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PC43219(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說是店似乎太抬舉了點,不如說是一個小小的店鋪,只有一個女店員,看上去這個略有姿色的女人大概就是老板了。阿輝神色曖mei的走上去聊了好一會,這才拿著兩杯果汁過來。

    江浪不是傻子,猜都猜得到阿輝對這女的有意思。他也不點明,只是一個勁的嘿嘿直笑,阿輝倒是不怕這招,直言不諱:“沒錯,我是想追她。”

    江浪心道:我就知道,嘿嘿。他想起剛才女老板對阿輝的表情,不由聯想到:“她好象對你沒什么……那個。”

    說到這里,阿輝神色黯淡,不過,很快就開心起來:“沒關系,只要用心,我總會追到她的。”他臉色一動,想到一事:“阿浪,你是第一天巡邏,有些東西得跟你說一下。其實工作是很簡單的,也很好學,每天巡邏必須得在一個固定的時段在一個固定的地方去簽到,經過一次就得簽到一次。記住,別超時,不然會被處分的。還有,大庭廣眾下最好別吸煙,要吸還是到茶餐廳這些地方休息的時候再吸,這是警方內部的規定。沒辦法,這些年來警方形象一直不好,這個規定也算是約束一下警員們的行為,給民眾一些好印象。”

    “那么如果遇上賊,怎么辦呢?”江浪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心里話問出來了。

    阿輝聽到哈哈大笑不已,引得旁人側目。只見他笑著說:“這個你不用擔心,一般來說我們巡邏的警員是不容易遇到賊的。如果真的遇到了,你就隨便追追意思一下就算了,當警察最重要的不是拼命,而是安全。我們的工作只是維護治案板,刑事案件自然會有另一個部門的同僚去處理。”

    江浪呼的站直起來,臉帶不悅神色:“輝哥,你怎么能那么說。我們當警察難道只是圖這份薪水……”

    阿輝顯然聽到過很多這種話,他一點生氣也沒有,笑呵呵的打斷話:“阿浪,我理解你的想法,因為我剛加入警隊時也是這樣想的,甚至志愿比你還狂妄。但是,后來一個退休前輩告訴我,當警察最重要的不是拼,而是自己的生命。你以后自然會明白的。”說到這里,阿輝眼睛里出現了黯然神色。

    “輝哥,照你那么說,難道全港三萬多警察都應該見了賊就躲開嗎?也許大多數警察只是把警察當做一種生存的職業,但是,如果每個警察都像你這樣想,那我們跟寄生蟲有什么分別?即使我們只是普通市民也應該在力所能及的范圍里為社會治安做些什么,更何況我們是警察,既然拿了這份薪水,我們就應該行使自己的職責。而不是為了所謂的安全避之大吉。”輝哥的話似乎觸及了江浪內心最恥辱的一面,他非常惱怒,臉色通紅,雙手無意識的揮舞配合自己的話。

    “阿浪,你還年輕……”輝哥輕嘆了一口,似乎有滿腹苦衷。

    江浪依然拙拙逼人:“輝哥,你剛才說無論如何都會追到自己喜歡的女人。”他頓了一下,看了一眼女老板,那女老板也發現了這邊的異常處,正在觀察著:“我看得出,你很有信心。但我真不懂,為什么你對做警察就那么沒信息呢?”

    砰!

    阿輝盛怒之下,猛力一掌拍在桌子上,力量之大震得桌上的果汁都灑落出來。他給江浪勾起了心底的怒火和沉郁,大聲喝道:“難道你以為我不想做個盡忠職守的好警察,你他媽的給我看看。”

    阿輝氣極之余顫抖著手把衣服拉看,他的腹部有一道非常刺眼的傷疤,大概長達三四寸,可真是觸目驚心。那女老板更是臉色慘變,嚇了一大跳,接著看往阿輝的眼神立刻就不同了。

    “輝哥,這是……”江浪吃驚之極,忍不住小心的詢問。好在這會學生上學的上學,成人上班的上班,這里倒是沒什么人,不然還不鬧翻了天。

    “你以為這是什么,我他媽被街邊的小混混砍的,我他媽還是警察,居然被小混混砍了,只因為我曾經在大街上掃了他老大的面子。你說這是什么世道,你說當警察還有什么意思!”阿輝怒火旺盛,甚至連被禁止說的臟話也蹦出來。

    “輝哥……”江浪說不出話來了,他知道自己誤會阿輝了。他只能握住阿輝的手,表示一些安慰。

    依然氣憤的阿輝立刻把手收回去了,拿出一張錢扔在桌子上就離開了。江浪急忙追了上前去,只是阿輝卻不理他。兩人就這樣一直走著,阿輝做什么,江浪就跟著做什么。

    默默的氣氛,兩人從東建大廈一路走到百福道,眼見就到了健康中街的街市。江浪突然間聽到前方一米處的阿輝說了一句話:“對不起。”

    江浪大喜過望,看來阿輝是打算和解了,他急忙走上前去和阿輝并排前進,真誠的道歉:“該我說對不起才是,輝哥,我不了解你,所以才……”

    “不關你的事,剛才我想過了,你說的很對。既然我選擇了當警察,注定就不能把這當做一個普通的職業,而應該全心投入。我想我以前真的錯了,居然為了一點點小事就放棄了自己的理想。”阿輝臉色沉重,不住自嘲。

    側臉看著江浪,他的神色由迷惘漸漸變得堅定:“有是能力做一個好警察的。謝謝你,如果沒有你點醒,可能我會繼續頹廢下去。”

    “輝哥,別說這些,看到你找回往日雄風,我很開心。”江浪得意的拍拍馬屁。

    阿輝不禁失笑說:“哪有什么雄風,不過算是盡忠職守罷了。想當年我也曾經試過追一個小偷,整整追了五條街的。”

    五條街,江浪不禁咋舌,這可真夠狠的。換了自己未必就有那么好的精力追下去。

    阿輝看見江浪的表情,颯然一笑:“其實沒你想象的那么困難,只要你想追,隨時可以追個十來條街的。”

    江浪尷尬一笑,雙手亂搖:“我不行的,不行的。”

    “你會不行,呵呵,今年你可是拿優異成績獎從警校畢業的哦。”阿輝擺明了是在調侃,看見江浪疑問的眼神,他解釋道:“今天上午方隊告訴我的。”

    “不會吧,他看我的檔案時瞟一眼就過去了,怎么會知道。”江浪真的非常糊涂了。

    阿輝好氣又好笑:“你這個笨蛋,大事清楚,小事糊涂。方隊半年前可是重案組的隊長(香港警方有兩個負責調查破獲嚴重罪案的部門,一是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隸屬刑事部門,負責黑社會和銀行搶劫之類的罪案。另外是陸上五個總區轄下各有一個刑事偵緝部,專事調查嚴重罪案,比如謀殺之類的。電影里的O記是指三合會調查科,重案組應該是指刑事偵緝部。電影便衣警察自稱的CID,其實香港警方并沒有這個稱呼)。你的檔案他隨便瞟一眼,也能記得清楚明白。”

    “難怪,難怪!”江浪恍然大悟,看不出方文還是猛人一個。

    上午一直沒事發生,兩人來到茶餐廳吃東西,江浪央求阿輝給說說方隊的事。阿輝想了一下,就答應了下來。

    “說到方隊,那真是有些傳奇色彩,他今年三十一歲,正好比你大十歲。十年前他跟你一樣從警校畢業,不過人家可是拿的全校第一。警校畢業后,就做了軍裝警員,半年就升為高級警員。那次他在街上巡邏,正好遇到O記的兄弟在辦案,他們的計劃不夠周密,目標人物逃了一個出來。正好被巡邏的方隊遇上,方隊三幾下就把那小子擺平了。然后當時O記的隊長就挺欣賞方隊,想把他搞進O記,可惜方隊資歷太淺,遭到不少人反對。”

    “幸好方隊當時也立下了功勞,結果就被調到了重案組做事。嘿,方隊一去,就破了一樁謀殺案,這下可就出名了。花了三年的時間破了不少大案,他當上督察,然后就被O記借調過去,后來O記死都不肯放手。兩個部門的老頂差點沒對干起來,后來O記仗著自己部門的超然地位,把方隊弄到手。在隨后的三年里,方隊接連破了幾個大案。比如當年的東亞銀行劫案,還有銀都戲院大劫案這些大案,他都參與了主要行動,甚至在一次掃黑行動里還抓了灣仔雙虎。”

    江浪當然知道,當年東亞銀行劫案和銀都劫案可謂是震動全港,前者是一群越南人和新加坡人聯手搞來重軍火,進行赤裸裸的打劫,警方雖然及時得到情報包圍住那些匪徒,可在對方重軍火和埋伏之下,死傷達到十八人,可謂損失慘重。而銀都劫案更加夸張,一間容納上千人的豪華影院竟然被四個只有一把手槍的匪徒洗劫一空。

    這兩個案件令得警隊聲譽大跌,曾經有報紙在案發后做過社會調查,市民對警隊的信任率竟然跌到了不足四成。后來破獲了案件之后,才很是艱難的升到五成多些的信任度。

    至于灣仔雙虎,那是灣仔的兩個老大,勢力極大,只手遮天,連反毒組的都奈何不了他們,合稱灣仔雙虎,沒想到居然是被方隊抓住的。

    “后來升到高級督察,不過,方隊做事真的太猛了,被稱為‘重案之虎’。有一次追匪徒的時候,他一個人一把槍,硬是開著追手持AK的三個匪徒,甚至還給抓到兩個打死一個。結果是造成九車連環相撞,方隊那次挨了一頓處分。再后來有一次,他毆打犯人,結果被降職一級,調回了重案組。當時重案組的手足還為他開了一個歡迎會,可惜呀,他在重案組也只做了兩年,雖然破了不少案子,可也得罪了不少小人。犯了一點錯,就被平調到北角警署了。”

    阿輝一邊嘆息一邊搖頭,顯然很是同情方隊的遭遇。倒是江浪聽到如癡如醉,像是聽神話故事一般,眼里直冒佩服到五體投地的眼神。更在心里暗暗立誓,一定要做到像方隊那么好,甚至更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1 篇書評 我要發表
david

1
david
發表時間 2017-06-28 11:18

^_^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1-m
沉淪女主播
作者 中國老槍
  年輕靚麗的電視臺當紅時政女主播,事業原本一直順風順水,不料,因為主持策劃一個揭露陰暗面的系...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