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泉城鏡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此言一出,獨二旅的官兵頓時歡聲雷動,蘇雪長舒了一口氣,望著這上校,看到白晢的脖子,俏美的相貌,總覺得這是位再世木蘭,不由起了戲弄之心,輕輕一笑,猛地一把小手擰在上校如同玉雕般的臉上,說道:“好俊俏的小姑娘,多謝你了!山東軍中都是這么俊俏的人物嗎?”

    上校臉一微紅,不理蘇雪,蘇雪更是得寸進步,向上校的耳朵吹了一口氣。

    那上校只是一正身,朝白凌正聲道:“白老先生!歸德一別,已是四載,昔日戰場相見,全因個人理念不同,如若有空可來山東一訪,這筆軍火就包在區區身上了。”

    白凌一愣,仔細觀察這俊美上校,忽地想起一人,猛地一驚,臉上神情十分古怪,應道:“閣下?此言可真?”

    “白老先生放心!枝葉同根,畢竟都是出自鄂軍一系,我們督軍大人也不會讓舊日袍澤為難的。”

    二十三師淪落至此,一切都始于十七師的歸德之役,但兩者都算是鄂軍余脈,這上校的語氣倒是十分真誠。

    白凌露出幾分喜色,但喜色之中又帶著幾分苦楚:“那就多謝!”

    曲散人終,上校直接移交給獨二旅的軍火,在官兵押送下離開了火車站,直接送回軍營。

    白凌和蘇雪欣喜地望著軍火離開了視線,獨二旅軍營遠在通州一帶,所以先讓得力的干部將軍火押送回營,而陳義允諾的軍火也會次日送往軍營。但這事曹明帥非問責不可,非得有人留下來在北京活動不可,所以兩人留了下來。

    舒了口氣,兩人一齊跳上備好的馬車,白凌忽然長嘆不止,大搖其頭道:“想不到是他!”

    蘇雪甚是好奇,問道:“這丫頭是誰啊?”白凌沒理她,自言自語道:“我早該認出他了!”

    蘇雪更感好奇:“白二叔,這姑娘到底是誰啊?山東軍中還有女軍官上陣統兵嗎?”

    “小雪,人家是正正經經的七尺男兒,可不是什么姑娘!”

    一聽這語,蘇雪差一點就跳出馬車,毫無半分淑女樣子:“我豈不是虧大了?我找他算賬去!”

    白凌搖頭道:“找他算賬,你絕對吃虧!餓了吧,先到望鶴樓吃點早餐?”

    “好吧!”

    剛走上望鶴樓二樓,就聽見一個聲音在那大聲道:“督軍團之初設,始于共和十四年,其時國會與內閣不和,內閣又與各省督軍不和……”

    這說正是共和初年,十六省督軍齊設督軍團,最后引起直奉決裂,惡戰不止的故事。

    一眼望去,說話的是個青年男子,這人長得劍眉星目,豐神如玉,可偏生有一種氣宇軒昂的氣勢,在那里一站,正是應了玉樹臨風一語,蘇雪不由望地癡了,心想:“今天怎么遇到都是如此俊美的男子?”

    不由芳心暗跳,不由拿這男子與那魯軍上校作了比較,只覺得這男子多了幾分英偉豪氣,而那魯軍上校則溫吞如水,多了幾分溫柔體貼。

    正當少女想著心事,突然一聲叫聲:“阿雪!”轉頭一看,是個極秀氣的少女,剛剛二十出頭,柔順的長發,黑色鏡框的眼鏡掩不住青春的氣息,再加上如瓷器一般的面容,反而給人一種端莊典雅的感覺,可惜著了一件頗為老氣的黑色秋裝,只露出一段短短的雪頸。

    蘇雪跳過去摟緊那少女,大聲道:“沅青!一塊吃吧!”

    “嗯”!這喚作沅青的少女輕聲應道,這少女姓陳,閏名沅青,莫看她年紀雖小,才智卻遠超俗人,在江南一帶是極有名氣的才女,此時正在北京作客座學者。

    這當兒,白凌已經點好了早餐,雖只豆漿、包子、油條等區區數樣,但望鶴樓所制,自有獨到之處。

    微微咬了半口包子,蘇雪就問道:“對了,白叔,那個上校到底是誰?是陳策,吳蒼雷,還是李何一?不對,李何一已快四十出頭,不會那么年輕。”她一連點了山東幾個年輕高官的名字。

    白凌沉默了片刻,從嘴里擠出了一個名字:“柳鏡曉!”

    蘇雪猛地一驚,一只纖手掩住小嘴,臉上盡是震驚之色,許久才緩過氣來:“他是柳鏡曉?山東的那個柳鏡曉?”

    “就是那個柳鏡曉,天下間哪有第二個柳鏡曉……”

    其時柳鏡曉雖名為一師之長,但卻在暗中操縱山東政局,與山東督軍并無二異。此人于征柔然之役中嶄露頭角,屢戰屢捷,援鄂之戰則率一師之眾在敵前搶渡得手,一舉擊破川軍主力。直鄂之戰柳鏡曉又背鄂自立,率一支殘軍縱橫于魯豫,年余時間竟統一了山東全境,年紀輕輕就執掌一省大權,算得上天下間最為耀眼奪目的人物。

    更何況柳鏡曉治魯三載,政績只是平平,反倒以風liu瀟灑,最喜追花逐香聞名,金屋中不知藏了幾房妻妾。不過傳聞他最重情義,對妻子呵護倍至,是一等一的溫柔體貼,再加上他名位之重冠絕宇內,京中有言“嫁夫當如柳鏡曉”,更自有懷春少女如飛蛾撲火一般投入他的懷抱。

    “當年歸德之役,惡戰不止,我曾率軍與他數次交戰,自然是不會看錯。”白凌話氣雖為平淡,卻大有感傷之意,昔日歸德之役,號稱近數十年最為慘烈,二十三師在此役傷亡極重,兩人于數番陣前相見,血戰不止,但事后卻頗有相惜之感。

    陳沅青右手舉起筷子,笑道:“你們還不吃啊?這個柳鏡曉也不過是師長罷了,咱們的雪兒可也是個正正經經的少將旅長?”

    這話剛落,蘇雪一只纖手掩住小嘴,露出半邊玉齒,臉上盡是笑意,陳沅青不解,放下筷子,和蘇雪親昵打鬧在一起,一邊問道:“阿雪,笑什么?”

    蘇雪一邊用手輕輕地捶了捶陳沅青的右手,一邊答道:“小青,難道你沒聽說過山東無督軍,河南無師長的說法?”

    陳沅青微一皺眉,問道:“什么是山東無督軍,河南無師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國士
作者 衣山盡
  一個現代人,穿越到明末的江南。此刻的揚州還是歌舞升平,還是小橋流水曲水流觴,但亂世即將來臨...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