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4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12

    我如同在電話中說的那樣,到了西單圖書大廈之后便給那個叫秦旭的女孩打去了電話,沒過多久她就來了,我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她的長相,我覺得像只猴子,不但瘦,而且耳朵有點畸形,她見了我絲毫沒有認生,從自己包里掏出了幾張我和董小冰照的照片,我接過來翻看了一下,有17張,有在長城照的,有在十渡照的,也有云臺山的,看完后我問那女孩

    “她現在怎么樣?”

    “還成吧,活的挺好的”

    “那就行了”

    “行吧,東西我也送到了,我也該回去了”

    “吃飯了么?”

    “沒呢”

    “要不就進吃點?”

    “你請就行”

    “走著”

    我和秦旭去了中友地下的麥當勞,是秦旭挑的地方,用她的話說這里人多,免得到時候被我這個色狼占了便宜。點完餐后我坐在秦旭對面我開始自己端詳起她來,如果沒有那兩個招風耳的話我覺得她應該也算是個美女,她看我盯著她看她瞪了我一眼說

    “我可是你前女友的姐們兒啊,沒你這樣的”

    “不就是看看你么”

    “有什么好看的啊”秦旭邊說邊把自己的頭發撥弄了下來擋住了那對招風耳。

    “別擋著啊,就那耳朵好看”

    “不說話你能死啊”

    “我這人吃飯前不說話不舒服,也是對我自己的身體好,吃飯前把體內多余的空氣都排出去,不會肚子疼也不會放屁”

    “你可真夠貧的”說完她惡狠狠地咬了一口漢堡。

    “對了,你和董小冰怎么認識的啊,我怎么沒聽她說過你啊”我嚼著雞塊口齒不清的問她

    “我可倒是常跟她嘴里聽說你”

    “她都說我什么了?”

    “現在知道這個還有什么必要么?”

    “也是,你回頭告訴董小冰,讓她別老惦記著我,找了好人家”

    “虧你說的出來,你都不知道你倆分手后她哭得有多傷心,差點背過氣去”

    “我算看出來,今天你是幫她拔份兒來了”

    “懶得理你”說完她白了我一眼又惡狠狠地咬了一口漢堡。

    13

    吃晚飯后秦旭鄭重其事的告訴我,以后別用打聽董小冰的近況為理由打電話騷擾她,她忙得很,我沒理她,問她想不想搭個順風車她說不必了,之后我就關上了車門揚長而去。

    回到家拿出那些照片來一張一張的看著,照片上的場景和當時的我們就像放電影一樣在我腦子里走著,此時此刻我忽然有點想念董小冰,我試圖擠出幾滴眼淚來,努力了幾次后放棄了,除了眼前有點恍惚之外什么感覺都沒有。我思前想后,最后還是把照片留了下來,夾到了一本資本論里面,我相信沒有一個女人會喜歡看這本書,不會哪天翻出這些照片來質問我這個女人是誰。

    留個念像兒,僅此而已。

    下午接到了書商的電話,電話中落實了一本書的版權,并且丫信誓旦旦的說如果書賣得火可以拍成連續劇,掛了電話后我給楊雪打了個電話,問她干嗎呢,她說自己正在自己做自己的外貿生意呢,問我有沒有事,我說沒有,她哦了一點便掛了,掛了電話之后心理忽然感覺空落落的還夾雜著一些氣憤,我又打過去,楊雪關機了。

    14

    北京的夜晚是性感的,我不知道用性感這個詞來形容一個城市是否貼切,但是我一直覺得北京是個嫵媚的女人,晚上才會把性感的一面展現給你。

    如果運用我的比喻的話我現在所在的這家酒吧應該是北京這個女人的敏感區。按照慣例,我每天每逢周五晚上便會和幾個大學同學一起坐在后海的酒吧聊天胡扯,這幾乎成了我們畢業之后唯一聯絡感情的方式,春夏秋冬,風雨無阻。幾個人幾瓶啤酒,聊著一些曾經的過去,這次很不幸,話題落在我和我大學時期的女友身上。

    “你丫現在和趙菲菲還有沒有聯系啊”張磊吐出一口煙問我

    “沒有”

    “就一直沒聯系過?”陳南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問到

    “真的,天地良心”我義正言辭的說

    “那時候我記得你倆可夠瘋的”張磊搖了搖頭說

    “是啊,我那時候真以為你們能成正果呢”陳南說

    “得了吧,新的不去舊的不來,我現在也不錯,我最近又跟一女孩膩一起了”

    “你丫又騙你的讀者上chuang了啊”一直沒說話的張坤興致盎然的問

    “就你丫臟”我沒好氣的說了一句

    “說說,怎么回事啊”張磊說

    隨后我便用了一瓶啤酒的時間對他們講述了我和楊雪的事,最后得出的結論:楊雪有可能是個職業騙子,之后幾個人有添油加醋的向我形容著最近在本市多發的騙財騙色的騙子手段,我越聽越覺得靠譜,心里也開始犯了嘀咕,萬一丫要是個騙子怎么辦?

    “要我說你趕緊找一個像模像樣過日子姑娘結婚算了,別老打游擊了,不安全,遇到騙子是小,得了艾滋才是大”張坤老氣橫秋的說著,這里面也只有他有權利說這種話,因為他是我們這里最早結婚的,現在孩子已經3歲了。

    “別廢話了,你覺得你結完婚后過的怎么樣”我不滿的問他

    “不錯啊,天天三個飽兒倆倒兒,襪子褲衩有人給你洗,你還想怎么著啊,做人得知足”張坤拍著碩大的肚子滿意的說

    “那你還不如請保姆,一個月撐死也就是花1000快錢,你現在掙那點錢都交工”陳南說

    張坤不耐煩餓擺了擺手說“哎呀,你們不懂,跟你們說不清”說完猛灌了一大口啤酒,喝完后打了一個飽嗝,剎那間我覺得空氣異常渾濁,便以放水的名義出去透透氣。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和以前的幾個大學同學變得無話可談,每到周末聚會的時候聊到一定程度之后大家就不知道說些什么,今天也是如此。

    從酒吧出來之后我沿著酒吧街漫無目的的溜達著,看著酒吧里形形色色的人,心里有一種莫名的惆悵,正當這種惆悵迅速蔓延到我全身的時候我猛然聽見一聲撕心裂肺的嘔吐聲,而且是一個女人的。

    我忍不住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一個女孩抱著一顆大樹嘔吐,臉上全是鼻涕眼淚,嘴角還掛著嘔吐的殘留物,第一眼看上去感覺這個女孩面熟,仔細一看才看清,是董小冰的姐們,秦旭。

    “你沒事吧”我走過去問她

    “沒事,好的狠”說完靠著樹傻呵呵的笑著

    “你家住哪啊?我送你回去”

    秦旭情緒激動地說:“我沒家”

    “你和誰來的酒吧啊”

    “我不知道我一個人好的很”她口齒不清的說著,我最怕的就是遇到女人喝酒喝到神志不清的時候,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這時候秦旭搖搖晃晃的走到我面前摸著我的臉蛋口齒不清的說

    “我不認識你,你跟你說啊,你別想上我,我可會功夫”說完重重的拍了我的臉幾下。我沒好氣的把她的手撥開,拉起她的胳膊就朝我車的方向走,沒走幾步她就開始大喊大叫我不回家,惹得街上的人全部帶著一種看流氓的眼神看我,直到我給她塞進我的車里她才安靜下來,小聲的胡言亂語。

    我拿出手機給楊雪打了個電話,問她在哪,她說在家里練瑜伽,我說我一個姐們喝多了,我要帶回家,沒等她反對我便掛了電話。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3015684 20076 20096 m
卜築
作者 爭斤論兩花花帽
  人到中年萬事休,卻道天涼好個秋。三十不豪,四十不富,五十將相尋死路。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