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不毛的小鎮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黃羽看著破敗不堪的小鎮,很是無語,哪怕是有一點余地,黃羽都不會選擇四下的漂泊,不過這一路上的所見,卻讓他心如土灰,如果這里只是破,只是窮,他也不會嫌棄這里,但連個喝水都成問題,四周全是一毛不拔之地,除了戈壁灘上的沙子和黃沙外,黃羽實在是找不出一個留下來受罪的理由。

    老頭只是搖搖腦袋,并沒有說什么,達威爾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達威爾了,隨著水源的失去,撒哈拉大沙漠的侵蝕,這里已經成了荒蕪之地,每年來食物都要向外面采購,就連喝水都要計算著喝,如果這里有資源也好,但很不幸,達威爾方圓百十里地,不出產任何的礦產,以前靠著依靠邊境的優勢,還有些商隊來往,但隨著環境的惡化,達威爾已經快五年沒有商隊經過了,鎮子上有門路的人全都離開了,年輕一輩有點能耐的也都外出打工,留在鎮子里的都是些老弱,他們自小就生活在這里,已經離不開了。

    黃羽走出幾步,突然想起自己這副身體的原主人的老爹應該是這里的領主,雖然說現在這副身體的主人已經換成了他,連句話都不說,就這么走了,會不會太過分了。

    黃羽拍著額頭,轉過身,對著已經向自己院子里走的老人問道:“老先生,科西比•賓西法子爵現在好么?”黃羽打算了解下情況,然后在做決定,貌似自己身體的那個老爹是個風liu人物,如果他還有其他的兒子,他就直接消失,如果沒有,黃羽搖了搖,到時候再看吧。

    “你是問老領主。”老人回過頭,有些疑惑的看著黃羽,難道對方是老領主的朋友:“老領主在二年前被沙盜殺死了,少領主在六歲的時候就離開了達威爾,也不知道是生是死,賓西法家族算是到頭了,可憐了這么好的領主。”老人說著竟有些哽咽起來,淚水沿著褶皺的眼角流了下來。

    “死了,難道這么多年,他就沒有其他的兒子或者女兒。”黃羽很是愕然,雖然跟那個老領主不熟,但心里還是流露出一絲酸楚,看來這個身體的原主人的靈魂碎片與自己融合之后,自己也擁有了他的感情。

    “沒有,賓西法家族世代都是一脈單傳,相傳在千年前,賓西法家族的祖先被惡毒的女巫下了詛咒,雖然老領主四處風liu,但這么多年,卻只有一個子孫留下,不過那最后的苗子怕也死在外面了,賓西法家族不存在了,不存在了…。”老人聲音里帶著幾聲感慨,腳步踉蹌的走回了自己的屋子。

    老人那低聲的呢喃,聽在黃羽的耳朵中,從老人的口里,黃羽發現自己那個貴族老爹風liu好色竟沒有讓領地內的子民有絲毫的反感,反而對賓西法家族充滿了同情和懷念,走么,黃羽突然有些疑惑了。

    心里的酸楚也越發的凝重,眼角竟不知覺間流下一滴淚水,媽的,連靈魂都沒了還要折磨自己,黃羽心里罵著,用手揩去眼角的淚水,如果自己就這么走了,或許會更加的逍遙,但心里怕是要背負一輩子的愧疚,該死。黃羽揮了揮拳頭:“老先生,留步,賓西法家族還沒絕種呢?我回來了!我黃羽•賓西法回來了。”

    老人的背影明顯的一滯,轉過頭再次的望向黃羽的臉,搖了搖頭道:“你不是少領主,不是,好了,小伙子你還是離開這里吧,拿我這么個老頭子尋什么開心。”

    我靠,黃羽郁悶的要死:“喂,你憑什么說我不是你們的少領主?”

    “少領主的名字叫凱恩•德•賓西法,你叫什么黃羽,這名字聽來就古怪,我人雖然老了,可還沒糊涂,而且少領主是我看著長大的,那小子天生就是塊軟骨頭,鼻涕蟲,連打架都躲在女人后面的家伙,你看看你哪里象少領主了。”

    黃羽眼角掛起一道道黑線,媽的,那小子以前那么遜嗎?這個老人說起話來還真是不客氣:“凱恩是我以前的名字,黃羽是我東大陸的名字,你要是看著我長大的,就該知道我六歲那年被一個黑袍老者帶去學藝,如今已經過去了十年,時間可會讓人變化的。”

    “東大陸?”老頭有些渾濁的目光猛的有神起來,緊盯著黃羽上下打量起來,好象要把他看穿了一樣:“象,果然很象老領主年輕時候的模樣,你真的是少領主?”老人還是不確定的問道。

    “廢話,這么個破領地的領主難道還有人搶著來不成。”黃羽沒好氣的說道。

    “天啊!賓西法家祖先顯靈了,大家快出來看啊!少領主回來了,那個鼻涕蟲回來了。”

    黃羽有些遙遙欲墜的看著奔跑如飛的老人,額頭上滿是黑線,看來鼻涕蟲的稱號是改不了了,黃羽心里正郁悶,聽到老頭的叫喊,整個空蕩的小鎮竟熱鬧了起來,數百人從鎮子里走了出來,人還是夠少的,而且一眼望去,就沒發現一個年輕的,全都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和沒成年的孩子。

    “老管家,少領主回來了,賓西法家族的火種可以延續下去了。”

    黃羽被一群老人圍在當中,看著這些老人好象看到希望似的樂的興高采烈,至于么?黃羽心里想著,人群突然被分開,一個比老頭還有老許多,滿頭都是白法走路都成問題的老者在眾人攙扶下走到黃羽的近前,枯老的手在黃羽的臉上摩挲幾下,兩行濁淚順著眼角就流了下來:“是少領主,真的是少領主,老領主在天有靈,終于讓少領主平安歸來,達威爾終于有希望了。”

    被人迎送到鎮北面的領主府,黃羽也知道了老人的身份,賓西法家族作為一個世襲的家族,擁有著悠久的歷史,而管家作為一個家族內很重要的組成,一直都由最親近的法比恩家的子孫時代傳習,而眼前這位老管家就是服侍黃羽的曾祖父的,之后他先后服侍了三代賓西法家的家主,直到他的父親,才換成他的兒子來擔任管家,不過在人群中并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領主府是一處破舊的兩層小院樓,比起在羽嘉森林邊的巨木鎮的小破旅館還有不如,更不要說大城市內金碧輝煌的城主府了,差距啊!人家穿越都是穿金帶銀,左擁右抱,再不濟領地窮點,但卻是一片肥沃的荒地,要不就是有大片的森林,魔獸眾多,礦產豐富,媽的,再看看自己這領地,連幾根草都找不見,別說魔獸了,一路上除了土耗子就沒見過別的生物。

    “老管家,領地里的情況怎么這么糟糕,難道說我祖上就居住在這么個鳥不拉屎的地方。”黃羽攙扶著老管家,讓其坐下,然后自己坐在另一邊的破椅子上,發起牢騷的問道。

    老管家可能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雖然人老,但口齒卻十分清晰:“當然不是,說起來十幾年前的達威爾還算是戈壁灘上的塞外田園,往來的商隊絡繹不絕,不過七年前,鎮上的水源就出現了問題,鎮外從沒干涸過的碧水湖水位下降,之后,鎮內的井水也陸續的干涸,不到兩三年,鎮上的吃水就成了問題,沒有水,商隊也都改了道,鎮上的樹木草地也全都枯死,我們在老領主的帶領下也算是堅持過兩年,直到兩年前,沙盜來襲,老領主力戰而死,領主府也被一把火燒成了灰燼,這個新的府邸是后來建造的,就是期望少領主能夠回來,有個住處,老奴無能,讓少領主受苦了。”老管家說著又是幾滴淚落了下來。

    我靠,這種事都被自己給趕上了,黃羽瞪著眼睛,啥也不說了,點背不能賴社會啊!又跟老管家聊了許久,老管家才被人接走,這房子雖然簡陋了點,但好歹能擋風遮雨,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不是,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黃羽催眠著自己道。

    天,漸漸的黑了下來,陣風吹過,掛起一片塵土。

    黃羽上了二樓,打開一間房間,走了進去,比起其他的地方,這處屋子比起其他的地方要精致許多,粉紅色的沙簾,黃羽有些疑惑的歪了歪頭,從床上散發出的淡淡清香沁入鼻息,這是一張女人的床,不過老管家不是說他老爹老媽早就死了么?

    黃羽帶著幾分疑惑和不解,算了,這小樓上,貌似就這里能住人,管他那么多,黃羽說著脫了衣服就穿進了被窩,卻不想被窩里的香味更濃,撩撥的他下身挺的和旗桿一樣筆直,但數日來的旅途還是讓他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8-m
逆武丹尊
作者 我妖選太白
  絕代丹王,重生一世,修別人沒有的功法,煉別人不會煉的丹藥。   偶爾指點一下那些所謂的丹...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