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暗殺風雲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明啟王朝,永樂三年,庚申月,癸巳日。

    春光明媚。

    這天的日子很好。

    宜:塑繪、開光、解除、訂盟、納采、嫁娶、出火、修造、動土、移徙、入宅、拆卸、起基、安門、分居。

    忌:無。

    換句話即為:諸事皆宜。

    峨眉山,地處巴蜀之地,其地勢陡峭,風景秀麗,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稱。《峨眉郡志》有云:“雲鬘凝翠,鬒黛遙妝,真如螓首蛾眉,細而長,美而豔也,故名峨眉山。”

    峨眉派與少林派、武當派是明啟王朝武林三大名宗。

    峨眉派功法介於少林陽剛與武當陰柔之間,亦柔亦剛,內外相重,長短並用。

    峨眉派的產生是峨眉派前輩大師慧思將佛家北少林總拳龍、虎、豹、蛇、鶴五大形,揉合道家以陰陽太極為主的內涵,以武入道,即以武功修煉為外丹,進而修養內丹逐級提高,再輔以密宗心法,獨創峨眉招數,功法精華而自成一家,成為融合內外兼修,心武同煉的峨眉派武功。

    而峨嵋派長老譚晶正是心武同修的高手;今天正為他六十大壽。

    峨眉山腳下,譚宅中賓客雲集。

    門房一直唱著所來賓客的名諱。

    “青城派掌門李清攜賀禮到……”

    “恆山派長老莫海蘭攜賀禮到……”

    “……”

    正午時分,正是吉時,而壽星公譚晶正於書房內未曾出來。譚晶的長子譚人勝正招呼客人就座,並安排小廝前至書房請父親出來……

    未己,忽然書房內傳來一聲淒厲的喊聲,譚人勝三步並作兩步直衝至書房,當他衝入書房時,發現小斯正嚇得瑟瑟發抖,而今日的壽星公,自己的父親譚晶端坐在書桌前,桌前一杯香茗,雙目圓瞪,一臉驚恐之狀,咽喉一絲血色……

    譚晶在書房內的暴斃。

    一劍穿喉……

    壽星宴瞬間變成靈堂!

    因譚晶身為峨嵋派長老,位高權重,駐守四川行都司的錦衣衛,竟於譚晶死後三日後星夜前來查驗……

    今年秋天,絕對是一個多事之秋。

    一個月後,嵩山少林寺達摩堂長老空性,午夜時分,被刺殺,一劍穿喉,桌前一杯香茗。死時之狀,如峨嵋派長老譚晶一般,一臉驚恐……

    三週後,恆山派前任掌教倪冰師太,正在思過崖閉關,一劍穿喉。死後屍體已發臭,方被送飯上山的恆山派弟子發現……

    前錦衣衛千戶大人吳浪,業已歸隱,在京城鄉下養老。某天夜裡,書房內,被殺。一劍穿喉,桌前一杯香茗!

    馬上便要過年了。

    京城內,大雪紛飛,大地銀裝素裹。

    四人之死,諾大的明啟王朝的疆土中,如同數朵雪花飄落而已;但武林中人,卻如同晴天霹靂。

    峨嵋派譚晶長老是心武雙修的高手;少林派達摩堂空性長老的羅漢拳已至返樸歸真之境;恆山派前任掌教倪冰一手的恆山絕學“千絲化雨”的劍法,已至登峰造極之境;前錦衣衛千戶大人吳浪,卻是自峨嵋派還俗而入官,已得峨嵋派內家拳的真傳……

    四人在三個月內相繼斃命,看似毫不相關的四人。但這四人,在十餘年前絕對是跺腳大地便會抖三抖的大人物!

    京城北大街上,一處碩大、森嚴的府邸。

    府邸門前兩隻巨大的石雕,體形大如牛,類似麒麟,全身長著濃密黝黑的毛,雙目明亮有神,額上長一角。

    此獸名為獬豸。傳說它能辨曲直,又有神羊之稱,它是勇猛、公正的象徵,是刑名中“正大光明”“清平公正”“光明天下”的象徵。

    黑色寬大的府門古樸而莊重,兩名緊身黑衣護衛正立於府門前,府門正中“錦衣衛”三字。

    錦衣衛,是明啟王朝專有的軍政蒐集情報機構,前身為明太祖朱元璋設立的“拱衛司”,後改置錦衣衛,是為皇帝侍衛的軍事機構,屬皇帝直屬管轄。

    自秦始皇朝一統天下,結束紛爭,炎黃傳人便以一個統一的中央集權的國家政權而出現;其後便是漢治王朝、唐家王朝、宋室王朝、元順王朝,至而今的明啟王朝!

    錦衣衛,也正是明啟王朝為加強中央集權統治的一個存在。

    而明啟王朝人口過億,極度尚武;少林派、武當派、峨眉派、恆山派、名劍山莊、金刀門……大大小小的幫派,數不勝數!

    錦衣衛下設數司,其中崇武司,專事武林門派的管理,處理江湖門派之間的糾紛、衝突……如查實門派中有何威脅皇權的異動,可直接調兵鎮殺!

    崇武司,武林中人對此司既恨又怕;但如遇有要事,又極希望崇武司出面處理……這卻是一種極為矛盾的心理。

    今日錦衣衛議事大廳內,有三人正在議事。

    正中一人,身著蟒袍,側旁及下首各一人,均著飛魚服。

    如今下首一人正在陳詞:

    “……據報,三月前峨嵋派長老譚晶、少林派空性、恆山派倪冰和前千戶大人吳浪相繼被刺,據仵作堪驗,四人皆為一劍封喉;所用之劍為如今市面上最常見的三尺青鋒鋼劍。但傷口為刺、削、撩、截而有所不同……”

    “那說明此人所使招式甚是繁雜。”正中蟒服之人道。

    “正是。而現場打鬥痕跡除卻恆山派倪冰的思過崖處痕跡稍多些,其餘之處均無明顯痕跡,應為數招便致命;且在此四處刺殺現場均有相同劍氣痕跡,而此劍氣應為刺殺人所留。並且最為詭異的是,除了恆山派之外,每人桌前均有一杯茗茶。”下首人回道。

    “且他們死時一臉驚愕,應該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之事。”側旁人回道。

    “劍氣為劍訣修至一定程度而自然流露,待修至大成,反而無痕。但足以說明此人劍訣之可怕。”正中蟒服之人道。

    “是。但屬下資歷尚淺,尚未查到此四人到底有何牽連,為何先後斃命。且此四人,均於七、八年前或五、六年先後退隱,不再過問江湖之事,屬下甚為疑惑,且那杯茗茶亦無毒……”下首之人道。

    “不需疑惑。此四人在洪武年間均參與了剿殺劍神王泊的行動,現在應是報應來了。當年誰都未曾得到的‘唐詩劍訣’,怕是現在又重現了……”

    隨著議事大廳的門開而帶來的天籟之音傳了進來,聲音不大,卻恰恰能讓在場的三人聽得清清楚楚,隨門進來的是身著明黃色絲質長袍的女子,將該名女子的身材勾勒得婀娜多姿……

    在場三人一聽見那女子的天籟之音,嚇得連忙起身拜見道:“參見衛國公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作者 言歸正傳
重生在封神大戰之前的上古時代,李長壽成了一個小小的煉氣士,沒有什麼氣運加身,也不是什麼註定的大...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