錢氏正在桌邊憂郁地坐著。

    龐娟娟和藍若蝶輕輕走進來,龐娟娟輕聲問:“娘,找我有什么事嗎?”

    “唉——”錢氏長嘆了口氣,說:“昨天夫人來過。”

    “她來做什么?”藍若蝶問。

    錢氏看了藍若蝶一眼道:“還不是為了小蘭的事。”

    “怎么了?”龐娟娟擔心地問。

    “聽說二少爺到夫人那里去鬧了一場,還揚言要把夫人逼得小蘭上吊的事告訴老爺。夫人疑心是我們告的狀,便興師問罪來了。”錢氏臉上愁云密布。

    “這可怎么辦?”龐娟娟也跟著皺起小臉。

    “怕她做什么?我不找她就算便宜她了,她要真敢為難你們,我跟她沒完!”藍若蝶憤憤地說。沒辦法,一見到這種欺凌弱小的事,她為人師表的正義感就出來了,恨不得把那龐夫人拉到辦公室狠批一頓才好!

    “你……”錢氏言下之意藍若蝶豈會不明白?潛臺詞是:就算你有閻王撐腰,你也不過是個小小的丫環呀!

    藍若蝶想想也是,自己一無權,二無勢,三無錢,只比別人多了些知識而已呀!但是,不是有這么一句話嗎?

    ——知識就是力量,知識就是財富。

    這個道理到哪兒都該不會變吧?

    辭了錢氏出來,藍若蝶跟著龐娟娟繼續左拐右拐地回桃花居。經過一個蓮池時,突然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

    只聽一個清脆的女聲笑道:“魏公子,我娘已經答應了把小蘭那丫環給你作妾了,你還急慌慌的天天跑來做什么呀?”

    一個男子也笑著說:“玉兒,我可不是為了小蘭才來的,你真不知道我天天來的心意么?”

    龐娟娟突然變了臉色,悄悄拉了藍若蝶往邊上一棵大樹后躲。藍若蝶立馬就明白了,知道這說話的人是龐夫人所生,龐太師的大女兒——龐玉兒。而另一個人自然是那個魏從獻。

    好哇,我正愁找不著你呢,你倒自己送上門來了。藍若蝶嘴角浮起一抹壞笑,偷偷伸出腦袋去看,看見在蓮池邊的亭子里站著一男一女。女的長得倒也漂亮,就是看著有一股嬌蠻勁兒。而那個男的個子不高,大概1.70都不到吧,長得油頭粉面的,臉色略顯蒼白,年紀輕輕就有很明顯的眼袋,一看就不是個好家伙。藍若蝶暗“呸”了一聲,心道:就你這樣兒,還到處納妾呢,一個老婆你對不對付得下來都還是個未知數,看我怎么收拾你!

    想到這里,藍若蝶整整衣衫就要從樹后走出來。龐娟娟急忙去拉她,哪里拉得住,也只好跟著走出來。

    亭子里的兩人還正調笑得起勁兒,藍若蝶已經來到了亭子邊的水池旁,背轉身倚著池畔的石欄坐下,撥了撥臉邊垂下的秀發,遮住了多半張臉,然后幽幽一嘆:“唉……”

    亭子里的兩人都被驚動了,轉頭看過來,便見龐娟娟緊張地絞著手站在蓮池邊,旁邊石欄上背朝這面坐了一個青衣的小丫環,身形很是眼熟。

    魏從獻賊溜溜的眼珠子轉了轉,驚喜地喊:“小蘭,你可出來了。這幾天你怎么都躲著本公子不肯見面呢?是不是你家小姐不讓你出來呀?”然后不懷好意地看了龐娟娟一眼道:“如果你家小姐真舍不得你,那便一起嫁過來好了,本公子也不介意多納一門妾……哈哈……”

    小蘭和娟娟才多大點呀?這人渣!藍若蝶心中暗罵,嘴里卻嬌聲道:“魏公子說笑了。小蘭哪會躲著你呢,小蘭可是天天盼著公子來呢!”因為脖子受傷的緣故,聲音略有點沙啞,卻更添了一種誘人的風情。

    藍若蝶沒有說謊,她可是天天盼著早點見到這個魏從獻,好為可憐的小蘭出口惡氣。

    魏從獻卻是骨頭都酥了,顫聲道:“本少爺可也想死你了呢,快過來,讓本少爺看看我的小蘭是胖了還是瘦了。”

    人說色令智昏,這話一點也不錯。這魏從獻只顧著和美人調情,心里也不想想,平日里這小蘭見了他躲都來不及,怎么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龐玉兒變了臉色,恨恨道:“我就知道這丫頭是個狐貍精,你見她便什么都忘了。”

    魏從獻聽在耳里,卻只作沒聽見。心想:雖然你是個千金小姐,她只是個丫環,但要論姿色,那可差得太遠了——只要美人兒高興就好。當下涎著臉道:“小蘭,轉過來讓親哥哥看看啊!”

    藍若蝶低著頭輕輕搖首道:“小蘭長得丑陋,怕嚇著公子呢。”

    “瞧你這小嘴兒說得,本少爺就喜歡被你嚇。天天嚇我我才開心呢,嘿嘿……”魏從獻只以為小蘭在和他調情,心里樂開了花,心道:龐達,看你還怎么跟我搶,看小蘭這樣子,這小妮子早就中意我了,更別說龐夫人那兒早已應了我,呵呵……

    藍若蝶聽到這兒,便笑笑地站起身轉過臉來,用二十一世紀最有電力的眼神嫵媚地看了魏從獻一眼,嘴角含笑嬌滴滴地說:“魏公子,你什么時候才來接小蘭過府呀?”

    魏從獻伸出手正想摟住美人兒一親芳澤,卻突然看見一張青紫腫脹的豬頭臉正對自己拋著媚眼,不由得白眼一翻,暈了過去。連龐玉兒也嚇了一跳。只知道這狐貍精上吊自殺又活過來了,卻不想變成這般模樣。驚嚇之余,龐玉兒又不禁幸災樂禍起來。

    藍若蝶對自己的杰作暗暗得意,卻還不肯罷手,撲上去抱住魏從獻道:“魏公子,魏公子,你醒酲,你快看看小蘭呀。”一邊還把臉故意湊到魏從獻眼前。

    魏從獻被劇烈的搖晃搖醒過來,聽到小蘭關切的聲音,一睜眼,又看到了那張放大了的鬼臉,心里一跳,口吐白沫,又暈了!

    藍若蝶心里狂笑:看來這張臉的效果還真驚人呀,嚇鬼也許都嚇得著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577656_80_806-m
鬼醫重生:神秘夫君寵翻天
作者 小小牧童
  一柄穿心劍,一碗劇毒湯。   重生歸來,她從天才陰陽師變成貴門棄女。   明明是百年難... (馬上閱讀)
2015193_80_804-m
家有鮮妻
作者 桂仁
  大戶人家規矩多,愁煞換魂殺豬女。大字只識那幾個,小姐規矩不懂得。
  娘家婆家皆... (馬上閱讀)
Sys_81_812-m
重生之超級智能電腦
作者 影海星
  前一秒在某架空歷史空間的美男懷里深情訴說,后一秒穿越回到現代21歲的時候。睜眼看到10平米...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瞳艷
作者 廿云
  多年以前,她覺得自己最大的不幸就是擁有一雙能夠看到另一個世界的眼睛,她不像母親有自殺的勇氣... (馬上閱讀)
Sys_86_862-m
星際打臉之旅
作者 拂曉茉莉
  白清語從末世穿越到未來,發現這地方真不錯,對自己胃口,決定改變自己的漢子形象,當個淑女。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