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一門主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孝靈皇帝中中平元年八月,即甲子,公元184年.文麒在喬府亦不知不覺地呆了兩個多月了.

    此時,東漢的局勢大亂,各地官軍正忙于與黃巾軍大戰.六月,南陽太守秦頡擊黃巾軍張曼成所部,破之,得曼成首級斬之;皇甫嵩、朱雋乘勝進討汝南、陳國黃巾,大破之,馀賊降散,三郡悉平;北中郎將盧植連戰破張角,斬獲萬馀人,角等走保廣宗.

    巴郡張脩以妖術為人療病,其法略與張角同,令病家出五斗米,號"五斗米師".七月,脩聚眾反,寇郡縣;時人謂之"米賊"。

    八月,皇甫嵩與黃巾戰于蒼亭,獲其帥卜已.

    各地起義的頻繁,已經把強盛一時的東漢王朝拖進了戰爭的深淵,而黃巾起義,則最后敲響了這個劉姓王朝的喪鐘.由于討伐黃巾軍,東漢各地豪強分別奉皇命組織各自軍隊以"保家衛國",這便為未來幾十年中華大地上,諸強逐鹿埋下了伏筆,三國未來的各路英雄也紛紛開始在這個歷史的舞臺上嶄露頭角,曹操,劉備以及孫權的父親孫堅也都在對黃巾軍的戰斗中立下了軍功,開始了他們的爭霸之路.       

    而來到這個世界已經兩個多月的文麒,卻一直在為自己的生計忙活著。平凡忙碌的日子,讓文麒開始慢慢適應了在古會稽的生活,漸漸熟悉東漢末期的文言文,以及用毛筆在竹簡上書寫文字。開始與喬府的各色人等打成一片,但是一直都沒有機緣看到幼年的大小二喬,因為這時候雖然沒有什么特別嚴格的男女大防,但是文麒作為一個下人,住在外院,是很難有機會見到內院的佳人的,連喬國老也只是每個月按例見上兩到三次,那就是每月報帳的時候去拜會一下.而這一天,則正是報帳的日子. 

    喬府分內外三進,第一進,就是外院,屬于仆役雜工以及新進人員居住的所在,文麒正是屬于新進人員,所以第一進就是文麒日常工作和活動的區域;第二進中院屬于管理層,是管家和各房管事所居住的場所;第三進屬于內院,是喬玄的家人居住所在. 每逢報帳,文麒總是要穿過第一第二進到內院去向喬玄親自報告的.

    喬府可以算是會稽首富了,單這府邸也要比那會稽郡的郡府大了許多,府中三進都各有自己的花園,尤其內院的花園更要比前后兩院的花園加起來還要大.而從仆人人數來講,少說也有兩三百之眾.每次報帳,文麒總是由管家派來的一個叫小凌的年青人領著,因為如果不是由他領著,文麒是很容易在花園里迷路的.

    小凌是一個機靈活潑的年青人,十四五歲上下,是管家喬安的遠房親戚,從小就在喬府長大.

    "天魄,你的頭發長的好快啊" 說著說著,小凌的手就不老實地直往文麒的頭上摸去.

    文麒也不躲避,笑笑道,"都兩個多月,自然是要長的."

    小凌作了個鬼臉道:"你剛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你是從天竺來的,聽說那里的僧人都是象你這樣短發".

    文麒一詫:"你也知道天竺."

    文麒不清楚這時候,是不是已經有了天竺。

    一個喬府的小鬼,竟然知道除了漢朝,還有其它國家,這也頗為難得了.文麒不禁仔細打量起眼前的人來,皮膚白凈,五官端正,雖然年紀還小,卻也是俊俏的人物.

    文麒問道:"小凌,你姓什么啊?哪里人啊?"

    小凌答道"我叫秦凌,會稽人,還沒有字呢" 

    原來,這時候沒有成年是沒有表字的,尤其是那種普通人家的孩子.

    文麒:"你是怎么知道天竺的?"

    小凌不加思索道:"聽老爺小姐們講的多了,就自然知道了."

    文麒:"老爺小姐們時常講天竺嗎?"

    小凌搖搖頭,"沒有,二小姐喜歡講些生僻的故事給我們聽,偶爾聽她講過一次."

    文麒點點頭,"噢......"     

    小喬,看來可不簡單,否則如何得配周瑜啊.想道這里,文麒對于小喬喜歡看些生僻的東西,也就釋然了.

    說著說著,他們很快就走到了喬國老的書房外面.管家喬安,早就候在外面.

    喬安看到文麒,略略點頭"天魄你到書房稍候,老爺請了于先生到內院去給二太太看病了."

    文麒點頭應道:"是!",跟著小凌就進了書房.

    喬府書房跟喬府的建筑極不相配,樸素的緊。書房的正中間掛了一幅絹畫,上面畫的是一個八旬老翁做在橋頭,翹著腳,傲慢地指指點點,而另外一個年青人卻恭敬地幫著老人穿鞋.這顯然說是漢初人杰張良,張子房跟太公兵法的事情.而橋上老翁自然是故意考驗張良的太公,替人穿鞋者正是興漢四百年的輔國良相張子房.文麒心想喬玄為什么要把這幅畫掛在正中央,難道是想說尊老愛幼.想到這里,文麒自己都覺得匪夷所思,有趣,不禁在一邊偷笑。正偷笑間,腳步聲響起,文麒趕忙起身,卻是喬玄跟一位老道士從內院出了來。

    "天魄你來了,這位是神仙"喬玄向文麒介紹道.

    文麒頗感詫異,略一打量眼前這個老人,高高廋廋,年紀50許,其人長相清奇,真可被稱為,"松形鶴骨,器宇不凡".文麒向身前被號為神仙的人,躬身行禮:"神仙,天魄這廂有禮了."

    文麒在打量著"神仙",卻不知"神仙"也在打量眼前這個年輕人,相貌俊朗,身材修長,不卑不亢,雖然是穿著仆人衣服,卻怎么也不象一個仆人呢.于是神仙伸出手來,示意要握手為禮,文麒趕忙伸出手去,正當文麒準備握手的時候,神仙已經抓住了文麒的手,在那里仔細端詳起文麒的掌紋來.文麒詫異地抬頭看著"神仙",只見他聚精會神地研究著掌紋,似乎沒有絲毫玩笑地意思,只好又看了一眼喬玄,希望有所提示,只見喬國老也一臉狐疑,但卻擺了擺手,示意文麒莫要出聲,等"神仙"看完.

    過了半晌,神仙長吁了一口氣,然后爽朗笑了一笑,說道,"公子,小人,姓于名吉,并非什么神仙,適才莽撞,請見諒啊!"

    "于吉"這不是被三國里有名修道的人嗎,我竟然碰到他了.文麒此時腦子里,亂成一團,:說不定,他知道怎么回到現代,剛才他這樣看著我的掌紋,莫不是有什么發現,我應該跟好好打聽一下.......

    "天魄,天魄"正在胡思亂想的文麒被喬玄的幾聲呼叫打斷.

    "恩,喬公.走神了.于先生久仰了"文麒笑著對喬國老道.

    喬玄訝道:"你以前聽過神仙大名"

    這時文麒正心里興奮著呢,原本他已經放棄了回到現代的想法,就準備在喬家做做帳房先生。如今突然來了希望,使他開始有點語無倫次了.

    聽得喬玄詫異的詢問,文麒不由得收了心神一本正經得回答道:"失禮了,喬公,早前,其他伙伴有曾跟文麒提起,神仙用符水活人無數.那是自然是久仰的."

    喬玄點點頭道:"噢,原來如此啊"

    喬玄對還在打量文麒的于吉道,"神仙,我這就送您出去吧,請"

    于吉擺擺手道:"不敢有勞喬公,叫天魄送我就行.喬公也好回去陪陪夫人,畢竟夫人的病要緊嗎!"

    喬玄略一猶豫,見于吉堅持,只好說道:"天魄,你替我好好送送神仙.帳就先放在這里吧"

    文麒把帳遞給管家,向喬玄略一施禮,轉身引著于吉出去沿原路出去了.

    一路上,文麒總覺得有很多話要問于吉,但又不知道該怎么問,因為文麒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告訴他,自己是來自一千多年以后,是不是該告訴他知道的整個歷史,以及于吉自己的死亡時間,和他的克星孫策.正如文麒有很多東西要問于吉,于吉此刻也有很多東西想問文麒,他作為道教一個分支的領袖,發現了有史以來最大的寶貝,他怎么能不興奮.想到這里,于吉握著文麒的手越來越緊,似乎生怕文麒飛走一般.

    憋了好半天,于吉總算說出了一句話:"我等出去找家酒肆談吧,此處非談話之地."

    文麒趕忙點頭道:"麒,正有此意."

    兩人又是一路無語,快步出了喬府.

    一品香,會稽城內最大的酒樓,二樓只是坐了一老一少二人.

    "天魄可是剛來會稽"于吉問道

    "兩月而已"文麒老實回答

    "那就對了."于吉聽到興奮地叫起來,雙手緊緊摳著文麒,活象守財奴找到了曠世奇珍.口中喃喃道,"我找了你四十年呢,整整四十年."

    文麒的雙手被于吉摳的極痛,不由得鄒起了眉頭,于吉見狀,趕忙松了雙手,連連道:"于吉,失禮,失禮了"

    "四十年前,我與張角二人同時師承南華老仙,張角得仙師授<太平要術>,我則得仙師授<太平清領道>,仙師言道"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命角與我二人,在世間擇新圣人輔之,以救普天下之黎民"

    文麒聽完這段話,茫然道,"原來如此,"蒼天已死,黃天當立,歲在甲子"竟然不是張角編的."

    于吉聞言,答道,"不全然,黃天當立,歲在甲子,并非指黃巾軍會代漢而起,而是指新帝星將在甲子年露顯于當世,開始濟救萬民."

    說完于吉,就不在言語,只是看著文麒.

    文麒被于吉看的心里發毛,越想越覺得于吉的話不妥,呆了半晌道:"于公,你不是說我是新帝星吧."

    于吉頓了頓笑道:"正是."

    文麒這回,全懵了.原本他想讓于吉出主意讓自己回去,但他卻說自己本就應該來這個世界,去拯救什么萬民的,那他還怎么回去,何況他什么都不會又如何去拯救萬民,還什么新帝星呢.

    于吉,見文麒不信,不禁急道:"公子且勿不信,兩個月前吉夜冠天象,發現紫薇帝星旁邊,出現第四顆新星,這第四顆的方位正在會稽."

    文麒奇道:"那其它三顆新星呢?"

    于吉:"本來,吉也以為天下將會三分,這三顆星早二十年前便在紫薇星旁若隱若現,而且這二十年來三顆新星越來越亮,而紫薇星越來越弱,直到兩個月前,吉發現竟然有新帝星出現在紫薇星和三顆新星旁邊,其碩大無比,黃芒幾乎蓋了所有包括紫薇星在內其它四顆星,吉方始醒悟仙師的"黃天當里,歲在甲子啊!".

    文麒說道:"即便新星預示會稽,又怎么可能一定是在下呢?或者還別有所指?"

    說是這么說,文麒心里卻開始有幾分相信,但他怎么也不明白他到這里是來做什么皇帝,而且要拯救萬民.

    于吉一雙本來瞇起來的小眼睛,突然有了神采,罩定文麒道:"公子,切勿懷疑,公子之手相乃九五之尊,而公子的面相則更是萬民之主."說完于吉啪的跪了下去.

    文麒長這么大還沒見一個比自己大這么多的人跪下去,立時慌了神,趕忙過去攙扶,"于公起來再說,切勿如此"

    于吉搖搖頭,"公子若不應承濟萬民于水火,老頭子就長跪不起"

    文麒縮回了手,心想,若是我不知死活的拉他起來,他就要讓我去拯救萬民,我豈不是死定了.

    于吉見文麒面有不豫之色,"若然公子現在,做不了這么大的決定,就請先做了我天一道的門主吧"

    文麒見于吉說的誠懇,若不答應他,恐怕于吉是真的要長跪不起了,想想不如先答應他,回頭若是不太好,也是可以遛之大吉的.文麒說道,"于公,起來好了,天魄答應便是."

    于吉站起來,從懷里掏出一個古銅色的戒指,遞給文麒,鄭重地道,"我已經替門主保管此戒指40年了,請門主驗收."

    文麒接過戒指,套在了大拇指上.心里卻琢磨著等到時候回到現代,這個古董應該可以讓自己一夜暴富吧.想道這里,臉上不禁有了笑意.

    "啪"于吉又跪了下去.

    文麒心想:這人是不是有病動不動就跪,于是問道:"你這又是干什么?"

    于吉道"天一門,第5代弟子于吉拜見掌門."

    文麒扶起于吉,無奈地道"于公,以后不要動不動就跪,天魄受不起."

    于吉:"是,吉謹遵掌門法旨."

    文麒聽道這里,不禁又是一笑:原來做了門主有這么多好處,自己說什么他都說是,而且是三國大大有名的于吉,回去如果是給別人聽,肯定是沒有人相信啊.做一個門主就這樣威風了,如果做皇帝那不是......,呸呸,可不能想這個茬,還是老老實實回家的好.

    于吉:"不知門主,有什么打算啊?"

    文麒撓了撓頭,"沒有什么打算,現下兵荒馬亂的,天魄又什么都不懂,沒有什么打算."

    于吉,看看這個門主,心里想著,若不是自己選錯了門主,這個門主什么都不會,又沒有主見.

    于吉道,"吉認為喬家非舊居之地,門主可以考慮離開此地到其它地方謀求發展啊."

    文麒答非所問:"于公,你會武功嗎?"

    這年頭,其他不管,學點功夫防身那是要緊的。

    于吉被他問的奇怪,點點頭道:"會的,門主是不是要學"

    于吉從懷里掏出一本書,遞給文麒答,"這是本門的太平清領道,此書包羅萬象,門主請妥善保管,每個人看完這本書都自然有不同的領悟,武功心法也自是不同的,吉的五大弟子,便各自拜讀一章,而領悟金木水火土五種不同武功"

    文麒聽完,接過書,慎而慎之的藏起來,隨口問道,"你有五大弟子,本門在天下各有多少徒眾."

    于吉一喜,眼前的門主雖然年青,但卻極有能力,問問題,可以直奔主題的:"本門這幾十年日漸衰微,除去張角一支,天下大致尚有五百之數,現均隱于各行各業."

    其實于吉說的五百是指正式門徒,若算影響力恐怕何止幾萬,甚至幾十萬啊。

    文麒聽完,自言自語道:"五百,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了."

    于吉:"門主,所言極是,若然日后門主做了皇帝,我門自然是天下第一門,門眾何止萬千啊."

    文麒擺了擺手,"帝皇之想,現在言之過早,還是先說說你有什么具體計劃吧."

    于吉:"門主,如今天下大亂,我等有如下幾種可以選擇:上策,起義.黃巾現在北方作亂,南方官軍實力較弱,吉在會稽多年,可號召百姓反了.然后徐徐發兵,一統江南,再圖北上.

    文麒立即搖頭:"不妥,黃巾軍怕是今年就要被滅了,起義是沒有什么前途的."

    文麒明明知道,黃巾軍起義一年多時間就因為張角的死亡而被官軍剿滅,到時候肯定就輪到南方的起義軍,這時候造反,不等于找死嗎。

    于吉心道,你又怎么知道黃巾軍馬上會失敗呢?

    于吉繼續道:"中策,門主可以在會稽繼續經營,等待時機再發難.".

    于吉見文麒沒有反應,繼續說道,"再有下策就是投靠官府,等有一郡轄地再做打算."

    "這個好,穩妥."文麒沒等于吉說完,馬上表示同意,因為又不用打仗,不用殺人只是做官,那自然是好的.

    于吉欲待進行勸說,卻又忍住了.

    文麒急道:"如何投靠官府呢?"

    于吉沉嚀了一下道:"那怕是要到洛陽去了,那里有我們天一門徒,但這要等吉召集了弟子,好護送門主前往洛陽了."

    文麒笑道:"沒錯,多些人前去,安全"

    于吉:"門主說的是,但可能要讓門主在喬府多委屈五日了,待屬下召齊五弟子便可動身了."

    天色漸晚,文麒跟于吉道別以后,在古會稽的街道慢慢的往著喬府走去,一路上他在想到底自己到這個世界來是干什么,想著想著,他又笑了,說不定真是來拯救萬民的......路邊有兩個老人在聊天:"天要變了.",文麒略有所悟,長吁一口氣"是啊,天要變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2312959_5_224-m
明朝好丈夫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有知識、有文化、會治病、會殺人。

  很熱血、很邪惡,很強大,很牛叉。<...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