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3年6月,非典肆虐的最后一個月,我和董小冰分手了。

    是我提出來的,理由為非典結束了,我們也沒必要在一起了,并且說好老死不相往來,短短幾句話結束了我們長達3年的愛情,董小冰并有我想想中的那樣哭天抹淚,只是愣了幾秒鐘之后哦了一下便開始收拾著自己的東西。

    看著董小冰收拾著自己的東西離開我家,心里忽然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忽然意識到這3年來我家里大多數東西都是她買的,我站在門口點了根煙,問她用不用我幫她,她沒說話,象沒聽見一樣把幾件厚衣服使勁的塞到一個大旅行包里。嘩啦一下旅行包撐破了,里面的衣服散落一地,她嘆了口氣,看了我一眼,問我

    “你家有沒有大袋子借我一個”

    “我覺得分手了不說點什么怪不舒服的”

    “有什么好說的?再說了,咱倆這叫分手么?是你甩我”

    “咱們先不說算不算分手這件事,我覺得你應該說點對我說點什么,或者對咱們在一起這么長時間做個總結吧”

    “沒那個必要”說完董小冰把所有的衣服都扔到了床上,迅速的用我的床單打了一個大包,扔到地上。

    當天晚上董小冰坐著一輛黑出租車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正如她突如其來的插入我的生活一樣,以后我就沒再見過她,夢里除外……

    1

    也就是在董小冰離開的第二天,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北京非典警戒解除,給幾個朋友打去電話互相問候,說著一些言不由衷的話。打完一上午電話后已經是饑腸轆轆了,翻開冰箱,里面僅有一個爛到流湯的西紅柿和一罐燕京啤酒,我小心翼翼的把爛西紅柿捏了出來扔進垃圾袋,拿出啤酒喝了一口之后心滿意足的打了一個飽嗝,電視里播放著一些奮斗在非典前線護士的事跡,我忽然有一種被感動的感覺,想捐點錢,卻又不知道捐到哪里,按照電視上給的電話打過去一直是忙音,不知不覺中我又睡著了。

    我夢到董小冰回來了,并且說著一些讓人心軟的話,于是我一咬牙便決定讓她留了下來,我倆正要上chuang打炮的時候電話響了,把我從夢里面拉了出來。就這樣過完了沒有董小冰的第一個上午,和往常沒有什么不一樣的,只不過沒人給我做飯罷了,但是也沒人會吵醒我,電話除外。

    2

    我一直承認董小冰是個好姑娘,無論是在我父母面前還是朋友面前,我也承認我倆在一起的這三年來我也曾經無數次的背叛她,并且有幾次被捉奸在床,但是她始終沒有說什么,每當我把這些事情當做特牛逼的一件事像朋友炫耀的時候她正在家里任勞任怨的干活或者百無聊賴的等我回來一起睡覺。

    3

    董小冰的事情告一段落,就像舊的臺歷一樣翻過去之后絕對不會再翻回來,晚上我和幾個朋友聚在三里屯的酒吧,聊著永遠都聊不完的文學,電影和女人。其實如果你每天晚上都坐在我們旁邊的話你一定會發現,我們的話題就像每晚重播的廣告一樣,千篇一律,越到后來越亂,聲音越大,因為大家都喝了酒,不乏有一些人振臂高呼:“XXX(國內知名大導演)是傻逼”

    “XXXX(國內知名女作家)大傻逼”

    這些人大多數都是我們這個圈子的,有些叫不上名字來,但是大家都臉熟,這些人從事的職業大多是都能和文字或電影沾點邊,其中不乏有一些雜志社的名記或知名作家或獨立制片人。我記得當時董小冰就是以獨立制片人的頭銜加進我們這個圈子的,雖然后來一部片子也沒有拍。

    這次的聊天內容也和非典前沒什么區別,依舊是文藝復興后期意大利巴羅克音樂,我真不知道這票人怎么會如此熱衷巴羅克音樂,我聽的乏味便做到一旁和一個較為熟悉的娛記聊了起來,這孫子說起話來口若懸河,總之就是娛樂園的事沒他不知道的,不過聽起來蠻有意思的,沒過一會我倆喝了幾瓶啤酒,娛樂圈一共那么點事,聊完了就不知道該聊些什么了,我看了眼表,起身出去了,我忽然覺得我現在有點多余,就好像哪里都是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外面下起了瓢潑大雨,我估算了一下,酒吧離我停車的位置有大概100米,如果我跑過去的話渾身都會被淋濕,并且有摔跟頭的危險,正當我猶豫跑還是不跑的時候一個姑娘從酒吧里面開門出來,沒好氣的對我說

    “你到底是進來還是出去啊?進來就進來出去就出去,別跟這擋著門”

    “你出去一個我看看”我沒好氣的說

    “什么人啊,大老爺們下雨就怕成這樣”說完自己打著一把白色的傘離開了。我被她說的有點面子上過不去,嘴里罵罵咧咧的跑了出來,沒等到我的車前,腳底一滑,伴隨著我撕心裂肺的呻吟聲結結實實的摔在了馬路中央,剛才那個姑娘回過頭來撲哧一下笑了出來。

    4

    我一直都是一個不怎么愛在異性面前表現自己的人,不知道今天晚上怎么回事,在摔在地上的那一剎那我認為我骨折了,不過后來發現只是破了點皮兒而已,最主要的是那姑娘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了我的床上。

    “我這事沒有經驗”我坐在床上點了根煙說

    那女孩瞥了我一眼,甩出一副鄙視的眼神

    “真的,帶你這樣的女孩回家我還是第一次”

    “什么叫我這樣的女孩啊?我是什么樣的女孩啊”她從床上坐起來朝我嚷嚷著

    “不是,我的意思是沒發展的這么快過,你算一下,咱倆認識了還不到1個小時,現在都這樣了,你得讓我先適應一下,我估計現在就開始的話很有可能影響到質量”

    “你隨便”她從我煙盒里拿出一支煙抽了起來

    “你叫什么名啊”

    “看來你真是新手”

    “什么意思啊?”我詫異的問她

    “你以為我是愛上你了想跟你交朋友啊?”

    “那是什么?”

    “一夜情”

    “我家沒套兒”

    “那算了,誰都別耽誤誰了”說完她立刻穿衣服

    “留個電話吧”

    “干嘛?”

    “改天買了套兒叫你”

    “你電話多少號”

    “1391023XXXX”

    “等我有需要了叫你吧”說完她拎起自己的小包走了,沒過5分鐘她立刻給我打來了電話,給我開門。

    5

    第二天我睜眼的時候女孩已經走了,完全沒有來過的痕跡,我很懷疑昨天晚上是不是做了一個chun夢,我拿出手機看了一下已接來電,確實有她的電話,我也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索性在電話本中用女人來稱呼她,隨后我又檢查了一下家里的貴重物品一樣沒少,反而在床頭柜上多出了一盒杜蕾斯加厚5只裝的避孕套……

    我給她打了過去,她沒接,掛了,我隨后發了一條信息給她,內容為:如有時間把剩下的4個一起用完。很快她回了三個字:看心情。

    我把手機扔到一邊,我今天有點想去宜家買點東西的沖動,想了一下距離還是算了吧,我穿著內褲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看著房頂上面一個淺淺的鞋印,那是董小冰那雙打折拖鞋留下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上面應該還有一個蚊子的尸體,我從床上起來從陽臺搬來一個梯子,爬上去仔細的看了又看,沒有找到那只蚊子的尸體,我估計有可能被其他的蚊子拖走落葉歸根了。隨后我便像失去人生目標的人一樣頹然的坐在床上,過了一會手機響了,是某雜志社編輯打來的。我猶豫了一下沒接,不過這廝頗有耐力,打了一遍又一遍,最后我只好接了

    “你可接電話了,急死我了”

    “怎么了”

    “我們這要關于北京夜生活的稿子,你能寫么?”

    “寫什么啊?”

    “北京夜生活啊”

    “一夜情,傍款,小姐橫行這些?”

    “沒跟你開玩笑”

    “我看看吧”

    “別看看啊,我們主編都快催死我了”

    “成吧”

    聽我松了口那編輯松了口氣,便和我打起了哈哈,說等這事忙完請我吃飯之類的話,掛電話前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在7月中旬交稿。

    掛了電話我還真仔細思考了一下這個問題,北京的夜生活能寫的出去的據我所知也就是泡吧,要不就是小飯館兒,別的還真想不到,干脆不去想了,有時間去西單圖書大廈一層翻一下北京旅游的書就行了。不知不覺又想到了昨天晚上那個女人,我邊給她打了個電話,等了好長時間之后她終于接了

    “干嘛?”

    “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啊”

    “你要是沒事我可就掛了我這一堆事呢”

    “中午一起吃飯吧”

    “行吧,11點半國貿金山城”

    說完便匆匆忙忙的掛了電話……

    6

    她比我先到的,我估計她應該就在這附近上班。她并不認生,我到那的時候她已經開始點菜了,看見我來了她把菜單扔給了我,讓我想吃什么點什么,不用因為自己花錢不舍的點菜,吃不飽就不好了。我說我還就不跟自己認生,之后點了幾個比較貴的菜。

    “你跟這邊上班啊”

    “差不多吧”

    “那還不錯,跟這邊上班的都是白領”

    “得了吧,掙的錢都不夠花的,我跟你說,你算撿便宜了,要不是我最近囊中羞澀我才不會跟你出來吃飯呢”

    “那我是不是得謝謝你給我這次表現的機會啊”

    “自己看著辦吧”

    “那你以后還得讓我多表現表現啊”

    “行吧,在我成功的把自己出口之前”

    “你有沒有想過出口轉內銷一下啊”

    “不能夠,雖然咱姐們是MADEINCHINA但是到了老外那絕對暢銷”

    “那行吧,祝你出口成功”

    這時候服務員把鍋架好了并且陸陸續續的把菜端了上來,我心不在焉的朝鍋里扔著羊肉,我開始認真的打量起眼前的這個女孩來,大大的眼睛,細長的眉毛,精致的五官,還真有點美女的味道,我笑著對她說

    “其實我覺得你這樣出口有點虧了”

    “怎么虧了”

    “你要是真的出口了咱們北京不就又少了一個美女了嘛”

    很顯然這些話對她來說很受用,逗得她咯咯的笑,她笑了一會說

    “貧不貧啊你,吃飯”說著給我夾了一筷子已經涮熟的羊肉。

    “你做哪行的?”她問我

    “你看我像做什么的?”我反問她

    “反正不像做IT的”

    “你算猜錯了,其實我就是跟中關村那買盜版光盤的”

    “真的?”

    “恩,如果你平時在中關村那邊遇到我我手里會抱著一個孩子”

    “黃碟賣么?”她笑著問我

    “日本的歐美的要多少有多少,還有一些事國產的青春期性教育”

    “你可真夠貧的,說真的,你是干嘛的啊”

    “平時也就寫一些小酸文兒騙騙無知少女,有時候也幫一些雜志社寫些文章,你呢”

    “廣告公司文案”

    “4A?”

    “一個A都沒有”

    “那你干個什么勁兒啊?不如來給我當全職媳婦算了,包吃包住還能隨時打炮,前提是我身體情況好的時候啊,如果不好另當別論”

    “那可不成,我能不能出口成功就靠這公司了”

    “我怎么覺得你這么庸俗啊”

    “那是,女人嘛,庸俗點好,能換錢”

    隨后她便像打了雞血一樣亢奮的說起了自己人生的目標,最后我替她歸納了一下,她的終極人生目標一共一點,就是找一個有錢的老外,哪怕是個老頭,老頭更好,沒性能力,還肯花錢,頂多也就是讓老東西摸兩下,不吃虧。

    還有,這頓飯唯一且最有意義的收獲就是知道了她叫楊雪。

    7

    生活對于每個人來說都是具有不同意義的,關于什么是什么生活這一點我們從上大學就開始討論,我現在依然能記得大學時期我們向往的是一種什么樣的生活,和畢業前最后一晚大家說的一些豪言壯語,可是幾年后又有幾個人把它實現呢?至少我沒有。

    今天晚上楊雪又一次躺在了我身邊,理由為自己花錢買套就是用的,不用會便宜我的,萬一哪天我心血來潮跟別人用了她就給別人做嫁衣了,她說這點在她身上是絕對不會發生的,也是要極力杜絕的。

    “我怎么老覺得你這屋子里有股子莫名其妙的女人味兒啊?”楊雪吸著鼻子說

    “在三天前的晚上,剛剛搬出去一個女人”

    “女朋友?”

    “分手了”

    她哦了一下點了一根煙,過了一會她說

    “你這屋子不錯,你一個人住虧了點”

    “你什么意思啊?”

    “要不我搬進來,咱倆湊合湊合吧”

    “我怎么覺得你這有點動機不純啊”

    “哎呦,你見過北京人騙人的么”

    “這不是北京人外地人的事,那你說用什么身份住進來呢?”

    她歪著腦袋想了一會說“情兒?”

    “得了吧,咱不缺這個”

    “要不我付你房租吧”

    “一個月多少錢”

    “500”

    “我說大姐,我這可是三環啊,你這便宜也占得大點了吧”

    她環顧四周看了一下,自言自語的說“也對啊”

    我沒說話她也沒說話,過了大概2分鐘她對我說

    “能不能讓我進來住幾天,我沒錢交下月房租了”

    8

    這絕對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送走了上一個莫名起來的進來下一個,而且還和我玩兒起了居家過日子范兒。我忽然想到了一個細節,在遇到楊雪那天晚上,也就是去酒吧之前我就覺得右眼皮一個勁的跳,原本以為摔了一跟頭就晚上,沒想到那只是整起倒霉事件的開胃酒。第二天中午楊雪就帶著一貨車東西來到我家,我數了一下紙箱21個,編織袋5個,零零散散的東西若干,我倆一直收拾到傍晚才收拾完,楊雪拍了拍手掐了一下我的臉說

    “這才有點家的感覺嘛”

    “你這是要在我這住幾天么?”

    “江湖救急,等我發了工資立刻搬走,絕對不順走你一樣東西,不過為了感謝你救濟我,你可以隨便挑選一件我的東西作為回報,事先聲明,內褲內衣除外啊”

    我沒有接她的話茬,轉過來問她

    “怎么著啊,你不請我吃頓飯啊,住我房子這事咱不說,就看在我忙里忙外幫你收拾東西的份上你也得請我吃頓飯吧”

    楊雪牛逼哄哄的把錢包里的所有錢倒在了桌子上,我數了一下一共32塊9毛錢,我統統都裝到我自己兜里,楊雪嚷嚷著說

    “這可是我最后的錢了,你多少得給我留一點吧”

    我沒理他,她看我沒有給她的意思嘟囔了一句寄人籬下真悲慘就沒再說話了,我看著她的樣子有種想笑的感覺,我拿起了她的錢包從里面抽出她的身份證,她迅速的搶了過去,沒好氣的對我說

    “沒你這樣欺負人的啊,你還想扣我身份證是怎么著啊”

    “沒有,就看看”

    “20塊錢一看,看一次5秒鐘”

    “我還不想看呢”

    “10塊”

    “不看”

    “5塊”

    “不看”

    “算了,姑娘我不差這幾塊錢,給你看一眼我也不吃虧”

    說完她又擺出一副牛逼哄哄的表情把身份證放在我手里,之后就哼著歌去廁所洗臉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賭城不是天堂
作者 深峻海洋
  夢斷澳門,嗟嘆人生!   澳門,合法賭博,賭桌上看似合理的規則,引多少國人前仆後繼。 ...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