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收留一夜(修訂版)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是他叫人買的?會不會有陰謀?何小蘿翻看那套衣服,不過是一件休閑的海軍藍橫條T恤一條普通的牛仔褲,還有一雙她媽媽才會穿的老太太鞋,總的來講,不會穿著這么不起眼的一身結果被某個UFO盯上,然后被外星人擄走吧?

    何小蘿在心里論證了一會兒,覺得應該沒有什么問題,他大概覺得騷擾錯了人很內疚,就買來向我賠禮道歉的。突然想起來自己那不翼而飛的三千塊錢,剛才竟然忘了向他提這事了,憑什么你丟了東西就能懷疑我,我丟了錢竟然就忘了呢?

    何小蘿郁悶地翻江倒海,三千塊呀,買這么一身難看的衣服綽綽有余,還有什么不好意思接受的!于是就開始心安理得地找地方,看看哪里能夠換,可是看了半天,雖然已是深夜人煙稀少,但畢竟是大街上,連一個隱蔽一點的綠化帶都沒有——再說也不能隨便在綠化帶換衣服,如果叫她老媽知道了,一定又要她拿大頂練姿態培養淑女德行了!

    只好漫無目的地往前走,路邊有出租車按著喇叭經過,何小蘿華麗麗地無視掉,這個時侯說什么也不能回家,忽然瞥見前面一家燈火通明的精品成衣店,在寂靜的黑夜中顯得很溫暖。仔細一看,不就是POTE嗎?天無絕人之路,何小蘿心里一高興,就推開店門走了進去。

    啊啊啊……為什么模特會動?直直地沖著門口的何小蘿移過來,而且還……沒穿衣服,這大半夜的,難道是冤魂附身?“啊!我什么壞事都沒做過,你不要嚇我……”

    “小姐!”

    嗯?移開遮在眼睛上的雙手,那個模特站在自己面前,毫無生機,它后面探出一張臉來,帶著好奇的神色,“有什么需要幫助的嗎?”

    原來有人啊!何小蘿拍拍胸口,可是眼睛卻移不開了。眼前的這個男孩,皮膚很白皙,眉骨很高,鼻梁很挺,嘴巴的線條也那樣有棱角,簡直是個歐版的中國人。尤其是他那雙眼睛,并不是普通的黑色,而是深深的藍色,此刻正帶著笑意看著何小蘿,眉目如畫,宛若清風,燦若陽光。這種感覺大概就是驚艷吧。

    “小姐,您還好吧?”

    那個人將模特放在地上,看著何小蘿,又瞥瞥門外的夜色,露出溫和的笑容,呃……這個笑容真好看,難怪會做營業小哥,他這么一笑,有錢的富婆一想不開就會多買衣服的。

    哦,何小蘿傻眼了,自己正在逃難,怎么能隨便被美色所吸引?于是趕快移開目光,看見模特的下方竟然是一個小車,原來這家店在地板上裝了軌道,這個模特被放在小車上一路推過來,難怪看起來就行午夜兇鈴一樣!

    “呃,我想在你們這里換上這套衣服!”

    營業男看了看何小蘿手里的袋子,挑挑眉毛,“這是剛才那位先生買的吧!”又看了看何小蘿身上破破爛爛狼狽不堪的那身衣服,特別是沒穿鞋的光腳丫,眼底泛出一絲想歪了的隱晦的神光。何小蘿一頭黑線,指著他身后的試衣間問:“在那里是吧?”

    “是的是的,小姐請!”營業男很有禮貌地說,走過去替她開了門,卻又突然說:“小姐,請等一等!”

    “干嗎?”何小蘿很不想跟他討論自己為什么會是這個樣子的問題,但是看他現在的神情,不僅僅往她身上不住地打量,而且好奇心已經噴薄欲出,下一秒就要問你與那位先生什么關系呀為什么你衣冠不整呀這么晚了還在外面瞎轉悠什么呀……

    “我是不會回答你的問題的!”何小蘿說著嘭地關了試衣間的門,天下的俗人都一樣,都喜歡捕風捉影沒事偷著樂,八卦精神波瀾壯闊,沒有一點同情心……可是當何小蘿提著褲腰捏著領口走出去的時候,營業男好看的笑容就變成開心的大笑了!

    肖大少的小弟到底曉不曉得年輕女孩該穿多少碼的衣服呀,難道肖大少每天泡妞,他的小弟就跟著干瞪眼嗎?何小蘿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那身衣服在身上成了一只麻袋,“你笑什么啊……”郁悶……

    “我本來想說小姐你穿2碼的衣服就夠了,可是那位先生為你買了4碼的,想為你換一套,可你沒讓我說話……”他彎起的嘴角溢著一抹溫柔的淺笑,宛如深色的天幕里一道亮眼的煙花,何小蘿自詡不是花癡,但很難不被他那種如玉一般的溫宛所吸引,世界上怎么會有這么漂亮而且還這么溫柔的男孩子?

    呃……

    一套2碼的衣服遞到何小蘿手里,“謝謝哦!”她這才有些不好意思,都怪自己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把人家好心當成了驢肝肺,想一想,這位小哥還是很可愛的,尤其是認識了肖大少那么可惡的男人之后。

    盡管這身衣服看起來有些樸素有些老氣,但穿在何小蘿身上還是蠻有風采的,竟然還有一點點另類的時尚感,不過何小蘿馬上就發現了那個另類的感覺是怎么來的了,不好意思地轉身問:“那個,帥哥……你們這里有沒有水?我想洗洗臉!”

    營業男點點頭,“洗手間在里面,一直往里走!”

    顧客至上,這種感覺真好,何小蘿一邊洗臉一邊想起以前雜志上說的巴黎商業街上的精品小店,專門找一些長相美觀的小白臉做營業男,對前來逛店的女士們流露出像情人一樣的含情脈脈,那些富婆們就會像著了魔似的一擲千金揮金如土,而且絕對會再次光臨復次光臨一直光臨!……真是太YD了,以后我要是也能有一家店,一定要雇n個帥哥招徠生意!

    喵哈哈……正YY得緊,外面的小哥突然叫她,“小姐,你還好吧?需要什么嗎?”

    呃……何小蘿趕快將洗直的頭發用硬紙巾擦干,一定是自己在里面呆得太久,他以為自己沒有帶紙又不好意思要紙,所以才會這么問的……話說有時候男人太體貼了也不太好……

    “不需要不需要!”何小蘿打開洗手間的門走出來,故意露出很輕松的表情,還甩了甩頭發,意在告訴他自己根本沒上廁所,所以沒有帶紙就出來了的那種事情根本沒有發生……

    何小蘿看到營業男的眼睛發直了十秒鐘,然后迅速地將目光滑向地板,“小姐,這雙鞋不適合你!”

    ……本來以為他是被自己的美麗震懾到了,不敢再看才移開的目光,原來是這個原因,倒塌……剛剛劫后重生升起的一點虛榮心霎那間煙消云散,人長得帥了目光就會刁,罷了罷了。于是趕快點點頭,“嗯好像老婦女穿的呀!”

    營業男綻出一絲認同的笑容,從貨架上拿下另一雙來,“這雙與小姐腳上的那雙價位是一樣的,都是1288元,你不妨試一下這雙!”

    汗!1288?“那我身上這一套多少錢呀?”

    “T恤和牛仔褲一共8988元,不過那位先生是我們公司的金卡會員,會打九折優惠!”小帥哥很熟練地說著,蹲下去為她換鞋,何小蘿趕快說:“我自己來就好了,謝謝!”一邊想:老天,肖大少腦筋秀逗了,竟然花這么多錢給一個仇人買衣服?不過他小弟的眼光可真的不怎么樣。還是人家營業男推薦的這雙可愛啊,圓圓的鞋頭,白色的亮漆皮,鞋面上綴滿了亮晶晶的寶石,像公主一樣。

    “你的腳受傷了?”他忽然抬起頭來,皺著眉詢問,好看的眼中是一種詫異的神色。

    何小蘿看看自己的腳,果然有兩三道細細的血口子,正在往外滲著的鮮血,神色不由得尷尬。剛想編個瞎話,不料他站起來說了聲“你稍等!”,就到里間拿了一小瓶藥和棉簽,重新蹲在何小蘿面前,綻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覺得疼就說一聲。”然后擰開瓶蓋,認真地把藥水涂在傷口上,動作很熟練很細致。何小蘿臉紅成大蘋果。

    “我自己來就好了。”何小蘿去奪藥水,卻不料灑了一地。

    他愣了一下,隨即嘆氣說:“小姐的性格真是潑辣。”然后將藥水遞給何小蘿,自己去取了抹布將地上的藥漬擦掉。

    好不容易上完藥,何小蘿穿上了那雙鞋,不好意思地站在鏡子前。可是大媽款的牛仔褲太長太寬,一站起來就將漂亮的鞋面都遮住了。帥哥站在她后面雙手抱胸,搖搖頭說:“這套衣服不適合你,小姐如果不嫌麻煩的話,我再介紹一款同價位的裙裝給您,會比這身時尚一些!”

    他依然不厭其煩地盡著一個營業員的職責,讓何小蘿感動不已。當穿上另外一套有淺綠色印花的白色連衣裙時,鏡中已是另一個美麗不可方物的女孩子了。何小蘿心里暗暗驚訝,這位男營業員似乎對服裝搭配很在行,已經超過了一個營業員的知識范圍,而且他正在做的工作也說明了這一點。何小蘿剛才就發現店里還站著十來個塑料模特,架子上掛著一排套著薄紙袋的新裝,需要一件件拆封,然后搭配到模特身上去。

    沉沉的黑夜啊……何小蘿瞥了眼茶幾上的電子鐘,已經凌晨2點了,這位帥哥貌似手里還有工作,店里的地上還躺著十來個模特,架子上掛著一排套著薄紙袋的新裝。

    “那個……我來幫你吧!”

    營業男略略愣了愣,卻也沒反對,只是將雙手抱在胸前,有趣地問:“是要將這些衣服全部熨過,再配在模特身上的,你會嗎?”

    “當然!”何小蘿劃過一絲驕傲的笑容,她是美術專業畢業的,上學那會最喜歡把街上買來的衣服重新設計過,踩個縫紉機、熨個衣服更是不在話下。拿起熨斗就干起活來。

    夏天夜短,當將這些衣服全部轉移到模特身上,又用別針和夾子全部整出漂亮樣子之后,天也就亮了,何小蘿累得腰酸背疼,好歹算是熬過了一夜,那些討債的黑社會和天殺的肖大少都沒有再來過。

    營業男卻似乎看起來精神還不錯,走進里間沖了兩杯咖啡,端了一盤小點心走出來。何小蘿眼睛一亮,“有吃的啊,為什么不早說……”

    十分鐘之后,營業男瞪著眼睛看著嘴巴塞得滿滿的何小蘿和空了的小碟子郁悶地問:“你昨天都沒吃飯嗎?”

    何小蘿點點頭!

    黑線!

    不過營業男的眼睛很好看,竟然不是純黑色,而是帶了點深深的藍色,尤其是瞪大的時候,本來是內雙的眼睛也變成了小雙眼皮,真的是很像漫畫書里的白凈小受啊,呵呵……一不留神又開始YD了。

    這時店門推開,陸續兩個mm走進來,向著營業男鞠了個躬說:“老板好!”就跑到里間換了營業裝出來。

    啊?“你是老板?”何小蘿嘴里含糊不清地問營業男,再看他身上,果然是只是普通的藍色絲襯衣,黑色的西褲,又沒有標準著裝又沒有帶胸牌,可不是么,自己竟然沒有發現,可是他也……太年輕了吧,就有了這么高檔一家店……一定也是為富不仁的男人,一想到這里,再結合昨晚上的經歷,就對他的印象立刻減了50分!

    他哪里想到何小蘿一瞬間就閃過這么多碎碎念,只是綻出明凈的笑容,“怎么,不像嗎?”

    “呃……天亮了,我也該回去了!”說完這一句,何小蘿就想把舌頭咬下來,因為那兩個營業mm都向他倆投過來曖mei的目光。

    “……”

    走到門口,“小姐……”老板男卻叫住了她。

    “干嗎?”

    “你有工作嗎?不如到我店里幫忙吧,你熨衣服的技能很嫻熟,搭配花色款式也很有見地,我現在正需要這樣的員工!”

    OO!這么說,新的工作就在招手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重回17歲:緋聞男神,纏上身!
作者 公子如雪
  男人解開襯衣最後一顆紐扣,邪笑:“是你對記者說,不在我懷裡睡不著?!”   ……   她是...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