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殤(四)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打掃完後,我和江雲在小賣部隨便買了點東西,回到了實驗樓,席地而坐,而此時,晚自習的鈴聲已經響起。

    “江雲,你這麼好的學生也逃晚自習啊。”

    “不去了,在這和你聊會天。”

    由於學校的小賣部不能賣酒,所以我們就拿可樂代替,碰了一下易拉罐,大口吃著買來的東西。

    “你喜歡靈曉曼吧。”

    當時我以為江雲喝可樂會上頭,不然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先別說這個事,先說說你和靈曉曼的事吧。”

    江雲猶豫了片刻,但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命運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有的人天生家庭幸福美滿,而有的人卻只能在回憶中感受這份幸福。兩個命運不幸的人相遇,感同身受這個詞就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曉曼和江雲初次相識,是在學校的後操場,一個離異之愁,一個喪父之苦,很快,兩人從彼此身上找到了安慰,也就是因為這份安慰,讓兩顆早熟的心長出了愛慕依戀的萌芽。

    初中時的我,只會想著去哪裡丟沙包,砸卡片。而初中時的曉曼和江雲,已經開始去為未來做打算。

    得不到家庭完整的愛,彼此微弱的愛就顯得格外耀眼。我相信當時的曉曼和江雲不會懂得什麼是愛情,只是對彼此產生了依賴,但,這就已經足夠了。

    三年的時間讓兩人變成了同一個人,只要拉著彼此的手,就會感覺這個世界並沒有拋棄自己。

    但是,當時的年紀,戀愛這個詞是我們不能,也是禁止觸碰的,曉曼和江雲被叫了家長,老師瞭解情況後,並沒有責怪,只是進行了口頭上的教育。原本的依賴被活生生扯斷,叛逆時期的曉曼做出了讓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舉動。

    離家出走。

    當江雲講出這四個字時,我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可事實就是如此。

    被叫了家長後,第二天下午放學,曉曼依舊不顧老師家長的警告,拉著江雲就往操場跑去。江雲聽到曉曼的想法,立刻否決,一直勸說著曉曼。

    曉曼哭著離開了江雲的視線。之後的三天,學校,曉曼的媽媽,還有江雲,都瘋了一般尋找著曉曼,最終在當地派出所的幫助之下找到了曉曼。

    江雲相比於曉曼來說,還要成熟一些,自從這件事後,江雲再也沒有找過曉曼,兩人之間那點微弱的火光也因此熄滅。

    看不出江雲的臉上有任何的表情,彷彿一切都和自己無關,而我,也在全程聆聽,沒有說一句話。

    “其實當初我不再去找靈曉曼,不是因為她離家出走的原因,而是我覺得那一切都是因為我的錯,我本來就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而她需要一個能讓她開心,帶她走出痛苦的人。我的經歷,註定我不能成為那個人。”

    當時的我聽完江雲的話,其實一直都是雲裡霧裡,直到現在,我才能明白,那才是真正的愛情。

    高中時的我,認為喜歡一個人就要天天和她在一起,一起分享喜悅,一起承受難過,希望每個瞬間都能夠由兩個人來一起見證。

    江雲的話為我打開了另一個世界觀。雖然沒有很明白,但我也感覺到,相比於江雲來說,我的喜歡還是太微不足道了。

    聽完這個故事,我也明白了曉曼為什麼見到江雲會有那樣的表情,但同時,我也很後悔去問這件事的緣由。

    於是我岔開話題,一直聊到晚自習的鈴聲響起,臨走之前,江雲說的那句話,讓我記到了現在。

    “林子辰,其實你是那個人。”

    每次想到江雲,我都自嘆不如,不論是學習,能力還是為人處世,都甩我幾條街。而現在的他已是遠在他鄉,手機中的號碼,也很少再撥打過了。

    坐在曉曼的床上,望著安靜躺在一旁的水晶球,此時的水晶球是如此的美麗動人。只可惜,曉曼的離開,也帶走了這顆水晶球的故事。

    自從那天后,我原本對曉曼的全部喜歡,也慢慢分出一部分變成了關心,我實在很佩服,一顆受過傷的心靈,是如何保持住那燦爛笑容的。

    就在元旦晚會的前一天,最後一次彩排結束,舞蹈服也如期而至,曉曼望著我們穿著舞蹈服神采奕奕的模樣,雙眼都散發著光彩。而最出眾的還屬田陽,自帶舞者的氣質,讓大多數女生都忍不住跑上前去一同合照。

    望著曉曼的那雙眼睛,我笑著搖了搖頭,從箱子的最底下拿出了一件舞蹈服,揹著手,緩緩的向曉曼走去。

    “小花痴,還在看田陽呢?”

    “你才花痴,你們全家都花痴。”

    “呦,還敢懟我,看來是不想要舞蹈服和簽名照了。”

    左手高舉著舞蹈服,右手搖晃著田陽的簽名照,這一下,曉曼算是坐不住了,矮我一頭的她不管怎麼蹦都沒辦法拿到,最後只能用出了她的殺手鐗,咬人。

    曉曼挑了一處能下口的地方,一口咬了上去,說實話,還是挺疼的,最後在曉曼的淫威之下,我還是妥協了。

    看著曉曼手舞足蹈的抱著舞蹈服,和田陽的簽名照,我還是很開心的。相比於平時滿臉認真的曉曼,我還是更愛看她笑起來的模樣。春風拂面,笑若朗月入懷,這一笑,彷彿能融化一切。

    五種舞蹈服,五個節目,所有人換好衣服站在一起,來了一張大合照,最中間的兩個人便是我和曉曼。

    從紙箱中找出這張照片,雖然過的塑膠膜已經起泡,但每個人的笑容依舊清晰可見。

    “2012.1.1 今天真的好忙啊,跑前跑後,結果都沒看幾個節目,不過還是很開心,滿滿的參與感,感覺整個人生都圓滿了。五個節目雖然看了很多遍,但當他們出現在舞臺上的那一刻,還是很激動。

    尤其是林子辰和田陽他們的《木偶人生》,有燃點有淚點,簡直不要太棒,明年要是有機會,我也想上去表演節目。最後還是祝自己在新的一年裡心想事成,天天開心!!!”

    元旦晚會當天,最忙的要數曉曼了,我們換好衣服在大禮堂外,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所有人都繼續排練了起來,而曉曼則忙前忙後,查看節目單,整理脫換的衣物,前面的幾個節目根本沒有時間去看。

    “林子辰,下一個就是民族舞了,大概還有三分鐘。”

    “辛苦了,民族舞的同學快去後臺準備,放平心態,加油!!”

    八個身著長裙的女生提著裙子,脫掉羽絨服,快步向後臺走去。

    現場的舞蹈我並沒有親眼看見,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已經表明了一切,直到後來看學校給的錄像,才發現,原本在實驗樓排練的舞蹈,當搬上舞臺後,在燈光和歡呼聲的襯托下,是那樣的賞心悅目。

    我和田陽以及其它四個男生的《木偶人生》被排在了最後一個,原本這個節目只有五個人,但田陽為了讓節目效果更加爆炸,專門請了他們培訓班中一個跳Breaking的人加入了進來。

    前面的四個節目沒有失誤的順利完成,現場的反應也非常熱烈。我們六人站在後臺,聆聽著主持人那高昂的聲音。

    “接下來,有請林子辰,田陽等人帶來的《木偶人生》。”

    曉曼抱著我的羽絨服在一旁不停的加油,我輕輕揉了曉曼的頭,在掌聲和歡呼聲中,我們站成一排,慢慢向舞臺上走去。

    六人按照排練時的位置站好後,燈光突然熄滅,慢慢的,一束追光打在了田陽身上,悅耳的八音盒聲響起,隨著音樂,田陽彷彿真的變成了一個木偶人,在最前方獨舞。

    周圍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忘記了歡呼,靜靜的欣賞著表演。突然音樂驟停,田陽身上的追光消失,隨之兩束追光將我和其餘三個男生照亮。

    我平舉著雙手,身前的人半蹲,雖然手中沒有線,但卻真的像提線木偶一般。每個動作都隨著我的手舞動。

    漸漸的,高潮部分也即將來臨,我和我身前的人位置互換,田陽頭頂上的燈光亮起,我們四人變成了木偶,在田陽的控制之下隨著音樂舞動。

    田陽突然倒地,彷彿手中的線被掙斷,這時所有的燈光驟亮,田陽請的外援從舞臺旁邊一路小跑,一個後空翻半蹲在舞臺最前方。

    現場瞬間被點燃,音樂也切換到Breaking專用的音樂,強烈的節奏點,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最前方的外援隨著音樂打起了托馬斯,從這一刻開始,歡呼聲就沒有停下來過。

    Breaking的極限動作非常具有觀賞性,就連站在臺上的我,也熱血沸騰了起來,那就更不用說現場的效果了。

    我們六人在音樂的節拍下慢慢排成兩排,齊舞時間到。整齊劃一的動作,隨著位置變換的燈光,在臺上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如此的享受。

    七分多鐘的表演很快接近了尾聲,音樂漸漸緩慢了下來,我們也慢慢變回了提線木偶,原來的歡樂都煙消雲散,起初作為木偶的我們掙脫了線,迎來了快樂的時光,但快樂總是短暫的,最後的我們依舊沒有逃脫被控制的命運,變回了木偶。

    提著我們的線彷彿被人剪斷,隨著音樂的最後一拍,我們六人癱瘓在了地上,節目也到此結束。

    當我們六人站起來謝幕時,所有人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用掌聲護送我們走下了舞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痴愛入骨
作者 蘇蘇蘇如意
歷經滄海桑田,他才知原來自己對她,早已痴愛入骨。 在她的墓前,他情緒失控崩潰,蘇蜜,欠你的,... (馬上閱讀)

其他短篇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