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 臥冰求鯉2.0(下)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他們的確不信,但是沒關係。

    沒一會兒他們就看到了在他們所砸出來的冰洞之中,就像是燒開了的水那樣翻滾一樣,不知道多少條白花花的魚在『翻滾』著。

    曹仁和曹純目瞪口呆,郭鵬則暗暗捏了一下拳頭。

    而後,很突兀的,一條魚不知道是不是太激動了,一躍而起竄出了水面直擊曹仁的臉,接著一招甩尾pia的一聲把尾巴甩在了曹仁的臉上。

    曹仁捂著臉看著跌落在冰面上不斷蹦達著的那條鯉魚目瞪口呆,呆立當場一動不動。

    “哈哈哈哈!兄長被魚打了!”

    小曹純沒忍住,指著曹仁就哈哈大笑起來了。

    郭鵬可沒那個心思,握著長柄魚兜直接伸到水裡,雙臂一用力往上一抬,滿滿一兜魚就給他提上來了。

    “阿仁,阿純,快來幫我!”

    郭鵬喊醒了懵圈的曹仁和嘲笑曹仁的曹純,兄弟兩個這才手忙腳亂的幫著郭鵬處理這許多的魚。

    而這一切都被河岸邊的人們看到了,他們看的一清二楚。

    “快看!真的有魚啊!”

    “那是魚啊!真的是魚!”

    “好多魚在那個冰洞裡啊!”

    人群開始騷動起來了,人們看著那個滿滿的都是魚的冰洞,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只剩下莫名的激動了。

    而與此同時,方才那兩個衣著相對厚實的男子互相看了看對方,一起點了點頭,然後其中一個就大聲喊了起來。

    “難道是大郎的孝心感動了河裡的河伯,所以河伯送魚給大郎了?”

    “肯定是河伯知道大郎的孝心,所以要幫大郎一把,把魚送給大郎了!”

    圍觀的人們恍然大悟,立刻明白了這一切的緣由。

    “河伯顯靈了!”

    “河伯送魚給大郎了啊!”

    “河伯知道大郎的孝心了!”

    這樣的喊聲此起彼伏,一時間旁觀的人群之中居然有些人直接跪在了河岸邊向河水裡的『河伯』祈福了。

    這樣的事情顯然不是人力所能及,一定是河伯顯靈,否則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魚聚集在那個洞口?

    “大兄,難道真的是河伯顯靈了?”

    曹仁十分驚訝的看向了郭鵬。

    “大概……是的吧?”

    郭鵬也一臉驚喜的看向了曹仁,然後兩人一起跪在了冰坑邊上,小曹純反應慢,被曹仁拖著一起跪下了。

    “潁川郭鵬,多謝河伯贈魚,河伯贈魚之恩,永世不忘!”

    然後郭鵬對著冰坑拜了三拜。

    曹仁和曹純也跟著郭鵬一起拜了三拜。

    一番折騰之後,郭鵬和曹仁兄弟兩個拖著一網兜的魚,把周邊收拾一下,就往河岸邊走了。

    到了河岸邊,面對著父老鄉親們上前噓寒問暖,郭鵬笑著抹了一把眼淚。

    “我沒事,一點都不冷,但是……但是多虧了河伯贈魚,我母親她……母親終於有魚吃了……”

    郭鵬用凍的通紅的手抹去眼角的淚水。

    曹仁兄弟被他說的話感動的忍不住紅了眼眶。

    而後跟著他一起,拖著許多的魚緩緩離去。

    被郭鵬感動的許多人們情不自禁地跟著他一起往回走。

    人流跟著郭鵬從縣城東回到縣城內,在家門口,郭鵬看到了站在府門口的父親,郭單。

    郭單也看到了郭鵬,還有跟在他身邊的曹仁曹純兄弟兩個,以及郭鵬身後的許多人們。

    “父親。”

    郭鵬向郭單行了一禮。

    “世叔。”

    曹仁曹純兄弟兩人也向郭單行禮。

    郭單微微點了點頭。

    “為父以為,你是在說大話,但是為父沒想到,你居然真的……真的弄到了那麼些魚,你是怎麼辦到的?”

    郭單看上去很是驚訝。

    “世叔,是河伯贈魚!河伯被大兄的孝心感動,贈魚給大兄,否則,否則我們怎麼弄得到那麼多魚?”

    曹仁滿臉認真的對郭單說道。

    郭單更驚訝了。

    “河伯……河伯顯靈贈魚?”

    他似乎有些不太相信:“你可不能亂說,這種事情怎能亂說?”

    “是真的,縣尊,我們都看到了!”

    一個聲音從郭鵬身後的人群當中響起。

    有了帶頭的,這樣的聲音此起彼伏。

    “我也看到了!”

    “是的縣尊,我們都看到了!”

    “我看到了!”

    ………………

    那麼多人給郭鵬作證,郭單不可能認為這是所有人一起在為郭鵬撒謊,那麼只有一個結論——郭鵬沒有說謊,事情是真的。

    然後有人將郭鵬從前天開始就忙活著要弄魚的事情告訴了郭單,顯然郭單是剛剛才知道。

    看到那麼些活著的鮮魚,郭單的嘴脣微微有些抖動,表情也有些改變了。

    “那麼冷的天,你去河上鑿冰去了?那麼厚實的冰,你……”

    “世叔,那冰層就是被大兄鑿穿的,我們兄弟兩個不過是最後去幫了一把手,這幾日來,全都是大兄一人挨餓受凍在冰面上鑿冰,只為了病中的夫人想吃魚。”

    曹仁很是為郭鵬打抱不平,因為大家都知道,郭單的妻子,郭鵬的繼母,對郭鵬並不好。

    而郭單對此居然沒有什麼表示。

    聽到了這樣的話語之後,郭單看上去很受觸動,他忍不住走下了臺階來到了郭鵬面前,拿起了郭鵬凍得通紅甚至有些皸裂的雙手,看著郭鵬凍得發紫的嘴脣和發青的面色,眼眶逐漸溼潤了。

    而後他一把將郭鵬擁入懷中。

    “為父……為父錯怪你了,小乙,都是為父的錯,為父忙於公務,竟沒有注意到……都是為父的錯……”

    郭單流出了悔恨的淚水,郭鵬則依偎在父親的懷中,這感人的父子解除誤會的一幕叫在場所有人都覺得心裡暖暖的。

    曹仁和曹純也是如此感覺的他們覺得郭鵬那麼久以來的苦日子終於到頭了。

    大兄仁厚純良,受了委屈也不吭聲,面對責罵也不辯解,只說這是為人子應該做到的事情。

    郭鵬孝順至此,讓曹仁和曹純也覺得自己平日裡是否有些過於頑劣,不聽父母話了。

    之後,感人的父子重歸於好的一幕走向尾聲,人群漸漸散去。

    曹仁和曹純兄弟兩個也不想打擾這感人的一幕,便在郭府門前向郭單郭鵬父子兩個告辭,帶著隨從離開了這裡。

    而後,郭家的下人出門將鮮魚和用具全部抬走,兩父子一起進入了郭府,關上了府門。

    “小乙,你做得很好,真不愧是為父的兒子,沒想到你居然真的堅持下來了,本來為父還以為那麼冷的天,你是堅持不下來的。”

    郭單拍了拍郭鵬的肩膀,對郭鵬的表現十分滿意。

    “父親過譽了,這都是為了咱們郭家。”

    郭鵬面無表情的說道。

    半年之前,為了提高自己的名望,配合郭單的全盤計劃,郭鵬向郭單提出了自己思考修改之後的『臥冰求鯉2.0』行動方案。

     PS:新書發佈,需要大家的多多支持,大家要是喜歡的話,還請多多投票收藏~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馬前卒
作者 槍手1號
槍手新書:<尋唐>已經正式開始上傳了,歡迎新老書友前去圍觀.鏈接在此:https:... (馬上閱讀)
180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作者 往邊
  沉迷於巫師世界的時候,羅傑意外的穿越到了一個似是而非的世界。   在這裡,傳說中的怪物竟然... (馬上閱讀)
180
寒門禍害
作者 餘人
生於寒門,躍過龍門,躋身仕途。卻不與官紳同流,不跟權貴合汙,亦不為君主鞏固皇權,不承天下乃朱家... (馬上閱讀)
180
劍宗旁門
作者 愁啊愁
偶然尋回了前世地球人記憶的劍宗小道童準備發車開飈了!可惜這個世界太殘酷,身在劍宗結果劍法天負,... (馬上閱讀)
180
狩魔大師
作者 骨灰級小白
處世之道 第一條:別惹超人!! 第二條:別惹獵魔人!!!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