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道高一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蔣成績、沈放和呂頌三人一夜未眠,及至天明,便將萬卜華與王九召至議事大廳。

    兩人均為二十餘歲。

    萬卜華國字臉,粗獷而氣宇軒昂,之前四起刺殺之案便是由其主持。萬卜華與王九在同年進入錦衣衛,但他與王九的連年考評中中相反,他連年考評均為上上!

    王九很是儒雅,尤為明顯的是他修長、白皙的手指,如玉一般。

    三人瞪大一夜未眠如兔子般的紅眼睛,看著單膝下跪的兩人而一言不發……

    倒不是這三人不想說話,確實是不知說啥才好。三人心照肚明:因為公主朱瑛對王泊有心結,念念不忘,所以要繼續查案;而此次四起刺殺之案,應與之前有牽連,這倒是肯定的;但公主要如何查,查出什麼樣的結果,他們三人卻是不知,所以更是不知如何開口……

    指揮使蔣成績瞪了眼指揮同知沈放,並握緊了拳頭,意思是:你來說,否則揍你!

    “咳咳……”沈放先咳了兩下,無奈地道,“嗯……經過我們三人再三斟酌,選出你們兩個。晚點至衛國公主府報道,公主大人有要事安排。知道嗎?”

    “遵命!”

    沈放話音剛落,便聽見下首傳來乾淨利落的回話。回話的是萬卜華。

    一時間三位大人中的千戶呂頌眼睛發亮,因為萬卜華是他的手下。

    三位大人的目光又落在下首的另一人----王九的身上,因為未聽見他的回話;未幾,那王九嘴裡蹦出的話,差點把這三位大人的鼻子氣歪:“三位大人,能不去嗎……”

    當然不能不去,而且要快點去!

    別人巴不得去衛國公主面前露個臉,而這憊懶的貨色卻不願意去。這是何等的美差,如得到公主朱瑛的青睞,那飛黃騰達指日可待……

    雖然朱家先祖,暴虐異常,一言不合便殺人;但這衛國公主朱瑛卻非嗜殺之人,非但不嗜殺,反而因她而保了許多人!

    指揮使蔣成績點著王九的鼻子足足罵了半個時辰,噴了王九一臉唾沫,最後想著還不爽,揣了王九屁股一腳,要他與萬卜華接命後便馬上滾去公主府……

    三人面面相覷,未曾想這王九竟是如此人物!

    指揮同知沈放執筆,向公主朱瑛寫奏摺,大意是經他們三人商議,他們現派人協助公主朱瑛查案,派去之人有兩人,即崇武司的百戶萬卜華與軍情司百戶王九,可酌情安排……

    奏摺寫好後,指揮使蔣成績用上錦衣衛的印鑑後,命人即刻將此奏摺送至公主府上,隨奏摺還附上萬卜華與王九的生平資歷……

    議事大廳的三人不知,當萬卜華與王九出得門,預計門內那三位大佛見不到他們的樣子。那王九擦了擦臉上已乾的唾沫,一本正經的臉孔,卻變成了嬉皮笑臉的顏色,衝著躊躇滿志的萬卜華,笑道:“喂,我說萬兄弟,你卻是這麼期盼直接在公主麾下做事?”

    王九在錦衣衛內絕對是個異類,他過目不望,只要與人見過一面,便記住那人名字與容貌;與任何人三言兩語之後,便可稱兄道弟,如同萬金油般。

    錦衣衛內,軍情司如同錦衣衛的大腦般,各處情報源源不斷,彙集于軍情司;錦衣衛內環環相扣,與軍情司的安排、派發任務密不可分。統領軍情司的是千戶文章,但錦衣衛內不知千戶文章的不少,而不知軍情司王九的人幾乎沒有。因為王九的人緣極佳。

    萬卜華正色道:“甭說兄弟不提點你。你卻可知,這絕對是一個機會。你入得錦衣衛是為何?難道是來此養老?不是為了封官萌子、光宗耀祖,還是為了啥?”

    “哎,萬兄弟,你還真甭說,”王九的頭搖得如同撥浪鼓般道,“我還真未曾想過封官萌子、光宗耀祖,我入錦衣衛,是因為我家是軍籍,父死子承,並且要吃飯啊。但你知道公主要我們去做什麼嗎?我怕是我們沒命消受啊……”

    萬卜華道:“依你看,那是做什麼呢?”

    “一代劍神王泊案!”

    萬卜華嚇了一跳,道:“你怎知?”

    “前段時間,四起連環刺殺案。少林派達摩堂空性,達摩堂常刑罰;當初參與圍剿劍神王泊的沿海漁農幫,背後的靠山便為少林達摩堂;瀟湘劍派當初也參與圍剿,它的背後正是恆山派;河運的漕幫也參與圍剿,而它的後臺,則為峨嵋派;原錦衣衛千戶吳浪,原為王泊的下屬,我懷疑當初就是他通風報信的……”

    萬卜華瞪目結舌。

    “這四起刺殺案,皆與一代劍神王泊有關。所以我懷疑公主欲重查王泊案。時間為時太久,實在難查。”王九嘆了一口氣道。

    萬卜華道:“你應看到那四起勘察的報告,那現場簡直太過蕭殺。那刺客所留劍氣,為劍訣所生;刺客相同,而所留四處劍訣盡皆不同,實在恐怖。我們去時,已過數日,但那劍氣仍逼人,讓人毛骨悚然……”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劍訣應運而生。任何武功不可能獨霸天下,產生後,定會有破解之法。峨嵋心武同修,破解的話,應有‘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意境;少林派達摩堂空性和尚是羅漢拳,拳意要求‘三正’,手正、身正和步正,應由‘冰作質,月為魂。蕭蕭細雨入黃昏’的境界方可破……”

    王九的話未落,便被那萬卜華一把抓住手臂,驚道:“你卻是怎知曉的?那現場正如你所述,幾乎完全一樣。誰說你不會武功的?……”

    萬卜華痴迷於武功定要向王九請教。於是他拉著王九,一定要請他吃酒,順便請教。於是兩人便至街邊酒肆一邊吃酒,一邊聊天。

    兩人皆為年輕人,兩人相談甚歡……然而不久,便見街上數隊錦衣衛衝出府門。

    王九見街上行人閃避,雞飛蛋打,修長的手指放下酒杯,嘆道:“我們出去吧,這應是找我們的……”

    王九說得沒錯。並且指揮同知沈放也未估算錯,公主朱瑛想要之人正是王九。

    中午時分,派至公主府之人便回報,公主朱瑛讓那兩人即刻前往公主府……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0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80
爛柯棋緣
作者 真費事
爛柯旁棋局落葉,老樹間對弈無人 興所致天元一子,再回首山海蒼茫 …… 一覺醒來,計緣成了...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