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事情始末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又過去了幾天,一切似乎沒有發生什么大的改變。

    當然,無法醒來的陳宗澤看不見柔娘臉上的愁容,他依然在做努力,用意志力在和黑暗搏斗,渴望打開一絲光亮。

    最近幾次的喂食陳宗澤感覺越來越強,他幾乎可以判斷每次喝的粥越來越稀,這證明家中的米已經不多了,不過他的身體已經好轉,醒來有望。只是他自己能感覺這一點,照顧自己的柔娘無法察覺,她這幾天的情緒很低,和自己說話的時間越來越少。

    長久的沉默既是憂愁,毫無疑問,柔娘不能不愁。她一個女子只能靠女紅一點點收入,那點收入連買米都不夠,而債主給的期限越來越短,她害怕還不上債主會告官,官老爺可不會管那么多,到時她肯定會被強迫簽訂賣身契還債。

    可以想象柔娘無法照顧的情況下陳宗澤會有什么后果,他會餓,慢慢地餓死,然后躺在那里無人問津地腐爛……

    半年前這個家的唯一一名長輩過世,家一下子就變了,還沒有被穿越人士取代的陳宗澤是名遠近馳名的孝子,他受到母親過世的刺激變得消沉,家中唯一的男人變得消沉,家……就更不像家了。

    郁郁寡歡的陳宗澤食欲不振,人不吃東西根本不行,事實上他從那之后也經常生病,身子越來越弱。

    古時候尊重孝子,鄰居們見陳宗澤消沉后開始還經常勸,勸不了就拿點東西送,但是日子久了再大的同情心也會變淡了,最后變得很少往來。

    在四個月前的冬天,陳宗澤因為食量少又身子積弱終于發了一場大病,這一病苦了柔娘。

    開始的時候陳宗澤還能說幾句,后面神智變得越來越不清楚,有時候昏迷還在夢中呢喃“要去見娘親了”等胡話,最后再也沒有醒過來。

    正確的算時間,穿越人士取代陳宗澤是在兩個月又十一天前,也就是說在三個月前柔娘就已經肩負起照顧家庭的所有責任。

    古時候的女子比較難以負擔起家庭的生計,畢竟女人有時候做些事情不合適,既不能出去給人當伙計也沒力氣砍柴挑水,她盼著家里唯一的男人能夠醒來。

    沒有收入,柔娘為了治陳宗澤的病只有拿家里的東西出去換錢,可有多少東西能換呢?還沒一個月為了抓藥家里的東西就空了。

    所幸這個時侯的鄰居并不是那么冷漠,他們嘆息一個家庭的不幸,能幫也就幫襯著點,送點柴火、幫挑幾擔水,偶爾送點蔬菜、山貨什么的。

    光靠別人接濟根本不是辦法,人家幫一次是熱心,幫兩次是好心,總不能次次讓人幫吧?柔娘開始嘗試做一些重活。同時因為被人幫助就需要待人熱情一些,她本就生得十分清秀,憔悴之下十分柔弱,端的是一個楚楚動人的美嬌娘。她為了謝人所表現出來的青澀足以讓人胡思亂想。

    柔娘不會意識到熱情待人的壞處,次次真誠感謝來幫忙的人,一些不好的流言蜚語也隨即被傳開了,這樣在家中婆娘的管束或警告下來幫忙的人越來越少,受于風言不但鄰居的男人們不來了,婦女也漸漸冷漠對待,最后只剩下隔壁的寡婦黃大嬸還會周濟。

    艱難的生活并沒有擊垮柔娘,她學會了砍柴,學會了木桶只裝一小半的水來挑,可是有一樣東西是想會也做不出來的,那就是錢……

    為了給陳宗澤吊命,柔娘不得不去找人借錢,這時早就暗中起心思的三爺出來當了幾次好人。

    柔娘借錢的數量并不大,開始周轉一下還能還上,可是耐不住用藥量大,積少成多想還也沒錢還了。

    三爺開始的時候還是和顏歡色,這是因為想讓柔娘給他當八房妾室,暗想:“那個該死不死的家伙估計快要完蛋了,那家伙一死柔娘沒了依靠,自己又對她有恩,想填房妾室還難么?”

    本來陳宗澤也是該完蛋了,但穿越人士來了,雖然沒有醒來也沒有斷氣的征兆,日子就這樣一天天拖下來。

    垂憐柔娘美色的三爺根本等不及,他想“好吧!三爺我就不等了”,開始催債,試圖從精神上擊垮柔娘。

    事實上三爺的目的快達到了,這一逼債柔娘精神差點崩潰,她是擔心陳宗澤而不是自己,她是陳宗澤的依靠,同時陳宗澤也是她繼續生活下去的源泉,從她的堅持能清楚地看清這一點。古代女子的想法實在無法猜度。

    雖然風言過去了,鄰居也慢慢恢復走動,但是被這么一逼柔娘開始覺得生活沒有未來。

    沒有未來的生活該怎么活?柔娘不知道,她好想好好的睡一覺,永遠都不要醒來才好,那樣一切就都過去了。

    陳宗澤的身體已經有了感覺,當他在一片沉默中胡思亂想,想柔娘到底怎么了的時候,他感覺身上的被子被掀開,然后柔軟的身軀靠過來躺在旁邊,被子重新蓋上。

    這還是陳宗澤有思想之后柔娘第一次躺在他身邊,他感到訝異,沒等想出一個所以然來,耳朵里傳來了柔娘的聲音……

    “宗澤哥,你好好睡,柔娘也好想睡,陪著你永遠都不要醒來了。”

    聽到溫柔的聲線講出這么一句話,他心悸,涼颼颼地感到一陣心悸!

    床被內因為多了一個人變得很暖和,但察覺不對味的陳宗澤感覺自己卻是一身冰涼,那是內心的感覺而不是身軀的溫度。他覺得自己本來就是該死的人,可千萬不要死前拉這么一位好姑娘墊背,那下了地獄可是要下油鍋的!

    “再等等啊!依照身體的感覺這幾天就會醒過來了,柔娘你可千萬不要輕生啊!”

    吶喊,心里不斷地吶喊,他急得精神紛亂,感覺隨時都可能被意識中的那片黑暗吞沒,與黑暗搏斗著,腦袋里想著“柔娘要輕生了!”,心里越是著急精神越亂,剎那時他就要被拉扯進永無止盡的黑暗里……

    “她是割腕?還是服藥?我日啊,想什么東西!趕快醒來!”

    黑暗被扯開了一點點縫隙……

    柔娘想放開了,她這半年來的心情從沒有像現在這么輕松過。她臉上有了笑容,那從眼眶流出來的淚水往臉頰兩邊滑落,但她還是在笑。

    她在被窩里的手摸索著握住陳宗澤的手,夢幻一般地說:“來生我們還是和娘親一起過,宗澤哥說好么?”

    那邊陳宗澤根本沒聽見什么了,他感覺自己的心臟跳動速度在加快,‘噗通噗通’好像快從口腔蹦出來了。氣管也好像被什么東西拴住,竟是無法吸氣和呼氣!

    柔娘臉上依然有笑容,她一手握住陳宗澤的手,一手牽著陳宗澤脖子上的一條鑲玉長命鎖:“娘親給你的祖傳長命鎖柔娘沒有賣,不然見到娘親可要被罰不能吃飯了。”聲音很柔,可不知道這么扯著那邊的陳宗澤就算不被慢慢餓死也快要被勒死了……

    黑暗中的穿越人士像是溺水的貓,虛空中不斷大吼大喊,兩腿亂蹬,雙手亂抓,直到他認為堅持不了的時候,想在黑暗里吼一嗓子:“老子死不要緊,可千萬不要拉無辜的姑娘墊背啊!!!”

    柔娘臉上的笑容突然一呆,她懷疑自己感覺錯了,抓住陳宗澤的手竟然好像動了一下,她心想“假的,是柔娘太想宗澤哥醒來了”,這方想罷心卻酸了起來。

    又是一陣時間持續不長的安靜……

    當她確定是自己胡思亂想的時候卻也感覺腳下有什么在動,這讓她松開牽著的那條長命鎖想查查被子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怪怪地想:“不會是老鼠吧?家里可沒什么吃的了。”

    這一松不得了了。黑暗中的穿越人士感覺生機在向自己靠攏,他就算是在意識里也忍不住心里松了一口氣,長長地“啊——”了一聲出去……

    柔娘聽見了,她可以肯定自己聽見了!這不是假的,不是幻覺!霎那時她非常快速地坐起來,雙手不斷搖晃陳宗澤的身體:“宗澤哥,你出聲了,出聲了!!”巨大的精神落差下竟是神情激動,手足無措。

    陳宗澤扯開黑暗,他感覺眼皮至少有萬斤重,不過他眨了兩下眼皮總算是微微睜開了雙眼……

    柔娘呆住了,她不能不呆,千盼萬盼,可等想等的人醒來她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

    陳宗澤看見了柔娘的容貌,他的視野模糊不要緊,因為柔娘無論生作怎樣,在他心中依然是最美!

    “醒了?醒了!終于醒了!”柔娘哭著,喊著,她將陳宗澤使勁拉近抱住:“嗚嗚嗚……醒了,真的醒了!”

    陳宗澤想做出微笑的表情,可惜許久未動連臉皮控制起來都難,他千難萬難地張張嘴,嘶啞無比:“娘……”

    柔娘哭泣著:“娘走了,可娘希望宗澤哥好好活著。好好活著好不好?求你了……求你了……”

    陳宗澤不是想表達這個意思,他依然嘶啞:“娘……子?娘子,可……苦……苦了你了……”還是太虛,說著竟是有暈過去的趨勢。

    柔娘的身軀僵硬了一下,她緩緩拉開距離,精神上緊張再加上驚訝,竟是有些兒不知道該怎么說話,只得“你……,宗澤哥,柔娘不是……柔娘是……”話沒說完,這位剛剛醒來的穿越人士翻個白眼,兩眼一閉,直挺挺地到落下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171304_5_22-m
極品賬房
作者 天凈沙秋思
  頂級策略師,來到了武后開創的大周朝,在一家大戶人家做起了賬房先生。江南三月,柳絮紛飛。本是...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