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初窺武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夜,已深了,然文麒卻久久不能成眠,思緒起伏,心潮澎湃.

    睡不著,文麒就索性就起來,瀏覽一下于老道給的"寶書"吧,說不定真的有什么武功.

    太平清領道其實只是一張經脈圖錄,圖錄沒有任何的文字注釋,只是一幅完整的運行經脈圖.看經脈圖,這倒也難不倒文麒,因為他的父親原本就是中醫,他從小就是扎在畫滿經脈圖的中醫書里長大的。文麒大致翻了一翻太平清領道,他就開始有點明白為什么于吉的五個弟子,會金木水火土五種不同的功夫,卻原來是因為他們的運功基本法門在一開始便截然不同,有的可能從丹田開運行經脈而結束于丹田,算是運行一周天,有的則從太陽穴開始,結束于太陽穴,算是運行了一周天,自然每種運行法門都會有不同的效果,有不同的側重點。想明白這一點,文麒自己卻開始犯迷糊了,到底他應該按哪種運行方式開始練呢,到底哪種運功法門是最好的呢?

    文麒翻來覆去琢磨了好一會兒,文麒終于有了主意,道家講究陰陽,而人體的下部不就是陰陽匯總之所在嗎,就從下陰開練吧.想到就做,文麒這樣的一個胡思亂想的運功法門倒也開創了一門新的武學,后人稱之為陰陽先天功,而此功法的練功罩門便在人體的下陰.

    太平清領道,是道家的法書,講究的就是遵循自然之道,練習武學,所以每個人都可以有適合自己的練功的法門,于吉的五大弟子就各有自己的練功和經脈運行法門,而事實上這些不同運功法門原本是沒有什么高下之分,只是由于練習者的天賦,勤奮和運用的熟練程度不同,就使得他們的內功修為有了不同,換句話說,如果有人找到了適合自己的練功法門,那自然是事半功倍,否則就是事倍功半.后世練習武學者,總是要找師父學習內功的修習法門,殊不知這樣一來,只能嘗試一種或者少數幾種的修習氣功的法門,那自然很難確定是他們所練的是否是符合自己的方式,因為適合老師的運功法門卻未必是適合學生的法門,當然也有巧合的時候,但這樣一來就使得后世武學高手日漸缺少,更多的是靠外功,就是用所謂的武技來彌補氣功上的不足了,以至于到了現代的人,那就更少有人會真正的氣功了.

    文麒按照自己的運行路線開始了他別開生面的武道修行,時間在他修行中悄然逝去,文麒摸索著運行了一周天,大約過去3個時辰.發現身體似乎慢慢的發生一些奇妙的變化,意念所動,氣流所經過的身體部分,變得異常得舒暢,就好像好久沒有疏通的管道得到了很好的疏通,全身上下充盈了力量.一遍以后,文麒默想了一遍運功路線,又開始第二次的用功,這一次駕輕就熟,大約只用了一個時辰,真氣就運行了一周天,文麒明顯的感受道自己身體經脈的脈絡在慢慢的擴張,而體內的氣流也慢慢開始變得雄渾起來.初窺武道的文麒,按捺不住心中的興奮,迫不及待地開始了第三遍的征程......

    第二天,文麒一早就去帳房去入帳了,盡管一夜都沒睡覺,文麒仍然是精神奕奕,絲毫沒有睡意.文麒在帳房的時候,一直在琢磨能不能隨時隨地的練功呢,如果行的話,那即便睡覺或者走路都在練功的話,經脈自然擴展的更好.

    萬事在于嘗試,拿定主意文麒就開始這樣去做,一開始文麒在運行氣流的時候,一有人打攪,氣流就自然地停頓下來,而且不能接下去運行了,得從新從下陰開始運行,慢慢地文麒就可以在工作地時候能比較緩慢地運行了他的氣功了,一天下來大約也能運行個三到四個周天.晚上入睡地時候,文麒不斷逼自己潛意識地去運行經脈,一開始也總是很自然地死死睡著,折騰一個晚上下來,氣流竟然也可以在睡覺的狀態下自己運行了.文麒試驗的成功心中自有說不出的喜悅,他卻不知道,他已經開辟出武學修煉的新領域,平常人修煉可能就是一天的幾個時辰,而他已經隨時隨地在運行和修煉,等于文麒修煉一天至少相當于普通修煉者的三到四天.

    這是第五天,是與于吉約好的日子.

    文麒一早就準備了好他的行李,其實他也沒有什么行李,只是幾件換洗的衣服.隨后就去向喬玄辭行.喬府必竟是他到了這里的第一個家,而喬國老是第一個給他關懷的人,甚至可以理解成他到這里來認識的第一個人,文麒心中頗有些不舍的感覺。

    "喬公"文麒輕輕地叫道.

    "文麒,你來了,坐吧!"喬玄抬起頭,瞇著眼睛意味深長地對文麒笑道,"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文麒一愣:"喬公,我是來辭行的。"

    喬國老用手示意請文麒坐下喝茶,一邊道:"噢......,天魄你要走了,但愿你此去不同凡響,一飛沖天!"

    文麒不禁重新打量眼前這個總是笑嘻嘻地彌勒佛式的人物,良久沒有說話.

    隔了半晌,文麒道:"喬公,多謝喬公收留文麒于落魄之時啊"

    文麒本想說他日必有厚報,但心想當日收留自己的時候,人家又沒圖你什么,何況人家家大業大,以后還有兩個絕代佳婿,又怎么會希罕你的厚報了,若執意要說必有厚報,倒把別人說小了.

    文麒深深向喬玄一鞠躬.

    喬玄沒有退讓坦然受之,轉身取出一包物事,對文麒道:"天魄,我這里封了少許金銀,雖都是些不起眼的東西,但窮途富路,你收下也可以防個身!"

    文麒看了一下眼前有點莫測高深的喬玄,心想喬玄如此誠意,卻之不恭,何況兵荒馬亂,到了京城這些金銀怕也還是有大用處的,文麒爽快地道,"喬公美意,文麒卻之不恭了,文麒這便向喬公道別!"

    文麒受了金銀,便辭了喬公來到一品香,疾步上了二樓,發現于吉,早就等在那里了,而且他的身邊多了五個人,自然是他的五個弟子了。

    于吉一行六人看到文麒來了,便馬上跪了下去,口中說道,"參見門主"

    文麒見眼前男女老少跪了一地,不禁著慌,先前只是受于吉一人之跪,不免心中還覺得好玩,但到此刻頗有些惴惴,趕忙一把拉起于吉道,"各位切勿行此大禮,于公又忘記了先前的約定,當罰啊!"

    于吉一愣,隨后笑道,"是,是,是.屬下知錯了。"

    文麒拉起于吉以后,便過來拉于吉身后的弟子,"這位便是屬下的大弟子,金星,陸云,字子羽."于吉的聲音隨之響起.

    陸云三十許,手極其的厚實,身體健碩,比文麒尚高出一頭,(文麒本身個子并非很高,大約1米75,但于古代這種個子便算高了,尤其在會稽)劍眉星目,皮膚微黑,一望便知時常在外奔波.

    "陸兄,高人啊!"文麒笑著在自己的眉前比劃一下

    "子羽,我這個高人比不得主公那個高人。"說的饒舌之極,眾人聽到這,都被他逗的一笑,倒也沖淡了初次見面略微有點緊張的氣氛.

    文麒走到右首,拉起一人道,"幾位都起來吧,這叫文麒如何敢當?"

    心想用兵之道,應當是既無情又有情,平時應當有情就是待下屬要極厚道,用的時候就要無情,即不徇私情,雖然我不想爭霸天下,但這些多少還是知道的,順便借來用用,那也無妨.

    眾人齊聲應道"主公言重了,謝主公。"

    文麒指著當前之人,回頭笑著對于吉說道,"此必為木星。"

    于吉笑道,"然也,顧灃,字子輕。"

    顧灃,三十許,目光初看頗有些呆滯,但隱隱卻有神采,中等身材,一襲青布長衣,頗有些文人風采.

    顧灃向文麒一禮,"子輕參見主公。"

    文麒笑道,"子輕,怕是文武全才啊。"

    沒等子輕說完,后邊已經有一聲音動人地響起:"李盈見過主公。"

    "水星,自然如出水之芙蓉啊"文麒心中暗暗贊嘆

    李盈身材修長,白衣如雪,皮膚晶瑩,眼睛極大,隱隱有些藍色.

    文麒詫道:"姑娘,怕非純我中土之人!"

    李盈亮麗的眼珠一轉,"家祖母乃樓蘭人"

    李盈,心想這個主公倒也是仔細精明的人物啊.

    文麒隱約記得,漢武時期有樓蘭使團出使長安,可能便有一支那時傳了下來,文麒微笑著向這個漢代的混血美女微微頷首.

    "火星,皇普平,字子真,參見主公"一個二十許的年青人,爽朗地自我介紹道.

    眼前皇普子真,年紀雖不大,但自有一種大將的風度,使得文麒很自然想起趙云,盡管沒有文麒還沒有見過趙云,但卻覺得眼前這個白衣少年頗有《三國演義》中趙云的風采,但具體卻又一時說不上來.

    文麒笑著,"你是火星,頗有些名不副實啊"

    皇普平聽完笑了笑,"主公怕是以為火星必是一火爆脾氣的大漢吧!"

    文麒點點頭,笑笑沒有回答,慢慢轉向了最后一個年輕人:"土星,是你了"

    年青人澀澀地道,"在下張鈞,字子廉,參見主公"

    聲音僅可耳聞,如非仔細聽著,怕連于吉也聽不見的,說完張鈞臉上已經緋紅,若非著了男裝,怕是要疑他是個女娃了.

    "大家坐下再說吧"文麒說道

    眾人依言坐下.

    文麒轉向于吉,"于公當已把此次去洛陽的計劃跟諸位大致談過了吧"

    于吉,"之前,已然交代過了"

    文麒,"其它的就不多說了,有三件事情想跟各位說一下,一則,日后若在下有何不當,請當面告之,文麒這點容人之量還是有的."

    說完頓了頓對眾人誠懇地道:"文麒在此地無親無故,日后諸位便是文麒最親的人,有什么事情務必跟文麒直說!"

    文麒續道:"二則,此番前去,非為爭天下,只宜靜觀形勢,切勿過激"說道這里,文麒停了下來,看了一下在座各人,文麒是知道東漢沒有這么快完蛋,天下大亂只怕還要過個幾年,等那董卓進京,漢朝才會真的開始衰敗,群雄才會真的興起,他可不想這么早就起義,而被剿滅.

    "三則,請各位日后叫我天魄或者公子,別叫主公了,門主自然是叫不得的,外人見了要起疑心的.還有就是,李盈怕是改了男裝,比較方便一些."眾人聽完,答道:"是"

    于吉在聽文麒倒過這番話,心里頗覺得安慰,一開始他頗為擔心自己選錯對象,壞了南華老仙的心愿,現下見文麒慢慢道來,條理分明,不覺心中大為放心,眼中頗有濕潤的味道,想自己四十年心愿總算沒有白費.而金木水火土眾人,本有些輕視眼前的年青主公,但聽完這番話,覺得眼前之年青人,頗有點不簡單,怕是真得可以成為一代名主.他們卻不知,文麒為這三件事是思量很久,作了充足得準備的,盡管他不想稱霸天下,但他還想在這亂世中生存下去,等一有機會,他也好快點回到他自己的世界.

    說完各人準備動身.下得樓來,一看,文麒愣住了,原來皇普平竟然牽了一匹白馬上前來.文麒立時感覺自己臉非常之燙,可能已經紅到了耳根了.文麒對于吉言道,"于公啊,文麒還不會騎馬."聽完眾人盡皆一愣,因為馬是漢代的主要交通工具,上至達官貴人甚至深居宮中的當今皇帝漢靈帝,都會騎馬,下至販夫走卒也是會騎馬的.隔了一會,于吉笑道,"騎馬并非難學,待到了大路上便教主公學會"文麒忙點頭道,"那好,那敢情好"

    于吉走過去跟一品香的掌柜說了幾句,掌柜很快去了.看這形勢,這掌柜多半也是天一門人啊,一品香怕是會稽郡最大的酒樓了,如果這個掌柜都是天一門人的話,想來天一門在其它地方的財力怕是不小的.于吉吩咐完掌柜,過來對文麒講道,"公子,隔會,就會有馬車來了,是于吉考慮不周啊"

    文麒答道,"無妨,我自沒有跟于公談過,于公如何得曉.對了,于公,這掌柜也是天一門人嗎?"

    于吉:"是的,屬下,于路上將向公子一一稟告門徒分布,門中禁忌以及聯絡方式."

    文麒心想,你這就老實了,我可不能做一個甩手掌柜,既然做了這個門主,好歹也得有點權利.

    于吉心里頗有些惴惴不安,看來自己是小看這個門主,他的話看似無意,實際上卻頗有深意,不禁第一次抬頭仔細打量起這個門主,他發覺這個主公的嘴角是時時都掛著笑意的.于吉似乎略有所悟,這個主公看是一團和氣,其實精的很呢.

    正思量間,馬車來了......

    那一夜,星空中的黃紫薇星份外的明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68034 5 224 m
庶子風流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本是個平凡少年,意外得到光腦,一朝回到大明正德年間,成為士紳家族的一個私生子。<br>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