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洞房花燭碎人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變得昏暗,慕容王府前聚集著的人群漸漸散去了,幾個穿著粗布短褂的粗壯男子在地上摸來摸去,尋找著什么,終于有一個受不住了,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一邊揉著腰一邊招呼那幾個還不死心的:“我說趙哥,王哥,咱們都找了這么半天了,哪還有什么金豆子啊!要有也早被人家搶光了!”

    其他幾人聽到這話,頓時也泄了氣,都湊了過來,在同一處坐下,揉揉肩伸伸腿,那姓趙的男子一臉的疲憊,眼中卻散發著興奮的光芒,他看了看周圍沒什么外人,便壓低聲音說道:“哥幾個別泄氣啊,要說咱們今天的收獲也不少了,我搶到五顆金豆子呢!”

    那姓王的男子一聽這話也來了精神:“是啊!我也搶到四顆!”他用手死死抓著口袋,生怕一個不小心,那金豆子就自個兒飛走了似的,“張老弟,你呢?”

    那最先坐下的男子一臉沮喪:“我只搶到兩顆!趙哥,你說這王爺府明天還能不能再撒這金豆子啊?”

    “你當天上掉餡餅呢?人家這是辦喜事,今天撒過這么一趟讓你趕上了,那是你的造化,還能天天撒著玩?”那趙姓男子翻了個白眼,教訓道。

    “哎,趙哥,我可聽說上次這王爺府上次辦喜事,可是撒了三天的金豆子呢!而且每天散的都是三大籃子,就連我隔壁的老金頭都摸到了好幾顆呢!”王姓男子突然那隔壁老金頭說過的話來了。

    “上次人家那是大少奶奶!正室夫人!懂不?”趙姓男子用手點點兩人的頭說道:“這次是娶小老婆!能和上次的排場比嗎?”

    “聽說這次娶的是城東老蘇家的小女兒,那可是咱們京城數一數二的美人兒啊,這小王爺的艷福不淺啊!”張姓男子想起以前在酒館喝酒時聽來的傳言,不禁露出艷羨地神情。

    “是啊是啊,人家都說,這老蘇家的閨女那可真是俊啊!上次小虎子喝醉了跟人說他偷看過那蘇宛翠洗澡,那胸脯又大又白,小腰就這么細!”說著那王姓男子拿手比劃了一下,“一臉的狐媚相兒,尋常男人只要被她看一眼,那魂兒就得被勾走!也不知道老蘇頭那副樣子,怎么生得出這么水靈的女兒!”

    “要我說,能嫁到這慕容王府,才是真正的福氣!”趙姓男子慢悠悠地從背后的腰間取出一桿旱煙槍,擦著了火石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才又說道:“知道這慕容王府的勢力嗎?”看兩人都搖搖頭,他那煙槍指了指那書有“慕容王府”四個大字的匾額,敬畏地說道:“在咱們鳳鳴國,除了皇上,他慕容家就是這個!”說著那男子伸出一只大拇指,“都說這天下是慕容家祖上幫著打下來的,那塊匾就是當時那開國皇帝賜下的,慕容王爺也是咱們鳳鳴國唯一的一個異性王爺!就連哪個皇子做皇上,聽說也得請慕容王爺一起商量呢!這蘇宛翠的造化可是大發嘍!”說完,三人一起陷入了沉默,盯著那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的慕容王府發起呆來……

    再說王府之內,喜宴之上自然是推杯換盞,觥籌交錯,慕容家的地位特殊,上次娶大少奶奶,連皇上皇后都來道賀,這次雖然只是納妾,不如那般隆重,但是大小官員親戚朋友也不敢缺了禮數,紛紛登門道喜,慕容靈麒一桌子一桌子的敬酒過去,這時已經喝了不少了,他心里惦記著洞房里的美嬌娘,可一時又無法脫開身去,不由有點急躁,眼看這樣敬下去自己今晚就得一醉不醒了,還洞什么房?他稍一思量,計上心來,這桌的第一杯酒剛剛干下,便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慕容王妃看到了,嘆了口氣,便吩咐左右把慕容靈麒扶回房去。進了洞房,所有下人都退去后,蘇宛翠微微掀起自己的蓋頭,看了看喝得爛醉的慕容靈麒,伸出手來推了推,可是他依舊癱在床上,一動不動。蘇宛翠有點發急,干脆徹底扯掉自己的蓋頭,伏下身子,又使勁推了推慕容靈麒,心里還抱怨著,這洞房花燭夜,新郎一醉不起,她跟誰洞房去啊?正這么想著,冷不防抱在懷里一個轉身,蘇宛翠只覺得眼前一花,便被人壓在了身下。她緩過神來一看,原來這慕容靈麒是裝醉呢!

    “討厭,凈嚇唬人家!”蘇宛翠撅起小嘴,雖是抱怨,可眼角眉梢卻滿是媚態。

    “要不是我聰明,現在你還著我呢!這也省去了什么交杯酒之類的麻煩事兒,可以直接洞房了!”慕容靈麒看著那紅艷嬌嫩的小嘴,忍不住輕輕親了一口,“翠翠,今天你可進了我們慕容家的門了,我沒有食言吧?”

    “恩~”蘇宛翠嬰寧一聲,臉上飛起一片紅暈,更顯嬌媚,興奮的眼睛都是亮晶晶的,不知是因為慕容靈麒的動作還是因為他說的話。

    看著懷中嬌艷不可方物的美人兒,想起她床笫之間的種種手段,慕容靈麒不由覺得身上一陣燥熱,他問道:“那翠翠打算怎么報答我呢?“

    蘇宛翠當然聽得出慕容靈麒話中的意味,她垂下眼簾,故意作出一副嬌羞之態,低聲說道:“那今晚,就讓翠翠來服侍麒哥哥吧!”

    慕容靈麒哈哈一笑,伸手就要去解蘇宛翠衣領上的扣子,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疑遲了一下,愣在那里。

    蘇宛翠閉著眼睛等了半響,見沒什么動靜,便不解的看向慕容靈麒,只見他一臉猶豫,看著蘇宛翠試探地說:“翠翠,你的身子……不要緊吧……”

    蘇宛翠聽到這話心中一緊,臉色也有點不自然,但她很快就掩飾了過去,換上了一副笑臉:“才這么一點日子呢,不礙事的,麒哥哥只管放心!”

    慕容靈麒還是多少有些猶豫,遲疑著沒有動手,蘇宛翠看到這個光景,不由有點發急,她輕輕推了推慕容靈麒,讓他放開自己躺在一邊。慕容靈麒不知她要做什么,便依言而為。

    蘇宛翠輕笑一下,直起身來,跨坐在慕容靈麒的身上,慢慢地解開他的衣扣,那纖細的手指劃過他的肌膚,地觸感引得慕容靈麒一陣顫栗;褪去慕容靈麒的衣服后,蘇宛翠俯下身去,輕輕地嚙咬著他胸膛上的光滑的皮膚,一路下行;突然,慕容靈麒身下一熱,似乎被包裹在一片溫暖濕潤之中,一陣陣奇妙的抽搐感沖擊著他的大腦,他不禁發出一聲呻吟,舒服的閉上了眼睛,蘇宛翠十分熟練地挑逗著,滑膩的丁香舌靈活地翻動著,引得慕容靈麒連身子也輕輕顫抖起來,一團烈火從下腹直沖頭頂,什么都拋到了腦后,他猛地坐了起來,一把抱起蘇宛翠放在床上,欺身壓了上去,略帶粗魯地地扯開她的衣服……

    蘇宛翠眼中閃過一絲得意,她閉上雙眼,任憑慕容靈麒的擺弄,臉上全是滿意的神情。整個房間里,彌漫著濃濃的情欲曖mei的氣息。

    同一時刻,在慕容靈薇的小閣樓里,卻是另一番光景。空氣中似乎也沾滿了柳飛絮無盡的悲傷,一片慘淡,她站在窗前,癡癡地望著慕容靈麒和蘇宛翠的洞房方向,聽著漸漸減弱的喧鬧聲,用平靜的聽不出情緒的聲音說道:“這上下,他們……該洞房了吧?”

    慕容靈薇看著柳飛絮無助的背景,心中隱隱作痛,在這個地方,柳飛絮是最明白她的人,在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也給了她最溫暖的友情,而柳飛絮此時的痛苦,恐怕也只有她能明白。

    起身來到窗邊,慕容靈薇伸出手去關上窗戶,然后輕輕扳過柳飛絮的肩膀,溫柔地說:“嫂子,別再為難自己了,想開點吧!”

    “想開點?”柳飛絮秀麗的臉微微有些扭曲,兩行清淚緩緩流下,“薇兒,你還小,你不會明白的……”

    “是,這個身體到了現在也不過是十六歲,可是我不是原來的慕容靈薇!我在咱們從前的世界已經二十五歲了!”慕容靈薇也難得的有點激動,她自嘲地笑了一下:“我經歷過的,我明白的,太多了……”

    柳飛絮正要拭淚,聽到這話不禁停了下來,臉上露出一絲驚訝:“好妹妹,我瞧得出你總是郁郁寡歡的樣子,可你總是什么也不肯說,原來你已經二十五歲了啊,是什么事情讓你如此難以釋懷?”

    慕容靈薇眼中閃過一絲哀傷,她勾了勾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微笑,對柳飛絮說道:“沒什么好說的,都是過去的事了,嫂子,我和你一樣也算是再世為人了,還有什么放不下的呢?”

    “妹妹你不愿說也不打緊,時候不早了,嫂子就先回去了!”柳飛絮此時心中有事,也無心追問什么。

    “嫂子,你今晚就歇在我這兒吧!我想你明天也不打算去看那蘇宛翠給你請什么安吧?干脆咱們姑嫂兩個好好睡他一覺!”慕容靈薇可不放心讓她就這么走,忙出言相留。

    這個妹妹還是這么聰明剔透啊,柳飛絮苦笑了一下,自己的心思從來都瞞不過她,聽到那蘇宛翠的名字,想到自己的丈夫正和這個女子在一起纏mian,柳飛絮心中又是一陣刺痛,她當然不想明天一早就見到那女子,不想看見她滿身的幸福和喜悅,留在慕容靈薇這里是最好的辦法,她略一思考,便點頭答應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518315_80_806-m
炮灰晉級計劃書
作者 快樂小巫婆
  讓渣男渣女來的猛烈些吧!風七月站在高高的山崗上手捧炸藥包。

  你們這些...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