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龍氏有女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你不是吧。”于樂奇怪的看著臉漲得通紅的莫雷,道,“你也太經不起考驗了,還沒看到什么就臉紅成這樣,真要看見什么了,還不得興奮得腦溢血啊?”

    莫雷心說我要是多看兩眼,這“純情”就該變“色情”了,但嘴里卻支支吾吾什么都說不出來,趙珊珊插嘴為他解圍:“不要把每個人都想得和你一樣皮厚齷齪。”

    于樂不爽的呲牙,回瞪趙珊珊:“什么齷齪?我這是青春愛與哀愁的夢想!”

    話說當初于樂頭一個來寢室,看見寢室門上貼著的宿舍成員名單,為這“趙珊珊”三字當場駭然,以為這學校走在了世界最前沿,玩起了男女同寢,還很是暢想了一番。

    結果見到真人時,卻是一個矮個,少年白,長相憨厚硬朗的男生,令熱血少年于樂“青春的愛與哀愁的夢想”破滅,于樂至今頗為怨念。

    兩人一言不合開始相互施展以眼殺人,莫雷擔憂的看看二人,扒拉一下林秀的床沿:“他們沒事吧。”

    林秀不得不又坐起來答話:“沒事的,過幾天你就習慣了。”

    他還是那么輕的說話,臉一直垂著,似是不敢看人。

    趙珊珊一邊瞪于樂一邊對莫雷道:“這種事在我們兩棟樓之間已經有傳統了,男生看女生,女生也會反過來看男生有沒有在偷看,平均一室一望遠,世界多么和諧。”不愿看與被看的,平時換衣會注意把窗簾拉上。

    話說男女宿舍拿望遠鏡對看這件事,他們和對面的兩棟樓還有一個典故,大概是前幾屆發生的事,一女生用望遠鏡瞧見對面男生偷窺,遂憤而在窗戶上用石灰刷了兩個字,男生拿望遠鏡仔細一瞧,赫然卻是:無恥。

    而過了兩天,對面公用洗手間的窗戶上也出現兩個白白的字,那女生好奇的又拿起望遠鏡,卻見那兩字是:彼此。

    乃是一男生得知前因后靈感突發而作,簡潔對仗,干脆利落。

    當時引為笑談。

    之后那寫字的女生和男生兩人各得到了一個警告處分,但也因為這事,兩個不同系的學生彼此認識,從一開始的互相看不順眼,到逐漸發現對方的優點,終于在畢業前比翼雙fei,又成一樁美談,一屆又一屆的流傳至今。

    將自己的桌子大概收拾一下,被褥水瓶臉盆等生活用具早在前一晚已經有人幫忙領了,莫雷只需稍加整理即可,整理停當,他掏出手機往門外走,又一次給父親打電話:“老莫,在不?”

    電話那頭傳來帶著幾分笑意的聲音:“老莫不在,來者通名。”

    莫雷臉上露出笑容,配合的胡謅道:“吾乃十里連環塢水寨第二把交椅,人稱玉面小飛魚莫雷是也。”

    另一頭故作驚訝,道:“可是水上大豪莫宇那不成器的小子?”

    莫雷翻翻白眼:“閣下過獎,家父算不得什么大豪,不過一河里打魚的小角色……”還未說完,父子倆便都笑出聲來。

    莫雷的父親,莫宇正了正嗓音,開始關心正事:“學校環境怎么樣?”

    “馬馬虎虎吧,比我想象的好,挺干凈的。”莫雷左右看看,確定沒人偷聽,忍不住將宿舍對著女生樓以及宿舍里有人拿望遠鏡偷看的事說了出來。

    “你們這幫小輩,真是一點進步都沒有。”莫宇一邊聽一邊嘖嘖出聲,莫雷幾乎可以想象他無奈搖頭的樣子,“你老爸我上學時就干過類似的事,結果到了你們這一代還是停留在這個水準。”

    莫雷趕緊為自己叫屈:“我可沒看。”至于不小心瞟到的雪白背部,那是意外,意外。他以后再也不會往女生樓那邊亂看了。

    莫宇的聲音更為恨鐵不成鋼:“連看都不敢看,你更沒出息。”

    莫雷沒想到父親的邏輯竟然是這樣的,愣了一下,但他隨即反應敏捷的哼了一聲,道:“等媽媽從非洲回來了,我一定要告訴她你教唆我偷看女孩子,看她怎么教訓你!”

    “臭小子,竟然拿你媽來嚇唬我……告訴你……”氣勢高昂的語調一下子軟了下去,“我們父子倆的話,你媽就不用知道了吧?”

    莫雷得意的笑了笑,想起一事又有些不開心:“老莫,你說媽什么時候回來?我有點想她。”

    “不知道,她那里通訊不方便。”老莫也跟著有點情緒不佳。

    “你說媽怎么這么久不回家,是不是……”不知為何,莫雷總對母親去非洲工作一事覺得有些奇怪,但記憶中這事是母親親口對他說的,而且母親會定時寄信回來,似乎也沒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莫宇嘆了口氣:“別胡思亂想,說說你自己的情況吧,身體有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莫雷下意識搖搖頭,隨即想起電話那邊看不見自己動作,又張口補充說明。

    “要多加小心,其實你應該再休息一年才上學的,那樣一定會好很多。”

    莫雷微微笑道:“我沒那么倒霉,你就盡管放心吧,這里的同學都不認識,他們不會發現我跟從前不一樣的。”

    莫宇無奈道:“哎,隨便你好了,真出了什么事,一定要打電話回家,知道嗎?”

    莫雷笑道:“好啦,老莫,你簡直比媽以前還羅嗦,沒什么事我掛了。”

    “掛吧,小莫。”

    莫雷回寢室時于樂已經與趙珊珊對瞪完畢,看看午飯時間已到,三人結伴殺往食堂。

    莫雷原想叫上林秀,卻見他已經拿出一包蘇打餅干往嘴里送,只有打消此念。

    雖然才開飯,但食堂已是人潮洶涌,莫雷一看各打飯菜窗口前長長的隊伍就有些想打退堂鼓,被于樂一把將袖子拉住:“男子漢大丈夫,怎可因為這么一點小困難就退縮,所謂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制造條件也要上,這才是英雄本色。”

    莫雷郁悶:吃個飯而已,用得著這么壯烈么?

    趙珊珊笑道:“其實現在還算好,等會到了人流高峰期,那才叫人山人海。”

    于樂道:“像你這種沒有軍訓過的家伙是不懂食物的重要性的。”

    兩人一人一句,將莫雷拽倒某個窗口的隊伍尾部,讓他在此占位,將打飯用的飯卡塞入他手中,說了自己喜歡吃的菜,接著二人便去找食堂內沒有人的空桌。

    隨著隊伍慢慢的推移,莫雷一點點靠近窗口,有人在前面插隊,他也不急,只悠閑的等著。

    各種各樣的聲音匯聚成說不明道不白的噪音,飯菜剛出鍋的動人香氣,來來回回走動的學生,嗅覺聽覺與視覺三者奇妙的統合起來,就是在食堂中所能感受到的一切。

    地面甚至有點兒臟,在這不算寧靜不算清幽的食堂里,莫雷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奇妙的溫柔的感覺,好像魔方缺失的一角已經找到,恰恰對齊,在過去的一年中,他好像活在夢里,直到現在才有了一些真實的感覺。

    來上學果然是正確的。

    少年面上不由浮現輕快的笑意,對自己默默地說。

    也許不夠安全,也許不夠保險,但是他覺得舒適,這便已經足夠。

    就在莫雷快要排到打菜窗口前時,隊伍的移動忽然停止了,莫雷的漫無邊際飄飛的思緒也被前方爭吵的聲音給拉回軀殼。

    正在和食堂師傅對峙的,是一個身材和于樂有一拼的女生,臉上長滿象征分泌失調的痘痘,她正在就菜量問題與食堂工作人員理論,但她的嗓門實在有些大,乍一聽像是在與人吵架。

    “你們每份菜就給這么點,居然還賣這么貴!”胖女生理直氣壯,“根本就吃不飽!”

    莫雷偷偷瞥一眼她的托盤,上面放著一碗湯兩只雞腿三份肉菜四個包子八兩飯,米飯上還擱著個玉米棒子。

    托盤里裝這么多菜也有可能是幫別人打的,所以旁觀眾人起先并沒覺得怎么樣。

    “這位同學,你們要是幾個人吃這么多,當然會吃不飽……”食堂師傅正要以德服人,女生毫不客氣地打斷他,“這里全部都是我一個人吃的。”

    她這話一出,周圍當即嘩然,莫雷忍不住為自己“相對微小”的食量羞慚了一把,

    食堂師傅當場被鎮住,乖乖的給她每道菜添了半勺,那女生心滿意足得勝而歸,背部衣服上一個狂草的“龍”字顯得異常張揚。

    一場小小風波就這樣過去,莫雷給自己和于趙二人打了飯菜,前往二人所在桌子時發現二人對面的椅子上放著兩本經濟概論,一桌四個座位正好滿了。

    原來于樂趙珊珊雖然找到一張四個座位都空著的桌子,但二人坐下不久,便有兩女孩過來問這里是否有空座,于樂自然有異性沒人性,當場將莫雷忘至九霄云外,忙不迭達的請二MM盡管隨意不必客氣,就當在自己家。

    而趙珊珊適時地保持了沉默,沒阻止于樂,兩MM拿書占了座位才去打飯。

    于樂和莫雷打商量:“哥們,你就高尚這么一回吧,人家女孩子沒地方坐太可憐了。”

    莫雷沖二人一比中指,無奈笑笑,端著屬于自己的菜,四處溜達尋找空位。

    溜著溜著莫雷發現剛才那胖女生,她所在的桌子依然只有她一個人,由于她衣服上有個龍字,莫雷便在心中稱她為龍MM。

    龍MM正在專心致志的撕咬雞腿,加足分量的三份肉菜消滅了一半,盛飯的晚早已見底,徒留玉米棒子孤單的躺在碗里。

    別的桌子四個座位幾乎人滿為患,甚至有人端著托盤站在快用餐完畢的學生旁,等他讓開位置,然而沒有一個人前去染指龍MM所在桌子的余下三個空位。

    這倒不是因為禮貌,而是龍MM進食的氣勢非常驚人,雖然吃相未必及得上某些男生粗魯,也不是非常快,但是卻能給人一種領域或氣場的錯覺,就好像那張桌子的四個座位全部歸屬于她,無可質疑不能染指一般。

    莫雷同樣也沒有向龍族發起挑釁的勇氣和興趣,他將目光巡視一圈,見龍MM左前方一張桌子有個男生都已經吃得差不多,忙走過去,學著別的等空位學生,站在桌旁。

    他等那人離開座位,偶爾不時扭頭欣賞龍MM氣勢驚人的進食,卻不料手臂被人輕輕拍了一下,低頭一看,卻是自己正在等著離開座位那男生。

    “那個……這位同學,你能不能稍微讓一下?”那男生這么說。

    莫雷先是奇怪,注意到他的眼神不住往他身后瞥,立即意會,笑笑向旁邊讓開一步:“啊,你請。”

    看見他的笑容,那男生愣了一下,幾秒鐘后回過神來,注意到他手里拿著托盤,明白他站在身邊的目的,也不好意思的讓出座位:“你也請。”

    莫雷坐下后便專心吃飯,而那男生也換了個位置全神欣賞,大家各得所望皆大歡喜。

    莫雷吃得很快,吃完后,他再朝龍MM的方向看了一眼。

    兩只雞腿,三份肉菜,四個大肉包,八兩飯,這些食物通通下肚后,龍MM將碗中最后一點湯倒入口中,滿意的打了個飽嗝,接著,她站起來,抄起玉米棒子,昂首挺胸的走出食堂。

    身后一片掌聲。

    周圍傳來細碎的議論聲,聲量雖小,但是以莫雷異變的耳力,卻能很清晰的分辨出來:

    “你輸了,她全吃下了。”

    “靠!不是還有個苞米沒吃掉么?”

    “一根玉米算什么,肯定被她在路上當飯后點心做掉了!”

    “……神人啊!”

    “太他媽驚為天人鳥!”

    “食堂應該聘請她來做廣告。”

    ……

    這是莫雷第一次看見龍門傳人的情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2217482_4_74-m
系統讓我去算命
作者 牧三河
  系統給他一雙看透過去未來的天機眼,他卻用來看美女;給他一根點石成金的天機棍,他卻用來捅婁子...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黑暗學徒
作者 白開水
  俗套的復仇故事,不討喜的女主故事。   一個以黑暗為名,卻一點都不黑暗的故事。   沒有華... (馬上閱讀)
Sys_21_8-m
武相至尊
作者 秋色遠
  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在一個武相為尊的世界中,他重新歸來,開始那傳奇人生!    (馬上閱讀)
Sys_21_73-m
焚盡八荒
作者 河書
  優雅,華麗,殘酷……這就是魔法,這就是魔法的世界。   雷恩帝國第一魔法學院,一個有著魔力...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大魔神
作者 不信天上掉餡餅
  大道之極,神通自成,仙神魔無高下。   徐晉,一名曾經殺人無數的刺客在執行最后一趟刺殺任務...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