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夢千年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據本臺報道:今日凌晨,在高速公路北段發生一起重大交通事故,一輛超載大巴車沖斷圍欄,落入山崖中,除其中一人失蹤外,車上乘客全部遇難,具體失事原因仍在調查之中……

    ××××××××××××××××××××××××

    “我這是怎么了?我怎么會在這里?”

    洛兵緩緩張開眼,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寬敞的大床上,身上蓋著厚厚的一層絲織棉被。全身上下無一絲氣力,而且喉嚨干澀難耐。他吃力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向外喊道:“有人嗎?我要喝水!”

    話音剛落,就看見床簾被立即掀開,一張布滿皺紋卻欣喜無比的面孔出現在洛兵面前,只見那老者激動地說道:“少爺,您終于醒了!這些日子可把老爺和夫人心疼壞了!”

    洛兵很是困惑:“老爺?夫人?少爺?這是哪跟哪啊!”再一看那老者的衣服,頓時大吃一驚,這老者一身粗布衣服,穿著灰色低筒布靴,這種打扮洛兵只有在電視中見過。于是吶吶問道:“老伯,我這是在哪啊?”

    老者驚詫的說道:“少爺,您是在自己的家中啊!您不認識老奴了嗎?老奴是府中的管家王二啊!”

    洛兵又環視了一下屋內,只見屋內擺設古樸雅致,錯落大方。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檀香的味道,令人聞后神清氣爽。忽然他的目光落在正堂上方懸掛著的兩幅字畫上,單看那筆墨的走勢,就知道不是凡人所作。

    洛兵平時也很喜歡和自己的朋友探討書畫方面的問題,不禁問道:“那兩幅字畫是何人所作?”

    王管家道:“少爺,這可是咱家老爺親手所作,說起咱家老爺,那可是天下聞名啊!當朝一品太師,書畫方面更是位列‘米、蔡、蘇、黃’之首!”

    洛兵心里驚駭莫名:“太師?‘米、蔡、蘇、黃’之首?蔡京!我現在豈不是蔡京的兒子?這是怎么回事啊?我明明在大巴上睡覺,怎么一覺醒來就變成蔡京的兒子了?難道我穿越時空了?!”

    洛兵徹底明白過來了,再一看自己的身體,發現已經不是原來的身體了,皮膚也變白了許多,但是身體卻比以前弱了很多,他趕緊摸了下自己的臉,可是現在沒有鏡子,也不知道自己是變丑了還是變帥了。

    王管家看到洛兵似乎明白過來了,喜道:“少爺,您稍等片刻,老奴這就去告知老爺和夫人!”說完,就匆匆離去了。

    洛兵把絲被掀開,吃力得半坐起來,剛要下地的時候,就聽見門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由遠及近,接著就看見一個美艷婦女風風火火地推門而入。那美艷婦女進來就不由分說地抱住洛兵,痛哭流涕道:“攸兒啊!你可總算是醒過來了,你可真讓娘擔心死了!那些天殺的御醫竟敢說我兒已經無藥可救了,我倒要讓他們看看,我兒已經又活過來了!”

    洛兵感覺心中陣陣酸楚,想到自己的母親也許正在為自己而傷心哭泣時,眼眶不禁濕潤了,哽咽道:“娘親,攸兒不孝,讓您擔心了!”

    柳氏驚異的看了蔡攸一眼(以后統一稱為蔡攸),道:“我兒終于懂事了!真是感謝老天爺,又把我的好兒子還給我了!”

    說著,只見一個小丫鬟端著食盤進來了,柳氏急忙取過食盤中的瓷碗,用勺子攪了攪,然后在嘴邊吹了口氣,才遞到蔡攸嘴邊,說道:“這是娘親自下廚為你熬得燕窩粥,想必你也餓了,快些吃了吧!”

    蔡攸現在的確是饑渴難耐,一把端過來就狼吞虎咽起來,濺得滿嘴都是。柳氏趕緊掏出絲帕輕輕地擦拭著蔡攸嘴邊的殘羹,溺愛地說道:“慢些吃!粥還有很多呢!”

    一碗粥很快就被蔡攸消滅得干干凈凈,粥的味道確實很好,甜美清醇,喝過之后唇齒留香。蔡攸意猶未盡地吧砸了下嘴,贊嘆道:“娘親的手藝真是舉世無雙啊!攸兒以后可以一飽口福了!”

    柳氏臉色一紅,道:“切莫這樣取笑娘親,你都吃了十幾年了,還沒吃夠么。”

    蔡攸吐了吐舌頭,心道:“差點就露餡了!”,于是趕緊陪笑道:“十幾年怎么能夠呢?起碼得一輩子!”

    柳氏慈愛地整了整蔡攸有些凌亂的衣衫,說道:“只要你不厭煩,娘就給我兒做一輩子飯!”

    蔡攸使勁的點著頭,道:“嗯!對了,娘親!我為什么現在渾身沒勁啊?”

    柳氏的眼淚又止不住地流了下來,抽泣道:“兒啊!日后切莫再如此荒唐了,你可是蔡家的獨苗啊!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娘還怎么活啊!”

    蔡攸疑惑道:“這是什么回事啊?我為何什么都不記得了呢?”

    柳氏擦了擦眼淚,道:“你前日喝的醉醺醺得,卻偏要去上河園游玩,而自己又不注意,不小心失足落入湖水之中,若不是你的小廝發覺的早,我兒的命早就休矣!”

    看著柳氏又有江河決堤的態勢,蔡攸急忙說道:“娘親放心,攸兒以后不會如此荒唐了!”

    “哼!你這廝就只會哄騙你的母親!”

    只見一個身材中等男子走了進來,王管家則恭敬地跟隨在后面。那中年男子口闊唇掀,閃爍兩腔邪視眼;眉濃臉瘦,蓬松一部落腮胡,步行矯健,虎虎生風。舉手投足之間透露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嚴,想必這就是蔡京了,真不愧是一代奸雄!

    蔡攸暗暗驚奇,蔡京當上太師的時候也應該是五十多歲了,可是現在的模樣像是只有四十多歲,可見蔡京保養得是多么的好!

    蔡京坐到檀木椅上,對著柳氏說道:“你休得再聽他胡言!此等逆子,死了也倒清凈!”

    柳氏急忙泡上一杯清茶,端到蔡京面前,柔聲求道:“老爺,所謂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攸兒既然敢于悔過,你就饒過他這次吧!”

    蔡京輕哼一聲,道:“如若不是夫人如此寵溺于他,他何以會如此放浪不羈,驕橫妄為!整日與那些狐朋狗友廝混在一起,盡做些欺男霸女的勾當。而且還多日宿醉青樓,你說我上輩子是不是作了什么孽了,生出個煞星來禍害于我!”

    柳氏哭泣道:“沒了這個煞星,誰與你養老送終啊!”

    蔡京苦嘆一聲:“夫人啊!我中年才有幸得一子,我豈能不愛惜?!可是這市井之中,流言蜚語,都是直指我的脊梁骨啊!老夫乃堂堂一國太師,叫我這老臉往哪擱啊!我實在是恨鐵不成鋼啊!”

    蔡攸沒想到原先那個自己竟然如此不堪,他心中暗恨老天為何如此不公,把自己的靈魂附在一個無用的廢柴身上,自己現在豈不是要替他背起所有的黑鍋?!

    正在蔡攸哀聲嘆氣的時候,他發現柳氏一直不停地對他使眼色,他又看了看蔡京那陰沉的

    臉,心中頓時通明,趕緊說道:“孩兒受教了!日后一定謹記父親的教誨,重新做人!絕不會辱沒了蔡家的門楣。”

    柳氏也附和道:“老爺,你就再相信攸兒一次吧!”

    蔡京臉色稍緩,對著蔡攸說道:“再過幾日就是元宵佳節,皇上要在宮中與眾大臣同樂,置辦賀禮的事情就交于你去辦,此事關系重大,你一定要盡心為之,切不可肆意胡來!”說著,又對著王管家囑咐道:“這幾日你也要用心督促少爺,多讓他學習一下書畫,絕不能讓他再出去胡混!”

    王管家連連點頭,蔡京深深看了一眼蔡攸后,袖子一甩,大步走了出去。柳氏走到蔡攸跟前,輕聲說道:“兒啊,這次可要爭氣啊!倘若能為你父親辦好這件事情,你父親定然會高興的!好了,你身體還很虛弱,先歇息吧。”說完,就和丫鬟出去了。

    等柳氏出去之后,蔡攸松了口氣,看來生在貴胄之家也不是一件好事啊,尤其是有一個像蔡京這樣強悍的老爹,看來自己絕不能再如此廢柴下去了!不過有一個強悍的老爹也有很大的好處,至少自己在宋朝擁有了一個天大的保護傘,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也有蔡京罩著自己。想到這,蔡攸嘿嘿得笑了起來。

    王管家看到蔡攸在傻笑,只當他還在犯迷糊,也不在意。說道:“少爺,如果沒什么其他的事情,老奴就告退了。您也早些歇了吧!”

    蔡攸眼珠一轉,一把拽過王管家,附耳道:“王伯,你可見過我的行李箱?”

    “行李箱?老奴不知是何物啊?”

    蔡攸剛剛也是不小心說露了嘴,趕緊說道:“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箱子,你可見過?”其實蔡攸也是僥幸問一下,人能穿越,箱子可保不準。

    王管家恍然道:“老奴記起來了,吳三救起少爺的時候,確實見您手中抓著一個箱子。不過這個箱子很是奇怪,根本無法打開。”

    我的行李箱可是帶密碼鎖的,你能打開才怪呢!蔡攸心中暗笑,道:“那箱子現在在何處?”

    王管家道:“老奴將此物放在您的床下,少爺,聽夫人說,箱子上附有污穢之物,改日得請道人來驅邪,放能躲避此難!”

    “驅邪?驅你個大頭鬼!”

    蔡攸假意打了個哈氣,說道:“王伯,今日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王管家唱了個諾,就退出去了。

    等王管家走遠后,蔡攸從床上爬了起來,慢慢取出床下的箱子,然后放到床上。輸入密碼后,箱子‘啪’得一聲打開了,看著箱子中的東西,蔡攸感慨萬千。想不到自己這一睡就過了近千年啊!

    “洛兵,男,29歲,畢業于華京大學,機械制造類工學博士,愛好足球、武術和探險,尤其酷愛文學,對古代文學深有研究,曾在各大報紙上發表過多篇詩作和短篇歷史小說,深受好評。并一度擔任過大學校報編輯……”

    看著自己的簡歷,蔡攸一陣苦笑,他又輕輕拿起一個紅色的盒子,心中頓時涌進一股酸澀,他已經博士畢業了,這次本打算回家后就和自己的女朋友結婚的,可誰料老天卻和他開了這么大的玩笑,一下子穿越到宋代來了!

    蔡攸心中嘆道:“但愿蕭琳早日能忘記我吧!唉~~!”

    其實世事就是如此無常,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士
作者 黃石翁
  文可治國,武可拓疆,這是一個文人的黃金時代,羅信,就在這個時代書寫傳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