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驕陽初升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一陣馬嘶,掙破了清晨林子里的寧靜.

    文麒睜開惺忪的雙眼,發現眾人都已經醒了,各自在忙碌地整理自己的行裝.

    皇普子真看到文麒醒了,朝著文麒,諱莫如深的笑著,走了過來問道,"公子早,不知公子昨夜睡的好嗎?"

    文麒被皇普子真問的愣住了,他看皇普平笑的又如此曖mei,不禁心下發虛,只好含糊地答道,"還不錯"

    說完,文麒很自然轉向正在刷馬的李盈,發現她只是低著頭,用梳子輸洗著她的愛駒,只是白皙的臉甚至已經紅到了頸部,顯然已經聽到他與皇普子真的對話.文麒趕忙轉過頭來,但是又看見皇普子真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忍不住又低下頭,抖摟起自己那本已平整的衣服來.

    "子真,你過來"于吉的聲音適時地響起.

    皇普平聞聲,笑著往于吉跑去,跑的時候還不住得意的回頭望著低頭整理衣服的年青主公.

    文麒如蒙大赦,心想,還是這個老道士識趣,懂得做人.這個皇普子真真是有點沒大沒小,也許正因為他有點魯莽的直率,所以才叫火星吧.既然皇普平他都知道我昨晚起來掀簾子的事情,怕是大家都已經知道......

    文麒抬眼看眾人,發現眾人均是嘴角略含笑意,當文麒眼光掃過,卻又低下頭,各自忙活起自己的事情來了.

    文麒轉念一想,你們當作不知道,我樂的當作沒做過,這就是做主子的好處啊,想來你們也是不會蠢到說出來吧.

    想到這里文麒就從容地站了起來,朝正在對皇普平訓話的于吉走了過去.

    文麒雖然被皇普子真弄的頗不自在,但心里卻非常喜歡他這個人,因為自從與于吉還有五星主從身份確定以后,就沒有人敢跟他肆無忌憚地開玩笑,所有人只是把他當作寶一樣捧的高高的,只有這個不知死活的皇普平,才會多少讓他有點平等的朋友的味道.

    文麒對著于吉淡淡地道,"于公,此番我等是進汝南,還是直過洛陽呢?"

    于吉聽完,對視著文麒,笑了笑,"公子,您認為呢?"

    文麒一聽,那個火啊,好你個于吉,我是誠心問你,你倒好,又把這個燙手山芋扔給我,真以為我不行嗎.沉吟片刻文麒道,"于公啊,我看我們還是直入洛陽吧,天下形勢轉瞬即變,我們不可在此地多做耽擱啊,入洛都后,我等方可便宜行事啊,了解大局啊"

    說完文麒就靜靜地看著于吉.

    于吉點點頭道,"公子所言極是,我等須盡快進京動作起來,免得大亂起時無所適從啊"

    于吉并非真的不知道該提什么意見,只是希望眼前主公能不斷地自己拿主意,而不是什么都來聽他的,而文麒卻多少有點小孩脾性,能自己不做的事情,他總是希望不做,這樣一來他倒真的誤會了于吉的一番苦心啊.

    文麒卻又搖了搖頭說,"這卻又不妥,汝南也是萬分重要的,它是漢之大郡,自古頗多英才出于此處,比如前朝名相,李斯便是出于此間.若日后爭霸天下,汝南必然也是眾中之眾,如今行經此地,何不了解一番啊,若有機緣也可招攬一些人才為我所用啊".

    眾人聽得文麒這么一說,都停了下來,看著文麒.

    文麒續道,"想當年晉楚爭霸百年,而楚始終不輸于中原強晉,怕也是因為汝南所出之不少人杰吧"

    說道這里文麒,停了下來發現大家都在用奇怪的眼光看著自己,想是一開始眾人尚不怎么佩服這個年青的主公,現在聽其一番大論,頗有點刮目相看的味道.文麒被眾人看的有點難為情,喃喃道:"于公,有何高見?諸位覺得有何不妥嗎?"

    于吉意味深長地看著文麒,答道,"公子所言極為在理,汝南自古為兵家必爭之地,公子當去一游,對日后必有大用.如此一來,我等當兵分兩路,我與金,火,土三徒則先行入洛陽,了解時勢打點一切,公子與李盈,顧灃三人則在間打探消息,尋訪才俊,了解汝南,公子以為如何."

    這回輪到文麒呆住了,一開始他不過想顯擺顯擺,卻不想于吉當真,汝南重要是的確重要,但自己的小命不是更重要嗎.汝南之黃巾軍剛被官軍所破,郡面極不安穩,一個弄不好,碰上劫匪,那還不是要搭上小命去嗎,還不如跟著于吉他們直接進洛陽來得安全.

    在文麒剛想說出反對意見的時候,皇普平的令人討厭的聲音已然響起,"師父,這個主意極好極好,好極好極,嘻嘻......".他極好的意思在這里是再明白不過,無非是想說是個極好的機會安排文麒與李盈獨處罷了.

    此話一出,眾人均忍俊不住大笑.

    而李盈此時的臉更是紅的一塌糊涂,但連文麒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喜歡這個美麗動人的漢代混血兒.

    于吉聞言笑了笑,揮揮手,招呼顧灃和李盈走了過去,"灃兒,盈兒,你二人此番陪著主公,務必保護好主公,寧可性命不要,也不可讓主公有任何閃失"

    眾人聞言均是一愣,因為按照文麒約定,眾人是不當在途中稱呼文麒為主公的,而今于吉突然又以主公相稱文麒,可見他的確是的確是珍而重之地交代任務,來不得半點馬虎.

    顧灃,李盈,二人聞言,雙手抱拳正色道:"謹遵師父之命,徒兒等必盡全力,擔保主公不會有任何之閃失"

    文麒聽于吉吩咐他們盡用"主公"一詞代替"公子",可見他們真的是把自己當作"帝星",希望自己能救萬民于水火,而自己卻一直不以為然,玩笑其事,心中頗有點愧疚.剎那間,他覺得自己肩頭的擔子,重了很多,他想到如果他有什么事情發生,自己丟了性命是小,顧,李二人怕是也要被連累著丟了性命的,想到這里,看著文質冰冰的顧灃,和白衣如雪的李盈,文麒不禁有點惴惴不安.此刻,他竟然想到來漢代之前看過的美國大片<<蜘蛛人二>>里的一句名言:"greater power, greater responsibility"(權利或者力量越大,身上的責任就越重)

    于吉吩咐完顧灃,李盈,轉向文麒道,"主公此去汝南,務必珍重"

    說完從懷中掏出一本絹書,雙手呈起,遞給文麒道,"此是仙師南華老仙,所創之天一劍法,前番是因為主公內功未修,怕主公貿然去練,會適得其反,甚至于走火入魔,故未曾呈交于主公,萬望主公見諒.今趟與主公重遇,吉發現主公內力已然可以運轉如意,短短幾日便有如此修為,主公可堪為練武之奇才啊."

    聽到這里文麒頗感得意,卻不知道這天下還有一句名言叫,千穿萬穿馬屁不穿啊.

    于吉續道,"今日吉故敢提前將此劍法交付主公,請主公驗收,萬望主公勤加練習"

    文麒珍而重之地雙手接過劍譜,揣入懷內.

    于吉指了指馬車,對陸子羽道,"子羽,去取長劍來"

    于吉對文麒道,"主公,若習劍法,尚無長劍隨身,吉無物可贈,便以吉三十年前所得之無名劍相贈."

    其實于吉三十年前,于劍法未有大成之時,曾執此劍濟世扶危,而二十年前于吉劍法已頗有所成,便以無名劍之劍鞘迎敵,而近十年已罕有對手,其五大弟子,均可縱橫當世,他要劍來已無所用,故于此時贈與文麒.

    說話間,陸子羽已然取來長劍.文麒拔劍出鞘,立覺黃芒大盛,劍氣斗起,突覺心中雄心萬丈,天下予取予奪之感,贊嘆道,"好劍,吾必當使此劍名揚天下."

    陸子羽,嘆曰:"劍得其主"

    文麒看了一眼陸子羽,笑著收劍入鞘,別在腰間.

    于吉看著文麒把劍譜納入懷內,別劍在腰,如釋重負地長吁一口氣,道,"門主,本門三寶,掌門指環,<<太平清領道>>,以及天一劍法,如今均歸于門主了,吉總算未負仙師所托,完成本門四十年護法之大責,日后但看主公馳騁天下,笑傲群雄了"

    說完于吉跪了下去,其他五星也隨之跪下.

    文麒慌忙拉起跪著地于吉道,"于公,諸位,天魄跟于公和諸位說過多少次,不必再行跪禮的,公等為何總是不聽?"

    頓了頓,看眾人均起來了后,拽著于吉的手,眼望眾人道"天魄本是喬府一小廝,得蒙于公賞識,啟于落魄之中,若他日有幸得以一酬平生之志,必當不負我光大我天一道門之所托."

    文麒可不敢夸口一統天下,曹操,孫權,劉備三人何等的雄才偉大略,而司馬懿,諸葛亮,周瑜又是何等的智謀決斷,如此眾多英雄才俊都未敢夸口一統天下,文天魄,雖有眾人之助,也只是一普通小廝,只是占一知天機之力,又怎么敢隨便夸口,對眾人允諾.對文麒來講,光大一派倒并非特別難事,實在不妥的時候,只需要,投靠曹操,劉備,孫權三雄之一,應當就可光大天一門了.

    說完文麒笑著對于吉道,"于公此番前去洛陽任務頗巨,你好生打點,天魄在汝南一段時日,當尋覓良才為日后一爭天下廣作準備.此外,天魄尚有一事,向于公保證,天魄在汝南必善加珍重自己,來日好與公等會于洛都."

    于吉聽到這里,一喜,略一沉嚀道,"那么下月十五,與主公等會于洛陽何如?"

    當時八月初,故尚余一月多.

    文麒笑道,"使得"

    于吉拱手道,"請主公先行"

    文麒也不客氣,招呼李盈和顧灃上馬,與于吉及眾人拱手作別,"諸君洛陽見,后會有期"

    言畢,三騎,徑往汝南郡馳去.

    于吉看著文麒一行遠去的背影,心潮起伏,眼前的小主公,雖尚稚嫩,卻隱隱已經有了一些氣勢.顧灃為人機警,有謀略,而李盈則心細如塵,二人武功均躋身當世一流,此去汝南三人或有一些困難,有此二人相輔,主公定當有驚無險啊.于吉想到這里于吉突然發現自己對這個小主公,越來越有信心了.

    于吉隨后了上馬車,招呼其他三星,趕往洛陽而去.

    朝陽份外的引人注目,使人們不得不相信,即便有再多的烏云也只能一時,卻絕對不能久久地遮掩這初生驕陽的奪目光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223937 5 48 m
神話版三國
作者 墳土荒草
  陳曦看著將一塊數百斤巨石撇出去的士卒,無語望蒼天,這真的是東漢末年?<br>   呂布單...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