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世事如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嗯?”天帝見我失態的樣子,使勁皺了皺眉道,“你可有不滿?”

    我想了想,道:“我只是疑惑,您說我心機深沉且對男子很有辦法什么的,我已懶得爭辯,但是這和下劫有什么關系?”

    天帝道:“到時候你自然便會知曉。”說完就擺了擺手對大伙道,“大家各自玩各自的吧。”

    然后果然自在地離開了。

    只空余一堆人看看我,又看看竹見清君,半響禾月用不大不小的聲音道:“咦,天帝怎么沒說要把眉紫上神許配給竹見清君的事兒?”

    眾神這才一副忽然想到這事的樣子,紛紛看向眉紫上神。

    眉紫上神氣急敗壞地道:“關你什么事!”

    禾月閑閑地道:“的確不關我的事,只是明明早先有人在我面前炫耀來著……”

    這一樁秘事讓眾神眾仙更加地有了興趣,大都上前圍成一團去聽八卦了。我知道禾月是幫我吸引去眾人的注意,于是對她感激一笑便大步朝門口走去。

    我千想萬想,也沒想到好端端的神宴居然接到了這樣一個任務,遭到天帝口頭上的羞辱不說,看起來還麻煩萬千,便縱是我千般淡定,也無法真的沉靜下來了。

    才剛剛走到門口,便被命格老兒攔住去路。

    “露寐上仙,留步。”他站在我面前,花白的胡子一顫一顫的,但是模樣倒健朗。

    我和命格老兒完全不熟,頂多說過三兩句話,于是疑惑道:“怎么了?”

    “任務呀!”命格老兒皺了皺眉,“我總要告訴你,你究竟該做什么,好讓你準備吧。”

    “……哦,我原先以為,是會天帝親口告訴我——他說那是天機。”

    “咳,天機呢,也是要人想出來的,天帝他日理萬機,哪里來那么多時間?”命格老兒捋了捋胡子,道。

    “也是。”我點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其實修遙仙尊你應該也有所耳聞,他那個性子,什么酷刑怕是都沒用,何況他的體制……”說道這里,命格老兒趕緊住了嘴,然后繼續道,“而且當年,他很多刑法也都受過了,算起來,也許只有一種劫數對他又用。”

    “什么?”其實我對這沒什么興趣,但命格老兒一副希望我表示好奇的模樣,我也只好問道。

    “情劫。”命格老兒嘿然一笑,道。

    這回我倒是的確有些吃驚了。

    “難道是要我去……”我皺著眉頭問道。

    其實答案已經呼之欲出,只是我委實不愿相信。

    “嗯。”命格老兒含笑點頭,“他要在人間渡過三世,每一世,都會因你而受盡情殤……”

    ====================================================

    我覺得有些頭疼。

    非常地疼。

    自從和命格老兒交談并且從他那兒拿到了一個所謂的“故事本”之后,我的頭就越發的疼起來,直要了我這條老命。

    第一世里,修遙仙尊是個和尚,而我是那所謂的“少林寺”下的一個少女,每天給和尚們送飯送菜,然后兩個人相愛,并且我必須搞出些亂子來讓修遙仙尊受罰,然后兩個人一齊私奔。而沒多久,我則要為了錢財去嫁給一個富豪……

    這故事又爛又俗,命格老兒卻還非常的自得,而且我必須得讓修遙仙尊喜歡上我,這叫我情何以堪。

    于是我便獨自一人捧著那個故事本,呆呆地坐著。

    不過沒多久,禾月便回來了。

    見我失魂落魄的模樣,她靠近我道:“怎么,怎么,究竟是個怎樣的任務?”

    “麻煩的任務。”我嘆氣。

    “怎么說?”

    雖然說是天機,但是我覺得這個天機,委實沒什么好隱瞞的,于是干脆把故事本直接丟給禾月:“你自己看罷。”

    禾月好奇地接過,半響,她也露出了無語的表情:“這……”

    “算了算了,反正只是布劫,用的不是我的身子,也不需要我多費力氣,也沒什么好憂愁的。”我擺了擺手,自我安慰道。

    禾月沒說什么。

    我眼珠子一轉,忽然想到一件事,于是問:“你怎么這么早回來了?呂樓上神呢?”

    聽見呂樓上神的名字,禾月露出了極其復雜的表情,然后似乎是鼓足了勇氣,忽然對我道:“露寐,你覺著我變成男人,可行么?”

    我大驚:“你要變成男人做什么?”

    禾月咬了咬唇,最終沒有再說,只推了推我道:“你先顧好自己吧。”然后就有些倉皇地走了出去。

    我倒是第一次看見禾月這樣子,心中頗為好奇,不過如她所言,我現在還是先顧好自己罷。

    想來想去,我覺得自己還是該睡一覺補補眠,于是往軟軟的床榻上躺下。

    臨睡著前我迷迷糊糊地想,這一切一切,都讓我覺得真是世事如棋,乾坤莫測。我本以為我只是個看棋的,卻無端被卷入這一黑一白的是非中。也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擺脫掉這些事。

    =======================================================

    沒等我準備幾天,命格老兒便讓我下去凡間。

    我這準備要附上的身體,乃是一個叫杜小寐的女孩。她早年喪父喪母,是被現在他們所謂的“工頭”撫養長大的,雖然年紀尚小,卻已經要幫著送菜,頗為辛苦。本來她和一個與自己身世差不多的名喚王小虎的小男孩互相有好感,但是為了修遙仙尊那檔子破事,三天前就被篡改了記憶,認為自己喜歡的是少林寺里的那個修谷。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由此對于他們來說,杜小寐喜歡修谷,三月有余矣)

    修谷便是修遙仙尊這世的名字,也就是他身為和尚所持有的那個法號。這個修谷也是個頑劣到出名的人物,大抵和修遙仙尊落拓灑脫的性子相符。

    其實我也有所疑問,就是既然可以篡改杜小寐的記憶,那何不干脆讓她直接到最后拋棄修遙仙尊?

    命格老兒回答,人有兩樣東西不能篡改,一是本性,二是感情。所以他們雖然能改變杜小寐的記憶,但是杜小寐還是會認為自己喜歡的是王小虎,只是不敢確定罷了。而倘若杜小寐和修遙仙尊在一起了,依著她淳樸的性子,也定然不會拋棄他跟富豪走。

    也因此,他們只能讓我想辦法“勾引”修遙仙尊,而不是直接讓休要仙尊愛上什么人。

    現在我對修遙仙尊的事已經不是那么抵觸,不過最重要的是杜小寐和王小虎。

    從我有意識開始,我已活了約莫四五百年。連我都是活了兩百年之后才有那么點心動的感覺,這個杜小寐和王小虎才十幾來歲,就說什么好感,實在讓人為難。倘若他們不是這么早熟,我就不會因為要毀掉一樁姻緣而內疚了。

    我把這個想法告訴了命格老兒之后,他說杜小寐和王小虎這在人間才是正常,畢竟凡人性命不過幾十,不早些愛,那以后在一起的時間也不夠長了。何況,現在愛的人都未必是將來要廝守一生的人。

    但是我覺得,如果真是如此,那人類之間的愛意義實在不大。最多相愛幾十年,然后便要歷經死別生離,痛苦一陣就要忘記一切重新來過,實在是很可悲,倒不如從開始就沒有。

    我把這個想法繼續告訴了命格老兒,他搖頭說,不是這么個理。其實如果真愛著了,愛一天和愛一千年,差別并不大。

    我表示不能理解。

    命格老兒摸了摸胡子,笑道:“露寐上仙畢竟不懂人情世故。”

    我覺得他這話沒道理。我從前是根草,如今是個仙,怎么懂得人情世故?何況,我為何要懂得人情世故?真是奇怪……

    不過最終我也沒再問什么了,直接從凡臺那兒下去,等待著自己進入陸小寐的身體。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281357_84_30092-m
空間神醫:重生最強女王
作者 龍九月
  【軍婚複仇,種田致富,女強爽文,無敵小萌寶,忠犬腹黑首長】
  前世,江凝歷盡艱...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