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入鄉隨俗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04年5月18,杭州.

    一大早,文麒就匆匆忙忙打的去杭州的城西--清河路,去看古董.

    清河路是古董一條街,這里是杭州的"老"城區,座落著很多早到宋朝,近到清代的老房子.走在這條街道上,自有一種古色古香的江南味道.

    古董市場早就已經開市了,各色人等在這古色古香街道上的穿梭著:有依街叫賣的商人,也有討價還價的買家,有供人消遣舒心的茶寮,更有讓人大塊剁頤的酒肆.....

    文麒一邊打量著這早已熟悉的街道,文麒一邊去機警搜索著,希望找到被俗人所忽視的寶.其實,文麒只是一個剛從大學旅游專業畢業的窮小子,哪有錢買什么古董,只不過喜歡研究中國文化,喜歡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所以常常跑到古董街希望,泡在這些破爛玩意里,希望淘到被別人所忽視的歷史,有個意外的收獲.

    文麒習慣性地疾步向街道的,一個角落走去:"老李,今天生意怎么這么差啊"

    "阿麒,我有好東西介紹給你啊"做生意的人真是有夠精的,直入主題啊.

    老李是一個干廋的買賣人,是那種你一看就覺得他好幾天沒飯吃,極其需要人照顧他生意的那種.

    文麒故作不屑地回答道:"你這里能有什么好東西啊.還不就是那些破爛嗎?"

    說完,文麒蹲下身,信手地翻看起老李攤子上的瓶瓶罐罐".

    老李見文麒沒上鉤,也不著急,推了推駕在鼻梁上,卻直往下遛的眼鏡,也跟著文麒蹲了下來,從一堆破書里,翻出一本泛黃的書。

    露出一口發黃地牙齒,對文麒呲牙笑道:"清朝的三國演義,可是原版貨!"

    文麒接過書,淡淡笑道:"真的假的,你這里怎么可能還有什么清朝的書啊,還<三國演義>呢?"

    做生意的套頭話,文麒也是聽得多。

    書的正中央赫然寫著三國演義,封面上的人物則畫的是白面的曹操,大耳劉備,以及碧眼孫權,栩栩如生.

    文麒心想,這種書鬼知道它是不是清朝的,不過我倒還真缺本三國演義來看看,隨口問道:"多少啊"

    老李推推眼鏡,盯著文麒,不加思索地回答道:"500,便宜你小子了"

    文麒抬起頭,用眼瞄了一眼老李,不緊不慢地回答道"500,你還不如去搶,你還真以為清朝的。我看50還差不多!"

    話一出口,文麒就立馬后悔了,如今盜版橫行,買本三國演義連20元都可能不用,用50買一本這么破舊的書,會被人笑掉大牙的。

    老李,是個見慣場面的生意人,逮住個這么好的機會還不打蛇隨棍上:"50就50,看你小子爽快就50,虧血本賣給你了"

    文麒撓了撓頭,期期艾艾道"我只是隨便打個比方啊,你怎么就當真了!......"

    老李,一把奪過文麒手中的《三國演義》,略有不屑地看著眼前的年輕人:"男子漢,大丈夫,一言即出,駟馬難追.不就50嗎,難道男子漢,大丈夫還不值50。"

    文麒最見不慣的就是老李這種眼神,盡管他知道老李是在用那種爛的不能再爛的激將法,但是還是受不了這口氣.轉念一想"男子漢大丈夫這6個字,還真的不只值50,而且好歹這也是一本古書嗎,一本還能拿來讀的《三國演義》嗎"

    給自己找到一個合適理由的文麒隨即爽快地答道:"買了也就就買了"

    買完書,文麒在市場上又隨意地逛了一下,直到中午時分,。文麒看看市場上,也實在沒有什么新鮮的東西可以看了,錢包里的一百元錢,已經只剩下40:買書用掉50,擺闊打的用掉10元.這下文麒只好決定坐公車回家了。

    回到家,閑著沒事,躺在床上,文麒就開始翻看那本"貴"的要死的三國,看了一下,跟普通版本沒有什么太多的不同,只是顏色黃了一點,越想文麒就越覺得生氣."不對,說不定里面真有寶貝夾著".

    無聊的人總有自己無聊的主意,文麒還真以為生活就好像電腦游戲一樣會不斷有隱藏關卡呢.想到這里他提起書,用力的甩了兩甩,"啪"還真地掉出一張紙.撿起來一看,原來是一張古三國古地圖.

    "還真的有贈送啊,不錯不錯"文麒笑著自言自語道"那時候杭州,應該叫會稽吧"想到這里,文麒就在地圖上找起會稽來了.

    "噢,這個位置嗎."在地圖上看到會稽的位置,文麒不禁得意地用無名指在地圖上的會稽點了一點.

    "哇,好燙啊!"文麒碰到地圖的手指被燙得縮了回來,隨之發現地圖上的會稽開始變得很立體和纖細入微,甚至能看到會稽城的街道,好像整個開始變得活了一樣.正當文麒覺得奇怪和新鮮的時候,地圖的正上方赫然浮出八個字,"小心用圖,后果自負.

    "會有什么后果,難道老子怕你啊"于是文麒又用力地在地圖上會稽的位置死命地按了一下,"砰"的一聲巨響,文麒開始覺得渾身燥熱,全身漸漸發軟,想拿手機的手也已經沒了力氣了,一會兒就失去了知覺......

    "這是什么破書,呆會一定要回去找那個死老李算帳......"剛剛醒轉的文麒開始罵罵咧咧,罵了一半,就沒有了聲音,文麒發現自己躺在一個城墻腳下,跟一群奇裝異服的乞丐躺在了一起。

    在他眼里這些乞丐是奇裝異服,而用樣在這些乞丐們的眼里,文麒就是奇裝異服了,一個穿著睡衣躺在古城墻腳下的難道不算是怪胎嗎?

    "大哥,這是哪里啊?"文麒問道

    一個約莫60來歲的乞丐回答到"會稽城啊,老弟你是不是睡傻了!"

    "今天幾號,大哥"老頭的口音這么怪異,文麒聽得心里發毛.

    "什么幾號? 不懂,你是不是在問年頭啊,今年是甲子年"老乞丐回答道

    文麒已經開始意識到問題嚴重了,"時空穿梭"竟然這么"幸運"地發生在自己身上了,文麒趕忙問道:"什么甲子年啊,哪個朝代啊"這一句話出口,立馬引起乞丐們的大笑,

    "老弟,我看你還沒有睡醒嗎,當然是漢朝,大漢朝了!"乞丐們笑的已經前仰后翻了.

    聽完這句話,文麒整個人都呆住了:漢朝,這可怎么辦呢,八成是那個破書害的,會不會是在做夢啊.想道這里,文麒死命的擰自己,拼命的打自己,折騰了半天,文麒痛是痛了,可還是在"夢"里.

    文麒開始琢磨出路:我看我必須盡快找到辦法回去才行啊!"想到這里,文麒又在自己身上瘋狂地翻找起來,他是想看看能不能找到那該死的地圖,以及那該死的《三國演義》.群丐奇怪地看著文麒在邊上,瘋狂地打著自己,擰著自己,上下左右折騰著自己,均道:此人,八成是鬼上身,還是離得遠一點比較好!眾丐很快轉移陣地,做到離文麒更遠的城墻角,遠遠地看著這個瘋子繼續"瘋"。

    文麒又把全身翻了遍,沒有翻到任何東西,一個穿睡衣的人,又怎么可能帶其他什么東西在身上呢?這回文麒是徹底絕望了,文麒只好又坐了下來,一言不發:看來要持久抗戰,一時半會是回不去了.""甲子,甲子,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那么今年不就是黃巾起義嗎?張角不是修道的,也許他真的知道怎么回去啊,他要造反啊,不行,說不定沒看到他,已被他手下給干掉了,到底該怎么辦啊"千頭萬緒都涌上心頭,想著想著,站起身,不由自主地朝著城門口,走去.....

    "站住,什么人,進城干什么"門衛攔住了文麒.

    "在下,不,小人文麒,欲進城訪友"文麒開始變得口吃,其實任何正常人在有人拿著開過鋒的長槍指著的時候,十之八九是要結巴的。況且兵荒馬亂的年頭,殺個人,跟踩死個螞蟻一樣,又不是二十一世紀還要舞著人權的幌子,不能隨便殺人.

    "訪友,你訪什么友啊"門衛說著說著,收了槍,伸出了手。擺明了要過路費啊,文麒雖然沒有這種經驗,但電視可是沒有少看啊,可惜文麒根本沒錢,文麒于是后退了一步,心想:算了,不進去了也就是了.

    "小子你不識相"哪知這個城衛卻不放過文麒,反而向文麒逼了過來,并且大聲喊道"兄弟們,有奸細啊"

    "什么......什么.....,我不是奸細......"文麒竭力的分辯著,但害怕的他已然說不出什么像樣的文言文來了,說時遲,那時快,他已經被三個兇神惡煞般的衛兵按在了城墻上,捆了個嚴嚴實實,絲毫不能動彈.

    文麒心想:我怎么這么倒霉啊,這回死了.......

    "你們在干什么"一個年老聲音響起

    "噢,沒沒,沒什么,例行檢查,喬老爺子"最兇的門衛不安地回答著.

    "你放了他吧,我看他也不象壞人"被叫做喬老爺子的人指著文麒說道.

    文麒感覺到一陣輕松,已經被松了綁。

    文麒回過頭就去找給他解圍的喬老爺子.

    這個喬老爺子,其實一點也不老,四十左右,是一個相貌俊朗,皮膚白皙的中年人.

    文麒趕忙上前,向坐在華麗馬車前面的喬老爺子深深鞠躬道:多謝喬公解圍!

    喬老爺子微笑道:"些許小事,何足掛齒,兄臺,是否進城"

    文麒,應道:"是"

    喬老爺子,挪了挪屁股,指指馬車上的位置"若不嫌棄,小兄弟可同老朽一同進城"

    原來這個喬公是怕自己走后,那些門衛又要找文麒麻煩,所以要帶文麒一同入城.

    文麒點點道:"恭敬不如從命,多謝喬公"

    文麒又不是笨人,這么明白的意思,他還會不明白,還不趕快開遛,難道等在這里找死啊.

    馬車徐徐地進入會稽城.

    "小兄弟高姓大名啊"喬老爺子試探著問道

    "在下,姓文名麒"文麒趕忙答道

    喬老爺子側過臉來,奇怪的看著文麒,問道,"小兄弟的表字是?"

    被喬老爺子這么一問,文麒的臉啪地紅了,文麒忘記了這個時代人們都是習慣有表字的,此時容不得他多想,回答道:"字天魄"

    喬老爺子,聽完文麒的字笑道"天魄,天之精魄,卻真是好名字啊,卻不知天魄在何處高就啊"

    文麒吶吶的道:"說來慚愧,在下如今身無分文.在進城之前,遇上劫匪,已然......,如今希望進城找份差事,能混口飯吃."

    喬老爺子嘆道"咳.....,這個世道,亂啊,小兄弟,我看你象是個讀書人,可讀過書會算數?"

    文麒回答,"書是讀過的,卻也不多.算數還是懂的."

    "那么不如到我府上做個去給帳房幫忙如何?"

    文麒,這時候是走投無路,這時候還不答應,更待何時,趕忙在馬車上向喬老爺子欠身做禮"這如何敢當,實在多謝東翁了"

    喬老爺子一路上,還問一些文麒相關問題,比如說從哪里來啊,家里有什么人啊,準備在會稽呆多久啊.文麒一一"老實"的做了回答,告訴喬老爺子,他是住在山區里,父母親原是讀書人,從小幼承家學,后來父母亡故囑他進會稽去投靠親人,奈何受到打劫,所以再也沒法找到親人了.這樣一來,到是解釋了,一頭短發,以及一身睡衣,以及一口不倫不類的文言文,因為只有山里人踩會如此.

    文麒一直想問喬老爺子,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可是人家成了自己的主人,問是問不成的了.但他卻不知道眼前這個喬老爺子,就是歷史上大大有名的大小二喬的父親,喬國老,喬玄啊,喬玄素善相人,也許正是這種相人的本領,使得他選中了這個來自于一千年后的奇異少年.

    一路無事,馬車載著這個世界的變數,進入了喬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 5 22 m
重生大唐當奶爸
作者 華光映雪
  (已有完本二百萬字老書《大唐圖書館》,感興趣的可以去看一下。)   大唐貞觀五年,長樂公主...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