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亂葬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亂葬崗

    風景區很出名,每年來這里旅游的國內外游客超過一千萬,這些游客為了完美的領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幾乎踏遍了風景區的每一寸土地。只不過,有一處地方是他們并不曾涉足的,那里別說是游客,就連在風景區工作了幾十年的工作人員都沒幾個去過。

    那個地方叫——亂葬崗。

    古往今來,人類都在追求美好的東西,能讓他們震撼和感慨的東西,而風景美麗的大自然毫無疑問就成了首選。于是,無論是在古代或是現代,風景美麗的地方都絕不缺少人氣。要說區別,只能說古代是屬于冒險,現代是屬于旅游悠閑而已。

    古林,自古以來就聞名天下,幾千年來踏足此地的人類已經無法用數字來形容了。而在交通和通訊極不方便的古代,踏足此處的人有不少都永遠的留在了這片風景秀麗的土地上。他們或因疾病,或因受傷,或因意外,客死他鄉。運氣不好的,死后直到尸骨被野獸啃個干凈也沒人發現,運氣好的,被當地人發現后還會幫忙掩埋一下,久而久之,亂葬崗因此形成。

    亂葬崗位于古林風景區的東南方,靠近少數名族居住區,整片山崗被人用磚頭砌成的墻壁圍成一個碩大的環形。墻壁被粉刷成白色,上面到處寫滿了“廢品處理中心,游客止步”“內有惡犬,游客止步”等提示語,用以阻止游客的進入。

    之所以會在現代,在著名的風景名勝區里出現這么一個陰風陣陣的地方,其原因還是要從亂葬崗本身來說起。亂葬崗很大,步行的話橫穿整個亂葬崗需要一個多小時,整體遷移實在是個龐大的工程。而用泥土掩埋的話,幾場大雨過后,山洪和泥石流就會帶著無數白骨散落在景區的某個地方。為了不讓游客受驚,景區和市政府唯有用石墻將整個亂葬崗與世隔絕,另外請了一些不怕死的老人住在里面,負責打理這一片“埋骨之地”。

    秦炎宗騎著自行車慢慢朝亂葬崗行去,在山崗下的一座黃色小房子面前停了下來,對著屋外平地上正在打太極拳的老人熱情的喊了一句:“黃爺爺早啊!”

    聽到秦炎宗的喊聲,黃姓老者收住拳勢,笑呵呵的對著秦炎宗說道:“呵呵,還早啊!宗子,你每天可都起得比我這老頭子早多了。我這才打完一套拳,你都畫完來了。”

    這時,黃老身后的小房子里鉆出一條半人高的黃色藏獒,搖著尾巴直朝秦炎宗的身上撲去。

    “呵呵,七筒乖!”秦炎宗被大狗撲了個滿懷,后退了一步才站住。亂葬崗上六條藏獒,全被許強那孫子用麻將命名,從三筒到八筒,原本還有一到九萬以及一二筒的,不過二十多年過去了,這些狗都不在了,如今留下的都是它們的后代。

    等秦炎宗和七筒親熱完后,黃老也開始朝小房子走去,邊走邊說道:“李家媳婦和王家二老昨天過來了,送來了一袋子獼猴桃和幾只山雞還有一條鱸魚,你上山的時候捎上去。告訴那幾個老不死,晚上等我回來才許吃飯。”

    秦炎宗笑著沒有搭話,跟著黃老進了屋,將地上兩個麻袋拿了起來,放在外面的單車后架上:“呆會我下去買幾瓶好酒,爺爺今天也會回來。”

    “哦?秦老頭要回來了?好,好,趕緊去買酒,今天晚上要多喝一杯。”聽到秦炎宗的爺爺要回來了,黃老的興致一下子提高了。

    亂葬崗上有五位老人,秦老爺子是個比較特殊的存在,因為會點醫術,幾十年來一直為周圍的父老鄉親免費看病,在這附近很有聲望。其實說到醫術,秦老并不是很精通,也就會治點一般的毛病,遇到什么疑難雜癥或者是大病還是束手無策的。這樣的醫術在城市里不少見,就連景區的景點醫療所都能做到。只不過人家秦老幾十年走家串戶的免費治療,針對的又是山上和少數民族的貧苦村民,光這份公德心就遠遠不是那些眼里只有錢的醫生所能做到的。

    正因為有了秦老的存在,山下這個為了阻止游客而建立起來的第一道關卡就成了村民們表達感謝的地方,幾十年來幾乎隔三差五就有村民送來大米、油鹽、野味、瓜果水酒等物品,過年過節的時候更甚。

    “好的!黃爺爺,我就先上去了。三筒,回屋去。”秦炎宗和黃老告辭,騎上單車就準備走。

    “哦,等等!還有一封冰丫頭的信。”黃老大喊了一聲,隨即進屋拿了一封信走了出來。

    秦炎宗接過黃老遞過來的信,很隨意的看了下信封,笑道:“這丫頭,又不是沒有手機,來個電話或者發條短信不就行了,咱這可是風景區,沒信號的地方不多。”

    “去去去,你懂什么,電話是方便,但能比得上書信的含義?那是冰丫頭對你和強子的尊敬。”聽了秦炎宗隨口說出來的話,黃老臉色有點不好看了。

    “呵呵,不是這個意思,我剛才隨口說說的,隨口說說的,您老千萬不要生氣,我哪能不知道冰丫頭的用心呢。”秦炎宗撓了撓腦袋,趕緊和黃老道了個歉,騎上單車逃一樣的跑了。

    “讓冰丫頭放了假過來看看我們這幾個老頭子!”黃老追在后面喊了一句。

    “誒,好的!”

    山崗上那道圍墻將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分隔,外面是風景如畫的秀麗山水,里面則是陰森恐怖,埋藏著幾千上萬白骨的亂葬崗。沿著泥濘的小路行去,路邊不時冒出幾根白骨或者一兩個骷髏頭,有時候甚至還能看到腐爛的尸體。

    風景區里沒人愿意提起這個地方,更沒人愿意到這里來,偶爾不經意的提起,給予的評論都毫無例外的是——住在那里的不是瘋子就是千年老妖。

    回到那間簡陋而雅致的小屋,秦炎宗將單車上的東西都搬進屋內放好,拿著冰丫頭的信就讀了起來,每個月閱讀冰丫頭的來信是最讓秦炎宗輕松愉快的。

    寫這封信的人叫潘云冰,是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以前就住在景區外面的小村莊里,父母去世得早,和奶奶相依為命。可惜天不從人愿,小丫頭五歲的時候,奶奶也去世了。

    小丫頭的奶奶去世的當天,秦老爺子就將秦炎宗和許強叫到跟前,說了一句話:“以后冰丫頭就交給你們照顧了。”

    那一年,秦炎宗十五歲,許強十七歲。

    兩個半大的男孩自那以后,給于了小云冰最無微不至的關懷和愛護,供她讀書,供她吃飯,給她買漂亮的衣服,零食……。秦炎宗一直跟著爺爺學東西,沒有收入,小云冰的一切開銷都是靠著許強鉆山打洞的撈錢提供了,這一供就是十三年,就算后來小強沉迷于賭博和酒色,常常口袋里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但給小云冰的錢也從來沒有拉下過。

    至于秦炎宗,雖然不能給小云冰經濟上的幫助,但是他教了小云冰很多東西,琴棋書畫,天文地理,只要他會而小云冰又有興趣的,他都會很耐心的教授。

    信里沒有什么特別的內容,無外呼就是小云冰讀書時發生的一些瑣事和見聞。小姑娘很爭氣,也很聰明,學習上從不讓兩個哥哥操心,成績更是名列前茅。

    “呵呵,時間過得真是快,一眨眼,那個還流著青鼻涕的小丫頭下半年就要讀高三了。”想著小云冰,秦炎宗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收好信,秦炎宗從抽屜里拿出紙筆,開始給小云冰回信。寫著寫著,他突然停了下來,皺了皺眉頭后,放下了筆。

    幾分鐘后,秦炎宗拿起電話,打給了許強。

    “我靠,你小子終于給我來電話了啊!”電話一接通,許強的吼聲就傳了過來。

    “把你的事情說說看。”秦炎宗直接無視了許強的怒吼。

    聽到秦炎宗直入主題,許強也顧不得吼了,趕緊說道:“下午有個私活,想找你幫個忙,弄件你的作品給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仿的那些東西是不能用來謀利的。”說這句話的時候,秦炎宗腦海里響起了爺爺對自己說的一句話:秦家的手藝可不是用來坑蒙拐騙的。

    “這次我是實在沒有辦法了!我以前欠了賭債,孫猴子從來都是給我三個月期限,只不過這次不知道那家伙發什么神經,不但要我一星期內還清自己的賭債,還把我爸那老不死的債都算到我頭上了。”電話那頭的小強顯得很窩火。

    聽了小強的話,秦炎宗沒有繼續多啰嗦,兩人之間實在是太知根知底了。他知道,能把神通廣大的小強逼到這一步,那證明所有能通融的路都被堵死了。

    “好吧,要哪類的。”沉默片刻后,秦炎宗松口了。

    聽到秦炎宗終于同意了,電話那頭的小強情緒很明顯的高漲起來:“給我弄幅畫把,這次這個棒槌八成是玩畫的。”

    “成,什么時候要。”

    “午飯過后,我人在千集。”

    “好!不過我先說明,如果這次錢有多的話,我要一份。”

    “呀?你要一份?你要錢干嘛?”秦炎宗突如其來的話顯然是讓小強一時難以接受。在他的印象中,自己這個死黨對錢從來就沒有追求。要是有追求的話,就憑他那本事,在風景區甚至是古林市,不說橫著走,當大爺那是絕對沒半點問題的。

    “以后告訴你,先說你同不同意吧。”秦炎宗懶得在電話里解釋自己的意圖。

    “行,行,你都開口了,我哪會說不行。”許強連連點頭,稍后又略帶猶豫的說道:“只是……”

    “怎么?”

    “沒事,沒事,呆會你給我帶畫過來再說。”

    掛上電話后,秦炎宗的目光轉向桌面,那里,還擺著他那封未完成的信。

    “冰丫頭明年就要讀大學了,這筆錢也該我出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438082_4_12-m
文娛萬歲
作者 我最白
  這是一個片場暴君肆虐在文娛大時代的故事,一個背負此岸之繁華,成就彼岸之神話的故事——  ...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