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殤(二)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11.10.1 國慶七天假第一天,天氣不是很好,準備出去玩的,結果在家看了一天的《愛情公寓》,好在有菲菲來陪我,我總覺得菲菲和胡一菲挺像的,尤其是性格。”

    “2011.10.2 哎,今天下了一天的大雨,難道我的國慶節就要在家度過了嘛?由於無聊,我竟然把假期作業給我做完了,感覺有些意外。”

    “2011.10.3 耶!冰激凌,我的最愛,還有啊臻米粉,不過吃的是變態辣,差點沒把我給辣死,今後再也不吃變態辣的了。”

    “2011.10.4 其實今天不想寫的,也沒什麼可記的事情,渾渾噩噩的一天,就連《愛情公寓》都不想看了,就這樣吧。”

    “2011.10.5 為什麼我和他這麼有緣,竟然住在一個地方,說實話,去公園見到他時挺驚訝的,他好像沒有看到我,不過他滑輪滑的樣子還是挺帥的。說到輪滑,其實還挺想學的,只可惜怕摔跤,還是算了吧。”

    “2011.10.6 無事發生,不寫了。”

    “2011.10.7 還是感覺在學校比較好,起碼有事做,明天就要開學了,等會去和舍友購物,提前記錄一下,省的回來的時候給忘了,哈哈哈☺。”

    標誌性的三道彎笑臉落在最右下角,沒想到你還是個宅女。其實那天我看到你了,不然我也不會突然做那些高難度的動作,想想當時,還真的是天真可愛。

    拿著日記本在曉曼的房間中踱步,每翻一張總感覺她就在身邊,字裡行間中都能感覺到她當時的表情。

    “2011.10.10 夏末,總是讓人由衷的感傷,不知是上天的安排,還是造化的弄人,沒想到你也在這所學校,真的不知道該以哪種姿態去面對你,好在我們並不在一個班,只希望我們能安安靜靜的過完這三年,也希望你能完成自己的夢想,我們一起加油。”

    “你這個花痴少女,沒想到故事還挺多的。”

    夏末時分,天氣也沒有了以前的燥熱,那天正直下午下課,一切都顯得如此的平常,可就是因為一個人的到來,曉曼那呆滯的表情我至今難忘。

    “哎我說靈曉曼,這道題我都給你講了八百遍了,你還能做錯,來,伸手捱打。”

    “我還沒說你這個英語白痴呢,一個單詞背了一千遍了,聽寫的時候還錯,我有說你嘛!”

    因為一道數學題,我們爭的不可開交,說實話,這道題真的很簡單,我真的不知道你為什麼記不住,我對英語,你對數學,可能真的有命中相剋這麼一說吧。

    不過爭執很快就結束了,因為門口出現了一個人,江雲。

    “林子辰,走啦!”

    近一米八的個子,手中抱著書,帶著一副黑框眼鏡,一眼望過去,一副學霸的模樣。

    原本還在旁邊爭論的曉曼,聞聲望去,可下一秒,時間彷彿凝固了,呆滯的表情出現在了曉曼的臉上,而門口的江雲見到後,同樣也愣了一下。

    兩人的表情我都看在了眼裡,雖然能感覺出點什麼,但卻不知事情原委。

    “來了。”

    迴應了一聲後,我便和江雲離開了教學樓,向籃球場走去。

    “江雲,你是不是認識靈曉曼?”

    “不認識。”

    “不認識?”

    記得當時我們在鬥牛,江雲聽到靈曉曼三個字後,連球都不發,直接一個三步上籃,籃球從籃筐掉落,任由它向樹林中滾去。

    “我們是初中同學。”

    “沒那麼簡單吧。”

    我拿出書包中早已準備好的礦泉水扔給了江雲一瓶,和他一同盤坐在籃球架下。

    “你也知道,我五年級就轉學了,初中和她一個班,其它倒也沒什麼。”

    江雲和我是小學同學,父母走的很近,從小在一起玩,只不過五年級時,江雲突然離開了學校,家也搬走了。

    就在大掃除的那一天,我路過樓下的班級,望著江雲,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雖說大家都已褪去了稚嫩的臉龐,但當初的印象應該不會差很多。

    我鼓起勇氣上前拍了拍正在擦樓道的江雲,疑惑的問道。

    “石磊?”

    江雲聽到石磊這個名字,震驚的轉過頭來,皺著眉頭看了我片刻,隨後喜上眉梢,嘴角微微一揚。

    “林子辰!!”

    那天大掃除後我們談了許久,我才知道,當時他父母離異,將他判給了女方,因此他隨了他母親的姓,原來的石磊也變成了現在的江雲。

    可能這就是上天的安排,緣分真的是妙不可言。

    半瓶水下肚,我也沒再問什麼,撿回球,拉著江雲繼續鬥牛,直到夜幕降臨,我倆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了宿舍。

    想到這,我輕輕的將日記本放到了床上,坐在紙箱子旁邊,在裡面翻找著,幾乎都是熟悉的東西,但有一個水晶球,我卻從來都沒有見過。

    翻過來,只見底座上刻著一行字,贈:親愛的曉曼,江雲字。

    “2011.10.12 才知道林子辰和江雲是小學同學,而且關係還這麼好,希望江雲沒有把我們的事情說給他聽。老天爺,要不要這麼玩我啊,一個是我喜歡的人,一個是我的死對頭,偏偏他倆還是朋友,要是讓那個該死的林子辰知道了,那還不得天天挖苦我,老天爺,不要這麼玩我啊~~~”

    從曉曼和江雲相見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兩人的關係不一般,雖說之前從沒有談過戀愛,但兩人一個是我同桌,一個是我形影不離的朋友,時間長了,自然也能看出之間的端疑。

    每個人都是在歲月不斷的磨練中成長起來的,但有兩件事可以讓人在一夜之間變得成熟。

    重大的家庭事故,以及痛徹心扉的愛情。

    曉曼是單親家庭,父親在曉曼小學時便因車禍離世,而曉曼卻親眼見證了這一切。江雲是離異家庭,從小就很懂事的他,加上這件事,變得更加成熟穩重。

    我在兩人面前總顯得有些幼稚,有時會裝作大人的模樣,可不管怎麼模仿,都學不會他們的那種神情。

    “2011.10.15 今天做夢夢見我爸了,醒來後發現整個枕頭都溼了,我不想再去想這件事,不知道為什麼,別的小孩父母離世都會痛哭流涕,而我卻擠不出半點眼淚,有時候我也在想,是不是我太冷血了,所以不值得被愛,但我清楚的知道我愛著我爸,但就是哭不出來,爸對不起,我想你了。”

    日記本的這一頁是最舊的,邊角都已被翻的失去了原本的顏色。我拿起桌子上的筆,在上面寫了一行字。

    “傻瓜,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值得被愛的人。”

    放下筆的那一刻,門再次被媽推開,只見她手中端著一杯剛榨的橙子汁,放到了我的手中。

    “子辰啊,曉曼的東西比較多,今晚你就在這住下吧,我給你準備晚飯。”

    望著手中的橙汁,再望向媽,其實離開的人並不痛苦,最痛苦的莫過於帶著思念活下去的人,這需要莫大的勇氣才能做到。失去愛人又失去女兒,我想,這個世界上可能沒有幾個人能體會到這份痛楚。

    右手的指甲已經深深的插入到了肉中,這種疼痛讓我忍住了沒有哭出來。

    “媽,今晚我不走,來之前我已經和我媽打過招呼了,今晚我在這陪你。”

    望著雙眼泛著淚花的媽,我還是忍不住上前給了一個擁抱。人活著還是需要一個支柱,一旦支柱倒塌,那自己的整個世界也會隨之泯滅。

    門被輕輕的關上,整個房間瞬間安靜了下來,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喝了一口媽端來的橙汁,繼續翻看著曉曼的日記本。

    “2011.10.20 真的沒看出來,這個沒正行的林子辰竟然還會街舞,不過看到他在班會上表演完後,那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真的想去揍他一下。”

    每週五的第八節課都是班會課,除了總結一週的表現,計劃一下下週的任務,剩餘的時間便是自嗨時間。

    很不巧的是,小學到初中,每年的六一兒童節我都會上臺表演,因此也稍微會一些動作,加上初中那會非常流行街舞,也就自己買碟學了一些皮毛。

    對於絲毫沒有基礎的人來說,這些皮毛也足夠秀一把了,當時心態是,怎麼能出風頭怎麼來,絲毫不會考慮這個行為幼不幼稚,可能這就是青春吧。

    當然,班裡也有幾個是會一些街舞動作的,於是接下來的一週,時不時就會看到幾個人抖動著雙臂和雙腿,將Popping跳成了殭屍舞。

    真的很佩服當時的我,也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和自信,得知學校並沒有街舞社,便向學校提交了一份組建街舞社的申請書。

    老馮在上面簽字我並不意外,意外的是學校竟然同意了申請,還分撥了一間教室,雖說不大,但也算有了真正意義上的街舞社。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痴愛入骨
作者 蘇蘇蘇如意
歷經滄海桑田,他才知原來自己對她,早已痴愛入骨。 在她的墓前,他情緒失控崩潰,蘇蜜,欠你的,...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