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賭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在府中休養了三天后,蔡攸感覺身體已經恢復得差不多了,只是還稍顯無力,看來這是自身的問題了。在休養期間,他也細心向王管家詢問著大宋的目前狀況,沒想到王管家竟然知道很多事情,再加上他這個如假包換的文科碩士以前的功底,很快就把大宋的情況摸了個大概。

    這日,天氣很好,暖洋洋的太陽帶來了一點初春的感覺,蔡攸坐在后花園的魚池邊,定定地望著水中游來游去的金魚,由于這水池中蘊含著一個溫泉的泉眼,所以沒有結冰,反而還騰騰的冒著白氣。

    蔡攸看著澄清的水中印著自己的影子,不禁連連苦笑,現在的自己可謂是英俊瀟灑,風liu倜儻,還真是一個翩翩美男子,只是空有一副好皮囊,卻是一個十足的酒囊飯袋加衣冠禽獸。

    “少爺,少爺!太子殿下和高衙內來看望你了!”

    蔡攸聽到后,扭頭一看,發現王管家領著兩人正向自己走來。只見一人身矮體胖,面貌猥褻,兩只小眼睛直冒淫光,這一定就是大名鼎鼎的高衙內了。而旁邊那個人就看得順眼多了,面目俊逸,風度翩翩,想必這就是太子趙恒了。趙恒可是日后的宋欽宗,雖然皇帝當得很窩囊。

    高衙內上前嘻嘻哈哈道:“蔡少身子好些了么,聽說你近日染病在家,小弟我可是擔心得緊啊!”

    蔡攸對高衙內是無一絲好感,強自笑道:“呵呵,近日偶感風寒,身體的確不適!”

    趙恒道:“今日我與高老弟是特意來尋你玩耍的,咱們‘東京三少’可是有些日子沒在一起了!今日定要玩得痛痛快快!”

    “東京三少?我看是東京惡少還差不多!”

    其實這幾日悶在家中,蔡攸心里就像貓爪子撓了似的,渾身直癢癢,早就想去外面逛逛了。

    于是說道:“好!今日咱們就出去好好玩耍一番!”

    王管家急急反對道:“少爺,老爺可是吩咐您在家中練習書畫的!”

    蔡攸考慮片刻后,說道:“明日便是元宵佳節了!今日我得準備敬奉給皇上的賀禮,這可是父親自交代的,若是稍有懈怠,你我可都吃罪不起!”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王管家也只得由著蔡攸了,只是臨走時給蔡攸加了一件羊絨披風,并囑咐他辦完事情早日回家,切不可在外面廝混。

    太師府坐落在東京城最繁華的地段,出門不遠就是鬧市區,現在雖剛過辰時,卻已經是人聲鼎沸了,到處是小販的叫賣聲,而且街上的酒樓和茶肆都掛起了盞盞燈籠,形態各異,姹紫嫣紅,甚是好看。

    蔡攸新奇的看著周圍的一切,心中很是激動,此刻猶如在夢中一般,這可是名副其實的大宋啊!忽然他聞到陣陣稻米的清香,腹中食蟲開始作祟,雖然他已經吃過早飯,卻仍然難以抵擋這股難以形容的奇香。

    蔡攸深吸一口香氣,贊道:“這是什么東西,散發的味道竟如此香甜!”他身后的吳三趕緊回答道:“少爺,這乃是京都有名的黃米燒餅!”

    趙恒疑惑道:“黃米燒餅?很有名嗎?為何本王不曾聽說過呢?”

    吳三笑道:“殿下乃萬金之軀,整日只食得山珍海味,這小小的燒餅定然不會入您的法眼。”

    說著,早已不見蔡攸的人影,不一會的功夫,只見蔡攸手中抓著金燦燦的燒餅朝著眾人走來,一邊走一邊大口大口地嚼著燒餅,嘴邊還沾著幾粒芝麻。眾人看著蔡攸那狼吞虎咽的吃相,皆是傻了眼,堂堂太師之子,竟然會當街啃燒餅,這可真是千古奇聞啊!

    蔡攸正吃的津津有味,看著眾人那奇怪的眼神,哈哈一笑,道:“莫要奇怪!人嗎,四體要勤,五谷要分!何況這黃米燒餅真的是美味無比啊!”

    高衙內干咽了一口吐沫,呆呆說道:“蔡少,這燒餅真的有那么美味嗎?”

    蔡攸取出一張燒餅遞給高衙內,卻見高衙內像是躲瘟神似的連連擺手,蔡攸撇了撇嘴,心中很是不屑:“不吃拉倒!老子還不愿給你呢!這可是真正的綠色食品,比起我們學校賣的肉夾饃,不知道要好吃多少倍呢!”

    在游玩了兩個時辰之后,眾人的興趣都減了下來,齊齊坐在橋邊的石墩上,畢竟已經玩過不知多少遍了。當然除了蔡攸之外,他依然顯得興趣盎然,這可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次游玩東京,怎能不興奮呢!

    但是蔡攸看到眾人俱是一副百無聊賴的樣子,也只得坐在石墩上生悶氣。就在此刻,高衙內突然怪叫一聲,一啪大腿,說道:“近日在朱雀門外新開了一家賭場,確是熱鬧的很,我們不如去那里逛逛。”

    眾人一聽有新奇的去處,都連連叫好!蔡攸倒無所謂,反正他哪里都沒有去過。

    只花費了片刻工夫,蔡攸等人就到了這家賭坊,這家賭坊名曰“匯通”,門面裝飾得富麗堂皇,兩頭精雕細琢的石獅臥在兩旁,身形倨傲,虎虎生威。

    進門之后,一個伙計馬上笑臉相迎,說道:“幾位大官人,歡迎來到匯通賭坊,小店今兒真是蓬蓽生輝!”

    蔡攸掃視了一遍屋中的擺設,心中很是奇怪,這里不是賭坊嗎?桌子倒不少,怎么連賭具都沒有啊,反而桌子上擺滿了茶水和點心,這不會是茶樓吧?!

    伙計似乎看出蔡攸的疑惑,解釋道:“這位官人有所不知,這里僅僅是客人休息品茶的地方,并不是用來賭錢的。我們賭坊的賭局設在后院,而且玩法新奇,賭的不是骰子牌九,而是牛!”

    “賭牛?嘿嘿,這倒是頭一遭聽說!”

    蔡攸頓時興趣大增,對著眾人說道:“大家以為如何啊?”

    高衙內早就不耐煩了,嚷嚷道:“管他賭什么,就算是賭老婆,本衙內也奉陪到底!”

    趙恒淡淡笑道:“咱們就去瞧瞧到底是個什么賭法!”

    說完,眾人隨著伙計來到后院,沒想到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了,賭坊的后院十分寬闊,設有八塊場地,想必賭局就設在這場地之中。

    蔡攸走過去一看,發現這個賭局布置得很是奇特,場地一方依次豎立著三個門框,每個門框之間相隔數丈,而門框對面則站著一個賭場的伙計,手中牽著一頭大黑牛。

    只見那個伙計大聲說道:“各位客官,小人在此宣布一下賭局的規則。大家一定能看到我對面的那三面門框,只要大家能在半柱香的時間內,把牛趕到門框之中,就算你們贏了。賭局的底金為10兩白銀,趕入第一面門框的獎勵足銀20兩,第二面門框獎勵100兩,第三面門框獎勵1000兩。此外,趕牛的方法大家可以隨意!”

    說完之后,下面立刻炸開了鍋。那可是1000兩白銀啊!在大多數人眼中可是個天文數字。

    蔡攸心道:“這家賭坊果然有些門道,先是曉以大利,激發起眾人的yu望,然后大家就會乖乖得朝著他設下的圈套里鉆,真的是好手段啊!”

    就在這時,高衙內大聲笑道:“此等雕蟲小技,焉能難住本衙內?!”說完,掏出兩大錠銀子扔給了那個伙計,說道:“你可看好了,這是足銀50兩!本衙內一會要贏5000兩!”

    伙計連忙唱個諾,說道:“只要大官人把牛趕入最遠的那個門框,小人立刻奉上白銀5000兩。”

    蔡攸在一旁偷偷發笑,這高衙內真是蠢豬一個,所謂十賭九騙,這牛肯定被做過手腳,那5000兩白銀豈是那么容易贏的?

    高衙內大踏步走過去,貼身的小廝抱著一捆不知哪里弄來的干草緊跟在后面。蔡攸不禁恍然,難怪高衙內底氣十足,原來是早有準備啊。

    高衙內命小廝們把干草平鋪開來,直達第三面門框。一切完畢之后,高衙內得意洋洋的看著自己的杰作,仿佛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一般。沒想到的是,那頭大黑牛只是輕輕地嗅了下嘴邊的干草,卻半步也沒有挪動。

    高衙內看得火冒三丈,命令小廝們使勁把牛頭往干草上按,那牛卻倔得很,一副寧死也不低頭的樣子,累得小廝們直罵這黑牛不識抬舉。

    看見自己的家仆連只牛都搞不定,高衙內更是氣急,罵道:“都是一群沒用的東西,還得本衙內親自上陣。”說完,把袖子往上一捋,一把抓住牛角,就使勁往前拽。

    那黑牛也似乎感覺到了有人在拔自己的角,疼得“哞哞”得直叫喚。忽然,黑牛后腿一蹬,牛角順勢往前一頂,高衙內那肉球般的身體頓時重重摔在了地上。

    只聽見“哎呦”一聲慘叫,高衙內在地上捂著自己的屁股,疼得是呲牙咧嘴。周圍圍觀的人群中瞬時爆發出陣陣哄笑。

    蔡攸看著高衙內正被小廝們攙扶著一瘸一拐得向這里走來,笑得肚子都快抽筋了,他悄聲對著吳三耳語了幾句,吳三面帶疑惑的看了看蔡攸,點點頭就一溜煙跑走了。

    蔡攸對著趙恒說道:“殿下現在可否借給小弟50兩銀子?小弟也想湊湊熱鬧。”

    趙恒取從懷中取出50兩白銀交給蔡攸,戲謔道:“蔡少可不能像高老弟那樣乘興而去,敗興而歸啊!哈哈!”

    只見那賭場的伙計又站了出來,大聲說道:“還有哪位官人有意來試上一試?”

    蔡攸微微一笑,隨手把手中的銀子扔給那伙計,說道:“我來試試!”就在此時,吳三拿著個袋子來到蔡攸身旁,蔡攸打開袋子,里面裝的是一些白色的粉末。他取出一些粉末放在鼻子邊聞了聞,然后滿意得點了點頭。

    蔡攸吩咐吳三把這些粉末細細地灑到地上,從黑牛嘴前一直到穿過三道門框為止。片刻后,地面上出現了一條淡淡的痕跡,仿佛游蛇一般貫穿著三道門框。

    “快看!黑牛開始動了!”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出的,接著圍觀的人群沸騰了起來。

    “是啊!牛正在舔著那白色的粉末,那到底是什么東西啊?”

    ………………………

    此刻,在后院的偏廂房內,正有一男一女歡暢的聊著天,男的長得儀表堂堂,女的更是出落得宛若天仙一般,這個男子就是這家賭場的東家王郎,是當朝宰輔王銑的獨子。而這位美貌女子名叫李師師,是永慶坊染局李寅之女。

    王朗笑道:“師師表妹,你看我新開的這家賭場如何啊?”

    李師師輕笑一聲,道:“表哥別出心裁,以牛作賭,這幾日肯定只贏不輸吧!”

    王朗翹起二郎腿,得意的說道:“那是!僅僅五日之內,我就賺了整整三千兩銀子。”

    李師師身旁的綠衣小婢眼眉一挑,怪聲說道:“王公子果然‘大豺’!試問普天之下,舍公子其誰啊!”

    王朗倒是沒聽出里面的貓膩,點頭笑道:“嗯!青兒不愧是常伴于表妹身邊的人,說話就是不一樣,出口就不同凡響啊!”

    青兒撅撅嘴:“小女子可愧不敢當!”

    李師師略微責怪的看了眼青兒,說道:“青兒年紀還小,不懂禮數。還望表哥原諒些許。”

    王朗看著眼前那如出水芙蓉般的女子,搖頭一嘆,道:“如果我也能常伴于表妹身邊,今生也無憾了!可是卻被那般廢柴搶先,我真是不甘心啊!”

    李師師黯然道:“唉,我命既是如此,怨不得他人!”

    “既然表妹不愿意,何不退婚呢!”

    “啊?!”

    王朗急忙說道:“只要表妹點點頭,說服伯父退婚的事情就抱在哥哥身上!”說完,兩只眼睛緊緊盯著李師師,生怕錯過一絲表情。

    李師師美目瞟了王朗一眼,哀怨道:“多謝表哥美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古都應遵從,是不可反悔的。只望那人不負于我,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王朗捶胸頓足道:“表妹此言差矣!表妹你才貌冠絕天下,豈是他能夠消受得起的!我看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青兒對王朗的裝模作樣不屑一顧,心中暗笑:“那人的確是一只癩蛤蟆,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家小姐眼神再怎么不濟,也不會看上像你這種偽君子!”

    王朗看到李師師沒有回應,心中好似貓爪子撓了似的,正欲再次出言相勸,忽然看見門‘咣當’一聲被人推開,只見張福跌跌撞撞地滾爬進來。

    王朗一看被人攪了興致,不禁大怒,指著張福的鼻子罵道:“你這狗才怎么這般失禮,若是驚嚇了小姐,我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張福唯唯諾諾道:“小的就是有天大的膽也不敢叨擾東家,只是現在情況緊急,并非小的本意啊!”

    王朗哼道:“屁的情況緊急,難道還有人敢來砸我場子不成!”

    張福湊到王朗耳前,輕聲說道:“東家,有人破了咱們的賭局!”

    “什么!”

    王朗僵在那里,滿臉的不可置信。這個賭局可是他命親信精心布置的,賭局中的牛是經過特殊方法培養起來的,不僅力大無窮,而且不會吃草。萬萬沒想到竟有人能趕動此牛。

    王朗道:“輸了多少錢?”

    張福低下腦袋,說道:“回東家,那人底金是白銀50兩,把牛趕入了三個門框,所以…所以我們得賠5600兩銀子。”

    “什么!”

    王朗站起身來,一拍桌子,低聲喝道:“是何人破我賭局?”

    “是…是蔡大官人!”

    “蔡大官人?哪個蔡大官人?”

    張福道:“是蔡攸!”

    王朗這回比先前更為吃驚,不停的搖著腦袋,不可能!絕對不可能!若說蔡攸欺男霸女他還相信,若說蔡攸還有這等本事,別說是自己,就是全東京城里也沒有人會相信。

    王朗心存僥幸,說道:“你真的確定是蔡攸?”

    張福肯定地說道:“千真萬確!小的怎敢欺瞞東家。”

    王朗偷眼瞄了一下旁邊的李師師,發現李師師此刻燕眉緊鎖,不知在想些什么。他可不想在佳人面前失了面子,于是忍痛說道:“哼!5千多兩我還是陪得起的,你速速去賬房取來便是!”

    張福應了一聲,就一溜小跑出門而去。

    王朗現在面子上很是掛不住,剛剛夸口說賺了3千兩,沒想到現在卻輸出去五千多兩。他尷尬地看著李師師,心中恨恨道:“好你個蔡攸,咱們走著瞧!我是不會輸給你這個廢物的!”

    此刻,蔡攸正舞者手中的銀票,得意地看著眾人。高衙內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癡傻說道:“蔡少可真是高人不露相啊!”

    趙恒笑道:“蔡少平日里不顯山也不露水,沒想到如此厲害啊!不過那白色的粉末到底是什么啊,竟比草還有用。”

    蔡攸神秘一笑,展開手中的口袋,露出一堆白色粉末,說道:“你們只要嘗嘗便知。”

    高衙內搖頭道:“這是牛吃的東西,人怎么能夠食用?”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蔡攸剛要收回袋子,卻見趙恒伸出手指沾了些粉末,然后送入嘴中細細品味起來,蔡攸不禁贊賞的點點頭,不愧是以后要當皇帝的人,就是和那些愚昧之人有著根本區別。

    趙恒吧唧吧唧嘴,臉上表情急速的變化著,先是疑惑,再是怪異,后是恍然,說道:“白色粉末,味道咸咸的,難道是…”

    蔡攸一把捂住趙恒的嘴巴,說道:“殿下心知便是,萬萬不可說出來,不然如果傳揚出去,這家賭場可就得關門大吉了!”

    趙恒點點頭,定定的看著蔡攸,疑惑道:“這似乎不是蔡少的風格啊?你好像不是以前的那個你了?”

    蔡攸愣愣的看著趙恒,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忽然,趙恒哈哈大笑起來,道:“不管你是不是和以前不同了,今日這頓飯你是請定了!”

    蔡攸也跟著笑了起來,高聲說道:“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好!今日就由我做東,大家見者有份,不醉不歸!”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2-m
大唐技師
作者 揚鑣
  遊戲設計師李牧,陰錯陽差,誤入初唐。這裡有所向披靡的大唐鐵甲,也有萬不得已的便橋之盟。有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