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南墓北漂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光荏苒,光陰如梭。轉眼我們在川大一起生活三年多,也到了該實踐性教學階段,學院安排我們教學實習考古六個月。

    指導老師范教授給我們開了個野外考古動員會。其實開會的主要目的按著以往的經驗,是告訴我們,這次考古挖掘工作在哪里進行,應該注意的一些事項,并時刻用心記下來,然后就是經過野外考古實戰,回來后撰寫畢業論文并參加論文答辯。

    范教授加上我們五個學員圍坐一團,范教授說:“以往都是學校配合省考古隊去野外實習,但這次不行了。這次省考古隊進行的一項考古工作接近尾聲,也不需要我們過去打下手,所以這次我們得自己尋穴探寶了。省考古隊給了我一些資料,我決定我們這次去關外黑龍江大興安嶺一帶,我已向學校做了匯報請示,學校也已經批準。這次我們要來個真正的大體驗,包括如何尋龍點穴,如何探穴定位,你們是我教了這么多年最幸運的一批學生了。”

    “好。太棒了。”我們幾個年輕人不由的興奮起來。

    范教授示意我們靜下來,“不過,這次除了丁家輝、楊偉、王金乾、張麗紅和馬天敏外,還有一位白素雅小姐,白氏集團的掌門人,也是我們這次探險的資助者,她天生喜歡探險,所以這次也一同去。”

    這時候楊偉不懷好意的問范教授:“范教授,白素雅既然是白氏集團的掌門人,應該年紀不小了,她要是同去的話,會不會是個拖累?再說,我們五個又都是沒有經驗之人,照顧自己都照顧不來。”

    范教授笑了笑:“哈哈,楊偉,你小子就知道貧。人家白素雅和你們年紀差不多,不過從小被送往國外受教育,去年剛回國,今年年初才接管了白氏集團。”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舉雙手贊同。”楊偉剛說完,張麗紅就用小拳頭砸在了他身上,還挖苦的說:“就這點出息樣?別到時候真探到什么墓穴把你嚇的屁滾尿流。”

    第二天,我們剛收拾好了東西,來到范教授家里集合,范教授把我們讓進屋,我發現在他家客廳做著一位年紀輕輕的女子,一襲白色衣褲,出于禮貌,人家也站了起來。我正在暗嘆眼前這位漂亮的女孩長得標致,這時候張麗紅用手捅了捅我,我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不好意思的朝她笑笑。

    范教授說:“這位就是昨天我給你們說過的白素雅白小姐。”然后,范教授又把我們一一做了介紹。

    白素雅很客氣:“你們叫我小白就行。”

    我們隨聲附和著。

    坐在北去的列車上,我們包了兩間臥鋪,但人一共七個,所以另外一個就空了下來,范教授和我們三個男學生一起,隔壁就是張麗紅、馬天敏和白素雅。但大家都很興奮,她們三個還跑過來和我們一起聊天。

    白素雅拿出了幾張照片分給大家傳著看,然后她說:“這幾張照片上的東西,是三個月前我在古玩市場發現的,我打聽到這是大興安嶺一帶的一戶農民遷祖墳的時候無意中發現的,后來流轉到這個古玩市場,我把這些資料給了省考古隊的朋友,讓他們給了個鑒定,他們說這些東西很像古代女真族的用品,包括范教授手頭上省考古隊提供的資料,都與照片上的東西有關。”

    我仔細看了看,是幾件玉器,做的不太精細,但讓人耳目一新,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楊偉涎著臉問:“這么說我們之所以這次去大興安嶺,與你脫不了干系了?”

    “可以這么說。”白素雅說,“當時我給省考古隊朋友聯系的時候讓他們幫我推薦一支探險隊,然后朋友就推薦了范教授。后來我又給范教授見了面,但當時范教授處于安全考慮并沒有同意,在我百般懇求下,其實主要說是為了搶救國家的文化,承諾提供所有的費用,并保證所有人絕對安全的前提下,他才勉強同意了。”

    “范教授,有這么位美女相伴,要是我早就一口答應了。”楊偉又開始了油嘴滑舌。

    “就你知道憐香惜玉。我們楊大人是最具愛心和熱心的人。”我看不慣,半開玩笑的奚落他。

    范教授這時候羞赧一笑:“當時不同意其實還另有原因,原本想讓大家跟著省專業考古隊出去拉練,另一方面我們沒有辦理考古挖掘的相關手續。后來給那邊打電話,才知道人家已經進行的差不多了,我們去了也白搭,這才同意和小白一起來的。但我們的名義不是考古,而是探險。”

    白素雅說:“范教授,你聽說過在火車上看風水的嗎?”

    范教授說:“這個我只聽說過,具體沒有見過,不過在北方似乎沒有在火車上看風水的。”

    白素雅這么一說,楊偉也頓時來了興趣,插嘴道:“北方沒有,說明了什么問題呢?說明北方人不精明,我還聽說南方很多生意人發了財,卻極其講究風水。”

    白素雅說道:“范教授說的沒錯,在北方,確實沒有在火車上看風水的。至于楊偉所說的,其實不是說北方人不精明,恰恰相反,正是因為北方人太精明。風水原本是中國上古時代人類探索天人關系時的文化遺存,古代掌權的大部分都是北方人,所以北方比南方的堪輿術發達,堪輿也就是風水的古稱,許慎解釋為‘堪,天道;輿,地道。蓋堪為高處,輿為下處。天高地下之義也’,雖失之寬泛,但確為堪輿一辭的實解。至于堪輿高手嘛,其實就是風水先生,堪輿一詞最早出現在西漢淮南王劉安著寫的《淮南子》中。風水的核心,早期要求選址擇地時‘避風避水’,后來則要求‘藏風聚氣’。到了近代,南方作為窗口,發展起來了,但看風水宅院也很盛行。南方人尤其是廣東一帶富起來后,就想著讓苦了幾輩子的老祖宗翻身,于是就請個堪輿高手陪同自己坐著火車由南至北一路下來,堪輿高手記住上佳的風水寶地,然后再下車實地考察。他們往往根據中國帝陵傳統的天人合一的大氣風格,因山為陵。選好墓址后,再將父輩的骨灰帶到這個地方重新葬了,他們認為這樣就能讓死去的父輩在陰間得以享受榮華,過上帝王般的生活。”

    包括張麗紅、馬天敏在內,我們幾個聽得都有些呆了,真沒想到白素雅人長得不僅漂亮,知識還這么淵博。經白素雅這么一說,楊偉碰了一鼻子灰,不過他反問:“聽范教授說白小姐一直在國外上學,怎么對中國的風土人情這么了解?”

    范教授也說:“是啊,小白,像你說的那些我也是第一次聽說的這么詳細,你找我談的時候,我可沒有看出來你有這么大學問啊?”

    “范教授您這是讓我折壽啊。我在哈佛大學學的是人類學專業,自己又愛探險,這事不瞞您說,是我們有一次組織探險旅游,我聽一位廣東人講的他們那一帶的風俗,當時我也有過楊偉那樣的疑問。”白素雅說。

    楊偉哈哈一笑:“看來我說錯也有情可原啊。對了,范教授,我們這次去大興安嶺是為了探尋照片上幾件玉器所在的古墓嗎?玉器是什么來頭?咱們的名義是盜墓還是考古啊?”

    我心里默默問候了一下楊偉媽媽,并且是下半shen,心想這么幼稚的問題他都能問出來,先前范教授不是都說了嗎,這次不是考古,是探險。由此,對于楊偉的智商開始懷疑,只能用太服了來形容。

    范教授說:“基本上是,聽說這是以前女真族的遺跡,小白從古玩市場那個賣主那里知道了一些情況,我們去了,得先找到遷祖墳的那戶人家,順藤摸瓜,看看能不能有一個大的發現?對于楊偉問的那個問題,我先前也說過,我們沒有辦理考古的相關手續,所以我們只能打著探險的名義,說的難聽點,我們的行為就是在盜墓,所以還是請各位往后多留了心眼。”聽得我們都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49968_82_823-m
婚如冬陽(原: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
作者 錦紅鸞
  大院有二喬,大喬貌美如畫人生贏家。小喬卑賤如草一輩子老姑娘。
  喬楠:啊呸,明...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