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內斗(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許久未曾用過養顏的湯藥了,只因母親不喜,厭惡那股子藥味有狐媚子味道,說甜膩甜膩的,不端莊。凡是氣味濃郁的、顏色艷麗的、形狀繁復的母親統統不喜歡,說沒有個大家子的樣。

    母親是父親的續弦,只生了我一個,我上面有兩個姐姐,一位哥哥。大姐四年前就已嫁人了,二姐芳齡早已過雙十,聽說這幾個月才要下定,定的是誰,目前還不清楚。哥哥三年前已娶了親。我們兄妹四個雖說是同父,除了二姐與我感情還好,大姐和兄長與我和母親的感情很淡,也就面上能過的去。

    父親年近半白,但頗多內寵,十七、八歲的姬妾有七、八個,都是這幾年從府里納的,或是買的。父親總是貪杯好色,雖是世襲了爵位,但未有實權。家里、家外都由三叔三嬸做主,就連奶奶也偏疼三叔三嬸的孩子們。

    “小姐,我把春季的衣裳取回來了,小姐這次的衣裳就四件,顏色也不好,式樣也不好。”綠娥臉上露出不滿的表情對我憤憤不平的說:“如意小姐和玲瓏小姐的衣裳多的要三個媽媽送回去呢,大太太看見了,也沒有說什么。”

    我心里暗暗嘆了一口氣,那又能怎樣。我們這房暗地里不知受了多少三嬸的氣,每次我受了委屈,母親看見了,也只有偷偷嘆氣。從不敢大聲說一聲,或抱怨一句。

    母親娘家姓刁,因母親娘家家道中落,故與父親做了續弦,母親常常私下與我談論此事,深以為憾。母親好勝要強,總說女兒家的事,自己做不了主,命好就有好人家,夫君敬重,公婆疼愛。命不好,就落的像她這樣的下場,與人做續弦,夫貪杯好色,內事都是妯娌做主,雖說是嫂子,也要看別人的臉色。故母親總對我抱有極大的期望,女紅言行,琴棋字賦,無一不通,事事求精。

    丁香給我倒了杯茶放在我旁邊,我把書放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丁香在耳邊悄悄對我說:“三太太那邊正發放賞錢呢,我們這房一共就幾百錢。三太太說如意小姐今年要選秀,打點的地方有很多,如意小姐房里的下人們都辛苦了,所以多賞些。我們這邊又沒有什么大事,說回頭家里寬裕了,再打賞我們這邊的丫頭呢。”丁香說完,撇了撇嘴,又說:“好像誰希罕那幾個錢一樣,不過是又找個由頭難為我們這邊罷了。”

    我嘴上雖然沒有說什么,但心里暗暗有些難過。她們這兩個丫頭自從跟了我,就沒過過安生日子,成天跟著我受氣。

    母親那邊的丫頭來傳話說:“小姐,大太太吩咐了,讓小姐今天練一個時辰的琴就可以了,別又傷了手。還說讓小姐少看會書,趕緊把要做的東西快趕出來,如意小姐的生辰眼看就要到了。請小姐別耽誤了”。我趕緊起身答應了。

    我心里知道母親的想法,母親也想讓我入宮。母親總說,以我的才情、容貌世間普通男子定是消受不起的。

    但入宮這事,不是母親能定奪的,今年九月宮中大選,家中早已定下三叔、三嬸的女兒項如意待選。估計叔叔嬸嬸與母親的想法一樣,望女兒能飛上枝頭,光宗耀祖。

    就像我嫂嫂的堂姐一樣,嫂嫂的堂姐辛苗鸞三年前入宮,現已是艷婕妤,去年又懷有龍脈,如今在宮里風光無限。聽嫂嫂說,堂姐送選時,皇上一眼便相中了,賜號艷,可見容顏絕美,且艷婕妤在宮中為人親切、和藹,人緣頗好,故頗得圣寵。三嬸待嫂嫂很是殷勤,我和母親心里都明白,望嫂嫂能與她堂姐多多美言,如意進宮后能有個照應,有個人幫趁著萬事順遂些,這也是叔叔嬸嬸起名的意思吧。

    “項如意,好俗氣的名字”我心里冷笑,誰能鐵定是入選,誰能入選鐵定獲寵。但我心里清楚,如果連家里這關也過不去,憑什么在這妄自猜測。如果聽從叔叔嬸嬸安排隨便嫁一男子,別說母親心愿難遂,就是我也絕不甘心。

    雖說嬸嬸待母親很是恭敬有禮,但我與母親心里清楚,嬸嬸心機頗深、手段復雜又心氣極高,家里明明可以待選兩人,但嬸嬸偏只讓如意待選,為何?還不是如意容貌僅僅中上,心胸狹隘、又妄自尊大。如果我倆一起待選,肯定是我入選的機會大一些。到時說不定家里就由母親掌事,以前嬸嬸暗里奚落母親娘家的事,暗里苛扣我們份例,暗里給母親氣受、難堪•••這些以后難免會秋后算帳。

    母親為我不能入選一事很是頭疼,但也無可奈何,家中早已由嬸嬸做主,而且又有奶奶撐腰,母親只能著急上火又想不出對策。但面上又不能表現出來,省的回頭又有臉色瞧了,而我只會更難過。我身邊伶俐些、得用些的丫頭不是讓父親收了房,就是讓嬸嬸打發了,或是給如意用。我心里想不通,為何嬸嬸對我們母女如此,每次問母親,母親也總吱吱唔唔,待說不說的。

    這天天氣很好,柳絮到處在飄,我看到我屋外的大燕子從梁間忙碌的進進出出。這已經是三月份了,今年九月份宮中待選,我心里正在想不知這個法子好不好用,如果可用,不知道綠娥能不能辦成呢。我還正暗暗籌謀著,就聽見屋門的說話聲。

    “小姐,三太太來了”話音未落,就聽見三嬸的聲音:“燕梁呀”我急忙起身,迎了上去。

    我滿臉堆笑的問嬸嬸:“嬸嬸何事,怎么親自來了?”我行禮后,在嬸嬸身邊坐下。嬸嬸笑瞇瞇的看著我,嬸嬸身后站著六個丫頭,都手里捧著絹、絲、彩緞和手飾匣子。

    我不解的看著嬸嬸,可我心里明白,這肯定是有人來求配,要看我,所以提前給我裝扮了。我心里暗暗憤恨,如意今年才及笄,她比我還大一歲呢。肯定是嬸嬸怕途生變故,故早早把我打發了,也就不怕夜長夢多了。

    “燕梁呀,我們項家出了你這般才情、容貌一等一的女子,真是祖宗保佑呀。你看看,你還未及笄,就有三家來求配了。下個月孫家、朱家還有魏家都打發人來請安,這些可是我們城里指的上的望族,如果能結成親家,我們可是高攀了呢。”

    嬸嬸假笑著又對我說:“我想著,雖然年后才給你們姐妹做了春季的衣裳,但相看這可是大事,也是我們項家的臉面,這不我專門挑了上好的東西來給你裝置。雖說你是我的侄女,可我是把你當親生女兒看的,我心里疼你比疼如意還甚呢。你要有個好去處,三嬸也算對嫂嫂有個交待,對你也就放心了”三嬸甜言密語的對我說著。

    我含笑點著頭,心里想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話呢:“多謝嬸嬸費心,不知是給所有姐妹請安,還是只有我?”

    “你二姐下個月就定了,是杜家,所以到時如意陪著你”。

    我心里尋思,還有多半個月,不知是否來的及,看來無論如何要下手了,嬸嬸如此性急,也怪不得我了。

    “不知是哪一天?”我含羞低頭問道。

    嬸嬸笑吟吟的道:“四月二十六日,你如意姐姐生辰之日,家里要給你姐姐行及笄禮。再給你請安,兩件喜事一起辦,熱鬧。還有我知道你娘不喜養顏湯的,但女子哪個不喜自己美艷嬌人呢。故從明起,我吩咐廚房了,你還是按時喝養顏湯吧,到時會送來,我會給嫂嫂說的,你就放心吧,到時好好收拾呀。”說著嬸嬸就起身要走了。

    “恭送嬸嬸,嬸嬸慢走”,嬸嬸剛走,娘就聞風趕來了。娘落寞的坐在那,許久不曾說話,只是眼里很是心疼的看著我。

    “要相看我的女兒,竟然不知會我,如此著急,看來你嬸嬸是不放心我們娘倆。娘也不知如何是好。聽說你二姐要定的那個杜家,兒子是庶出,還脾氣暴躁。你叔叔竟不問你父親的意思,一意孤行。雖說不是我親生的,可我也不忍心讓她有不好的去處。可嘆你嬸嬸多年了還如此記恨我,不僅讓我難過,還要讓我們這一房的兒女都不好過,這該如何是好?你奶奶現在只聽她的,現在連管事的女人常常都敢跟我頂嘴•••”

    “娘,你到底和嬸嬸有什么過節,為何嬸嬸如此記恨你,為何要對我們這房如此趕盡殺絕?”我對娘的絮叨很是有些不耐煩,但又很想知道娘和嬸嬸之間的過節。

    “有些話,娘不是不想說,是不方便說,等過些時候,娘會告訴你的。目前如何過這一關,娘是一定會想辦法的,你要放寬心,晨昏給你奶奶請安時多討她老人家喜歡吧”。娘臉上一副猶豫的表情,說完默默走了。

    我從十歲起就曉得絕對不要和娘一樣柔弱,但表面要裝的很柔弱。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要欺我,它日我定要十倍、百倍還她,方能解我心頭之恨。

    晚上梳洗完后,我坐在銅鏡面前細細打量自己,我對自己的容貌還是非常自信的,才情上、性情上都是一等一的,但這些都是欺人耳目的,只有我自己知道。自小我就明白只有比別人強,才有出頭之日,只有把別人踩在腳底下,自己才是安全的。躺在床上,我想娘和嬸嬸到底有何過節,詳情不知,但從嬸嬸的舉動來看,定是切膚割肉之痛才會如此之恨吧!如果嬸嬸也將我嫁入杜家那樣的人家,娘滿心期望全部落空,而我會像娘一樣終生抱憾。

    現在無路可走,只有入宮一條路,否則娘和我永無出頭之日。但怎樣才能入選呢?我心中思量,只有如此了。如意,必須要讓你吃些苦頭了,以前你常常明里、暗里的欺侮我,就當我還你人情好了。就憑你也想進宮,就算進了宮,也未必能飛上枝頭。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1788278_82_822-m
林家有女異世歸
作者 郁雨竹
  林清婉從異世歸來,為自己續了命,也讓祖父消了病痛,本以為接下來就是按部就班的畢業,找工作,...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