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魏廣正道:“你牛總的飯性價比太高,還是免了吧,你忙你的,替我們找個村民帶路,我們去水庫取個樣本。”

    牛萬中心里有鬼,跟在魏廣正身邊,“魏局你這是拿咱當外人,咱萬牛莊想當年那也是在你的領導之下,你是咱萬牛莊的大恩人,上了奶牛廠,又建子水庫養了魚,村民可都記著你的好呢,你要是不在咱萬牛莊吃飯,那可是不把咱萬牛莊的人當鄉親。”

    “我現在可是正在查案,小心犯紀律!”魏廣正掃了牛萬中一眼。

    這時,萬秀蓮的男人王信水牽著兩頭奶牛從胡同口出來,往村口走。

    牛萬中趕緊上前攔住了,“你這是弄什么?”

    王信水沒好氣地道:“我去給牛看病,怎么了,給牛看病你也管?”

    牛萬中道:“不是,不是,你看咱們村里有獸醫,也不貴,跑外村去干什么?這個什么,我就定了,以后,咱們村里的牲畜治病的一切費用,都由村里統一報銷。”

    “勞駕不起,享受不了那待遇。”王信水哼了一聲,牽著牛往外走。村里有不少養牛戶都牽著牛出來了。

    萬牛莊原來是五龍縣的養牛專業村,村里有好幾百頭奶牛,最近,奶牛都出現了奇怪的不明癥狀,病懨懨的,有些奶牛干脆不下奶了。村民懷疑水源有問題,要到相鄰的龍潭鎮獸醫站做鑒定。

    牛萬中知道這其中的利害關系,本想叫地痞們把村民們堵回去,可是沒想到魏廣正無巧不巧地來了,他不敢當著魏廣正的面,跟村民動粗,只好生拉硬扯地把魏廣正請到了村里的辦公樓,叫計生委員上了水果,又點煙又倒茶顯得極度地熱情。

    穩住了魏廣正,他跑到衛生間給關豐登打電話。關豐登在會上,手機關機。

    “媽的,一不做二不休!”他牙一咬,給雙龍鎮的地痞——八大金剛的老大龍金寶打電話:“你給我在公路上拿穩了,只要看見萬牛莊的人牽著牛的,給我往死里滅,記住了,是滅牛,不是滅人!一頭牛500,干完了,上我這領錢!”

    牛萬中沒想到,王信水走了另一條公路。王信水和其他幾個村民趕著牛在半路上遇著外村關戚跑長途運牲畜的大貨車,只用十幾分鐘的時間就到了龍潭鎮的獸醫站。

    ……

    魏廣正和顧田安只在村委坐了一會兒,便和環保處的技術人員一起去了萬牛莊西山下的三座水庫。

    三座水庫的取樣很順利。魏廣正等人又馬不停蹄地跑了四個村子。有了魏廣正和警車的保駕,技術人員員暢通無阻,把雙龍河污染河段的樣本和現場照片都送回了市環保局監測中心。

    忙到晚上七點多,魏廣正和顧田安坐在離萬牛莊最近的大龍山山腰的堤壩上,點上根煙抽著,朝四下里看著。

    萬牛莊處在雙龍河的中游,村東有條小河,從大龍山流下,經西山的幾座水庫,匯入雙龍河。三座水庫,原先都養有淡水魚,供給開發區幾個大酒店,后來,牛萬中的紙業公司和新型塑材廠開張,還勉強維持了一年多,但,隨著污染越來越厲害,水庫里的魚苗全都死光了,承包魚塘的又跑到了上游的水庫。這幾座水庫便成了臭水,甚至連澆田都不敢用。

    “老魏,我覺得不太對勁,你看,牛萬中的兩個污染廠子,處在第二座水庫偏上一點的位置,離半山上的那座水庫至少有一里多地,那座水庫應該沒有問題,可咱們取樣的時候,水質基本上沒有差別,這就不對勁了。”顧田安從隨身的包里掏出一袋面包遞給魏廣正,“吃點墊墊,你得陪著咱把東西沙旺村的水樣取下來,那兩個村子,是兩個惡霸當道,市環保局的人也沒能進得去。”

    “行,我陪你去。”魏廣正站起來,把面包給顧田安裝進了包里,“這里面牽扯的可能是咱們想也想不到的黑幕,你可要做好準備……現在還不好說,還需要進一步搜集證據,你老顧要悠著點,別這么饑一頓飽一頓的,走,咱們去見識見識村霸。”

    兩人順著下山的小路,剛走到山下的公路上,就見兩輛警車嗚哇嗚哇地馳了過來。

    車還未停穩,車門便急豁豁地開了,一個胖子跟頭把式地下來,跑到魏廣正跟前,氣未喘勻,便道:“魏區長,我們工作不到家,你看,我聽說幾個村子的村委主任對顧處長的人動粗,我這剛跟高書記匯報完,就馬不停蹄地趕過來了。”

    胖子姓黃名克南,是雙龍鎮的黨委書記。他通過牛薇,給關豐登送了重禮才謀得了雙龍鎮這樣的肥缺,他這人笑面虎,背地里卻不干好事。顧田安以前到雙龍鎮查污染,他表面上說得跟花兒一樣,暗里卻指使牛萬中等人百般阻撓。

    有人給他報告雙龍鎮的村民去了兩會現場,他真的慌了手腳,前腳不打后腳地跟高平匯報完,又急三火四地到萬牛莊救火。

    黃克南看到顧田安手里還捏著半塊面包,轉臉朝跟在他身后的人一瞪眼,“誰,誰包的萬牛莊,你們就給顧處長吃這個!”

    一個一臉學生模樣的干部小聲地道:“黃書記,我……我剛來,還沒顧上。”

    “你沒顧上,你媽逼的,你來了兩個月了,你整天泡你娘的報社的那妞能顧得上?”胖子罵完了那包片干部,轉頭,一副笑臉對著顧田安,“顧處長,你看,你來了,都不打聲招呼,你這是打咱雙龍鎮的臉哪……走,走走,今晚上,咱們去新天地大酒店,咱得給領導陪禮道歉哪。”

    魏廣正看著黃克南表演完畢,笑著對顧田安道:“老顧你意下如何?”

    顧田安道:“黃書記的心意咱領了,這個吃飯就不必了,咱干的也不是吃飯的官兒。”

    到下游幾個村子取樣的技術員都回來了,他們好象都知道顧田安的習慣,每人都拿著面包邊走邊吃著。

    “魏區長,你看這,你下個命令,我……我這活兒干得,這得臊死我。”黃克南臉上的肥肉哆嗦著,攤著兩只手,一臉地懇求。

    魏廣正兩次聽到黃克南喊自己“魏區長”,心里便格登了一下子,難道人事有變?本來,按照預先的安排,第一方案是他接替韓有為升任市公安局長,第二方案才是就任開發區區長。雖然都是正處級,但位置不一樣。魏廣正并不貪求具體的位置,他只是想順利地任公安局長以后,抓住跨省毒品案這個大線索,一究到底,真正把幕后的大人物揪出來——現在看來,這變幻莫測的人事安排,那背后的黑手,給眼下的保水保命案又拉上了一道暗幕……如果真的是這樣,只能把雙龍鎮“保水保命”案穩一穩。

    放長線才能釣大魚。

    “老顧,上頭的領導可是多次強調了,要充分尊重下級的意見,你看看表……這都下班一個多小時了,你的人馬也得吃飯不是嗎,咱們聽黃書記的,好好休整一下,人是鐵飯是鋼,黃書記這面子咱得給。”

    魏廣正朝黃克南揮了揮手,“帶路去。”

    黃克南腆著一身的肥肉,把環保處的技術員都請到了車上,自己這才上了那帶著警燈的豪華巡洋艦越野車,催著司機拉響了警笛。

    魏廣正把顧田安叫到車上,跟在巡洋艦后面,到了開發區新天地大酒店。

    ……

    一直得不到王信水等人的消息,牛萬中急得團團亂轉,一遍遍地給龍金寶打電話。龍金寶在鎮公路的路口等了兩個多小時,人和牛都沒截著,也毛了,帶著他的七大金剛,開著治安協防的面包車,來跟牛萬中討要活動費。牛萬中氣得亂罵:“靠,你們他媽啃牛屎去吧,牛呢,人呢,你們八個大活人,十六顆眼珠子,把牛盯到哪兒去了,那牛長了翅膀飛到天上了!給我找,要是找不著,你們就別他們當什么金剛了,當尿缸算了!”

    萬牛中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拿起來一聽,關豐登在電話里吼:“你在哪兒,你的人呢,快!去給我抓,把那個王信水給我弄起來!”

    “姐夫,去哪兒抓,王信水這個逼貨去哪兒了?”牛萬中一頭霧水。

    “我操,王信水那幫子人在區政府門前弄了十幾頭牛,正鬧事呢,趕緊給我弄回去!”關豐登又吼。

    “不行啊,姐夫,魏……魏局長在村里,不好辦哪……這……這……”

    “先弄到別的地方,關起來,晚上再說,那個什么,別在辦公樓那邊給我整事,別大庭廣眾給我窮橫……”

    牛萬中別無他法,叫著龍金寶一伙人,開車去區政府。他們的車開到區政府派出所門口悄悄停下,正想進派出所找個人問問,卻看到派出所的警察正在現場維持秩序。

    公安處刑警隊長鄭振指揮著臨時調集的派出所的警察把牛轟趕到了一邊,勉強維持著開區車輛和人員的進出。開發區幾個在家的領導都事不關己,只管叫秘書辦聯系區委書記高平和區長關豐登,他們則坐在辦公室里悠閑地喝著茶。

    等到關豐登打電話點明叫分管的副區長和兩名副書記聯合接談,幾位領導才施施然地下了樓,走到附樓的來訪接談室,叫雙龍鎮的政工書記等人匯報完了,才跟王信水等人接談。談也是浮皮潦草,無非是強調一下兩會期間要以大局為重,有問題要等到兩會結束,主要領導回來再解決。

    有一個副書記倒是很耐心,一直收王信水念著一封又一封的上訪信。

    這一聽,就聽到了晚上八點。一直關注事態發展的關豐登突然直接給刑警隊長鄭振下令抓人。

    龍金寶一伙人接到指令,一人手握一根橡膠棒,從暗地里沖出來,見人就打!村民的牛被嚇驚了,到處亂竄。牛萬中帶著人,用砍刀,瘋了一樣地追著牛亂砍。

    一直站在風雪中等消息的村民蒙了,他們沒想到,就在警察的眼皮底下,牛萬中就敢行兇。一個村民臉上被龍金寶抽了兩棒子,又被人一腳跺到了地上,那血在雪地上流著,特別刺目。

    不過幾分鐘的時間,十幾頭牛被牛萬中等人放倒了,辦公樓前到處是淋淋灑灑的血跡。

    從接談室出來的王信水,一看不好,身子一蹲,悄悄地順著樓前的冬青樹往外跑,慌不擇路之下,掉到了月亮湖里。

    幸好,有一個月亮湖公園的管理員收船的時候救了他。

    王信水躲在暗處,看著自己的兩頭奶牛生生地被牛萬中砍死了,又想起自己剛出生沒幾天就死了的孩子,心里的怒火再也止不住了。

    跑到路邊,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沒頭沒腦地對出租車司機道:“上北京,告狀,我要不告倒這幫貪官惡霸,我誓不為人!”

    好心的司機看著渾身濕透的王信水,勸道:“老哥,這年頭告狀難,這么冷的天,先回家換身衣服,把證據帶足了,你得用腦瓜子,貪官不好斗!”

    王信水聽到司機的話,腦子清醒了些,叫司機順著小路,把自己拉回了村子,他讓司機在外面等著。一進家門,王信水就看見萬秀蓮抱著死去的孩子坐在院子里發呆。

    “快,把我那包東西拿出來,再拿套衣服,我去北京告這些狗娘養的!”王信水沖著萬秀蓮吼了一句。

    萬秀蓮楞了一楞,把孩子交給王信水,去屋里找出了王信水早就準備好了的一大包告狀材料,還有一包吃的,又拿出了一套棉衣。

    王信水就這么抱著孩子,拿著棉衣和萬秀蓮給他的東西,又上了出租車。

    村里的治安委員牛進義看到王信水的反常舉動,趕緊給牛萬中打電話。他頗有心計地騎著摩托車悄悄地跟在出租車后面到了火車站。

    牛萬中剛剛招呼派出所的警察在新天地大酒店坐下,一接到牛進義的電話,嘴里便不住地罵:“我操你媽王信水,你他媽是活夠了!你敢到北京,我他媽廢了你!”

    “牛哥,這事交給咱,你在這等著,還跑了他了,”警察牛猛一拍桌子:“走,哥幾個,逮回王信水這條漏網之魚再喝酒也不遲!”話一說完,牛猛領著幾個警察去了火車站。

    在牛進義的指點下,張猛很輕易地把王信水堵住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荒城咒怨
作者 秋無碩
  一起接一起的非正常死亡後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是古代的怨靈,還是寄生蟲的感染?屢屢出現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