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簡援朝與韓東來順著井壁上垂下的鐵鏈向井底爬去,簡援朝在先,韓東來在后。井下一片漆黑,雖然已是盛夏但在這里卻感覺不到一絲夏天的酷熱,井底仍不時有陣陣的微風吹來,給原本就有些陰森的氣氛憑添了一份詭異。簡援朝由于已經下去過一次倒還沒什么,可第一次下井的韓東來卻被四周這陰冷的氣氛所震懾了,不由得有些手腳發抖,并不住的喘著粗氣,在這寂靜的環境中聽來格外的刺耳。足足爬了有將近五分鐘,簡援朝的腳才終于踏上了實地,他急忙打開插在腰間的手電,發現自己正站在井底那塊由人工鋪設的巨大青石板上,韓東來也隨之爬了下來,看著這井底的狀況,不盡有些目瞪口呆。

    過了一會兒,韓東來才回過神來,他開始不停的在青石板上踱著步,有時還使勁的在地上跺上幾腳,顯得極度的煩躁與亢奮,:“我看這第四層的入口一定就在這塊青石板下。”也難怪韓東來會這么想,因為這塊青石板有著很明顯的人工打造的痕跡。

    簡援朝不由得也點了點頭,他也覺的這種可能性很高。于是兩人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工具,在青石板的四周使勁的撬了起來。石板很快就被掀開了,但下面并沒有出現兩人期盼已久的入口,而只是一塊普通的泥地。韓東來見狀顯得有些失望,但他并沒有放棄,又拿出小鏟子向下挖去。簡援朝也不甘心就這么放棄,也過來幫忙,兩人合力又向下挖了有將近五米,直把地下挖出了一個大坑,但預想之中的入口卻還是沒有出現,有的只是地底挖不完的泥土。

    “這樣可不行,東來,我看這入口不在這下面,我們還要另想辦法啊。”簡援朝扔下了手中的鐵鏟,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道。

    韓東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雖然他年輕有力,但這井下空氣稀薄,在這里干活要比在地上困難得多,他不禁也被累得夠嗆。但他的精神倒還算好,:“既然不在這下面,那入口肯定就在那個洞里了。”

    韓東來所說的那個洞就是在青石板邊的井壁上那個圓型的大洞。休息了一會兒,還沒等簡援朝同意,韓東來就迫不及待的向那個洞里鉆去,簡援朝也只能跟著他爬了進去,

    這個洞呈圓形,洞高三尺有余,勉強夠一個人爬進去。整個洞顯得非常的深遂,手電的光束根本照不到頭。

    兩人一前一后向里爬了將近有十米左右,只覺得空氣越來越稀薄,簡援朝已經感到有些頭暈目旋、呼吸困難;韓東來也很不好受,但他卻還要逞強向里爬去。就在這時,簡援朝一把拉住了他,死拖硬拽的把他向外拉去,韓東來在里面拼命的掙扎著,要不是洞里空間狹小不易發力,再加上簡援朝又是在韓東來的后面,憑簡援朝那點勁兒還真拉不動韓東來那頭“蠻牛”呢。

    兩人終于出得洞來,不禁都坐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東來,你這是怎么了,不要命了,再往里去你就再也出不來了。我叫你出來,你怎么就是不聽呢。”簡援朝不禁有些責怪道。要知道剛才確實是非常的危險,要是當時韓東來再往里爬上個幾米,很可能就會因為缺氧而導致窒息死亡。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剛才就象是被鬼附身了一樣,只想一個勁兒的往里爬,腦子里就象是有個聲音在不斷的對我說,快爬快向里爬啊。”想到這里,韓東來不禁感到有些后怕。

    “援朝大哥,你看,我,我剛才是不是被鬼附身了啊。”韓東來又恢復以前那種多疑怕鬼的個性。

    “東來,你又來了,這里你也看到了,哪里有什么鬼嗎?你剛才一定是由于缺氧,所以才產生了幻覺。”簡援朝笑道。

    “噢。”韓東來一知半解的點了點頭。

    “東來,這洞里嚴重缺氧,古人又沒有氧氣設備,所以我看這入口應該不會在這洞里。”簡援朝一邊思索,一邊說道。

    “那,那這入口究竟在哪兒呢?”

    “是啊,這入口既不在石板下,又不在那個洞中,那究竟會在哪兒呢?哎,難道到了這最后關頭,卻還是要輸在這古人的智慧之下嗎?”簡援朝不由得深深吸了口氣,苦笑著搖了搖頭。

    突然,一道靈光在他的腦中一閃而過,他騰的一下就從地上蹦了起來,:“對啊,我怎么就沒有想到呢!”他神情呆滯,自言自語的說道。

    “援朝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想到入口在哪兒了?”韓東來問道。

    只見簡援朝突然用力的抓住了韓東來的手臂,不斷的搖晃著,一臉興奮的說道:“東來,你說的對,我已經知道入口在哪兒了?”

    原來,剛才簡援朝在深吸一口氣時突然想到,:“為什么在這里就可以正常的呼吸,而在咫尺之遙的那個洞中就會缺氧呢?還有,原來以為從井底吹來的那陣微風是從石板下或是從洞里吹來的,但現在已經排除了那兩種可能,那風究竟是從哪兒吹來的呢?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這陣微風一定是從第四層的入口中吹來的,因為在這封閉的井中,也只有這未知的第四層中可能有通風口,而這入口現在看來一定是在這井中而并非在那個圓洞中。在這封閉的井中一共也只有三面井壁,如果說入口不在地下,那一定就是在這四周的井壁上了。這也就解釋了為什么在井中能正常呼吸,而在洞中就會缺氧了,因為這通風口與圓洞是平行的,所以空氣很難進到洞中。還有,這樣的設計也能起到更好的保密作用。一般人的思維總是認為,這密室一定是在地下的,那這入口也一定是在下面。所以下到井底后,就會象他們一樣首先在石板下尋找;當發現石板下并沒有入口時,就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圓洞中,而有人如果進入圓洞后很可能就會因為缺氧而死在洞中。這樣的設計正是利用人們固有的思維盲區,來達到更好的保密目的。哎,這樣的保密措施真可謂是有些費疑所思了。”簡援朝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告訴了韓東來。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這入口應該就在四周的井壁上?”韓東來還是有些不感相信。

    “我想是的,我們只要靜靜的感覺風吹來的方向,應該不難找到入口。”簡援朝自信的說道。

    “哈,哈,援朝大哥,我們終于成功了。還是你說的對,誰說天狗食月就一定會有禍事發生,你看我們的運氣還是很不錯的嗎!”由于高興,韓東來也一反常態的開起了簡援朝的玩笑。

    “你啊?這時候還有心情開玩笑,你就不怕………。”簡援朝的心情看來也非常的好,他正想對韓東來笑罵幾句,突然,他臉上的笑容驟然僵硬,一時象被雷擊中了一般呆在了原地。

    “援朝大哥,你這是怎么了?你可別嚇我呀!”韓東來吃驚的看著簡援朝,一時有些不知所措了。

    簡援朝一把抓住了韓東來,他是那么的用勁,連膀粗腰圓的韓東來都感覺手臂一陣的酸疼。

    “東來,我們下來有多少時間了?”

    “可能有個一個小時了吧。”

    “啊!那么長時間了,來不及了,快來不及了。”簡援朝激動的說道。

    原來,韓東來剛才提到了“天狗食月”,使簡援朝一下想起了井壁上那個圓洞的作用。那個洞并不是古人故意設下的陷阱,而是有其獨特的功用的。他的作用就是使這口井能與一旁的鄱陽湖相連,這個圓洞的另一頭一定就在鄱陽湖的水下。每當月食發生,由于天文潮汐(注1)的作用,退潮時水位就會急劇后退,使得井水也急劇下降,而一旦漲潮時,潮水就會迅速回流,井水就會恢復到原來的高度,那時這里就會被井水所淹沒。他們下來時,月食雖然才開始,但現在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月食很快就會結束,也就是說最多還有二十分鐘,井水就會迅速回流淹沒現在這個地方。二十分鐘,來得及嗎?難道只有先回到地面上,等下次月食時再下來?不,簡援朝很快否定了這種想法。下次月食還不知是什么時候,自己實在是沒有時間了。他決定無論如何也要賭上一賭。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韓東來,并說道:“東來,現在這里已經很危險了,井水隨時都有可能回流,你還是先上去吧。”

    “不,大哥,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既然你決定留下來,我就是死也要跟你在一起。”韓東來斬釘截鐵的說道。

    “東來。”簡援朝的語音不禁有些哽咽了,但現在可不是感慨的時候,他必須抓緊剩余的每一分鐘。

    他能成功嗎?這個問題恐怕連他自己都不能回答。他一心想改變自己的命運,可到頭來還是被命運扼住了咽喉。這到底是他個人的悲哀,還是人性的悲哀呢?這個問題恐怕也沒有人能夠回答。

    注1:海水的自然漲落現象就是人們常說的潮汐。由于月亮圍繞地球旋轉,地球面對月亮那一面的海洋受月球引力牽引,會出現海潮。與此同時,地球上遠離月球那一面的海洋也會出現海潮,這是由于月球對地球本身的引力牽引作用大于對其水體的作用,從而使另一面的海水向外“鼓”所致。在滿月和新月時,太陽、月亮和地球處于同一線上,這時形成的海潮會異乎尋常的大,人們稱之為朔望大潮。月球環繞地球的軌道并不是一個規則的圓形,當月球到達離地球最近處(近地點)時,朔望大潮就會比平時更大,這時的大潮被稱為近地點朔望大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853204_9_251-m
文化入侵異世界
作者 姐姐的新娘
  一群巨龍搬著小板凳日夜追看《權利遊戲》。精靈大德魯伊們因為《忠犬八公的故事》而潸然淚下。<...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