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酒吧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晚會蘇小凡打來電話,說想在家多玩幾天,讓我們悠著點兒。

    “不就是上課點名嘛,你放心,我們機靈著呢。”淑子的大嗓門傳進洗手間,我邊刷牙邊大聲說:“參加個婚禮怎么連學校也不回了,不會連自己也嫁了吧?”

    “嘉怡問你是不是嫁作人婦了?”淑子傳話。兩人又講了半天,互相抬杠,直到我洗完澡出來才掛了電話。

    “她什么時候回學校?”我邊擦頭發邊問淑子。

    “我估摸著至少一個星期。”淑子啃著蘋果,手里拿著八卦雜志,忽然興奮說,“最近在我們學校選演員的那個劇組導演是周長安周大導演,我的媽,這回要是誰被選上了真得紅了。”

    我呵呵一笑:“還沒結束呢,你還趕得上,趕明兒你紅了我當你經紀人,再也不去外面受氣。”說這句話時我腦袋里忽然閃過林總高深莫測的嘴臉,冷不丁又打一個寒戰。

    “行,我明天去試試,選不上正角兒,跑個龍套也光榮。”

    “我明天還要上班不能陪你去,你可得努力些,別讓我白做了這經紀人的夢。”

    淑子連連點頭,將桌子拍得咚咚響:“就沖你這句話我豁出去了。”

    第二天我和淑子幾乎同時起床,她去試鏡我去上班。

    等電梯的時候我注意到林總也在,于是故意縮在后面人群里。

    總經理辦公室在最頂層,人群慢慢都出去了,最后就只剩了我和他。

    我假裝才看到他的樣子打招呼:“林總早。”

    他點點頭,半響才面無表情地問一句:“身體好了?”

    我琢磨不透這話到底什么意思,說是疑問吧,他昨天就知道事實真相了,說是嘲諷吧,他又面色無波沒有半點譏笑的樣子。

    “嗯。”我中規中距地點點頭,只覺得這人也實在是高深莫測,難怪年紀輕輕就有這一番成就,我要是把這一套學會,這輩子都受用無窮。不過前提是要身在文明社會,談判桌上肯定所向披靡,若跟街頭小混混也來這一套不明不白,人家一抓狂滅了我滿門也不一定。

    我心里胡思亂想著,電梯門打開了,他很紳士的讓我先行。

    到了辦公室張姐也沒再追問我昨天的事,我暗嘆林總那一句話的威力,倒真是救我于水深火熱。

    一整天我都在整理數據和收發郵件,終于熬到下班,眼見著就可以收工了,張姐忽然遞來一份文件:“小程,把這個拿給林總簽字。”

    “哦。”我接過文件,本來還以為今天不用面對頂頭上司了,看來如意算盤打不成了。

    我敲了兩下門,聽到一個低沉的聲音回答:“進來。”

    我調整了一下呼吸,輕輕推門進去。

    他低著頭翻著一打厚厚的文件,臉色沉靜,很有些威嚴的氣魄。

    我走到他身邊,打開文件:“林總,請簽字。”

    他掃了一眼,在右下角快速地簽了名字,字體剛硬有力。

    我合上文件,悄悄退了出來,心想,這不得了嘛,你不為難我,我工作也輕松,見到你老婆時也不擔心嘴巴哆嗦把你的秘密抖出來。

    回到辦公室將文件整理好我才收拾東西回學校。

    淑子見我回來,老遠跳過來抱住我:“初選通過啦,哈哈,咱今天去慶祝一下。”

    我心里也樂,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我工作進入正軌了,淑子初選也通過了,的確值得慶祝。

    “去哪兒慶祝?”

    “HONEY酒吧。”

    HONEY是有錢人去的地方,我還記得大一時,我和林夕不知天高地厚跑到那里去消費了三小時,弄得一個月不知肉滋味,后來是再也沒那豹子膽了。

    我笑了笑說:“成,等你當了明星就不能拋頭露面了,咱今天去放縱一回。”

    我是壓根兒不能沾酒的那種人,啤酒喝三杯就能醉倒。那次和林夕去HONEY還出了一點小意外。有胖子和林夕搭訕,動手動腳,我當時兩杯酒下肚,走路已經東倒西歪,借著酒勁將手里的蛋糕扣在他腦門上。我就記得那胖子臉一下子黑了,掄起拳頭就要向我揮過來,我還沖他笑了笑,之后就人事不省。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早上,回想起那胖子的滿臉殺氣還有些后怕。林夕說幸好有帥哥出手相救才保住了我那張臉。說起那個帥哥,我是一點兒也想不起他的樣子了,只記得林夕很喜歡他。

    站在酒吧門口,淑子扭頭叮囑我:“這次不準喝酒,我可沒林夕的本事把你從這里扛回宿舍。”

    我點頭:“只喝飲料。”

    酒吧的燈光有些昏暗,但凡女人都是濃妝艷抹,只有我和淑子清湯掛面。

    我們找了個角落坐下,我只敢喝果汁,淑子要了紅酒。

    樂隊正唱著諾拉瓊斯的《Don’tKnowWhy》,女歌手的聲音帶著放縱的沙啞,引人入勝。

    淑子問:“你說咱今天會不會有艷遇?”

    我想了想說:“今天投資那么大血本,不拐個帥哥走也對不住自己啊。”

    淑子咯咯笑起來,湊近我身邊說:“說得太對了,我去活躍一下氣氛。”說完就向樂隊走去。

    淑子的嗓音極好,選了一首SHE的《SuperStar》,那么高的音,換作是我就成了鬼哭狼嚎了。淑子卻能唱的好,引來下面陣陣喝彩。

    以前只知道淑子唱歌好聽,現在看來她的表演才能竟不輸歌聲。臺上的淑子跟換了個人似的,舉手投足間很有些巨星的風范。

    我想起大一時和林夕來這里。就我那五音不全的嗓門在林夕的慫恿下竟也登臺獻唱了一曲。同樣是《SuperStar》,我在臺上唱得撕心裂肺,下面笑倒成一片。我那時喝了點兒酒,渾然忘我地唱到底,完全無視笑到抽搐的觀眾,氣氛不是一般的活躍,酒吧老板差點兒要聘我長期駐唱。

    現在想起來還渾身冒汗,那時候才真正是天不怕地不怕。

    我滿臉敬佩地盯著淑子,情緒也被調動起來,站起來扯著嗓門喊:“淑子,你太棒了,我愛你!”

    淑子沖我笑笑,一曲結束,不少帥哥圍上去請淑子喝酒。

    而我只能自斟自飲了,我拿起果汁喝了一口,心里不免有些蒼涼。咋就沒人關心呵護我呢?

    “喂。”

    聽到聲音我側頭一看,心里“騰”地一下竄起了激動的小火苗。老天聽到我的禱告了,派了帥哥來和我搭訕。

    我盡量優雅的放下酒杯,笑著打招呼:“你好。”

    他在我對面坐下,英俊的臉上有桀驁的氣息,抬頭看我時眼中忽然閃過一絲驚異:“是你。”

    “你認識我?”我心里樂開了花,喜悅持續升溫。

    越來越像電視劇了,我應該長得像他不能忘懷的前女友,于是他開始接觸我,最后愛上我……

    我暈乎暈乎的想著,他忽然側頭看一眼人群中的淑子,問我:“你認識她?”

    我點點頭,開心說:“她是我同學。”

    “她叫什么名字?”他又問。

    “楊淑。”我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腦袋仍然浸在蜜糖里處于半遲鈍狀態。

    “她今年多大?”

    “21。”我回答之后,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有男朋友嗎?”

    此時,我的腦袋漸漸清醒,終于弄清了是怎么回事,射在他臉上的目光帶了一些氣憤和火yao味。

    人心險惡!利用我接近淑子!惡毒!

    “她有男朋友嗎?”他又問了一遍。

    我真的是被刺激到了,直勾勾瞪著他的臉,目露兇光,一拍桌子大聲說:“混蛋,自己去問她!”

    他顯然沒有料到我會這樣,眼中也燃氣了憤怒的火花,大聲說:“你是野人嗎?嗓門那么大!”

    “你是變態嗎?問這些問題!”

    他咬牙切齒的看著我,半響才爆炸式的吼道:“野蠻人,邋遢鬼,陰魂不散。”

    我鼻子都氣歪了,差點兒能噴出煙灰來。

    罵我野蠻人?行,我承認有時候我脾氣的確不拘小節了點兒?

    可是罵我邋遢鬼是什么意思?陰魂不散是什么意思?

    我把桌子瞧得咚咚響,跟打鼓一樣,連樂隊都向我投來敬佩的目光,大聲吼:“你什么意思?我邋遢誰了?陰魂不散?是誰先招惹誰的,你說清楚!”明明是他先來搭訕的,現在還倒打一耙!

    酒吧里一部分人已經被我的大嗓門吸引過來,淑子見我出了狀況,顧不得談情說愛急急忙忙跑過來:“出什么事兒了?怎么吵起來了?”

    我氣得話都說不出來,而那小子居然還四平八穩坐著。

    淑子打量完那個混蛋,忽然發出一聲驚呼:“我們見過,原來是熟人,沒什么好吵的,先坐下。”淑子安撫我。

    熟人?見過?我疑惑地看著淑子,大聲說:“肯定不熟,我沒碰到過這么惡劣的人。”

    “你——”他氣得恨不得揮拳頭。

    我得意洋洋,量他也不敢動粗。

    “你忘了?就那天在大馬路上,你吐口水在人家身上的那個。”淑子提醒我。

    我盯了他半響,恍然大悟:“哦,火雞頭。”

    “什么?火雞……”他氣得雙眼噴火,就差沒上前把我劈死。

    我上下打量他,明明一個街頭小混混,今天還弄得有模有樣裝文明人,別說還真有幾分翩翩佳公子的味道。我估摸著他說我邋遢鬼是記恨著那天我把水噴在他身上,那點兒小事兒記到今天,可見是個小心眼兒。

    我見他氣得臉色發青,心里解恨,挑釁說:“是不是還想要我吐口水?”說完還拿起果汁晃了晃。

    淑子見氣氛越鬧越僵,趕緊打圓場:“嘉怡少說兩句。”又對那小子說,“所謂不打不相識,一起坐下喝杯酒,她就這脾氣,心眼還是好的。”

    我見淑子胳膊肘向外,心里來氣。

    我還不是為她才跟這混蛋吵架,現在我倒里外不是人了。

    我湊到淑子耳邊恨恨說:“你到底幫誰呢?那小子打你壞主意。”

    淑子微微一笑,有些得意,耳語說:“我也正打他主意。”

    我人一下子就癟了,這是什么跟什么啊!這種敗類混蛋,她竟然對上眼了?

    我甩開她的手,氣憤說:“好,我先回去,省得礙眼。”說完,拿起包就往外走。

    那小子還不忘火上澆油,在后面得意洋洋說:“野人,慢走,不送……”

    淑子連忙追出來:“等等我,你生什么氣啊?”

    “你出來干嘛?人家還等著你花前月下呢!”我邊走邊氣呼呼說。

    “那人的確長得不錯啊。”淑子辯解。

    “就那雞冠頭?”我瞪一眼淑子,“整一個混蛋,敗類,沒見過這么小心眼的!”我想起被他罵成野蠻人邋遢鬼,殺氣又開始沸騰。

    “他哪里有雞冠頭?你別老揪著過去不放,上次你先吐他口水,這一次又是你先吼他,他也就合法自衛一下。”

    我怒視她:“你這是鬼迷心竅,我告訴你,狗改不了吃屎,明天他又是一街頭飄蕩的小混混。”

    “得得得,全是你有理。”淑子爭不過我,拽著我胳膊說,“咱去吃麻辣燙,消消氣。”

    兩次來HONEY都出狀況,這酒吧大概和我八字不合。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重生神醫嬌妻:首長,借個吻!
作者 原來
  鐘媽:“暖暖,你姐姐沒你長得漂亮,身材沒你好,腦子沒你靈活,福氣也沒你厚。反正追你的男人多... (馬上閱讀)
1882023_80_806-m
媚公卿
作者 林家成
  她執意要嫁給他,最終自焚而死。

  重生後,在這個講究門第風骨的魏晉時代...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仙有仙歸
作者 圓不破
  藍鈺瑤修煉的目的很簡單,不做和平使者不做英雄人物,只想安安份份的飛升成仙,可是修仙修到家破... (馬上閱讀)
Sys_84_846-m
囧囧仙妻
作者 寧馨兒1919
  輕松種田文,狗血家庭劇   古裝版家有仙妻,看麻辣小仙女調教憨夫成龍,戲耍金枝欲孽!   ... (馬上閱讀)
1350326_80_806-m
無鹽妖嬈
作者 林家成
  一句話簡介:
  一:進化成美人之前,她以智慧求生!
  二:憑三寸不...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