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石牛山之伏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年,也即洪武十五年,明太祖朱元璋正欲加強中央集權,依衛國公主朱瑛的建議,裁撤親軍都尉府與儀鸞司,改置錦衣衛。王泊以武狀元的身份被公主朱瑛強勢納入錦衣衛的隊列之中,成為錦衣衛千戶,官階:正五品,時年二十歲整。

    時任且為第一任錦衣衛指揮使為明太祖親自指定的毛驤。

    王泊在加入錦衣衛當年便已成婚,次年其妻陳氏產下一子。

    成婚後王泊長年在京都外,著手錦衣衛招募、在各地建立錦衣衛聯絡據點,安插明線、暗線之事;且王泊的重點在於防倭!

    明啟王朝疆域遼闊,囊括漢地九洲,東北抵日本海、外興安嶺;北達陰山;西至新疆哈密;西南臨孟加拉灣,後折回約今雲南境;並在青藏地區設有羈縻衛所,還曾收復安南。明啟王朝,無漢之外戚、唐之藩鎮、宋之歲幣,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

    明啟王朝,面臨兩大問題,即北“虜”和南倭。北虜,即蒙古;南倭即南方沿海的倭寇!

    關於王泊的卷宗有一人多高,其中有一成為建立有關錦衣衛聯絡據點、人員分配安排的奏摺及批覆;而其餘盡皆為防倭的資料!

    指揮使蔣成績、指揮同知沈放和千戶呂頌三人,一想到防倭,三人面色皆變。

    錦衣衛中,南鎮撫司掌本衛刑名,北鎮撫司專治詔獄,而這兩司是眾人皆願去的;而軍情司專事軍事情報,北“虜”南倭,尤以南倭最為頭疼,其內關係複雜,費力不討好,且錦衣衛死傷率甚高,三年當值,幾乎死傷近半而無人願去!

    倭寇,自明啟王朝建國以來便開始為患,在明啟王朝長達近二千里的海岸線上防不勝防;更為甚者,是倭寇與沿海一帶的大戶有極強的利益共享,對外通商的收入較之農業生產不知高了多少,且此種“通番”已由來已久,自宋室王朝後期即有許多沿海大戶從事此類組織船隊出海通商的對外貿易。

    久而久之,沿海的大戶,官商、江湖武林勾結,以期壯大自己的勢力範圍……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

    錦衣衛的千戶王泊,面對著的便是如此錯綜複雜的局面……

    “在我看來,王泊此人應是觸動沿海大戶的利益,導致那些大戶勾結武林人士設伏剿殺王泊。”指揮使蔣成績放下手中的一疊卷宗,嘆了口氣道。

    “應是如此。且自案卷上看那王泊待屬下甚好。每次行動均身先士卒,且受屬下愛待。而那此次被刺殺的前千戶吳浪,當時正是他的下屬。”指揮同知沈放道。

    “看其洪武十七年考核,他自洪武十五年三年中,共受傷十三次,其中一次為重傷,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個月,該次考評為上上,並且為公主朱瑛親自主考。”千戶呂頌讚道。

    “按理任職三年應調離。但那王泊不肯,卻應道‘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這卻是何種志向?!”指揮使蔣成績手執一卷,拍案而讚道。

    “他所在的那數年,倭寇確實沒那麼猖獗。在那數年之中,在他主持下,江浙沿海修了五十九個軍事據點,閩地沿海,修建了十六個軍事據點!但他終究卻是隕落了……”指揮同知沈放嘆息道。

    “但此處甚是奇怪,關於當初他隕落的卷宗卻是半點無存。”千戶呂頌有些落寞。

    “這些卷宗早已被調走了。調走之前,我曾得幸一閱,”指揮同事沈放,邊說邊指向東方皇宮的方向道,“如今調至那邊,我們卻是看不到嘍。”說完卻將目光投向了時任指揮使蔣成績。

    蔣成績看著沈放詢問的目光,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道:“知道你就會這樣……”隨後,他倒未曾隱瞞,將當年一事,依他所知,一五一十地緩緩道來。而此際,沈放與呂頌方且知曉當初洪武二十年秋,閩地石牛山伏擊之慘遠超自己的想象,而其中牽扯的內幕更是匪夷所思……

    當初王泊率一隊錦衣衛接密報,至閩地石牛山搜捕通倭之人,未曾想遇到江湖武林人士百餘人的伏擊。

    這些江湖武林人士均是二等幫派,按理這些幫派應無此膽竟敢伏擊朝庭人馬。因為此乃朝庭大忌!

    但他們竟然伏擊已隱隱傳出“劍神”名堂,且為當朝錦衣衛千戶的王泊!

    事後,明太祖暴怒。衛國公主朱瑛親自至閩地沿海一帶抓捕餘黨,並當場剿滅參與伏擊的門派共計十個,俘獲當初參與伏擊尚存之三十六人;而這尚存之三十六人大多已嚇破膽了……

    衛國公主朱瑛親自主持審訊。通過審訊,當初的伏擊的脈絡漸次清晰。

    伏擊當晚,王泊劍氣縱橫。原本他可突破重圍,但他卻在伏擊圈中殺進殺出三輪。因為他身邊尚有一十二名錦衣衛兄弟。

    伏擊之人盡皆黑衣蒙面,但通過武功,尚且可辨明所屬門派。但這些人大多不是王泊對手。

    實在因為王泊太過強悍。王泊劍式用千變萬幻且不能形容……或如“曉風細雨斜斜”般纏綿,又或如“大江東去浪淘盡”般的豪邁,再如“我歌月俳佪,我舞影零亂”般的迤邐,又或“半卷紅旗臨易水,霜重鼓寒聲不起”般的悲壯……

    雖說無人能擋,但雙拳難敵四手。王泊三入三出之後,他身上已血跡斑斑,卻不知身上是自己的血還是旁人的血。此刻的王泊卻似已不在乎自己,完全是以傷換傷般的打法……

    伏擊百餘人,現已倒下近半,剩餘黑衣人雖心驚膽寒,但亦結群步步緊逼。

    直至場外有一名黑衣蒙面人手執一婦人及一孩童,聲言這是王泊的妻及子,脅迫王泊交出“唐詩劍決”,雙方暫時停歇。

    當雙方停歇時,王泊肩上又多了一道血痕。而王泊所率那隊人馬,已逃走數人,其中包含當時的百戶而後退隱的千戶而被刺殺的吳浪!

    王泊停下手中劍,望向那黑衣人手中的一婦一孩童,臉色慘白一笑道:“罷了,罷了,‘胭脂淚,相留醉,幾時重。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說罷,手中長劍一揮,自刎而亡……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無疆
作者 小刀鋒利
鷹擊長空,魚躍龍門,熊咆虎嘯,萬物皆有靈。末法之極,磁極輪轉,世界變遷。曾經那個熟悉的世界,已...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