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關月湖,一個處在江淮腹地的淡水湖。

    既然是處在腹地,必定是稻香魚肥,景色宜人。而事實上的確如此,但凡第一眼看到這個湖泊的人,無不由衷地贊嘆著它的美麗。

    然而,這個世界的任何事物都逃脫不了它的兩面性,盡管關月湖給人們帶來了財富,但對于生于斯、死于斯,世代圍繞在關月湖的兩岸漁民來說,對它的感情卻不僅僅是崇敬,而是敬畏。

    有一種敬畏是因為見識了事物的猙獰面目,經歷了極端恐懼后,才在心中種下種子培育起來的,漁民們心中的敬畏就屬于這種。因此,關月湖在當地還有另外一個名字——鬼湖。

    一切都起源于很多年前關月湖發生的一件離奇的故事,故事的核心是湖心一座叫陷龍山的小島。

    大概是民國初年,事件發生的時候,陣陣硝煙剛剛才將大清國二百多年的基業給徹底顛覆。也許是年景不尋常的緣故,就在那年,本該到了汛期的關月湖卻一反常態,平靜異常,并沒有再次展示它的洪水兇猛。

    人們并未感到慶幸,因為接下來便是大旱,關月湖水位猛降,裸露的湖灘也越來越大。人們拖在屁股后的大辮子還沒剪完,不得不開始加入挖涵洞引水灌溉的隊伍。新政府給的工錢高,再加之旱情如猛虎,片刻耽誤不得,于是一個個踴躍異常,關月湖數天之類就被開鑿出好幾條涵洞。

    沒過幾天,開鑿涵洞的村民中突然傳出一個爆炸性消息:在距湖岸不到二里地,已成了泥潭的湖底突然挖出了一塊巨石,怪異異常,看著像是一塊巨大的石碑,整塊石碑高達丈余,呈灰白色,正面刻了很多文字一樣的東西,最駭人的是它的頂端,竟然刻著一個血口巨張、清晰巨大的蛇頭。

    在場的沒有一個人懂得這東西的來歷,那個時候的人文化水平都很低,大多是大字不識一籮筐之輩,尤其是在挖涵洞的民夫中,要找個識文斷字的人還真不容易,更何況這石碑上的文字不是一般人能識得全的。再加之當時一門心思抗旱,哪里有功夫去研究這東西,于是奇怪歸奇怪,它還是被工頭命人沉入了湖底息事寧人。

    石碑雖說被沉入了湖底,但消息卻像長了翅膀,不久便傳得沸沸揚揚。有人說這不是墓碑,而是城門的石牌坊,這關月湖底下是有人居住的,這就是湖底城池城門的石牌坊。有人說這關月湖是有龍的,這是玉皇大帝書寫的令牌,從天宮下旨召喚湖中的龍回天庭的。

    眾說紛紜,各持一詞,越是這樣,人們便越將其和當時的大旱聯系起來,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暗中千方百計尋找高人想弄個明白。

    很快,一位道士模樣的人應邀而來,此人是當地有名的風水先生,很有些了得,方圓百里無人不曉。他略微了解了下情況,頓時臉色一沉,當即要求眾人將石碑再次挖出,豎立在湖灘上,在正面搭建一座高臺,說是作法之用。

    大概是時代的原因,風水先生的話很有分量,這一聲令下比縣長的話還管用,眾人從命很快又將石碑從湖底撈出,然后按照道士的要求,用青磚碎石壘了了個簡易石臺,上面再找兩塊門板墊上,看著道士上了臺子坐下。

    石碑矗立在湖灘上,對面便是黑壓壓的人群,一個個頂著烈日張著嘴,干瞪著石碑上的字畫,等著先生的說法。風水先生不慌不忙,逐字

    逐句地推敲,一整就是半個下午。

    民夫工頭眼看著一大幫人后背都曬脫了皮還不愿挪一步,又看著放在一邊的半拉子工程,心中焦急,上前詢問道:“先生!這上面到底講的是什么呢?”

    風水先生不予回答,繼續推敲,又閉目思索了許久,這才向眾人解釋碑文的意思。

    碑文上書:陷龍山鬼龍棺葬妖龍,鬼龍族世代為其守護。鬼龍族的族人,乃是妖龍的子孫,正因為他們逆天行事,在島上做著演巫弄蠱的勾當,導致天憎神厭,終于有一天降下了天罰,整個族群慘遭滅族。但是由于他們是妖龍的子孫,所以哪怕死了,靈魂依然不入輪回,千秋萬代守墓不止。

    人群出現了騷亂,一個個向湖心方向望去,湖心一座小島矗立著,此刻人們才更加覺得它是那樣詭異,陷龍山!千百年來,人們只知其名不知其意,今日一聞風水先生如此一說,頓覺五雷轟頂一般。

    難怪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夜晚,出湖打漁的人甚至岸上的村民,都能隱約地看到陷龍山上那藍青色的詭異的火光,夜深人靜的時候,甚至能聽到島上傳來的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聲。

    曾經有膽大的人,要么被好奇心驅使,要么覬覦鬼龍族人可能留下的財寶,各自前往陷龍山一探究竟,但是從來沒有一個人能夠回來過,無一例外地和鬼龍族的族人一般,在人間蒸發了。這正應了流傳在湖邊的一個說法:這陷龍山能吃人!

    這陷龍山既神秘又詭異地所在,就是當地人的禁地,無論是漁船還是運輸船,只要行駛在湖上,哪怕路程再遠,也是必定繞道而行。

    工頭一邊安撫好村民,一邊輕聲拉過先生問道:“先生!那,這東西究竟是福是禍呢?”

    先生停止了說話,再次盤坐閉目,一坐又是半下午,等夜幕降臨的時候,大多數人已經不堪驕陽爆曬和工頭的催促驅逐而離去了,只留下少數幾人忍不住內心的悸動而留守。

    突然,那道士“啊”一聲大叫,猛地睜開了雙眼,一個跟頭從臺子上栽了下來。眾人大驚,忙上前攙扶,但見他掙扎著站起身,猛地推開來人,朝著湖心張望,眼睜得出奇地大,已經到了極限,好像感受到了什么驚悚駭人的東西。

    “呃!先生!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四十三!四十三!”道士口中不斷的念叨,慢慢穿過人群。眾人大驚,不解地追問著四十三到底是什么意思,道士不予理睬,仍舊口中喃喃自語,重復著“四十三!四十三……”,目光呆滯地往前走著,很快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

    就這樣,人們始終沒能知道這個數字究竟是何意,但當時在場聽得這個數字的那些人,很多都整整被它困擾了四十三年……

    1954年的一個不尋常的下午,人們頂著已經持續了近一月卻仍然不知疲倦的暴雨,焦急地向湖面堤壩方向張望。轟隆的雷聲、耀眼的閃電,一切都似乎在預示著有什么災難要發生!

    湖邊周圍幾十個村子的人都已經集結在大圩,準備隨時撤離,騷亂聲、風雨聲、哭喊聲響成一片,救生的船只已經不夠用了,人們還在蜂擁向救生船上擠著。

    突然,一陣擎天巨響,直震得每個人都心驚肉跳,所有的人都驚恐地望了望四周。

    “啊--!那是什么?你們快看那,那那是什么?”一個青年手指著湖心方向,抹著臉上的雨水,瞪大了眼睛大聲叫道。

    周圍的人順著他手指的方向,一個個也瞪大了眼睛,進而便發出一陣陣的驚呼:只見寬闊無邊的湖面上巨浪滔天,烏云密布,陷龍山驚現一座從未見過的寺廟般的巨大建筑,灰暗模糊。一條長長的線狀物體蜿蜒著騰空而起,閃電劃過,陣陣刺眼的鱗光從物體上反射而來。烏云變得像一團團的黑氣,向著四周快速擴散開來,將那湖水都映得烏黑可怖。

    “啊!鬼龍廟,龍回天啊!這!這是龍回天啊!”人群中一老人驚恐地叫道。

    老人話音剛落,人群中不少人已經臉色大變,繼而開始出現了騷亂。

    “龍回天啊!鬼龍復活了!”老人捶胸頓足,扯著嗓子大叫。湖水成了一片黑水汪洋,灰黑的詭異廟宇矗立風雨中,彷佛一座墓碑,在閃電的照耀下,若隱若現。騰空升起的巨物慢慢盤成了螺旋狀,湖中心隨之形成了巨大的漩渦。“哄”的一聲巨響,關月湖的堤壩轟然決口,洪水傾瀉而入……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3-m
末世之寵物為王
作者 六梟
  開局只有一把刀和一條狗的末世你經歷過沒有?   陳鋒不但經歷過,而且又經歷了一次……   ...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