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少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離開了嫣月,破空的心中也不好受,漫無邊際地走了不知多久,當意識漸漸有些清醒的時候,破空發現自己已經走出了小鎮。隨便找了個客棧住下,破空躺在床上,盡量不去想白天嫣月的一顰一笑,但越是這樣,心中越是心癢難耐,盛燥之下,干脆盤膝而坐,收斂心緒,漸漸進入忘我之境。

    自從離開忘冰山以后,破空還沒有修煉過,此時充分調動體內的真氣,頓覺百脈俱爽,丹田之內真氣充盈,每循環一個大周天,功力都增進一點,破空的心在修煉過程中漸漸平靜下來,完全投入了修煉當中。

    翌日,破空伸了個懶腰,只覺渾身百骸無一不爽,功力的精進,淡化了昨日的哀傷。深深吸了一口氣,破空推開門,往樓下走去。客棧的客人還不算少,寬松的大堂已坐滿了一大半,破空找了個座位,對遠處忙活的小二道:“小二,隨便給我來點東西吃。”

    過了一會,破空吃完早飯,走出大門,在大街上漫無邊際地閑逛。片刻之后,破空從攤位上拿著一個紅色的盒子,對一臉尷尬的攤主道:“老板,這是什么東西?感覺上...”破空將它放到鼻子前聞了聞,“香香的。”

    老板望著頭發蓬亂的破空,低聲道:“客官,這可是最新李氏胭脂,貨真價實,用來送給心儀的女孩是再好不過了,你想來一盒嗎?”

    破空奇怪地望了他一眼,道:“心儀的女孩子?”說到這,破空心里不自主的想到了嫣月,破空搖搖頭,有些不甘心地道:“為什么要送給女孩子,我就不能用嗎?”

    中年的攤主愣愣地道:“客官開玩笑的吧,你一個大男人,用胭脂做什么?”

    破空賭氣道:“你是不是嫌我沒錢,看這。”破空從懷中掏出一錠銀子,重重地砸到了攤位上。“夠嗎?”

    攤主望著那閃閃發光的銀子,情不自禁地吞了吞口水,為難道:“這不是錢的問題...”

    破空怒道:“你賣不賣,不賣就算了,哼。”

    那攤主見破空要走,忙道:“既然客官執意要買,那我還有什么好說的。”

    “那就好”破空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拿上盒子就走,身后傳來那老板的呼聲,“客官,還沒找你錢呢。”

    破空將那胭脂盒放入懷中,又逛了半天,漸漸覺得索然無味。望著街上熙攘的人群,突然有種天下之大卻無處容身的感覺。失望之時,破空的心忽然一動,“既然沒什么意思,那干脆現在就去劍莊吧。”心中拿定了注意,破空便問明了方向,朝北方行去。”

    破空一個人走在官道上,看著一輛輛疾馳而過的馬車,心中滿不是滋味,感覺自己這樣走實在是沒勁透了。一陣勁風刮來,將他的長袍吹向一邊,破空往左看去,只見幾匹高頭大馬跑了過去。

    破空心中難忍這種強烈的反差,突然滋生出與馬一比究竟的想法。破空腳下輕點,身子宛如一陣旋風一般朝前方疾馳而去,幾次眨眼的功夫,已經追到了馬車的前面。破空望著身后漸漸變小的馬匹,心中生出一絲快感,腳下發力,速度更快了。

    那馬背上的幾人只覺眼前一花,一團藍色的旋風快速地消失在視線中。“開什么玩笑,什么鬼東西,靠。”

    猛跑了幾個小時,破空的精神反而越見旺盛,體內真氣循環,沒有一點衰竭的跡象。破空慢慢降下速度,在路旁一個小茶館停下。走過去隨便找了地方坐了下來。一會一個老人端著一壺茶和一個小瓷杯放在了他的面前,“客官請用。”

    走了這么久,破空確實也有點渴了,道了聲謝,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一股茶香撲鼻而來,流入口中卻有些苦澀,這種味道破空再熟悉不過了,因為朱正允尤喜歡喝茶。破空的神經有些觸動,情不自禁地道了聲,“好茶。”

    老者的身體突然停住了,回過頭看著破空,笑道:“鄉下粗茶,能得公子賞贊,實是它的榮幸。”

    破空喝完一杯,又滿上,只一會兒,一壺茶就被喝得干干凈凈。旁邊的客人嘲笑了幾句,破空也沒有在意。

    老者呵呵一笑,“公子是渴了么,老婆子,再給這位公子上一壺。”破空又道了聲謝。老者走開了,破空這次沒有再灌茶,而是一口一口的抿,品味著個中苦澀。“師傅,你到底在哪兒,為什么要丟下徒兒?”

    在破空思緒飄然之時,破舊的茶館悄悄地又來了一輛馬車與一個騎紅馬的少女。

    破空又感到孤單了,嫣月的身影在腦海中閃爍,破空苦笑一聲,終究還是忘不了她啊。破空取出了懷中的胭脂,放在鼻子旁邊輕輕聞著。正在發呆中的破空渾沒注意到身后那幽怨的眸子。

    “老頭,上一壺你們這最好的茶,要快啊,否則...”

    “否則有你好果子吃是吧,哈哈哈”兩個嬉笑的聲音入耳,破空朝左邊看去,是兩個少年和一個少女,在他們的身后站著兩個彪壯大漢和一個精瘦的中年人。

    破空的視線停留在那少女身上,瓜子兒臉蛋,穿著紅衫,長的還算清秀。破空吐了口氣,走到那少女面前,在幾人的不解下將胭脂放在她的面前,自嘲道:”姑娘,你我有緣,這盒胭脂就送給你了。”說完破空便轉過身去不再看她,回過頭的一剎那,破空的身子如被電擊,愣在了原地。

    雖然隔著一層面紗,但破空還是清晰的撲捉到了玉人臉上那一絲恚怒。身后紅衣少女一時間沒反應過來,而他身旁的兩個少年卻明白了,這是在向他倆挑釁。

    一拍桌子,二人勃然大怒,沖破空的背影喝道:“慢!”

    破空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呆呆的望著前方。

    少女左面那少年冷哼一聲,“你算什么東西,也配送東西給我們柳妹,瞧你這副窮酸樣,我呸。”右面那少年用手指拈住胭脂,冷聲道:“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覺得這東西還是送給哪家的村姑比較好,柳妹,你說是嗎。”

    少女嫵媚一笑,“兩位哥哥說的極是,人家才不要這種貨色呢。”

    破空的心并沒有因為幾人的譏諷而生氣,只是喃喃念道:“她怎么會在這里呢?”眼前這黑衣打扮的女子不是嫣月又是誰。雖然她戴著面紗,但是破空一眼就就認了出來。

    在破空木然的注視下,嫣月眸中閃過一絲幽怨,瞪了他一眼,緩緩拉開自己的面紗,絕美的小臉上帶著冷漠,看著周圍癡呆的眾人,忽地撲哧一笑,側過身輕聲道:“沒有我的允許不準送東西給別的女孩哦,這一次就算了,下不為例。”徑直走到那少年面前,伸出玉手取過夾在少年指尖的胭脂,來到破空的身邊,端過破空剛才喝過的茶杯,一飲而盡。

    整個過程不是才十幾秒的時間,而破空的心卻宛如過了一年,沒有再見嫣月的這段時間,破空突然覺得好漫長、好漫長。

    嫣月主動握住破空的大手,歉仄一笑,低聲道:“對不起,我不該傷你的心,別怪我了好嗎。況且你這次也氣了我一次,扯平了哦。”

    不知道為什么,在嫣月面前破空的大腦似乎總是慢了半拍,傻傻地道:“沒什么,嫣月,再見到你我真的好高興。你知道嗎,沒有見你的這段時間里我感覺好漫長。”

    嫣月的臉蛋紅了起來,“我也是的。”聲音幾乎小不可聞。

    破空大喜:“那你愿意和我結為連理了?”

    嫣月羞得將頭埋在胸前,嗔道:“你看你又來了,這種問題人家怎么回答你嗎。況且...”

    破空仿佛看到了希望,趕緊追問道:“況且什么?”

    正在二人沉浸在二人世界之時,旁面傳來一身冷哼,“阿武、阿成哥哥,你看他們倆擺明是在戲弄咱們,這口氣我實在是咽不下去,我要你們幫我教訓她。”

    倆少年還沒有從見到嫣月的震撼中清醒過來,頓時有些猶豫。少女見到破空與嫣月纏mian更覺妒忌,不甘心道:“兩位哥哥,人家都氣壞了你們還不幫我?哼,阿三,你去幫我教訓那兩人,尤其是那個不知羞的女子。”

    那叫阿三的大漢有些猶豫的向兩位少年道:“余公子、李公子,你們看這事怎么辦,出來的時候城主特意吩咐我們不要魯莽行事,最近上面對我們有些不滿。”

    從嫣月揭開面紗的那刻起,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其容貌震撼住了,兩個跋扈少年一開始還有些憐香惜玉,但見嫣月的眼中只有破空,胸中也是妒火中燒,那少女的話他們也不好不聽,尋思了一下利弊,左面姓李的少年眼中閃過一絲惡毒,“阿三,你大膽去辦吧,這二人欺侮柳妹,還這么目中無人,也是該教訓教訓,至于那個女的不要太為難了。”

    少女冷聲道:“阿三,不要留情,一起將他們拿下,阿武哥哥,你是不是看人家女子漂亮,憐香惜玉呢?你讓我太失望。”她本也是個美人胚子,平日里眾人都是追星捧月地對她,此刻被嫣月比了下去,年輕氣盛又怎么忍耐得住。

    姓余的少年打圓場道:“不管怎么說,阿三,你先將那二人拿下,然后再看柳妹如何處置,柳妹你消消氣,你阿成哥也不是那個意思。

    幾大漢見如此情景,頓時明白過來,獰笑一聲,成三角形把破空和嫣月圍在了中間,剛想動手之際。

    啪啪啪,三個響亮的耳光。卻是嫣月忍了半天終于忍不住閃電出手,那三大漢充其量不過個三流角色,如何能是嫣月的對手,頓時都捂著臉退開了。情況變化得太快,至于嫣月是如何出手的,在場只有二人看明白了,一個是破空,另一個就是在少年旁邊一直沒有說話的高瘦中年人。

    光是這一下,破空就放下心來了,知道嫣月無論如何也吃不了虧了。嫣月所使的招數一看就是一流武功,只是因為功力不夠才沒有將招數的精華發揮出來,不過對付這幾人還是綽綽有余。

    少女見自己的手下一招便敗下陣來不由更是惱火,“在爹爹管轄的境內竟然還有人敢向本姑娘挑釁,還真是反了天了。”

    嫣月不屑道:“你爹算什么東西,我壓根就從來沒聽過。有本事你就過來啊,光會叫人算什么本事。”少女被激,更是瀕臨瘋狂,怒道:“你兩位哥哥,你們還不動手嗎。”

    兩少年見事情已沒有回轉的余地,再不多說,一左一右朝嫣月攻來。

    茶館的眾人早已一哄而散,唯獨剩下茶館里的老者與老婆低聲對答:“冰哥,驚雷三式!這不是紫風那魔頭斷魂掌中的一式嗎?這少女難不成便是他的女兒,我們要不要出手?”

    “看看再說,現在還不能判斷情況,王孫貴那廝在這一帶猖狂得太久,教訓一下也好,況且我感覺那少年不對勁?”

    剩下的三個大漢重新撲了過來,不過這次的目標卻換成了破空。

    破空怪笑一聲,剛想給他們一點教訓,不過很快便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發現一個問題,自己似乎從未學過拳腳功夫。破空頓時傻了眼,看著大漢的大手抓過來,急忙向旁面閃過。

    三個大漢只覺眼前一花,再回過神來的時候發現破空已經在十米開外。三大漢并不知道這代表著什么,而先前一直冷眼旁觀的中年人則神色大變,身形一閃,護到了少女身前。

    “好快的身法,太快了,冰哥,你說的對,我們沒出手是對的,想不到武林中又出現了這等人物。他究竟是誰?”老婆恐懼道。

    嫣月這邊打得甚是激烈,幾招過去,兩個少年心中叫苦不迭,再也不敢憐香惜玉,兩人幾乎使出了全身解數才勉強支撐著不至于落敗。嫣月久攻不下也動了好勝之心,一招將二人迫退,刷的一聲,一道青光閃電般朝二人射去。

    “玄光劍!”兩老人驚呼出聲,看到這,兩人再無懷疑。老者低聲道:“相傳紫風有三個孩子,一男兩女,現在看來,這女子多半便是那小女兒了,箏妹,我們的平靜生活恐怕要被打破了,女兒在這,紫風肯定離這不遠,況且還有這么一個武功極高的奇怪少年,我們還是先走吧。”

    少女不解的看著身前的中年人,卻意外地發現了他額頭上的冷汗,吃驚道:“王叔叔,你怎么了?”

    中年人低聲道:“小姐,你還是先撤吧,屬下幫你斷后,趕快回到城中,興許城主還有辦法,快。”

    少女不滿道:“急什么,王叔叔,對方不就兩個人嗎,有什么可厲害。”

    中年人呼吸有些緊促,催道:“小姐有所不知,這少年的武功極高,如果他想下殺手,我定然連一招也抵擋不住,二位公子很快也會敗下陣來,再不走就真的來不及了。”

    少女不敢置信的道:“他,他真的有那么厲害么?”

    正在這時,兩聲慘叫響起,兩個少年已被嫣月所傷。嫣月得理不讓人,手中長劍飄忽,兩人只覺手腕一痛,這下再不敢抵擋,忙棄下劍往后逃去。

    少女這下站不住了,慌忙躲到了馬車之上,中年人看了一眼前方的嫣月與破空,低聲道:“撤。”待兩個少年也上了馬車,車夫一握韁繩,馬車飛快的離開了。

    嫣月見對方逃跑,咯咯一笑,也沒有去追。轉過身卻見破空仍在與三個大漢糾纏,嬌笑道:“破空,你怎么還在玩啊,還不把他們解決掉么。”

    破空輕松地在三大漢之間穿插,尷尬道:“我,我不會啊。”

    這回輪到嫣月傻眼了,“開什么玩笑?”

    “是真的,你快來幫我啊。”破空口里說著,腳下卻絲毫不慢,那三大漢漸漸開始覺得不對勁,回過頭想找人幫忙卻發現其余幾人已經坐上馬車走了。三人頓時沒有戰意,也轉身逃跑了。

    嫣月走到了破空的身前,摸了摸他的頭,不解道:“你剛才說不會是什么意思啊,難道你不會武功嗎?你的輕功明明那么厲害。”

    破空很享受被撫mo的感覺,撓頭道:“我也是剛才才注意啊,我沒學過其它的武功。”

    嫣月以為破空在戲弄她,狡黠一笑,突然一掌拍在了他的胸口。

    砰的聲,嫣月頓時倒飛而出,仰頭噴出一大口鮮血,重重地摔倒在地上。頭一暈,昏了過去。

    在嫣月被震飛的那一瞬間破空就大呼不好,急忙跑過去,將她扶了起來,“嫣月,嫣月你沒事吧?”見她沒一點反應,破空腦中一陣天旋地轉,一只手摟住她,一只手按在她的后背之上,內力毫無保留地往體內輸去。

    半天,通過幾次探尋之后,破空這才放下心來,嫣月只是氣血有些震蕩而已。破空松了口氣,暗道還好剛才及時收回功力,要不然后果真不敢想象。其實破空不知,嫣月也錯了,剛才嫣月被傷的并不是護身真氣,具體來說,應該是罡氣才對。

    破空虛空一抓,將桌子上的包袱吸了過來。打開包袱,破空眼睛一亮,拿出一個瓷瓶,從中倒出一顆綠色的藥丸,放進了嫣月的口中。完成了這一步驟,破空才真正地放下心來,心道這下應該萬無一失了吧,有天山雪蓮,按道理不會留下內傷的。翻弄包袱,破空嘿嘿一笑,自言自語道:“如果師傅知道我把他珍貴的藥都拿了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氣個半死呢,呵呵。”

    無意之下,破空看到了那枚散發著深綠色光芒的戒指,心中浮過一個幸福的想法,破空拿過戒指,小心地戴在了嫣月的無名指上。

    看懷中嫣月眉頭舒展開來,破空的心中充滿了溫馨,聞著醉人的體香,破空忍不住湊過頭去在她的俏臉上輕輕一吻,只覺滿口生香,破空深深迷醉其中,將嫣月抱得更緊了。

    許久,只聽嚶嚀一聲,嫣月意識慢慢轉醒,只覺滿嘴芳香,手上傳來陣陣溫暖,滋潤著她體內躁動的真氣。而這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她感覺好溫暖,好無力,躺在破空的懷中,嫣月感動是那么的安全。

    睜開眼,看到的是破空溫柔的臉龐。想到被他抱了這么久,嫣月害羞的閉上眼睛,不敢正視他的雙眼。

    破空低聲道:“嫣月,好喜歡這樣抱著你,師傅說過,如果想一輩子和一個女孩子在一起,就要結為連理才行,你愿意和破空結為連理嗎?”

    嫣月這次沒有再沉默,而是輕輕點了點頭。破空狂喜之下,忍不住就往嫣月臉上吻去,卻吻到了一只玉手。

    嫣月俏臉發燙,“人家雖然答應了,但是還要經過爹爹的同意才行,破空,你是真的、真的想與我在一起嗎?”

    破空鄭重地點點頭,嫣月蹙眉道:“如果我的身份有些特殊,你會不會不要我了?”

    破空肯定道:“好月兒,不管你什么身份我都不會嫌棄你,我破空對天發誓。”

    嫣月美眸中閃過驚喜之色,“只是不知爹爹會不會接受你,破空,我好擔心啊。要不然我們現在就回去找爹爹,對他說清楚。只有這樣,我才能安心和你再一起。還有哦,在爹爹沒有允許之前,你不許侵犯人家哦。否則,否則我就反悔。”

    破空忙不迭地點頭,終于確定了關系讓他心情頓時大好,先前的陰霾一掃而光。

    “對了,破空,你剛才給我吃了什么?我手上這個戒指是怎么回事?”

    破空嘻嘻一笑,“送你個禮物,喜歡嗎?”

    嫣月嫣然一笑,“有禮物自然喜歡,不過你還沒有回答問題呢。我敢肯定剛才的藥絕非普通的丹藥可以比擬,手中的戒指也是價值不菲。”

    破空湊過臉去,壞笑道:“不侵犯,但親一下總行吧,就當作是謝謝哦。”嫣月雖想躲開,無奈卻被破空抱得很緊,無奈之下,只得認輸,在他臉上親了一下。

    破空呵呵傻笑,猛地大喊出聲,“我好快活啊,我好快活啊!”

    懷中的嫣月像是想起了什么,嗔怒道:“對了,昨天晚上你為什么突然就跑開了,害得人家擔心了許久。”

    破空委屈道:“我以為你不喜歡我呢,當時真的好失望,只想盡早將你忘記。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你的身影反而越來越清晰。”

    嫣月心中充滿了憐意,輕聲道:“傻瓜,我真的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答應你,要知道,我們第一次見面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天的時間啊,難道,這便是天意么?”她的聲音似呢喃,又似祈求。“如果真的是天意,那我就只有順應天意了。”

    破空的腦袋里突然蹦出了一個詞,“我想,我們的相遇應該就是一見鐘情吧,我們是天生的一對。”

    “......”

    “什么,你給我吃的是天山雪蓮!怎么可能,你怎么會有這么貴重的東西?”嫣月像看怪物一樣看著破空。

    破空一面忍受著顛簸的痛苦,一面回答道:“我不覺得珍貴啊,在我看來,即便是再貴重的東西,和你比起來都是一文不值,如果不是因為了解你的傷勢,連九轉豆蔻我都會給你服下去。”

    “豆蔻!”嫣月再次驚呼出聲,聲音已經有一些顫抖,“你是說,你身上有九轉豆蔻,傳說中僅有五顆的九轉豆蔻么!天啦,如果不是因為你給我吃了天山雪蓮,我一定會以為你開玩笑。”

    破空笑道:“是不是開玩笑,看看就知道了。”說著,破空從包袱里取出一個異常白皙的玉瓶,光華流轉,一看便價值不菲。但更加珍貴的卻是瓶中那幾粒東西,傳說能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

    嫣月呆呆的接過玉瓶,右手拔開瓶塞,頓時一股異常馥郁的香味散發在空中。按理說,此刻二人是在馬背上,疾馳當中,風刮得很急,什么味道應該很快便會被吹散的,而這丹藥卻偏偏違反了常理。

    嫣月望著手中光芒閃爍的瓶子,沒有再往外倒,而是用木塞將其塞上,扭過頭來望著愜意的破空,冷不丁冒出一句,“奇怪的人,帶著一群奇怪的東西,當真...奇怪。”

    破空哭笑不得,“有這么形容人的嗎?”

    看破空臉色有些發白,嫣月不解道:“小破,你臉色看上去不太好,是顛簸得太厲害嗎?不會呀,小紅跑得挺穩的嘛。”

    破空有些犯困道:“確實挺穩的,月兒,我可以就這樣抱著你休息一會嗎?我好像有些暈。”嫣月撲哧一笑,“你看你,是不是沒有騎過馬啊,你想睡就睡吧。”

    破空嗯了聲,雙手懷住嫣月的柳腰,將頭靠在她的肩頭。聞著淡淡體香,很快進入了夢鄉,不一會,輕微的鼾聲傳出。

    嫣月回頭看了一眼熟睡的破空,心道:“破空,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的,而是...雖然我們才相遇一天,但就像你說的那樣,我也好害怕再次離開你,所以,你一定要原諒我,等到了家,我一定會求爹爹為我們做主。我要永遠的和你在一起,誰叫我們是天生的一對!”

    “嗯,好癢啊,死破空,真是討厭死了。”回過神來的嫣月揪了清醒過來的破空一下。破空抱緊了她的小腹,道:“好月兒,我們現在是到哪了?”

    嫣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人家也不知道啊,我從家里偷偷出來以后,就想到江南這面看看,一路上都是問路才過來的。”

    破空刮了刮她的玉鼻,笑道:“笨蛋。”嫣月調皮地轉過身來,揪住破空的鼻子道:"傻瓜。”

    如此嬉笑打鬧,半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臨近天黑之前,二人終于到達了一個城中,而急于進城的破空與嫣月也沒有注意城門上那幾個碩大的石字,王家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