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開發區幾個部門在區政府一樓會議室聯合接待了告狀的村民,各部門負責人按照村民提出的問題逐條逐條地解釋和答復。

    魏廣正在中途,坐上自己的警車直接去了萬牛莊。下了車,他看到開發區環保局局長顧田安、公安處長靳勇立風雪中著急地等著,兩人身上的雪很厚,看樣子是等了很久。

    “等久了吧,剛勸回來。”魏廣正跟兩人握了握手,一起朝村里走。他邊走邊對顧田安道:“老顧,你負責污染源的調查取樣和相關的技術數據,我和靳勇調查污染導致的死嬰案和黑社會的打人案,咱們兵分兩路,每天在公安處碰碰頭,爭取在兩會結束前,把案子結了。”

    “好,特事特辦!”顧田安領著技術人員奔著萬牛莊東山的大水庫去了。

    “魏局,案子我都查得差不多了,正等著你過來匯報呢。”靳勇手里拿著一個厚厚的牛皮紙袋子。

    “你注意配合鎮上和村里安葬死嬰的事,別太較真,就那么一個孩子,盡量滿足為人父母的愿望,”魏廣正接過文件袋子,蹲在一堵老石墻下,翻看了幾頁,“老韓這家伙又躲了,這件誰都不想碰的案子落到了咱們兩個人的頭上,得辦成鐵案,滴水不漏,別讓人挑出毛病來。”

    “知道,孩子的事咱們按照當地習俗,萬秀蓮她們幾個沒什么過份要求,只要給孩子鑒定了,燒了七就行……那幾個打人的混混,我已經把他們控制起來了,你一句話,咱們立馬兒開始行動。”靳勇掏出一盒煙,遞了一根給魏廣正,他一邊打火一邊道:“這口氣憋得太久了,牛萬中那兩個廠子早就該關了。”

    “沒那么簡單,如果光是污水污染,雙龍河還不至于成現在這個樣子。”魏廣正想到的是那三個剛剛從深江市帶回來的毒品販子,其中有一個是萬牛莊的混混五跳。

    五跳招認,他的毒品是從海特集團名下的海特大酒店一個保安手里拿到的。

    海特集團是市委書記杜才一手扶植起來的綜合性企業。近幾年,企業的規模膨脹得非常快,旗下的子公司涉及房地產、藥業、電子、綠色農產品等行業,是東海市第一利稅大戶。新近在雙龍鎮興建的海特大酒店,是五星級的涉外飯店,開發區在那兒劃出一塊地,專門供德國外商建別墅。

    不斷有人舉報,海特大酒店的保安從事毒品交易。市公安局處理過幾期案子,案犯供稱,毒品是從來自緬甸的馬仔手里得到的。

    省公安廳由此認定,東海市是國際販毒集團剛剛建立的毒品中轉站,打擊的重點是運往韓、日兩國的海上毒品運輸線。

    魏廣正卻一直有自己的想法,他憑著自己多年的經驗,以及對海特集團的了解,認為海特集團扮演的可能不僅僅是一個中轉站的角色。

    最近風靡東海市各大娛樂場所的“飄仙一號”和“飄仙二號”,似乎與緬甸等地傳過來的毒品很不一樣。他破獲的十幾起冰毒案,所查獲的冰毒品種,都與緬甸貨有極大的差距。

    “飄仙一號”和“飄仙二號”的純度很高——雖然,目前的證據還不能證明,這兩種最受娛樂場所歡迎的毒品的原產地在東海市,但是,從公安部的毒品走向通報分析表明,緬甸等地的冰毒大都流向了泰國,只有少量流入中國的南部省分,而對于東海市這樣一個北方的地級市來說,大批量地陸上運輸是沒有可能的。

    魏廣正只能是有什么樣的條件就打什么樣的仗,每經手一個案子,就緊緊地抓住那隱隱約約的線索,慢慢地接近那只幕后操縱的黑手。

    雙龍河沿岸的嚴重污染問題有可能打開那個血腥暴力的毒品黑洞。

    靳勇熟門熟路地跟魏廣正一起把所有受害家庭走訪了一遍,兩人回到開發區公安處,提審黃毛。

    黃毛是保外就醫的案犯,是典型的五毒俱全的人渣。

    黃毛見到魏廣正,無賴地伸出手:“魏大局長,給根煙抽……聽說要高升了,兄弟們天天祈禱,希望你升到聯合國……”

    “少說廢話!”靳勇往黃毛的嘴里塞了一根煙,給他點上了。

    “靳處,你的好處咱記著,從咱犯事那天起,你就當警察,你嚴明執法,從不動用私刑刑訊逼供,是我黨的好干部,黨和人民都無比地感謝你。”黃毛呲牙咧嘴地。

    魏廣正卻突然道:“牛前進,咱們這次不談案子,說說你最近新交的朋友,說說他們干的勾不上犯事的事,就算你有自首表現。”

    “真的?”黃毛沒想到魏廣正會這樣審問。

    “當然是真的。”魏廣正指了指監控錄像的鏡頭,“咱們這是在審問,說不得一句謊話。”

    “這個嗎……我吧,最近跟海特那保安隊長大瞎在洗浴城粘乎了幾次,那家伙最近玩了個大學生,絕對正點地處,大瞎說,那妞造錢真他娘的猛,那什么V的包,一買就四五個,凈要洋貨……大瞎有點受不了了,想轉讓給我……”

    “可以說第二個了。”魏廣正制止黃毛的亂扯。

    “第二個嗎,說誰好呢,第二個……”黃毛作妖似的舉起戴著手銬的手,沒上沒下的四處拱了幾拱,涎著個二皮臉,眨巴了幾下眼睛,撇拉著嘴,“魏局你比座山雕還雕,你這是出其不意……”黃毛哼哼唧唧地:“我得自保……我得自保……”

    他叭叭地狠吸了幾口煙,接著又道:“咱的衣食父母牛哥,最近又娶了一房,大嫂氣不過牛哥直接娶在家里,整天跟他吵,要牛哥把那個小騷娘們兒攆出去,這事兒,牛哥讓我給找的房子的,那小騷娘們兒搬出去以后,自己開了個飯店……不知怎么跟大瞎的弟弟搞在一起了,老板叫了十幾個兄弟,勒了大瞎三根羊猴雞的賀歲金條……”

    說完這件事,黃毛再不想出有啥無足輕重的花邊艷事了,一口一口地吸著煙……沉默了一會兒,他忽然象猴子似地蹦了起來,“啊呀呀,魏局,我再透點猛料,你能不能別拘十五天了,咱這次也沒犯什么大事,就是閃了萬秀蓮那婆娘幾個耳光,咱知道,缺德事干多了,會遭報應……咱黃毛以后金盆洗手,多做善事。”

    “良心發現了?”魏廣正知道黃毛反復無常,拿起桌上厚厚的案卷晃了晃,“慣犯,又做假材料保外就醫,你剛才說的雞毛蒜皮,算不上有重大立功表現。”

    “求你了,魏大青天,我……我黃毛從沒求過你,放我一馬……我跟你說實話吧,我老婆這幾天要生了,你……這,看在我那馬上出生的兒子的份上,你就開開恩……”黃毛真的說軟話了,他愁眉苦臉地看著魏廣正。

    魏廣正兩眼盯著他,只說了兩個字:“繼續。”

    黃毛叭嗒叭嗒把煙吸完,一側臉,把煙蒂吐了出去,“造他娘的,為了兒子……我揭個大案子,我……開發區環海路76號三單元二樓西戶有證據,鑰匙……”黃毛指了指靳勇,“在靳處手里,長把的那把,別的我不能多說,你們去了,在電腦桌下面的那個小保險柜,你們打開看看就什么都知道了。”

    靳勇派人把黃毛押了下去。魏廣正對靳勇道:“你覺得黃毛的保險柜里是什么證據?”

    “毒品?”靳勇搖了搖頭,“黃毛這個家伙精于算計,我還是去眼見為實吧。”

    “去吧,看到有貨再回來。”魏廣正道。

    靳勇下樓,帶了幾個刑警,開車去取黃毛所說的那個藏有證據的保險柜。

    魏廣正給顧田安打電話:“老顧,你那邊怎么樣?”顧田安在電話話里道:“這事,真邪門了,承包水庫的養魚戶都不配合,說沒有污染,我那幾個技術員去了幾個村子,都被堵在了村口。”

    魏廣正道:“先回來吧,沒準兒咱們這邊有重大收獲!”

    ……

    靳勇把那個保險柜帶回來了,按照黃毛所說的密碼打開了。

    里面是一卷關于雙龍河污染的調查報告,落款是東海市環保局。顧田安趕過來,看了幾眼,便高興地跳了起來,啪啪地拍著魏廣正的肩膀:“啊呀,太好了,老魏,真是當之無愧的神探。”

    他接著又道:“基本上可以定案了,給我多派幾個警察壯膽兒,進村強行鑒定,估計有三天就可以完成所有測試數據。”

    顧田安把相關的數據資料復制了一份,興沖沖地道:“給人,要身強力壯的,服從命令聽從指揮的。”

    靳勇道:“我去吧。”

    魏廣正道:“你抓緊提審其他幾個案犯,口供一定要完整……我給老顧保駕護航,牛萬中這個人狂妄得狠,別人,他恐怕都沒看在眼里。”

    兩人下樓,找了一輛帶警燈的面包車,驅車趕往萬牛莊。

    到了村口,看到有幾個地痞,竟然扯了三道鐵絲網把路卡住了。地痞看到魏廣正從車上下來,慌不迭地把鐵絲網扯到一邊。

    牛萬中從家里走出來,看到魏廣正,本想躲開,卻又一抻頭,迎著魏廣正和顧田安,老遠地伸出手,“啊呀,魏局你來也不打聲招呼,咱好給你準備準備,晚上那啥別走了啊,我叫我那婆娘給你爆個正宗的海河雙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