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往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破空茫然的眼神中,老者緩緩收回了右手,摸了摸他的頭,嘆息道:“孩子,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忘了吧,今天是你成年之日,過了今天,你就真正的長大了。”破空困惑地眨了眨眼,心中滿是疑惑。

    老者頓了頓,接著道:“孩子,你我的緣分已盡,在分手之前,我給你講個故事吧,好好聽著,這或許是你我最后的交談了。”老者輕撫著破空的臉,獨自呢喃著。

    “我的真名叫朱正允,乃是當朝皇叔。二十多年前,我為先皇南征北戰,功勞多不勝數,被先帝封為威武王爺。被封為王爺以后,我終日閑著,無仗可打,悶了幾年后,悄然離去。從此,武林中多了一個無蹤影朱允的廝混俠客。因我經常偷盜各大幫派的奇珍異物,靈丹妙藥,盜成后又因為我身法極佳,讓人望塵莫及,所以就有了無蹤影的外號。浪跡江湖中,我嫉惡如仇,遇上不平事總要管上一管,也因此留下了許多血債與仇人。”

    “再后來,我遇上了這輩子最重要的人——莫然。當時她年僅二十歲,而我已年至中旬,她因我的慷慨豁達、打抱不平而癡迷,終日纏于左右,卻不曾表露出對我的愛慕。我當時也察覺出她對我頗有好感,但因年齡差異太大,在感情上我總是盡量回避。要知道,我從小習武,長大后就征戰四方,根本無心成家,先皇屢次勸說都無功而返,我也一直不曾對女孩傾心,直到遇上了她。

    破空的心慢慢平靜下來,靜靜聽著他回憶往事。“在一次與仇人廝殺中,我和她被二十多個黑衣人團團圍住。力拼中,她為我挨了一刀,血流如注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竟是那么的心痛,同時也真正確定了自己對她的愛意。我勃然大怒,拼命將其他黑衣人一一擊殺,事后,我身上多了五道傷疤,不過這些都是皮外傷,而莫然,她為我擋的那一劍卻深入肉中,依稀見骨,鮮血浸紅了她的衣衫,也沾滿了我的雙手。”

    聽到這,破空暗暗為師父捏了把汗,著急起來。

    頓了頓,朱正允又道:“大驚之下,我慌忙為她治傷,萬幸終于保住了她的性命。在客棧,我終日陪伴在她左右,感情一日千里。往后,我倆戲說天涯,只覺天荒地老,有彼此相伴,又有何妨。在私定終身后,一天晚上,她將身子交給了我。事已至此,我和她不得不來到了她的家中——劍莊。結果,還未走進門,就被一人攔住。”回憶中,老者臉上的柔情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仇恨,雙拳攥得嘎嘎作響。

    破空心想,看來不是仇敵,便是情敵了。

    果不其然,朱正允輕嘆道:“就是那個人,毀了我也害了莫然,他一見我,便要我離開莫然,交出炎石。我聞后自是大為憤怒,便不受控制地和他打了起來。不過五十招,我便被他一掌劈飛,強烈的恥辱下,我不顧性命與他拼斗,顧忌我的不要命,我受傷之際,他的身上也多了一道道傷痕。這時,他也沉不住氣了,大吼著與我拼了起來。到這種時候,雙方已經全是性命相搏,沒有留一點余地。旁邊的莫然愈發緊張,多次想出手制止卻都被那人的手下給攔住了,莫然見我受傷越來越重,趕忙大呼她爹的名字。”

    “一會兒,她爹莫比鋒出來了,沒想到他來后非但沒有制止,還冷聲說,死丫頭,叫你偷完炎石便離開他,你一件都沒辦成還敢把他帶回家來,哼,你難道還真是愛上了他不成。賤人,你真是辜負了劍書公子對你的一番情意。”

    “這話傳至我的耳中,仿佛晴天打了個霹靂,我身心大震,再無一絲爭勝之心,被那姓白的打得節節敗退。那一瞬間我什么都明白了,莫然之所以接近我,原來是為了那塊偷盜而來的炎石,而她也早已有了婚約。剎那間,我只覺天旋地轉,大腦一片空白。迷糊中,一道青光直奔胸口刺來,而我在萬念俱灰之下,渾然忘記了抵抗。只見漫天血霧大盛,我正驚訝為什么沒有感到一絲痛楚,卻發現了擋在胸前的莫然。剎那,我愣了,抱著懷里的玉人痛哭失聲。”

    說到這,朱正允望著同樣淚流滿面的破空,道:“余下的,想必你也猜到了,我也不多說。”擦了擦嘴角的淚水,師傅深深地望了破空一眼,猛地一掌打在他的胸口,喝道:“好徒兒,注意了。”在破空愣神間,朱正允已經用行動來告訴了破空他要做什么。

    一股股精純、平和的內力源源不斷的流入體內,瞬間,破空明白一切。內力不斷流轉,以見得到的速度成倍增加,而此刻破空的心中卻被悲意所充斥,

    將近一炷香的時間,破空卻宛如度過了漫長的一世輪回,終于,朱正允緩緩松開了印在破空胸口的手掌,踉蹌地退了幾步,原本泛著紅光的面孔此時白得有些嚇人,但他的神情是愉悅的。

    朱正允劇烈地咳嗽了幾聲,笑道:“這靈異之果當真是名不虛傳,若非如此,你我師徒二人恐怕早已命喪黃泉了,不過天意使然,我朱正允也培養出來了絕世高手,天意啊,天意啊。”

    一頓狂笑后,老者的臉色顯得有些委頓,走到破空身前,撫mo著他的頭部,柔聲道:“孩子,你我之間的緣分已盡,今日既是你成年之日也是你我離別之時,你的存在,今后我將再無遺憾,你放心,我暫時還死不了,我要利用最后幾年時間好好在中原大地走走,然后去地府陪伴我的莫然。師徒一場,我有一個心愿,希望你能替我完成。”

    破空眼淚簌簌而下,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老者欣慰一笑,“如果有機會,你去看看我的侄子元禎,畢竟他是我在這個世上最后的親人了。好了,再見了。”

    “不要——”破空在心中著急的大呼,視線中的老者卻漸漸模糊,依稀風中還殘留著那一曲絕句。“自古多情傷離別,此恨綿綿無絕期。”萬般無奈之下,破空只好強行凝神聚氣、消化體內洶涌的真氣。

    許久,寂靜的破空崖上驟然傳出一聲清嘯吼聲,破空全身穴道轟然沖開,提起疲倦的腳步,緩緩朝小屋走去。

    破空的功力現在到了一個什么樣的境界,他自己也說不清楚。只是舉手投足間都有一股竄動的氣流,稍一用力,全身真氣便欲澎湃而出。

    回到小舍,破空平躺在床榻之上,思緒飄渺。望著這空蕩的房間,寂寞漫無邊際地席卷而來,漸盛漸濃。人去樓空,難免觸景傷情,萬般惆悵之下,破空收拾了一些細軟,再從朱正允房間挑出一些奇珍異寶,注視忘冰山良久,黯然離去。

    朱正允時常提及江南美景,輕舟晚泊,煙雨佳人。都說江南好,能不憶江南。破空早已神往多年,既要下山,那么這一行,是先要去的。

    一路上經過多次打聽,連番跋涉,破空終是到達了江南境內。

    “人人盡說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畫船聽雨眠。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街邊的歌聲飄揚,想起在忘冰山的寒冷與孤獨,破空一時間不由得癡了。

    四周山青水綠,輕舟漫拂,走到哪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是謂繁華似錦。破空畢竟是一個弱冠少年。外面世界的一切對于他來說都是那么的新奇。走在路上,但聽迎面而來的路人道:“這次的奪劍大會,必是十分精彩,我們也去湊湊熱鬧,瞧瞧這駭人的絕世好劍究竟如何個好法。”

    “絕世好劍!”破空心中一動,這名字聽起來威風凜凜的,比自己的那木劍定然好上N倍,如果不去見識一下倒真是可惜了。

    想到這,破空滿臉堆笑上前搭訕道:“兩位仁兄,適才聽聞你們高談闊論,小弟佩服萬分,這廂有禮了。”說罷作了一拱。千穿萬穿,馬屁不穿,看那兩路人的表情就知道,眼睛都快笑沒了。破空暗自好笑,偷偷地打量他們。

    “原來兄臺也是我輩中人,看得出來。”左面那尖臉書生笑道。

    右邊那書生對破空充滿了好感,贊道,“小兄弟相貌英俊,此行要去往何處?”

    破空答道:“剛才聽聞二位說起奪劍大會,小弟心下好奇,也欲一睹寶劍之風,煩勞相告。”

    “原來是這樣啊,奪劍大會就在劍莊舉行,劍莊位于北方京城一帶,此去向北大約還有十日的路程。”

    破空失望道:“這么遠。”

    兩位書生笑道,“不急不急,此時離奪劍大會還有一月之久,時間充裕得很,怎么走都綽綽有余。”

    破空頓時釋然,拱手笑道:“多謝相告,小弟還有事,這廂失陪了,請。”

    兩位書生道,“不客氣,請自便。”

    破空告別了兩位路人,又逛了半個小時,遠遠看去前方有一家客棧,題名“有朋”。破空心中一喜,心想走了這么久總算可以好好睡上一覺了。剛要進門之際,客棧右邊傳來爭吵之聲,破空微微凝神,聲音便逐漸清晰。

    “姑娘,你拿了東西就該付錢,不付完帳,今天就休想離開。”一中年男聲說道。

    “是呀,我們也并非為難你,你身上若有值錢之物用來抵押,此事就此作罷,姑娘意下如何?”幾個粗狂的聲音附和著。

    破空微感好奇,腳尖輕點,身子已飄然而至。當看到爭吵的眾人之時,不禁愣在了原地,一雙眼睛再也不能從少女的身上移開。

    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清秀脫俗、微帶寒意的小臉,嬌俏可愛的面容、婀娜多姿的嬌軀,一襲輕紗迎風而舞,恍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破空只覺心跳加速,仿佛要跳出來一樣,大腦發熱,便沖上去為少女打不平。

    “錢,不是問題。”破空在心底暗暗為這幾人的魯莽而可惜。人未到聲已先至:“各位有禮了,這位小姐所欠的銀兩,就由在下來付吧。”

    一時間,眾人的目光紛紛朝破空射來,少女則星目微眨,沒有做聲,看了破空一眼,便低下頭去,玩弄著手中的鐲子。

    中年人眼睛一亮,咧嘴笑道:“公子欲憐香惜玉那是再好不過了,只不過,這位姑娘所欠銀兩甚多,公子是真的要還嗎?”

    破空不理會幾人的嘲笑,從包裹中掏出一大錠銀子,扔了過去。

    那人微訝,怪笑道:“想不到公子衣著寒酸,身上卻腰纏萬貫,既然公子如此大方,那我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走。”向周圍大漢示了下意,一會便七七八八地走了。

    小巷內頓時只剩下破空和這位冷漠的少女了,破空細細地打量著她,心中大呼過癮,用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來形容絕不為過。而少女對破空的色狼相好像很不習慣,轉過頭去,道:“謝了。”便欲轉身離去。

    破空失望之余,急忙跟上去,搭好道:“姑娘,你別誤會,我是第一次來到中原,人生地不熟的。希望能與你結伴而行,你看如何?”說罷,又補了一句,“遇到危險我還可以保護你呢。”

    少女神色微變,不自然道,“你一個大男人跟著小姑娘做什么,而且我不用你保護,你先把自己照顧好再說吧。”聲音盡管很冷,卻娓娓動聽。

    破空聽完大暈,心中閃過一個疑問,“難道她把我當成普通人家的輕浮公子了么?”心里不禁啞然失笑,忙辯道:“姑娘此言差矣,在下好歹也算是個武林中人,功夫還是會點的,我想,保護你應該沒有什么問題。”

    少女一愣,好像重新認識破空一般,打量一會,驀然間,俏臉竟微微一紅,更增嬌艷,吱唔道:“你若能跟上我,我便算是允了。”說完,足尖一點,身子已在數米之外,幾次眨眼間,身影便消失在破空的視線中。

    正中下懷,破空忍不住偷笑連連,“哈,別的不行,武功上我可不會輸給任何人的,這不是在關公頭上耍大刀嗎。”陰陰一笑,破空身子微動,瞬息之間追到了她的身后,少女聽音辨位,不禁頗為驚訝。破空得意地笑道:“姑娘,你同意了。”

    少女似乎被激怒了,銀牙一咬,冷哼道:“我不過是小試牛刀,接下來看你能得意多久。”話剛剛說完,她的身影已漸漸模糊。

    “若是在別人看來應該很快吧。但很不幸,這位少女輸定了,因為她碰到的是一個變態的超級高手。”破空壞壞地想道。“看來不給她使出真功夫,她定然不會帶上自己的。”破空心里頓時拿定主意,使出了身法最最之招。

    “浮幽絕塵步——”青影一閃,破空瞬間消失在原地。這可是融合了朱正允的飛雪身法和各派輕功而成的百家步法,而破空又在其中加上了天人合一的飄然之意,在速度上更勝飛雪一籌。

    在破空刻意而為之下,他的身影逐漸模糊,因為速度太快出現了殘影。轉頭觀察破空的少女正好看到了這驚人一幕,不自覺的停下了腳步。正在她犯暈之際,破空的聲音在前方三十米處傳來。

    “喂,你怎么這么慢吶,你認輸了嗎?太好了,我終于能和你在一起了。”破空興奮道。

    聞聲而至的少女像看怪物一般地望著破空,楞楞地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聲音似驚訝,更多的是委屈。破空腦筋一轉,便明白過來。這少女在輕功上下的苦功定然不少,如此輕易便被自己超過,自然是大受打擊。

    破空身子一顫,四周瞬間便布滿了青影,無數的破空團團把她圍住,齊聲道:“姑娘,你若許我同行,這功夫我便教給你,好嗎?”身影陡然合一,破空負手而立,一臉笑意地望著她。

    少女很是心動,沉默了片刻之后小心道,“你是說真的?”

    破空肯定地點了點頭,少女眼睛一亮,喜悅之情溢于情表,忽然又低下頭去,美眸中閃過一絲疑惑,“你肯定是騙人的,爹爹說過,外面的世界充滿了爾虞我詐,不要輕易相信別人的話,尤其是那些外表看起來正直的人。”

    破空汗然,“那你怎么樣才能相信我?”

    少女一愣,“這個嗎,我也不知道。哼,我不管,如果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的話,你就自己證明給我看,否則我寧死也會不從的。”

    破空愕然,“這樣也行?”少女說完,臉忽然紅得像熟透的蘋果,轉過身去,剩下一頭霧水的破空在抓頭撓耳地想辦法。

    破空活了這么十幾年,卻還是第一次見到這么絕美的女孩,說什么也不愿就此放棄,但是少女又警覺得很。破空思索良久良久,仍是毫無頭緒。突然,破空腦袋里好像哪根筋嘣斷一樣,脫口而出道:“姑娘,我什么都聽你的!這樣你總能相信我了吧。”

    少女的眼中又露出了那種不置信的神色,今天破空給了她太多的驚訝,少女楞楞地道:“你、你真的什么都聽我的嗎?”

    破空鄭重地點了點頭。“你這么漂亮,我怎么會騙你呢。”

    “就因為我漂亮嗎?”少女的神情中顯得十分復雜。破空看著她的樣子,心中也有種不自然的感覺。“而且你的聲音也很好聽啊,”破空有些煩亂地補道。

    少女不做聲了。破空望著她瘦弱的嬌軀,胸中一陣沖動,突然做了一個大膽的舉動,走到她身前,猛然間用力地將她摟入懷中,嗅著她發間的清香,大聲道:“我想和你在一起,從見你的那刻起,生生世世永不分離。”

    少女先是掙扎不停,但在聽了破空這話以后,身子竟然在瞬間呆住了,一身不吭地靠在破空懷里,兩行清淚悄然滑落,滴到了破空的肩上。破空只覺肩上一涼,松開懷中的玉人,卻意外地看到了那晶瑩的淚珠兒。那一刻,破空楞了。

    “啪”清脆的一個耳光,破空的臉上多了一個鮮紅的手掌印。這下變故,破空楞了,少女也愣了,她用力的用衣袖檫干眼淚,恨聲道,“你為什么不擋啊。”

    破空傻傻的道:“怎么擋啊。”

    “哼,你少給了我裝傻,你說過什么都聽我的,現在就跟我走。”少女說完徑自向前走去。破空腦中還回味著剛才懷中的美好,此刻哪會又半點違抗,乖乖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少女恰好回頭看見了猛流口水的破空,頓時想起來被他抱住的情形,心中又羞又怒,又給了他一巴掌。

    “好疼,你打我干什么?”破空捂著另一邊臉蛋,委屈道。

    半響,看著他傻傻的樣子,少女心中才平靜下來,沒好氣道:“你叫什么名字?”

    “破空”破空答道。“你呢?”

    “嫣月”少女看上去有點不自然。

    破空嘿嘿一笑,嫣月有些緊張道:“你笑什么?”

    破空答道:“你的名字真好聽,我還是第一次聽到這么好聽的名字。”

    嫣月無語。“你真的是第一次來中原嗎?你好像很有錢啊。”

    破空撓撓頭,“我沒有錢,這些都是我師傅的錢。”

    “你師傅是誰?”

    破空一愣,“師傅就是師傅啊。”

    “哼,你不愿意說就算了,何必裝傻。”嫣月不滿道。

    破空發現自己真是有口難辯,郁悶之下干脆不吭聲。嫣月見他不作聲,奇怪地望了幾眼,也沒有說什么了。二人進入了有朋客棧,此時天色已晚。嫣月沖柜臺算帳的掌柜招呼了一句送飯,便自顧自的上樓去了。破空莫名其妙地接受著眾人的目光,不自然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破空不爽的嘀咕道,趕緊跟上嫣月的步伐。

    破空打開房門,發現嫣月正坐在桌旁的凳子上,小臉上帶著怒容。

    破空發現自己對少女是越來越癡迷了,長這么大破空還從還沒想到過一個人的一舉一動都會這么吸引人。嫣月見破空過來,哼了聲,別過頭去不看他。

    破空吐了吐舌頭,心道:“怎么又生氣了?”拉過旁邊的凳子,破空傻傻地坐在了她的旁邊。嫣月白了他一眼,道,“把門關上。”

    “哦”對于她的話破空好像根本無從拒絕,老老實實地走過去把門關上,重新回到了凳子上。

    良久良久的寂靜。

    嫣月率先沉不住氣,轉過頭來看破空,卻見他用手撐著下巴,一動不動地望著自己。

    想起他荒唐的行為和深不可測的修為。嫣月心中升起一個恐怖的念頭,猛地站起身子道:“誰叫你進來的,趕快出去。”

    破空臉上浮現溫柔之色,期待道:“嫣月,師傅說過,男女如果真心喜歡對方的話,就會結為連理,然后一輩子不分開。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們結為連理好嗎?”說完這話,破空的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加速起來。

    嫣月沒想到破空會突然說這個,頓時俏臉通紅,結巴道:“你…你瞎說什么,誰…誰要和你結為連理了,你做夢。”

    破空渾沒聽出她話里的羞澀,胸口像是被錘子狠狠地砸了一下,臉色瞬間變得慘白,道:“這,這果然是做夢嗎,我早該知道,像你這么漂亮的女孩又怎么會喜歡上我呢。算了,我還是走吧。”破空心灰意冷地道:“是我自作多情,嫣月,雖然我們才第一次見面,但我真的很喜歡你,既然你不愿意與我結為連理,那么從現在開始我不會再煩著你了。再見,你多保重。”破空強忍著眼淚,盡可能的多囑咐一點。

    見他一臉慘然之色,嫣月心中不由一痛,心道:“我傷到他的心了嗎?怎么會這樣?人家又沒說不喜歡他,他是真的毫無心機還是隱藏得太深了?我要不要留住他呢?算了,我怎么會想這些呢,爹爹常常說在外面要注意安全,如果就這樣被騙了,那回家還不被姐姐笑死,不,我才不要。”

    想到這,嫣月強忍著心中的難受,任由破空叮囑道:“雖然你不喜歡我,但我還是會想念你的,嫣月,這有些銀子,你拿去吧。”破空從包袱中掏出幾大錠銀子放在桌子上,然后低著頭朝門外走去。

    等嫣月回過神來的時候破空早已走了,望著空蕩蕩的房間,嫣月鼻子沒由來的一酸,心中突然滋生出一種離別時才有的空虛,第一次體會到空虛,嫣月不禁有種想哭的沖動,呆呆的坐在房間里,久久無語。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