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懲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時間一晃又過去了幾天,小曼的事情也漸漸的淡去了。

    這天,劉沖像往常一樣去公司上班。他推開辦公室的門,把手中拿的公文包放在桌子上,然后在飲水機上接了杯水,接著坐下來打開了今天的報紙,劉沖一天的工作就這樣開始了。劉沖的工作很輕松,沒事的時候看看報紙,寫寫摘要,以供領導翻閱;忙起來的時候也不過是跑跑腿,動動嘴,寫寫會議記錄、會議總結什么的。其實副秘這個職位完全可以撤換掉,以前就有一個副總提出來過,但總經理和董事長沒表態,所以這個問題也就擱置了下來。為什么各個領導都有自己的貼身秘書還要設置副秘這樣一個職位呢?這完全是因為公司管理層之間和董事會相互不信任造成的。劉沖剛進公司的時候聽一位前輩介紹過,他說其實副秘本來應該就是公司各個部門主管身邊的唯一秘書,并且是經董事會專門任命配備的,直接對董事會負責。他們除了要做好秘書的本職工作意外,還有個特殊的使命就是負責監督身邊的管理者,如果發現他們有損害公司利益的舉動立刻要向董事會報告。這就相當于明朝時候的東廠,有了一些間諜的意味,這自然引起了公司管理層的不滿,但他們又不敢跟董事會叫板,所以只好拿這些秘書出氣。后來,公司來了一位很有魄力的總經理,他也對這一制度極為不滿,不過他采取了明修棧道暗度陳倉的方法,提出在部門主要主管身邊可以增設一位秘書,人選不限,只要總經理拍板即可。這樣一來,各個部門主管紛紛在身邊安插自己的親信,以增強自己反間諜的能力。名義上兩個秘書權力是相同的,不分上下,但漸漸的這親疏厚薄關系就清晰了起來,董事會派來的秘書被完全排除出了權力核心之外,只能做些端茶遞水的外勤工作了。慢慢的,他們這些董事會派來的秘書就被稱為了副秘,而各個部門主管身邊的秘書被稱為主秘。他們的淪落很快也遭到了董事會的擯棄,這兩年一些董事會的股東已經開始考慮是不是可以裁撤掉這些職位,為公司節約一部分薪金支出,不過這些想法只停留在一些年輕股東的腦海中,很多老資格的股東由于和這些副秘之間盤根錯節的關系并不支持這一提議,他們這才有機會繼續存留下來。不過,現在做副秘的這些人已經是人人自危,生怕有一天飯碗就保不住了,所以千方百計的抱粗腿尋出路,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巴結自己的主管領導和身邊的主秘,希望他們大發慈悲把自己調到一個實實在在的崗位上,不用每天這么提心吊膽。劉沖也不是沒想過巴結領導,可是天生沒有那個天賦,只是想著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對領導最好的報答。現在也是這樣,他正一字一句的仔細的品讀著報紙上的文章,時不時還做一些標注和筆記,然后工工整整的抄寫在一張便條上,方便領導翻閱。

    辦公室的門一下被推開了,周一寒急急忙忙的沖了進來,他一進門就朝著劉沖喊:“劉哥,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劉沖趕緊做了一個輕聲的手勢,然后小聲問:“有什么事啊?你怎么找這兒來了?”

    周一寒向著劉沖憨厚的笑了笑,表示道歉,然后伏過身子來說:“黃冠庭的事情有消息了。”

    黃冠庭的名字一出來,劉沖猛的想起了前幾天小曼的事。那晚過后,大家一直在忙,后來就都沒再提起,小曼可能是怕劉沖生氣,故意的不在他面前提公司的事兒,所以事情也就淡了下來。現在聽周一寒這么一說,劉沖的腦子又被激活了。

    “什么消息?你發帖了?”劉沖問。

    周一寒說:“那天我一回去就發了,這幾天跟帖的網友不計其數,好些個網友都猜出了帖子中說的人就是黃冠庭,還有一個女網友跟帖說她曾經就被黃冠庭xing騷擾過。”

    “真的啊?你發在哪兒了,快打開我看看?”劉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迫不及待的打開了辦公桌上的電腦,然后讓周一寒打開網頁給他看。

    周一寒三下五除二打開了本市論壇的主頁面,接著點開了本市頭條一欄。電腦屏幕上瞬間出現了很多的新聞線索,其中三條已經被版主置了頂,除了兩條是論壇公告和市報的征稿啟事以外,第三條新聞顯得非常的醒目,題目特別設置了鮮艷的紅色,寫的是“尋找本市最大的色狼!!!”。周一寒點開這個新聞,一篇像大字報一樣的文字呈現在了劉沖的面前。

    發帖人是天涯義士,帖子是這樣寫的:我是一個來自農村的女大學生,去年暑假我應聘去了一家廣告公司做營銷實習。本來我是想通過實習積累一些工作經驗,為以后的就業做些準備,所以我抱著很大的希望去了那家公司。經過一個多月的工作之后,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也作出了一些成績,這個時候,公司的總經理XXX提出來要為我慶功。我被他帶到了一家酒店吃飯,酒足飯飽之后,他告訴我說他喜歡我,然后希望和我發生性行為。我被他的話驚呆了,我立刻拒絕了他并且想逃出那家酒店,可是這時候我突然感覺渾身乏力,很快就失去了直覺,朦朧中我聽見他對服務生說“請把我的女朋友送回房間”。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他就睡在我的身邊,我依稀能夠想起發生了什么,這個突然的打擊讓我失去了生活的方向,我不想再看到他,所以我悄悄的回到了學校。本來我以為事情可以結束了,可是很快我就發現自己懷孕了,我試著去找過他,可是他一直拒絕見我,后來甚至我連他上班的寫字樓都進不去了,那里的保安騙我說他們的公司倒閉了。我只好接受這個無奈的現實。現在,孩子已經降生了,是個男孩,我也輟學在家帶孩子,我很希望他能夠來看我們母子一眼,畢竟這是他的親骨肉。因為這件事情我患了神經衰弱,吃了很多藥都無濟于事,我感覺自己就快要瘋了。我一閉上眼睛就會想起那段經歷,想起解放路上的車流,想起豐美大廈漂亮的寫字樓,想起那個狠心的男人。我只希望他能給孩子找一個家。帖子的落款人是紀文慈。

    看完帖子,劉沖覺得很震撼,假如不是事先知道這是一個騙局,他真要為帖子中的女孩感動了,不過他不相信這是周一寒寫的。他問周一寒:“這是你寫的?”

    周一寒笑著摸了一下下巴,說:“不是,是劉柳寫的。”

    劉沖說:“我說你也寫不出來。這故事那兒來的?劉柳自己編的?”劉沖的興趣完全被帖子中的故事吸引了,他不厭其煩的問著。

    周一寒說:“當然她自己編的,不過這里頭也有我的功勞,像這家伙的公司、地址都是我幫著查的。”

    劉沖又說:“那還真是辛苦你們了。”

    周一寒見劉沖只盯著這帖子的內容看,不由得有些著急,就說:“你看下面,劉哥,那些留言,那才見意思哪!”

    劉沖依著周一寒向下看,果然有一長串的留言。留言的內容有長有短,但意思都差不太多,全是對帖子中提到的男人進行口誅筆伐。其中有一條留言字數多一點,寫的是:本人就在豐美大廈上班,不過我們樓里的廣告公司只有兩家,其中一家的老板是個女的,難道帖子里的男人是另外一家廣告公司的老總?這條留言雖然沒有指名道姓說出廣告公司的名字和老總的姓名,但其下的留言中很快就有網友猜出了這一切。網友醉里看賤:宜翔廣告公司,總經理黃冠庭。這正是小曼工作的那家公司,黃冠庭也的確就是該公司的總經理。留言再往下就更加熱鬧了,聲討留言不絕于目,甚至有人還公布了該廣告公司的電話,并且指點網友為了正義去撥打騷擾電話。劉沖看著留言不由得笑了,他覺得現在的網友真是可愛,這么容易就被煽動了起來,他能夠想像黃冠庭看到這條帖子后氣的暴跳如雷的樣子,頓時覺得很解氣。他抬起頭來贊許的看了周一寒一眼,說:“真有你的!”

    周一寒說:“那里那里,這主要還是因為他本人作惡太多,你沒看見后面還有一女網友的留言呢,上面就直接承認她也被黃冠庭xing騷擾過。”

    劉沖問:“在哪兒啊?我怎么沒看到。”

    周一寒又伏過身子來按著鼠標把頁面拖下去一大截,然后一條留言就升了上來,留言中寫到:我也在宜翔做過半年,開始老板還挺好的,慢慢的就有些不規矩了,黃冠庭真是一個十足的大色狼,那次如果不是同事及時出現,恐怕我也難逃毒手,后來我不在那里做了。帖子很簡單,但內容極具旁證效果,這更加印證了網友們的猜測,看來黃冠庭這次是真說不清了。

    劉沖哈哈一樂,說:“好,看來我們還真做了一件大好事啊!不僅幫我們家小曼出了氣,還引出這么一段風liu公案來,這應該夠他喝一壺的!”

    周一寒也附和說:“那是!”

    宜翔廣告公司的總經理室里,黃冠庭已經變的焦頭爛額了。

    黃冠庭一上班就接到了一個老同學的電話,他在電話里說:“老黃啊,有你的呀!把人家搞大肚子就踢開不要了,現在兒子都有了,你準備怎么辦哪?”黃冠庭聽的一愣一愣的,問:“你什么意思?”老同學說:“還跟我裝,你我還不知道,色膽包天,現在聲討你的檄文都出來了,你就一點都不著急?”黃冠庭說:“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別跟我打啞謎成嗎?”老同學說:“去市網的論壇上看看你就知道了。”說完電話就掛了。黃冠庭低聲罵了句神經病,然后就掛上了電話,他沒有著急去看市網上的論壇,他覺得就憑自己那點能耐,還夠不上被人聲討的資格,他就是一個小廣告公司的經理,想干點壞事都沒人給他機會。黃冠庭只想到了自己的能力問題,并沒有其他問題上想。

    上午黃冠庭和一個廣告商有約,正在辦公室里商談廣告委托業務的事兒,這時候,葉小曼突然闖了進來,她悄聲對黃冠庭說:“您太太打電話找你。”黃冠庭假裝生氣說:“沒看見我這有事嗎,告訴她一會再打過來!”小曼聽完還想說些什么,頓了一頓還是走開了。黃冠庭用眼瞟了一下小曼離去的背影,心里十分的滿足。

    黃冠庭一直喜歡葉小曼,自從兩年前小曼來到他的公司他就喜歡上了。不過和大多數老板一樣,黃冠庭也是有家室的人,他的喜歡僅限于和小曼做露水夫妻,不會和結婚扯上半點關系。他曾經對小曼表白過,可是遭到了無情的拒絕,對于這個結果他早有思想準備,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喜歡上自己的員工了。不過與以往不同的是,被他表白過的女孩都很快就離開了公司,而小曼并沒有,這讓黃冠庭又看到了一絲希望。小曼在宜翔一做就是兩年,在這兩年中間,黃冠庭不知道自己費了多少唾沫星子,可小曼始終不為所動,不僅如此,她還在一年前結了婚,這也算是另外一種反抗吧。小曼結婚以后黃冠庭的確收斂了好一陣子,可是婚后的小曼不僅沒有變的像所有家庭婦女那么討厭,反倒更增加了另外一種韻味——成熟美。黃冠庭被小曼的快速變化勾的心里直癢癢,他的手開始不安分起來,時不時他會以各種名義把小曼單獨和自己留在一起,然后就嘗試著動手動腳。小曼自然是不停的反抗,不停的逃竄,但并沒有和黃冠庭起正面沖突,并且在事情發生以后照常回來上班,只是更加小心而已。小曼的不抵抗政策極大的鼓舞了黃冠庭的士氣,他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前些天他讓小曼陪他和一個客戶吃飯,酒過三巡之后,黃冠庭就假裝醉倒了,客戶也忙起身告辭,就只剩下小曼得一個人送他回家。他們打了一輛出租車,小曼把黃冠庭塞進后座以后剛要離開,黃冠庭一把就把她拖了進去,接著一個滿口酒氣的嘴巴就湊了過來,在小曼臉上亂啃一通,小曼本能的掄起手中的包撲打著,無奈黃冠庭的力氣大的出奇,她的整個身子很快就被壓在了座位上,黃冠庭的一只手甚至按上了她的乳房。

    最后還是出租車司機給小曼解了圍,他從車前的反光鏡里看到了全過程,開始還看的津津有味,后來看的自己的欲火也上來了,就怒氣沖沖的問:“哎哎哎,你們是打車還是開房啊?這可不是你們家,小心臟了我的車。”司機的話讓黃冠庭的動作緩了一緩,小曼趁機推開了他,然后急忙跑開了。身后的黃冠庭不慌不忙的從后座鉆出來,又趴到車前窗上對司機說:“不好意思啊,哥們兒,對不住。”說完丟了一百塊錢進去,出租車哧溜一下開走了。

    那晚過后小曼還是來上班了,這讓黃冠庭覺得自己終于修成了正果,既然這樣的事情她都能接受,那還有什么不能接受的。雖然小曼還像往常一樣躲著他,黃冠庭覺得她不過是以退為進,給自己留點面子,畢竟剛結婚一年,不能表現的像個蕩婦。黃冠庭的心里正在籌劃著更進一步的行動。

    不一會,黃冠庭聽到外面鬧哄哄的,好像有什么人闖了進來。他剛要打電話叫小曼出去看一下發生了什么事情,突然,辦公室的門一下子被踢開了。一個三十來歲的胖胖的女人叉腰站在了辦公室門前。她就是黃冠庭的太太李菊。

    李菊破口大罵:“黃冠庭,你個王八蛋,看你做的好事!”說著把一沓復印的資料丟在了黃冠庭面前,“你個沒良心的,背著我和別的女人亂搞,現在孩子都生出來了,我看你怎么辦?媽的,還敢不接姑奶奶的電話。”李菊越說越生氣,她抓起身邊的一根搭報紙的金屬桿就朝黃冠庭沖過來。

    黃冠庭一邊向客戶賠禮,一邊對著瘋狂的李菊罵:“你發什么瘋啊,還不趕緊回家去。”看到李菊沖過來,黃冠庭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然后順勢一扯,想把金屬桿奪下來,沒想到李菊也抓的挺緊,兩人就耗上了。你來我往幾下之后,黃冠庭聽到周圍一陣笑聲,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這個動作很不雅,就突然的放了手,李菊卻還在使勁的攥著另一頭,一不留神,就一屁股摔坐在了地上。或許是摔的疼了,李菊放聲大哭,口里不停的說你打我你打我!

    這個滑稽的場面讓黃冠庭都差點笑出來。他先是讓小曼把客戶送到大會議室,然后自己走到門前喝散了一堆看熱鬧的員工,接著關上了辦公室的門。他惡狠狠的對還在干嚎的李菊說:“小心點吧,還想丟人丟的不夠啊?”

    李菊一聽這話止住了哭聲,瞪著水牛一樣的眼睛問黃冠庭:“是你丟人還是我丟人?”

    黃冠庭不解的問:“我做什么了讓你這么和我過不去,娶了你我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了。”說著他拿起了李菊之前丟在地上的材料,粗略的瀏覽了一遍說,“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李菊一翻身從地上爬起來,她指著材料說:“你往下看。”

    黃冠庭接著往下看,他越看越糊涂,越看越心驚,越看越氣氛。這怎么就說到自己身上了,然后他再回頭看帖子中的內容,豐美大廈廣告公司,這分明就是把臟水往自己身上引嗎。

    “這是污蔑,這是誹謗,這是赤裸裸的人生攻擊。”黃冠庭歇斯底里的喊著。

    李菊不顧黃冠庭的辯解,她不停的問:“這個小妖精是誰?”她忽然想起帖子中有落款,就從黃冠庭手中搶過來又掃了一眼,“紀文慈這個小妖精是誰?”

    黃冠庭略帶哭腔的說:“我真的不知道,公司從來就沒有這么一個人來實習過,不信我讓你查公司的工資賬簿,那里有所有員工的名單。”說著黃冠庭打開了電腦,他調出了去年暑假公司的員工名單,里面的確沒有一個叫紀文慈的實習員工,李菊這才有點相信黃冠庭的話。后來他們又查閱了很多的資料,還詢問了葉小曼等幾位同事,一直折騰到下午一點多,才完全祛除了李菊的懷疑。

    不過,這件事情很快就在公司鬧的沸沸揚揚,很多人都看到了那篇帖子,但更多的人寧肯相信那是真的,因為黃冠庭真的是一只色狼。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1_8014-m
六嫂的城市情人
作者 冰菊傲梅
  六嫂是遠近聞名的金鳳凰,臉蛋俊的像剝了皮的雞蛋,惹的村裡的男人,火燒火燎的難受。   一...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