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材”與“不材”之間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無人知曉王泊當初為何如此決絕自刎而亡,並留下“自是人生長恨水長東”的嘆息……

    次日,錦衣衛大隊人馬至閩地石牛山搜山,查驗屍首,發現王泊幾乎全身是傷,舊傷十餘處,新傷更是二十餘處,全身血液幾乎已流乾……

    王泊當晚一人手刃六十二名江湖好手,坐實“劍神”稱號;自古以來,如此戰力之人,絕無僅有!

    宋室王朝“無招勝有招”的令孤大俠,曾於華山論劍,連敗江湖頂尖高手二十餘人,但卻為車輪戰,而非混戰!

    曾有元順王朝的獨孤求敗,一柄青峰,打敗天下無敵手,最高紀錄即為百餘江湖好手圍攻,手刃五十五人,力竭而逃,自此後江湖再無獨孤求敗……

    元末之時明教張教主,“九陽神功”已化境,並於光明頂大敗數大門派的圍攻,儼然武林第一人;他自言,生平最怕混戰,尤其是有組織的軍隊圍攻……

    江湖高手最為忌諱混戰,更為忌諱的是與朝庭為敵;當國家機器為你而動之時,天下之大,你卻無處藏身;軍隊中的群擊之道,攻守同盟,絕對是江湖高手避無可避的取死之處!

    半月後,公主朱瑛至閩地石牛山實查探時,傷心欲絕留下淚兩行,留下“我生君未生,我老君已逝……”令人悲嘆萬分的詩句!

    經審訊,那晚攜王泊妻與子前來的蒙面黑衣人無人知曉自何處而來,而那王泊亦從未向任何人透露過他的妻與子。因為錦衣衛的所事盡皆為黑暗之事,而自己家眷從來都為人所禁忌及談論……

    “有可能那晚王泊的妻與子之人為假冒。”當指揮使蔣成績談至此時,指揮同知沈放插言道。

    蔣成績卻淡然一笑道:“當時很多錦衣衛都如此認為,但你卻如何解釋那王泊的自盡?”

    另二人無語。

    蔣成績笑道:“我也認為那晚王泊的妻與子未死,相反,我反而認為正是王泊認出那兩人非自己的妻與子而自刎。這樣反而可以保護自己的家眷!”

    另二人恍然大悟。

    蔣成績繼續道:“王泊應心力憔悴。他挺身抗倭,但內憂外患。他需外抗倭、內拒奸,實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在他之前予公主朱瑛的奏摺便可看出此種由來,其中不乏對自己家人的擔憂。而那蒙面黑衣人執一婦人與孩童,正好擊中其心結……”

    一時間,三人盡皆無語。

    “公主一直未嫁?”千戶呂頌忽然沒由來地道。概因這呂頌如今尚年輕,二十餘歲。

    指揮同知沈放捂嘴“撲哧”地笑道:“未嫁。一直未嫁。”

    指揮使蔣成績卻道:“你們卻以為何人配得上我們鬼谷出身的衛國公主?”

    一時間其餘二人無言。

    衛國公主朱瑛一手締造錦衣衛,錦衣衛內神般的存在。而她從來深入簡出,唯有的是每年秋季,她都會輕車簡行僅帶數名隨從至閩地石牛山祭奠王泊。

    這倒是指揮使蔣成績所知曉的。每次公主朱瑛都會在那石牛山上呆一整日……

    而錦衣衛已在石牛山上設置一個據點,且軍隊亦設有重兵把守。

    蔣成績又道:“王泊逝去後,因王泊之事,公主朱瑛與他的父皇鬧得很僵,曾有內宮傳聞,他們父女倆大吵一架。而後錦衣衛被裁‘刑名’與‘詔獄’之權,移交三法司管理;第一任指揮使毛驤及十餘名他的親信,不久便被押至菜市口凌遲。”

    “而後錦衣衛基本上便基本上全部轉入地下?”千戶呂頌問道。

    “正是。但軍情司、崇武司、軍械司均在暗地運作。”指揮同知沈放道。

    “據傳他們父女的分歧在於是否還要追查下去。公主朱瑛要求一定要追查下去;而她的父皇卻不同意,他認為查至此已夠了。”蔣成績道。

    “洪武二十年至今永樂三年,已一十八年。公主朱瑛仍是放不下啊!已物是人非,卻又如何查?查什麼?”指揮同知沈放嘆道。

    蔣成績嘆道:“看公主意思罷。軍情司百戶有數位,這公主是要哪位?”

    沈放道:“軍情司百戶王九。”

    “這王九,名字怎麼那麼熟悉……便是年年考評均為中中的那位?”蔣成績道

    沈放道:“除了他,還有誰?”

    呂頌道:“常日在軍情司坐鎮,終日泡茶而無所事事,只是分析情報,隨意形成報告上報的那位?”

    沈放笑道:“如果你隨意形成報告上報,勾勒出建文帝的兵力路線,可助我們如今的皇帝取得靖難之役取勝的話,估計衛國公主那也會點名要你。”

    呂頌道:“我觀那傢伙就是太懶了。”

    沈放道:“我卻觀那傢伙實在是太聰明瞭,深諳道家精髓,並且出入公主府三年多,每日為公主大人更新‘靖難之役’的沙盤。那公主大人肯定會滿意的。”

    呂頌道:“怎說?”

    “處於‘材’與‘不材’之間。”一旁的指揮使蔣成績道。

    呂頌一臉懵逼。

    蔣成績講了一個故事,《莊子》中的《山木》。

    “莊子行於山中,見大木,枝葉盛茂,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也。問其故,曰:‘無所可用。’莊子曰:‘此木以不材得終天年。’”

    “夫子出於山,舍於故人之家。故人喜,命豎子殺雁而烹之。豎子請曰:‘其一能鳴,其一不能鳴,請奚殺?’主人曰:‘殺不能鳴者。’”

    蔣成績講完後嘆道:“介於‘材’與‘不材’之間,‘緣督以為經’,遵循中道!若那王九成日無所事事,我早就丟將他出去了;偏偏我假做至他處尋找軍情資料,無論問及哪年的,未曾想到這傢伙脫口而出,不然哪容得下他無所事事。你可想想,軍情處所承擔、處理的資料,每日何止上千?”

    “正是。我也曾試過。那軍情處的千戶文章文大人,雖姓文名章,那擒拿武功了得,但大字卻不識一個。他直衝我道,如要拿下那王九,不如把他的軍情司撤了還好。”沈放苦笑道。

    指揮使蔣成績最後確定了百戶王九及另一名崇武司呂頌的得力助手百戶萬卜華,一起推薦予衛國公主朱瑛……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我是仙凡
作者 百里璽
此生塵緣早已盡,我本塵世一仙凡。起於微末傲紅塵,修得《蜉蝣》忘江湖。 ----- PS...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