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 聰明家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曹嵩所說的當然是大實話,這一點,曹熾也是一清二楚。

     “天下道理,都在這幫士人的嘴裡,他們說黑便是黑,他們說白便是白,就算是如今天子行黨錮,也不是長久之計,累世衣冠,哪有那麼好對付?時間一長,朝廷人才不夠,還要解除黨錮。”

    曹嵩點點頭,稍微有些嘆息。

    “讀書識字會治國的就那麼些人,還能用誰?所以,咱們家老祖宗也是目光長遠,營造了一個好名聲,給咱們家多少爭取一些迴轉的餘地,但是咱們曹氏畢竟是宦官起家的濁流啊。”

    曹嵩道盡了曹氏目前的處境,看似花團錦簇,家中人在朝中軍中都有勢力,軍政兩開花,但是若細細看去,真叫一個危如累卵。

    天子終究還是要靠文人治國,而文人,便是士人。

    天子察覺到了文人士族把持官位互相結黨營私蠶食大漢的根基,先是搞了三互法,接著又行黨錮,但是黨錮能堅持多久?

    能永遠堅持下去嗎?

    即使現在這些跟在天子身邊獲利的人,也不是沒有想著自己的退路,總有些頭腦清醒不會被一時風光給衝昏頭腦的聰明人存在。

    曹氏,便是這樣的聰明家族。

    所以在兩年前,曹嵩的長子曹操被中常侍王甫養子、沛國相王吉舉孝廉為郎,在雒陽擔任北部尉之後,受到曹嵩的指點,第一時間找理由打死了大宦官蹇碩的叔父蹇圖。

    這冒險的行動為的就是給曹操博一個好名聲。

    輿論被士族掌握,而士族眼中,宦官就是十惡不赦的混蛋。

    你曹氏靠宦官起家,天然就是混蛋。

    曹嵩對這一點看得非常準,自己這裡已經無可奈何,但是不能累及曹操這一代人,所以,哪怕冒一點風險,也要讓曹操撇乾淨和宦官的聯繫。

    從當官的起始點開始,就要和宦官撇乾淨聯繫,絕對不能繼續『沆瀣一氣』了。

     打死蹇圖之後,曹嵩求爺爺告奶奶發動全部的人脈關係,錢財花了無數,才勉強讓曹操過關。

    現在曹操離開了雒陽,去頓丘做頓丘令,但是在京師已經頗有些名氣,算是初步實現了曹嵩的曹氏家族洗白計劃。

    為此,曹嵩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若不是宦官團隊實在是缺人才,估計他們真的有了將曹氏這個二五仔處理掉的想法,但是眼下風向不明,他們不能將曹騰一脈的人斬盡殺絕。

    曹騰為宦官數十載,侍奉了四位皇帝,被封了費亭侯,在宦官群體之中輩份極高,雖然已經去世,但是給後代留下的政治遺產十分豐厚,足夠讓曹嵩渡過難關了。

     但是這還不夠,曹嵩的表現還不夠,曹氏一族還需要進一步的表現。

    洗白計劃的第二步,就是和潁川郭氏在譙縣的分支,縣令郭單家的嫡長子郭鵬定親,將自己的嫡出小女兒許配給郭鵬,與郭氏結成兒女親家。

     這一步要是完成了,曹氏才算是初步洗白,看到了一點點希望的曙光。

    而之後曹氏能否真正順利洗白,擺脫靠宦官起家的身份,還要看曹操和郭鵬在日後的官場上如何表現了。

    曹嵩對他們有很高的期望,尤其是郭鵬。

     “郭家雖然現在看上去不起眼,但終究是家世衣冠,咱們在背後推一把,雪中送炭,總好過錦上添花,而且,我觀那郭鵬,可算得上是天資聰穎之輩,我家阿瞞可非常讚賞他。

    小小年紀,如此勤奮刻苦,文武兼修,還有膽氣,入太學以後若是拜得名師,以他的天資,未嘗不能得到傳承,今後開宗立門廣納門徒,門生故吏遍天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到時候,我曹氏可就跟著受益啊!”

     曹嵩說這句話的時候,滿眼都是強烈的嚮往。

    曹熾也捏緊了拳頭。

    少傾,兩人一起放鬆下來,相視一笑。

    “現在說這些,似乎有些為時過早,待過些時日郭單上門提親的事情真的辦成了,咱們便可以著手給郭鵬安排一下了。”

    曹嵩捻著鬍鬚笑道:“但是,咱們曹氏絕不能坐以待斃,郭鵬,可就是咱們的破局之點了。”

    曹嵩已經想好了全盤計劃,只要婚事定下來,塵埃落定,他一定會幫著郭鵬進入太學,讓他學習充分的知識,讓他揚名立萬成一代宗師,如此一來,曹氏不就跟著發達了?

    還用在這裡受那些文人士子的鳥氣?

    他們是清流,活該咱們是濁流?

    呸!一肚子陰謀算計男盜女娼,什麼玩意兒!

    曹嵩和曹熾雄心勃勃的進行著曹氏家族的洗白計劃,而在譙縣老家,郭單已經派媒人帶上一些簡單的禮物上門說親事了。

    郭鵬和曹家女兒一個十二歲一個十一歲,都還未到成婚的年齡,至少郭鵬還沒有行冠禮,所以現在成親是不可能的,但是定親是可以的。

    定親也有流程,也有規章制度,大漢朝走到今天,社會上的奢侈之風相當盛行。

    郭鵬就發現這個時候大家成親辦喜事的一些風俗習慣和現代真的非常相似,都是大操大辦,甚至借錢都要辦。

    原先按照周禮,婚禮是不可以大操大辦的,周禮認為婚禮是幽靜之禮,靜悄悄的完成就好,甚至連慶賀都不允許。

    直到漢宣帝下達詔書,讓各地郡守縣令不得囿於周禮阻撓民間婚禮慶賀,於是婚禮大操大辦相互慶賀的傳統才開始確立。

     時至今日,彩禮聘禮大辦酒席什麼的一點都不少,辦的越好越有面子,有錢人拼命辦婚禮,沒錢的人就為自己無法辦一場體面的婚禮而感到十分羞恥。

    所以從這個時候開始所有結不起婚的人都可以怪漢宣帝。

     郭鵬甚至聽說有些人從孩子一出生就要準備辦婚禮的錢了。

    有些習俗比較奢侈的地方,一場婚禮就能讓一家普通人家數十年的積蓄消耗一空,甚至還要借錢。

    郭家雖然沒什麼門面,但是郭鵬的祖父做過太守,父親也還是縣令,不至於連結婚的錢都拿不出來,郭家還是有些產業的,田地農莊佃戶什麼的。

    當今時節,做官也要看看家中財富幾何,家中財富越多就越容易做官,這並不是說有錢就能買官做,而是漢政府認為你有充足的家產才不會貪汙腐敗搜刮民脂民膏,雖然這毫無根據。

    關於兩家結親的事情,是曹氏主動提起來的,過程也挺有意思。

    郭鵬的祖父郭永死的比較早,雖然做過太守,但是沒能給郭單留下太多的遺產。

    郭單沒有家族幫襯,也不願走文法吏的道路,為了求舉孝廉,靠著早亡的郭永的一點薄面,把家底都送出去了,才被舉了孝廉。

    來做縣令的時候,身邊只有寥寥數名僕人,沒什麼產業,沒什麼幫手。

    之所以做縣令做的穩當,也是曹氏還有當地豪強夏侯氏的配合所致。

    曹氏和夏侯氏因為郭單的姓氏和出身,打一開始就和郭單友好,所以郭鵬年幼時經常往來於曹家和夏侯家,和一群年齡相仿輩份相當的曹氏夏侯氏子弟相處的比較愉快。

    比如相處的最好的曹仁和曹純,還有年齡稍微大一些的夏侯淵,還有曹洪,和郭鵬的關係都不錯。

     郭鵬和曹操的關係也很不錯,說起來這也挺有意思的。

    曹操比郭鵬大十歲,郭鵬三歲跟著郭單來到譙縣,年齡太小,縱使有心結交未來的魏武帝,但是實在沒機會,而且當時曹操早已和汝南人袁紹袁術還有許攸廝混在了一起。

    兩人之間的交集只有在郭鵬到曹家找曹仁和夏侯淵玩耍偶然碰到的時候才有,畢竟年齡相仿比較有共同話題,曹操是不屑於和小屁孩一起玩的。

    至於兩人是如何熟絡的,情況比較特殊。

    那是曹操十八歲、郭鵬八歲的時候所發生的事情。

    當時曹操行了冠禮結了婚,曹氏家族開始為他謀求官途。

    雖然當時曹嵩曹熾都在朝中做官,但是他們要給曹操謀求被廣泛認同的進身之階,所以舉孝廉是他們的追求。

    舉孝廉在這個時候已然成為地方士族之間相互吹捧壟斷官職的方式,是他們的政治資本。

    本來,曹氏這種靠著宦官發跡的濁流家族自然不在他們的眼中,哪配與他們一起享用?

    但是事情總有例外。

    事後,郭鵬細細分析,覺得曹氏家族在這一時期天時地利人和齊備,曹操要是不發跡都對不起曹家的氣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是大當家
作者 小明太難了
穿越到大莽王朝的楊真,成了一名書生,讀聖賢書,養浩然氣,攜心中理想,想要改變世界,最終一步步成... (馬上閱讀)
180
時空酒館
作者 斬月
“我們打個賭,我贏了交出你的《小李飛刀》祕笈。” “聽說熊貓人‘醉拳’不錯,你可以用它來抵債... (馬上閱讀)
180
狩魔大師
作者 骨灰級小白
處世之道 第一條:別惹超人!! 第二條:別惹獵魔人!!! (馬上閱讀)
180
眾神世界
作者 永恆之火
世界中心的奧林波斯山上,眾神之王宙斯緊握雷霆之矛,笑看諸界。 他的面前,眾神如林。 北方的白銀... (馬上閱讀)
180
神祕之旅
作者 滾開
  帶著屬性異能,穿越一個個世界。   領略一個個異域風情的神祕世界。   新書萬千之心,...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軍事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