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死跑龍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橫店影視城,一片繁忙,一群群的古裝人物進進出出,因為部大型的電視劇正在搶錄。

    除了跑龍套的這裡最多的就是蹲坑的記者,因為指不定哪個劇組人員不經意間爆出巨大的新聞,這時新嫩記者吳欣欣發現了一個和其他群眾演員不同的人。

    別的演員拿個刀槍什麼的穿的也是皮甲裝束看這位身高足有一米九,拿一金凜凜亮閃閃的長兵器,兵器的頭是一個展翅的鳳凰,看著透出一股貴氣,寒光閃閃的鳳凰翅帶著肅殺,一身金鎖甲前後護心鏡亮得都能照進眉毛去,纖毫畢現啊。

    吳欣欣急忙跑過去:“這位高個子的將軍能佔用您幾分鐘時間麼?請問你這身道具在片中是僅有的麼?”

    程鴻一直很鬱悶,這種鬱悶大概在他第一次和老師辯論程鴻的鴻是鴻雁的鴻還是鴻毛的鴻開始一直到今天,他自認為自己是個較真的鬥士,可惜大家一直拿他當成一個教材~反面的。

    小時候是不聽話的反面教材,和老師頂嘴,為了證明明朝初期的鄭和寶船不比蓋倫船戰鬥力強大,查了大量的資料當一學期以後雖然他成功的以一場辯論把歷史老師氣的心臟病復發進了醫院但是期末考試歷史卻以二十七分的考試成績墊底而告終……。

    最後在一眾教師歡天喜地中程鴻成了唯一一名勸退的學生。從此程鴻踏入了社會的大染缸,並且在鬥士的路上越走越遠……。

    當看了王保牆的故事以後,他覺得他的出路來了,照照鏡子,這個頭這模樣不出頭沒天理啊!於是程鬥士義無反顧的踏上了開往金華的列車……

    這是程鴻來橫店的第五年了,在這五年裡他發現如果想出彩他個頭和相貌都不行,不是不帥是太帥了,往旁邊一站小兵比將軍都上鏡,往門口一戳保鏢比主角都帶派結果他在這五年裡天天演的就是死屍、死屍、以及死屍。沒錯他就是死屍專業戶,抹點番茄醬往地下一躺別動放慢呼吸就好。

    幸虧他還學了兩手真功夫沒事的時候還可以當個武術替身什麼的,但是由於程鴻選擇的是長兵器往往這種身沒法替因為馬上交鋒的長兵器往往是倆人較量時候齜牙咧嘴顯示誰更醜的時候(嫉妒紅果果的嫉妒,那叫英武霸氣!程鴻:“嫉妒無效!一邊去!”)

    而且以他的鬥士屬性上去以後三下兩下就把人主角將領拍下馬的經歷於是除了騎馬逃跑用程鴻演替身以外一般的都與他絕緣了。所以人家都叫他跑的最帥的~死屍!囧!!這不是昨天在與道具師爭論宇文成都使的鳳翅鎦金鏜到底多重展開激烈的辯論,最後程鴻在吐沫四濺指點江山中戳中道具師的鼻子引發流血事件而告終,第二天在道具師看死爹的眼神中他光榮的當了宇文成都~的替身。

    並且鎧甲和鳳翅鎦金鏜都是真材實料的特種鋼,鎧甲重五十三斤鏜重四十五斤,程鴻:泥馬,幸虧小爺練過這點分量放宅男身上興許壓趴可是在我身上耍半天也就是稍累而已。

    程鴻正鬱悶的走在去外景的路上,一邊走一邊想:不知道這次攝像聯合道具師耍我是要NG十次還是八次,畢竟他們也不敢太過火否則導演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片場咆哮王。這道具師是有兩下子,為了整我弄了個真傢伙來,看這鏜杆韌而不彎顫而不亂,好東西!

    又拍了拍鎧甲越看越喜歡,這要是在古代就憑我這力氣我這身裝備至少封個牙將啊……正當程鴻脫線思維爆發的時候一清脆的聲音把他靈魂扯了回來:“這位高個子的將軍能佔用您幾分鐘時間麼?請問你這身道具在片中是僅有的麼?”“嗯?”一看一錄音筆遞到嘴邊了,叫我將軍?你很有眼光,衝你這眼力我好好回答你:“當然,你看這鎧甲和兵器,知道這是什麼兵器麼,這叫鳳翅鎦金鏜,重四十五斤,相傳是隋末天保大將軍宇文成都使用的兵器!”

    吳欣欣聽了兩眼冒光:“哇!這麼說您是宇文將軍了!那麼你是怎麼出演這麼重要的角色呢?對這個角色你的理解是什麼呢?”程鴻挺了挺胸,又正了正頭盔說:“這和我的汗水是分不開的,在過去的五年裡我無時無刻都在充電,每天早上堅持練習兩個小時的武藝然後揣摩各種倒地的方法和角度以及面部表情(吳欣欣:倒地?聽著怎麼有點不對頭啊!)

    然後為了薰陶自己的文人氣息還要堅持看詩詞歌賦和寫毛筆字!”吳欣欣:“那當演員這麼苦啊,那你這次出演主角方便透漏一下片酬麼?”

    談片酬程鴻多少有點害羞瞭如果片酬可以我也不用給人扛冰箱去了……但是還的說啊:“片酬嘛……這個嘛……這個這個嘛……我想……今天除了盒飯以外的片酬我想用來換這身鎧甲和兵器………哎呦,你戳我幹嘛?”

    這記者是不是有病啊,拿筆戳我下巴幹嘛,我看這她那噴火的眼睛還有扭曲的臉在牙縫中迸出的幾個字:“你個盒飯黨!”我看這她氣呼呼走的背影揉著下巴:“你個野蠻女,採訪界的菜鳥,不是盒飯黨誰能坐大巴去外景啊,一看就是剛畢業,還說我…………”

    有殺氣!抬頭一看女記者回頭正用噴火的眼光看這我“好男不跟女鬥,我走!”“啊~!”後面的女高音的玻璃發顫。吳欣欣快瘋了,第一次採訪不但採訪到了個傳說中的死跑龍套而且是個碎念念的死跑龍套,看這攝像師傅哪玩味的眼神吳欣欣有種鑽地縫的感覺,太沒面子了,而且死跑龍套的還說我是菜鳥………瘋了………

    “程鴻!坐這裡!”剛一上車馬術師傅張鵬立刻招呼道,“呦!張哥今天你也去?又指導馬術唄!我說這幫明星也真難伺候,不會騎馬偏偏還要跑兩圈兒,直接上替身得了,一群大海龜老和我們這堆皮皮蝦搶飯吃!”

    張鵬笑呵呵的說到:“我說你啊就這張嘴,聽說前幾天把道具師給打了?沒給你小鞋穿?”程鴻把鳳翅鎦金鏜一遞:“拿!就這!真傢伙四十五斤!”又拍了拍胸口:還這個鎧甲,比歷史最重的北宋步人甲都重,總重五十三斤,連手套都鑲鐵葉腳面都護著!”

    張鵬拍了拍:“嗬!還真是,你這要在古代戰場上就是一人間凶器啊,可惜現在就是個傻人,你說你惹他幹嘛,就為一個宇文成都的兵器?”程鴻一聽又來勁兒了,嚷嚷道:“才不是呢!宇文成都根本歷史上就沒有這個人,都是書上虛構的人物,另外即使不虛構也不可能有拿的起三百多斤重兵器的人,說唐的作者明顯就是個力量至上的主,動不動就以幾百幾千斤渲染武力,其實哪有那麼樣的人,要是一下兩下的揮動還好,戰場上揮動幾百幾千下不殺人都能累死他,唐最早期陌刀記載也就五十五斤,唐秤還小換算成現代公斤也就十一公斤了不得了,我這鎦金鏜要換算到唐朝重量也百十多斤呢………!”“得!得!得!我說不過你,今天還有事求你一下,這不是嗎!主演大牌非要騎那匹阿克哈-塔克馬,這馬多烈啊我怕出事,你正好在幫照看著點。”

    我愣了一下問:“馬頭?那個上鞍咬人一蹦三尺的那個?”張鵬說:“是啊!不知道怎麼想的,都說明星壓力大,再大有我們大麼除了壓力還得被外債壓著,哎!”接下來是一陣死寂般的沉默。

    停車了,大家急匆匆的往外趕,看這一群從大巴里下來的古代士兵怎麼看怎麼覺得帶著悲哀的搞笑,哎!這不正是群演的寫照,今朝初唐明天民國一夢千年,醉在哪朝誰知道?

    這時候後面張鵬推了程鴻一下:“力士幫我提一下,我去趟廁所,順便拿道具,這麥和稻放馬圈那就行!”程鴻………,搖了搖頭,哎!走吧!抗著鏜後邊掛著半袋子馬料這造型怎麼看怎麼像打劫的山大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大唐第一逆子
作者 存不易
啟稟陛下,六皇子大鬧公主婚禮,並把太子殿下和駙馬打成重傷!還拒不認錯! 李世民:“逆子,你再不...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