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再遇鏡曉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難得有這個大才女弄不清楚的事情,蘇雪臉上的笑意便更重了幾分,道:“小青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啊!首先來說這個山東無督軍,這一任的山東督軍兼省長丁靜,算是當年我們鄂軍的一支余脈,但她掌不了山東的實權,大權都操在柳鏡曉的手里。”

    “那河南無師長又怎么說?我記得報紙都登過好幾個豫軍師長?”

    蘇雪道:“河南督軍楊林翼,年輕有為,但他不是河南人。”

    陳沅青應道:“對,他是陜西人!”

    “楊林翼的基本部隊只有一個陜軍第二師,所以在河南大事收編部隊,所部共有八師九旅的番號,這個師長多了,自然就是脫毛的鳳凰——不值錢了!”

    “八師九旅……”陳沅青略一思索,皺緊眉頭問道:“不就是將近二十萬人嗎?河南哪養的活這么多部隊?”

    白凌替蘇雪答道:“河南的師旅編制都小,一師不過三四千人,旅的編制更小,還不如柳鏡曉的一個團。”

    說到柳鏡曉,頓時又引到了少女最關注的問題:“聽說柳鏡曉長得俊美如玉,俊逸非凡,是不是將我們雪兒的魂兒都勾去了?”

    蘇雪臉上不由多了幾分紅暈,這時候猛聽見一個聲音:“我家鏡曉回來了嗎?”

    說話是個身形嬌小的女子,年紀約莫三十出頭,面如霜冰,衣著甚是樸素,只是這女子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種堅毅。

    白凌轉頭應道:“原來是校長啊!是啊,剛才見到柳師長了。”

    “喲!”那女子應了聲,隨口問候了一聲白凌后,便隨便在旁邊找了桌子坐下了,朝那正順口批駁督軍團的男子說道:“小楊,有事大可上政事堂說去!莫打攏陳老先生!”

    這青年男子正在滔滔不絕地講共和舊事,他口才甚好,只可惜沒幾個人注意他,他現在說服的對象是個禿頂老者,這老頭長得干瘦,甚是不起眼,只叫了份廉價的早餐在獨自吃著,臉上雖沒有什么喜怒,但對于這只蒼蠅顯然是有點煩了,聽這校長這一言也點點頭,臉上浮現出一絲笑容。

    可這一來,那楊姓俊美男子就無法繼續講下去,無可奈何之下,轉身找了一桌在那自顧自生悶氣。

    望著這校長,蘇雪突地想起她便是有“一人敵一國”之稱的燕傲霜,這燕傲霜也算是軍中極有名氣的奇女子,以一人之力維持一所朱雀軍校,門下學生以能戰著稱,柳鏡曉正是她門下的得意弟子。想到柳鏡曉,不知為何,臉上又有些發熱的感覺。

    少女一邊想著心事,一邊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早餐,吃相倒是非常優雅,正這時,整齊而略有些急促的腳步打斷少女的沉思。

    “老師!”這聲音甚是熟悉,回頭一看,正是柳鏡曉和她那參謀長,他二人恭恭敬敬地走到那素裝女子桌前,一齊摘去軍帽,行了個軍禮,齊聲說道:“學生見過老師!”

    燕傲霜也只是點點頭,不冷不熱地回道:“在山東還好吧?”

    兩人齊聲道:“老師,學生在山東還好!”

    燕傲霜說道:“那就好!在山東要好好辦事,莫讓我失望!”她這話雖是隨口說出,可就是有那樣一種讓人不得心折的風范。

    兩人齊聲應道:“是!老師!”

    “鏡曉!”

    “學生在!”

    “你過了年就二十八了吧?”稍停了會,燕傲霜又道:“我托人給你找了門親事,對方的小姐據說和你門當戶對,你可曾滿意?”

    “一切由老師作主便是!”

    柳鏡曉執掌一省軍政大權,那參謀長想必也是山東要人,可在燕傲霜面前連聲大氣都不敢喘一聲,恭敬極至,就連婚姻大事都由燕傲霜做主。蘇雪不由為此大為好奇,再轉目一看,只見陳沅青望著燕傲霜不那遜色于男兒的風范,竟是望得癡了。

    “那兩位是你朋友?過去打個招呼吧”

    “是!老師!蘇旅長,白參謀長好!”

    “好!”蘇雪和白凌一齊站起答道,這時候在那自顧自生悶氣的楊姓男子,站起來朝柳鏡曉說道:“鏡曉弟,回來也不通知大哥一聲?”這男子說話間堅毅有力,顯得擲地有聲,又一指參謀長:“這位小姐是兄弟的哪位愛將?”

    那女軍官利落地回答:“郭俊卿,陸軍十七師參謀長。”

    白凌心中暗自一驚,這郭俊卿雖是女子,卻是山東手執重權的重要人物,郭自征柔然時就追隨柳鏡曉,也極受重用,傳聞當年楊鏡柳背鄂起兵,不時吩咐部下:“你們可以不聽我的,但不能不聽參謀長的。”現在山東各縣要害位置的調動升晉,都由這郭俊卿一手操辦。

    柳鏡曉這時候朝著那男子微笑道:

    “楊督軍,您也在啊?”

    一聽“楊督軍”二字,齊嚇地蘇白兩人臉色一變,齊聲問道:“楊督軍?你是河南督軍楊林翼?”

    那人答道:“蘇旅長,白參謀長,區區正是渭北楊林翼。”

    楊林翼年紀輕輕,卻已是河南督軍兼省長,獨掌一省大權,算是共和創建以來,不滿三十就出任督軍之職的第一人。

    何況此人也當真是驚才絕艷的人物,當年渭北以一營之眾起兵,以區區八縣之地,抵抗九省之兵,竟不落下風,后來歸德之役,楊林翼在鄂魯之間搖擺不定,坐視雙方血戰,但在關健時刻突然接受丁靜委任的河南督軍之職,宣布背鄂自立,數萬鄂軍潰不成軍,楊林冀遂取得河南的地盤,戰后柳靜曉倒也言出如山,全軍退回山東,在河南不駐一兵一卒,所以兩人也算是多年相識。

    只是對于蘇白兩人來說,這人實是當年鄂軍歸德之敗的禍首。雖然當年鄂軍之敗始于柳鏡曉,但在鄂軍中對柳鏡曉卻并無多少惡感,當年他背鄂起兵,是為故主復仇,這事非但做得光明磊落,而且是天經地義,更何況柳鏡曉治魯之后,對鄂軍老人諸多照顧,很得舊鄂軍官兵的人心。

    而楊林翼不同,當年他坐視友軍和柳鏡曉惡戰不止,待戰事不利又在背后捅了友軍一刀,稍后又斷絕了鄂軍北退之路,最可恨的是占據河南后將鄂軍勢力連根拔起,一想到這,蘇白兩人面上的嚴霜又要多上幾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061389_5_22-m
如意小郎君
作者 榮小榮
  21世紀雙料碩士,魂穿古代。   沒有戒指,沒有系統,沒有白鬍子老爺爺,連關於這個世界的...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