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談笑來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這日晌午,文麒,顧灃,李盈三人策馬行至上蔡城.

    上蔡,乃三國時汝南之大城,汝南郡所之所在,為古蔡國所在地,乃今天河南之上蔡縣.

    城門口,站了兩列全副武裝的士兵,盤查著過往的行人百姓.但事實上此時,入城,出城的百姓卻是極少的,因為黃巾戰亂剛過,老百姓能呆在家里不出來,就都不出來了.隔了個好半天,才會偶爾有個商販模樣的人,進城或者出城.那些城門口列兵們的臉色已經差極,怕是在門口已經多日被盛灌"西北風"了.

    文麒三人徑往門口,行去.文麒對于在會稽城門口倍受刁難的經歷記憶猶新,此時,又站在了城門口,不禁心中多少有些緊張.

    兵丁冷冷地問道,"幾位入城有何貴干呢?"

    顧灃答道,"我等三人,入城訪友"說著塞過一些碎銀.

    問話的兵丁立馬堆上笑臉道,"我看幾位如此正派的人物,那是不用檢查的了"

    揮揮手,兩邊就放行了.

    這種拙劣的表演文麒在21世紀的電視連續劇中,早就不知道欣賞過多少回了.但此時,親眼所見,文麒心中仍舊免不了大生感慨,想當初,文麒初到會稽之時,衣衫襤褸(實際上是睡衣),身無分文(實際上是有人民幣),就被守門衛兵百般刁難,差點關進牢里;如今雖還說不上是錦衣玉食,但早已經是不可同日而語了,至少衣服光鮮了,所以就如此順利通過.無論哪個朝代,無論是一千多年前,還是一千多年后,那些門衛都還,改不了那種"狗眼看人低"的死德行,還是那么的勢力啊,總是明白不了圣人們的諄諄教誨"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文麒轉念一想,若然這些門衛士兵真有識人之明,怕也早就不在這里充當士卒了吧,想到這里便也釋然了.

    正在文麒胡思亂想間,三人已經進入上蔡城.

    顧灃問文麒道,"公子,我們是否應當先找家客棧啊?"

    文麒,應道,"對".

    顧灃道,"那就去來福客棧如何?"

    文麒詫異道,"子輕,以前曾經來過上蔡嗎?"

    顧灃應道,"是啊,早年于師曾于此間布道行醫,子輕就曾隨于師到過汝南,住在此處幾月,故尚記得清楚."

    文麒摸了摸拇指上的指環,笑道,"那是自然最好不過了,想來這邊必尚有一些我天一門眾吧"

    顧灃笑著點了點頭.

    文麒,李盈,跟隨著顧灃往來福客棧行去.

    李盈一路無話,文麒也沒有與她搭訕,文麒怕的是越說越錯,而李盈卻是在想著昨天晚上,文麒掀簾子的事情,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跟這個"不知羞恥"的主公,說什么的好.

    所幸的是顧灃,真的很熟悉上蔡的街道,很快領著二人找到了來福客棧.

    進入客棧,顧灃利索地訂下了三間上房,安排好馬匹.

    李盈住在了天字一號房,顧灃住到天字三號房,文麒則被安排在了他們二人客房之間的天字二號房.文麒知道,顧灃是擔心萬一有什么突發狀況,他們二人好隨時快速地救應他.

    文麒進得房后,略事整理,便盤腿坐到了床沿上,雙手交叉合握,微垂雙目,開始平心靜氣,調整內息.這已經成了他,每日必修之功課,盡管他可以隨時隨地練功修行,但這樣聚精會神修煉所取得的效果卻比平時普通修煉要強上好多.此時的文麒,明顯可以感覺到,體內的那些真氣,已經不是初練時的一點一絲,多日來日以繼夜的修習使得文麒體內的真氣已經可以聚絲成束,在體內翻滾如意,頗具威勢了.

    "李盈,你找我".不知道過了多久,房內的文麒突然睜開雙目,沖著房門喊道.

    "噢,嗯......"門外的玉人,明顯覺得意外,她料不到房內的主公,已經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腳步聲,李盈已經刻意放低自己的腳步了.

    李盈支吾了半刻道,"公子,二師兄提議到來福酒樓去吃晚餐?不知公子一下如何?"

    文麒應道,"噢,好的,稍適片刻即來.你等可先前往."

    文麒本來是難以判斷經過的人,但由于二人所修習的均是<<太平清領道>>,盡管,修習法門略有不同,但份屬同門,真氣相近,故反較其他人容易判斷得多.

    李盈應道:"是",便轉了開去.

    文麒聽到李盈的腳步聲漸漸遠去,便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出了客房,望前院高聳有三層的來福酒樓行去.

    來福客棧的來福樓,別看它的名字土,但它算起拉應該是汝南郡,甚至于整個大漢朝最具有規模的名酒樓了,不講那些巧奪天工的雕梁畫柱,單是這三層的酒樓,在當時的建筑條件下,怕是整個全國之下也算得獨樹一幟了.坐在來福樓上,整個上蔡的風景早已收于眼底.文麒在這個時代去過的酒樓,就只有可憐的一家:會稽一品香,但是一品香跟來福樓比起來,卻也是天差地別,相去甚遠.

    上得樓來,文麒遠遠便看見顧灃和李盈二人坐在酒樓靠窗的一張桌子,便緩緩朝他們走了過去.

    顧灃,李盈看到文麒行近,早已站起,顧灃單手做了個請的手勢,道,"公子"

    文麒,坐定以后道,"子輕,你二人無須日后如此多禮,但坐無妨.天魄不甚習慣."

    顧灃的頭,立時搖的跟撥浪鼓似的,"公子此言差矣,主從有別如何使得"

    文麒見顧灃這番死窮酸的樣子,終于知道,自己跟他相差幾千年,有些東西已經成為他骨子里的東西,一時之間你讓他改,哪里改得了這許多,于是作放棄狀,笑了笑道,"點了菜嗎?"

    顧灃,搖搖頭道:"未曾,待公子來點"

    文麒道:"子輕拿主意便是了.天魄,素不喜歡看菜譜點菜,不喜點菜.況天魄初來乍到,如何知道此地風俗."

    文麒說的初來乍到,其實是意有所指,指的是他剛到三國不久,根本不知道該點什么菜來吃.

    顧灃聞言卻是愣在那邊,"公子,何物為菜譜?"

    文麒見兩人,均以極其詫異的眼光看著自己,慌忙解釋道,"就是一家酒樓把自己酒樓所擅長的酒菜,寫在紙上給客人去自行選擇."

    文麒卻真不知道此時還未有菜譜啊.

    "紙上?"一直沒有吭聲的李盈,用她那雙美麗的藍眼睛直盯著文麒,詢問道.

    文麒聞言方才意識到,此時蔡倫發明造紙還不太久,紙張是不可能運用的如此廣泛的.趕忙補漏道,"那是竹簡,天魄說錯了"

    聽道這里,二人方才大悟.

    顧灃笑著對文麒講道,"公子講的菜譜,倒也頗具創意,只是不知公子在哪里看到的?"

    文麒淡淡地應道,"那是天魄家鄉的飲食習俗."說完望向樓外,陷入沉思.來福樓不愧為為名樓,整個上蔡城,已然應收于眼底,全然是矮屋平房,跟以前在橫店影視城所見的漢宮幾無二致,只是橫店周圍本該有了的高樓大廈早就了無影蹤了.

    "公子,公子"顧灃輕輕喚道.

    文麒聞聲,回過神來,歉意地往二人笑道,"走神了."

    "公子怕是思念遠方的.......親人了."李盈拖長了音,親人二字尤其刺耳說道.

    文麒對著李盈白皙的臉蛋,似笑非笑地看著她,也不說話,后者很快又臉紅了,轉頭望向樓外.

    李盈其實哪里知道,文麒的遠方竟然是幾千年后的遠方啊.

    "公子,你看那就是上蔡來福樓的菜譜啊"顧灃說道.

    文麒順著顧灃的手看去,那些菜名赫然寫在來福樓的墻上.

    文麒一進來,便已經看見墻上的字,但他習慣性地把這些小篆當作了藝術品或者裝飾,哪里會以為那是菜譜啊.

    "子輕,你作主吧"文麒道.

    顧灃笑道,"那便恭敬不如從命"

    顧灃喚來店小二,很快地點完菜.

    文麒突然,想起過去在電影或者電視劇中看到的,古代那些俠客,往往都會在點菜的時候說上這么一句,"小二,有什么好吃,盡管給我上上來."然后小二一路高興地跑了下去,以為逮到了冤大頭,文麒每每看的時候,都會覺得如果這些頗具功夫的大爺反悔小二做的菜不合口味,那又如何呢.不想今天看到的點菜,卻與電視劇大相徑庭啊,想到這里,不自禁笑了出來.

    顧灃,"公子,有什么有趣事情,不妨說出來大家同樂?"

    文麒心想,我是想說出來跟你同樂,但這卻實在沒法同樂的,口中答道,"我倒想請教子輕,上蔡有些什么名勝啊?既然來了必當一往,那必將更為有趣的緊."

    顧灃見有人問道他最喜歡跟人聊的,心中正是高興啊,忙道,"既然公子問起,子輕便給公子講講,就怕師妹覺得無趣."

    李盈,笑了笑道,"我也最喜聽故事,師兄快講吧"

    顧灃道,"如今公子所看到的城已然并非周時的古城,此城乃高祖建漢后,所建之新城.此地乃古蔡國之地,上蔡如今尚可見到,古蔡城池,正如公子昨日所言上蔡乃至汝南乃晉楚爭霸之要地,古來兵家必爭之地啊."

    文麒得意的笑道,"天魄也只是略有所知而已.哈......"

    李盈,卻不屑地看了文麒,似說,稍微夸獎一下便如此得意忘形.

    顧灃續道,"上蔡可謂歷史悠久,此處尚有"伏羲畫卦亭",相傳先圣人伏羲曾于此畫卦修行.還有蔡侯玩河樓、孔子問津處、孔子曬書臺、光武臺、奎星樓、李斯墓、蔡侯墓......"

    文麒聽到,終于明白為什么顧灃會講,李盈會覺得無趣了,顧灃實在是沒有說書的天份啊.

    文麒趕忙打斷顧灃道,"子輕啊,我適才上樓時,聽的店小二講起,說這邊有章華臺,是否有其事"

    顧灃點點頭道,"公子,章華臺是有的"

    文麒詫異道,"章華臺不是早年就被秦將白起攻破楚都時燒毀了嗎?"

    顧灃擺手道,"公子有所不知,此章華臺,非彼章華臺."說完頓了一頓.

    續道,"公子所講之章華臺乃荊州楚故都郢都之章華臺,而非上蔡之章華臺.章華臺,章華二字,是華美絕倫之意,故楚所建之章華臺甚多,只是郢都之章華臺最為著名而已.說完搖頭,嘆道:"惜呼,廢矣!"

    文麒道,"噢,原來如此,小二果未相欺也"

    顧灃道,"此間典故,想來市井之人是難知之的"

    文麒聽完,未置可否,轉頭瞄向李盈,發現她似乎也頗為認同這點,開始有點明白這個輕視市井之人,早已經成為士族子弟的習慣,甚而連顧灃,李盈等長期存于民間修道之人也頗受此影響啊.

    文麒道:"既管此章華臺非彼章華臺,天魄,倒也頗有興致前往一觀,以觀其是否符章華一詞啊,二位以為如何?"

    顧灃笑道,"好極,師妹以為呢?"

    李盈沒好氣的道,"去便去吧,凡事公子高興就好,何必問我呢?"

    顧灃一愣,隨即看了一眼同樣發楞的文麒,不禁掩嘴失笑.

    文麒則更是不明白,我不就是偷偷去看了你一眼,又沒怎么你,又何必如此相譏諷呢,轉念一想,"好男不跟女斗".便也隨顧灃,傻笑開來......

    菜是好菜,酒是好酒,食客更是好食客,是夜盡歡而散.

    正應了那一句:"今朝有酒今朝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361147 5 222 m
墨唐
作者 將臣一怒
  一個當代宅男穿越到初唐一個墨家子弟身上,就像一滴墨水滴在水杯中,很快,整個大唐就被渲染的烏...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