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精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本書正在參加六月PK,有粉紅的親,去丟兩張吧,萬分感謝ING!!

    此書姐妹篇,種族穿越系列文之二,已經上傳.請大家多多支持.

    簡介:

    穿越成精靈。

    還是絕版的?

    有沒有搞錯!

    我唐晶晶可是國際一流的盜賊,

    最大的愿望就是收盡天下的珍寶。

    =================================================

    什么,你要我做王后?

    拜托,我幫你取下指環只是因為看中上面的黑鉆石好不好!

    什么,你說王宮中寶石一堆一堆的?

    好吧,我考慮一下!

    十秒鐘后——

    在我回答之前,你能不能告訴我?

    那些和我有相同嗜好的龍,它們的洞到底在哪里呀!

    =================================================

    異界種族穿越第二部:精靈篇!

    正文:

    001

    一秒鐘之前,唐晶晶感動得想要親吻幸福女神的腳丫!

    一秒鐘之后,她開始慰問幸運女神所有的女性親戚!

    一切都緣于,那條該死的項鏈,切斷了報警器投射出的多角度折射紅外線!

    警鈴大作。

    唐晶晶狂奔向大展示廳正中垂下的黑色纜繩,急速地攀爬起來。

    也許是因為慰問幸運女神得到了現世報,就在天窗觸手可及之時,那根可以承受三個唐晶晶體重的黑色纜繩,竟然直接在根部斷了。

    十五米的高度,不死也殘!

    唐晶晶認命地閉上了眼睛。

    如果有人為我立碑,請在上面寫上:

    一個擁有千萬身價的漂亮女賊,卻死在一條廉價的水晶項鏈上——貪婪絕對是致命的缺點。

    垂眼看看胸前的那串六芒星造型的綠水晶項鏈,唐晶晶絕望地墜落。

    ……

    沒有筋骨寸斷,沒有想象中的任何痛楚。

    相反,唐晶晶只覺自己仿佛是突然墜入了一處狹小卻溫暖的所在,四肢都被壓迫的緊貼在身周。

    她睜開眼睛,入目是一片空洞的黑暗,除了自己的心跳和喘息,她聽不到任何其他的聲音。

    周圍的空氣似乎越來越稀薄了,唐晶晶感覺到明顯的缺氧,她本能地掙扎起來。

    雖然她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力量似乎遠遠地不及從前,但是她依舊憑著生存的本能奮力地掙扎著,想要掙脫那層硬硬的束縛。

    咔嚓嚓!

    耳邊傳來類似蛋殼破裂的聲音,唐晶晶的頭頂突然出現了一道刺目的光線,缺氧的感覺消失了。

    看到希望,唐晶晶更加努力起來。

    嘩啦,仿佛是水晶破裂的聲響,唐晶晶的四肢終于可以舒展地伸開了,而那道原本只是一線的光線也在那聲響之后變為燦爛的一片。

    唐晶晶瞇著眼睛適應了一會兒,才緩緩地張大了眼睛。

    撲入眼簾的是描繪著精致彩繪的拱型玻璃穹頂,陽光透過彩色玻璃,現出迷離奇幻的色彩。

    這里應該就是天堂吧,唐晶晶想。

    但是,她想不通,自己為什么可以上天堂,回憶自己短暫的人生,唐晶晶想不出自己做過什么為人生加分的事情。

    從小就愛惡作劇,從八歲時因為看中一款水晶裝飾沒錢購買,而第一次偷盜,直到現在做成世界水平的賊……

    這些,都不可能讓自己上天堂。

    難道?!

    “小姐,你的善良將會得到回報,我會為你祈禱將來飛升天堂!”那個滿身酸臭味的老丐的話在唐晶晶耳邊回響。

    善良?!

    那個詞絕不要用在我身上,唐晶晶忿忿地想。

    她之所以會向老丐施舍,只是為了那條水晶項鏈。

    那樣一條漂亮的項鏈掛在一個乞丐的脖子上實在是太可惜了,雖然那東西看上去不是什么值錢貨。

    對于寶石,唐晶晶很在行。

    就在唐晶晶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張陌生的中年男人的臉,擋住了溫暖沐浴著她的陽光。

    高額鷹鼻,臉頰消瘦,因為是背對著光線,中年男人的表情顯得有些陰沉。

    此刻,他微瞇的墨藍色眸子正用一種復雜的眼神審視著唐晶晶。

    那種眼神唐晶晶無比熟悉,幾乎和她面對那些璀璨奪目的寶石時一樣。

    這個人很貪婪,唐晶晶想。

    中年男人停止審視,嘴中吐出一串奇怪的音節,“很好!”

    這種音節并不是唐晶晶所熟悉的任何一種語言,但是奇怪的是,她竟然完全聽懂了他話的含義。

    他是誰?

    唐晶晶想要詢問,嘴唇蠕動了幾下,卻只是發出一串沒有意義的音節。

    “不要著急!只要將這瓶魔晶全部用完,你想做什么都可以!”男人的語氣里透著驕傲和得意。

    他緩緩攤開右手,露出一只手指高矮,鑲嵌了無數顆晶瑩的七彩小寶石,瓶口上塞著小巧軟木塞的精致銀瓶。

    男人伸過左手,撥下銀瓶上的軟木塞,用力地捏住了唐晶晶的下頜,強迫她張開了嘴唇,緩緩地傾斜了手中的精致銀瓶。

    紅艷如火,質地粘稠的液體從銀瓶內緩緩流淌出來,準備地滴入了唐晶晶的嘴巴。

    那液體入口滑膩,火一般灼疼了唐晶晶的舌頭。

    唐晶晶本能地掙扎,想要將那液體吐到嘴外,可是男人的手勁很大,她根本無力掙脫出他的手掌。

    男人的手掌仿佛一只鐵鉗,死死地卡住了她的下頜。

    咕嚕一聲,唐晶晶無法控制地吞咽下了男人倒入她嘴中的液體。

    滾燙的液體劃過她的喉嚨,直達身體深處,仿佛一條導火線,將她的五臟六腹依次點燃,緊接著,就以風中星火迅速燎原一般,瞬間已經傳遍了唐晶晶的全身。

    她只覺自己像是被甩進一鍋翻滾著的熱油里,全身的每一寸肌肉和皮膚都在燃燒,難以忍受的痛苦讓唐晶晶控制不住地呻吟起來。

    目光緊張地注視著唐晶晶的臉,看到她痛苦的表情,男人滿意地點點頭,將小銀瓶的木塞扣好,順手扯過一條小毯子蓋在唐晶晶身上,站起身子,轉身離開了。

    在唐晶晶以為自己無法再繼續忍受的時候,身上的灸熱感終于一點點地退去,但是那種疼痛的感覺并沒有消失,反爾是鉆入了骨髓深處一般,是那種撕裂般的疼。

    就像是肌肉被拉長,骨胳被拉開……唐晶晶甚至聽到類似于植物抽節長高的聲音。

    唐晶晶掙扎著想要起身,身上的力量卻根本無法完成這個非常簡單的動作。

    這一定是神的懲罰,唐晶晶一邊痛苦地呻吟著,一邊后悔自己沒有多做幾件善事。

    時間突然變得空洞起來,痛苦的時候總是難熬。

    直到陽光從頭頂的水晶穹頂一點點地消失,無邊的夜色降臨,唐晶晶身上的疼痛感終于緩緩消退了。

    伸伸四肢,唐晶晶覺得自己身上的力量好像恢復了一些,剛要嘗試著坐起來,耳朵卻捕捉到一陣腳步聲,她幾乎是本能地閉上眼睛裝起睡來。

    002嚴重縮水的身體

    “尊敬的主人,我為您的偉大魔力感到驕傲!”伴隨著金屬鎖開啟的聲音,一個透著阿諛的尖細嗓音傳進了唐晶晶的耳邊,“我想整個麥加都會為您而震驚!”

    “費雷德,這個就交給你了!記住,每天正午,陽光最燦爛的時候,每次兩滴!”這個是那個中年男人的聲音。

    “是!”被稱為費雷德的男人依舊用自己尖細的噪音回答著。

    “兩滴,不能多也不能少!還有,記得把門鎖好。”中年男人的語氣一下降到零點,“你知道出錯是什么結果!”

    “是!雷諾大人!我以我的性命擔保,在您離開的這段時間,每天兩滴在正午時候滴入小家伙的嘴里!您回來的時候,這小家伙會不少一根頭發地在這里等待您!”費雷德的聲音里有淡淡的顫抖,很顯然,對于說話的中年男人,他內心充滿了恐懼。

    腳步聲漸漸移向遠處,唐晶晶小心地微睜開眼睛,正好看到一個穿著深紅外套的矮胖子,將中年男人曾經握在手中的那只小銀瓶收到自己腰間掛著的精致錢袋里,輕輕關上了雕花木門。

    唐晶晶屏息凝聽了片刻,確定他們走遠了,才小心地坐直身子,站了起來。

    環視四周,她這才看清了自己所處的環境。

    這是一個寬曠的廳堂,正對著她的方向,有一扇巨形的雕花木門,斜前方的角落里有一張做工精致的描金象牙白小幾,小幾上擺著簡單的工具和器具。

    四面的墻壁上,藍色的晶石按照奇異的形狀排列著,鑲嵌在白色的墻壁上。

    那些晶石上面,銀色的線條從墻壁上一直延展到同樣是白色的地板上。

    地板上同樣繪滿了銀色的線條和符號,以唐晶晶站立的位置為中心,密布在一個封閉的六芒星中,而每個尖角的位置上,都鑲嵌著一顆拳頭大小的鉆石型藍寶石。

    唐晶晶只覺得這個圖案十分熟悉,一時也想不出是在哪里見過。

    她沒時間想這個,唐晶晶現在最關心的,是如何逃走。

    她早已經推翻了這里是天堂的結論,目前的情況看,這里極有可能是試驗室之間的地方,唐晶晶可不想成為別人的試驗品。

    科幻電影唐晶晶愛看,自己成為生化武器,唐晶晶可不想。

    抬腿走向木門,目光觸及地上的綠寶石,唐晶晶立刻雙目放光,三步并作兩步跑過去,蹲下身子抓住了寶石,注意到抓住寶石的那兩只胖乎乎,手背上還有四個淺淺肉窩的白嫩小手,她愕然地愣在了原地。

    三秒鐘之后,唐晶晶從石化狀態中恢復了過來,迅速起身,垂臉向自己身上看了過去。

    同樣胖乎乎的白嫩小腳,玉石般玲瓏晶瑩的可愛腳趾,藕節般細嫩水滑的兩條短腿,腹部形態顯示,她依然是女性,只是胸口處沒有熟悉的風光,只有一片平坦白晳的嬌嫩肌膚,因為緊張劇烈地起伏著。

    從身高上推斷,唐晶晶自認現在自己的身高也就一米左右,不過是四五歲孩童的高度。

    怪不得當初會覺得這門異常高大,原來是自己縮水了。

    唐晶晶抬手向自己的臉上摸了過去,還好,沒有摸出什么異常情況。

    鼻子仍然挺立在臉的中央,嘴唇也依舊是兩片,唐晶晶這才稍稍松了口氣,看來他們只是縮小了自己的身體,還沒有讓自己變異。

    再次掃一次自己赤裸而陌生的身體,她返身從地上撿起那張小小的薄毯,從兩臂上繞身體一圈半,又小心地將毯子上的穗子打上結,唐晶晶這才覺得自己舒服多了。

    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貼在門上聽了一會兒,確定沒有人在外邊,才小心翼翼地拉住了木門上把手。

    外面傳來輕微的金屬撞擊聲。

    唐晶晶趕忙停下了開門的動作,透過門縫向外窺視,只見外面垂著一條黑色的鎖鏈,鎖鏈上掛著一把樣式古拙,雕刻著奇異花紋的黑色圓鎖。

    看到那邊黑色圓鎖,唐晶晶無聲地冷笑一聲,下意識地向身上摸去,摸到柔軟的薄毯,才想起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工具,轉身在屋子里巡視一圈,她立刻就向角落里的那只描金小幾走了過去。

    瞄了兩條,捏起一根牙簽粗細的銀錐,唐晶晶重新回到了門前。

    探手將外面的圓鎖小心地拉到門內,她將銀錐的頂端塞到了鎖眼里。

    這么簡單的鎖,當然不會難住唐晶晶,不過兩秒鐘的時候,手中的圓鎖已經發出一聲咔嚓的輕響,輕輕地彈開了。

    小心翼翼地將將鎖從鐵鏈上取下來,唐晶晶無聲地拉開了木門。

    門外是一條螺旋向下的棕紅色木質樓梯,樓梯一片昏暗,從樓梯一側看上去,可以看到下面大廳正中垂著一個碩大的玻璃燭臺,胳膊粗細的白蠟燭火苗跳躍。

    費雷德尖銳的嗓音傳了上來,“好好看守!”

    唐晶晶小心地向下窺視,正好看到費雷德泛著油光的禿頂,以及和他成等腰三角形站立的兩個侍從模樣的人影。

    一邊整齊地答應著,兩個侍從踱到大廳外看守,費雷德頂著油光可鑒的禿頂移進了右側房間,關上了門。

    唐晶晶屏住呼吸,又等待了片刻,不見任何人出現,她這才小心翼翼地邁下了樓梯。

    因為身材縮小,高大的臺階讓她費了不少的力氣,唐晶晶隱身到樓梯附近那株高大的綠植后面時,額上已經有了一層細汗。

    如雷地鼾聲從門內傳出來,唐晶晶向大門的方向窺視了一陣,才小心翼翼地將費雷德房間的木門輕輕地推開了一條小縫。

    透過門縫,正好可以看著費雷德大字一樣,躺倒在鋪著柔軟羽墊的大床上,肥大的下巴上還掛著一條透明的口水,在燭光中閃著亮光。

    唐晶晶的目光定格在他腰間掛著的那只精致錢袋,為了能恢復原來的自己,她必須偷到那瓶藥水。

    吸了口氣,她小心地溜進房間,摸到床邊,還來不及感嘆床的高大,已經注意到床邊鏡子里自己的新形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9-m
末世之殺醫
作者 夜如煙
  人在末世,如果想要活下去,就不能有太多的不必要的的同情心。   這只是一群吃貨加二貨努力在... (馬上閱讀)

其他異界奇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