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張家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浩浩湯湯的湘水由南到北貫穿荊湖南路,最終注入洞庭湖。潭州毗鄰湘水,位于湘水東面,而張家村則在湘水西面,兩地往來需要渡船。

    湘水江邊上植有許多參天楓樹,臨江遠眺,江水滔滔,舟舸爭流,視野相當豁達。

    黃少文和張老爹各挑著一擔柴走在回家的小路上。自打罵走那群書生后,黃少文的心情就很愉快。既來之,則安之,再怎么郁悶也是白費力氣!

    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畢竟那群斯文敗類剛才只是忌憚黃少文手上的柴刀,才會氣得走掉。那些人心胸狹隘,岳麓書院就在附近,黃少文難保他們回去后,不會操家伙追來,換成是他,廢話,當然仗著己方人多就地取材,折斷一根木棍就沖上去了。

    到了那時候,對方人多勢眾,吐口唾沫就能把他淹死。所以,趕快回到村子才是萬全之策。

    山路雖窄,但黃少文心虛,越走越快,張老爹在后頭挑著擔柴禾,晃悠晃悠喊道:“慢點慢點,不急著回去!哎喲,我這把老骨頭,快散啦……”

    ……

    張家村位于湘水江畔,是個小漁村,隸屬長沙縣管轄。所謂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全村五十幾戶人,大多以捕魚為主,當然,地也是要種的。

    黃少文是張老爹從湘水岸邊救回來的,是外村人,走進村子后,避免不了村民的指指點點。有人說他是個犯了戒的和尚,在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把一尼姑給就地正法了。可惜東窗事發,被人浸了豬籠扔到湘水里去。算是他的造化,居然沒死。

    也有人猜測,他是在逃殺人犯。同樣是某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殺了某家村某戶人家,造成三尸四命的慘案,后來被官兵追捕時,不慎跌入水中。不過,針對這個猜測,有人提出質疑,三個尸體怎么會是四條命呢?或答曰:其中一人懷孕了。

    還有人說……

    總之,沒有一件是好事,仿佛黃少文天生就是個罪惡滔天的大淫魔、大壞蛋!好在黃少文仗著臉皮厚,錘煉出無恥神功,視若無睹地跟著張老爹回到了家。他很理解自己的境況,一個人長得太帥,八卦當然滿天飛了。

    下午,黃少文在屋外的小院子就著一個石墩坐著曬太陽。他身后是木屋,屋頂上鋪的不是瓦楞,而是茅草,雨天的時候,水漫金山是很正常的事。院子樊籬圍著,腳下踩的是被雨水和的很爛的稀泥,坑坑洼洼,極不好走。

    要說唯一讓黃少文感到愜意的,只有這時代的自然環境了。湛藍的天空,碧綠的山水,清新的空氣,讓人感到神清氣爽,心曠神怡。

    “黃大哥!”

    背后傳來一個清甜的聲音,不消說,是張老爹的孫女張可可。張可可今年十五歲芳齡,她身穿蔥白背子,和一件青色裙子,可謂是人如其名,生得是臉蛋俏麗,皮膚白皙,可愛之極。

    或許古代女子比較早熟,又或許是她母親去世了,張可可十五歲年紀就挑起了大梁,家務活基本是她做的。

    黃少文前世二十八歲,穿越時空后身體發生扭曲,根據他自己估算,肉體似乎年輕了十歲,變成了十八九歲的青年模樣。所以,懂事的張可可在黃少文眼里,不過是個初中部女生,胸部是挺飽滿的,但還沒發育完全嘛!

    看了張可可的胸部一眼,黃少文心底暗道慚愧,自然反應,自然反應!他急忙移開視線,咳了一下道:“可可,碗洗完了?”

    張可可點點頭,輕輕地嗯了一聲,渾然沒有注意到黃少文那雙賊溜溜的眼睛。在她身旁,還牽著一個十歲年紀的男童。那小孩諢名虎子,是張可可的弟弟。

    虎子轉著古靈的眼珠,如脫兔般松開姐姐的手,頗為抱怨地湊到黃少文跟前,噘嘴道:“黃哥哥,姐姐想聽故事,但每次總是讓我跟你說,哼!”

    黃少文在張老爹家中住了半個月,跟張可可和虎子已經熟絡。近日來黃少文大病漸愈,有事沒事就講點故事給他們聽。那些故事全是前世的玩意兒,在這時代極其新鮮,姐弟倆都是黃少文的忠實粉絲。

    “虎子……”張可可面色一紅,害羞地轉過臉去。這時代男女大防,這小妮子在黃少文面前還有些放不開。

    講故事也能泡妞,黃少文事先也沒想到,實屬意外。不過只是他本著一位大哥哥的心態,對張可可并無什么歪念。等以后適應了年輕化的身體后,再起邪念也不為遲。黃少文笑道:“可可,上回講的是什么故事?”

    提到故事,張可可神情自然了許多,略一沉思道:“嗯……上回黃大哥給我們講的是《葫蘆兄弟》——”

    “是葫蘆娃!”虎子嘟著嘴正緊地糾正道,顯然不喜歡葫蘆兄弟的稱呼,“黃哥哥說到火娃和水娃一起打妖怪呢!”

    “是這樣嗎?”黃少文望著張可可,和藹地笑道。

    可惜張可可被虎子的模樣吸引了去,病沒看見黃少文的賣相,掩口笑道:“還真是說到那兒呢!黃大哥,后來妖怪被降伏了嗎?”

    黃少文瞪了眼虎子:“你猜猜。”

    虎子自然不知道黃少文為什么瞪他了,他擺出一副大力士的模樣道:“水娃和火娃神通廣大,當然能打敗那兩個妖怪啦!”

    張可可微微搖了搖頭道:“我覺得沒有。妖精詭計多端,水娃和火娃說不定又會被騙了。況且家里還有許多葫蘆在藤上,可能要等七個都熟了,才會打敗妖精呢!”

    張可可生在農村,長在農村,因為家里貧窮,又因為是女孩子,所以從未讀過書,但腦袋瓜子倒很伶俐。黃少文贊道:“我們家可可不僅人長得漂亮,頭腦也很聰明啊!”

    被黃少文夸獎,張可可滿臉通紅,心底卻極是高興。虎子可就不樂意了,把嘴一噘,大有耍賴皮的樣子。黃少文哈哈一笑,便繼續講述故事,當說到水、火二娃被蛇蝎二妖騙進妖洞的時候,虎子勃然大怒。

    “水娃和火娃救了那兩個妖精,那兩個妖精卻把他們騙進了山洞,真是大壞蛋!”虎子的眼里冒出憤怒的火花,張可可也是一臉不滿,痛斥妖精的行為。

    “如果你夠無恥,也絕對會這么做,咳,嗯,沒錯,妖精嘛,當然是大壞蛋了……妖精把水娃和火娃騙進山洞以后,用美酒佳肴款待他們,并且歌舞助興!”

    “什么是歌舞助興?”虎子一愣。

    “這個么,就是有一大堆美女跳舞給你看,你想啊,那么多性感的美女姐姐跳舞給你看,多開心呀!”黃少文邪邪地笑道,性啟蒙得從娃娃抓起。

    “跳舞么?”虎子腦子里浮現出巫婆跳大神的場景,急忙撥浪鼓似的搖頭,“不好,不好,不喜歡!”

    等你長大了,就知道自己多么天真了!黃少文心中嘆道。張可可的臉早已紅彤彤的,黃大哥什么都好,但偏偏喜歡講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老不正緊的。

    屋子里隱約傳來一聲“少文”,張可可姐弟倆沒注意,黃少文倒是很敏感,不由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屋子只剩下張老爹和他兒子張西,而我又死皮賴臉住了半個月,八成是在討論我的去留問題。

    “你快接著講呀!”虎子見黃少文停了下來,急忙催道。

    黃少文轉了轉眼珠,拍拍虎子的背道:“虎子,我渴了,幫我倒杯水來!”

    虎子一怔,為了聽故事,不滿地朝廚房奔去。張可可見弟弟離去,自己要和黃少文獨處,慌忙說了聲“我也去”,也飛快地朝廚房走去。

    黃少文就猜到張可可也會隨虎子而去,當下站起身子,向屋子輕步靠近。站在屋外,貼著墻壁仔細竊聽張老爹和張西的談話。那墻壁是木板做的,因此聽的十分清楚。

    竊聽當然不道德啦,但分善惡,黃少文覺得,自己的行為絕對是善意,并且值得諒解。

    只聽張西說道:“爹,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張老爹沉默了會兒,嘆道:“爹也知道不是辦法,只是少文他舉目無親,無依無靠,如果讓他離開,只怕他會無家可歸流落街頭啊!”

    黃少文聽了感動不已,張老爹救自己一命已經仁至義盡,勝造七級浮屠了。現在還關心自己離開之后的生活,黃少文覺得,應該給張老爹提名“宋朝十大感動人物”,因為施救的對象是他黃少文——當今世上的穿越者。

    “爹,咱們家本來就不寬裕,糧食只能撐到四月,現在突然添了一口吃飯的嘴,卻叫我怎么擔待?”張西勸說道,“您知不知道,村里人都開始說咱閑話,說我們平白無故養著一個來歷不明的大活人,跟傻瓜有啥分別?”

    “怎么來歷不明了?我們問心無愧,有什么好怕的?”張老爹繃起了面孔,厲道。

    屋外的黃少文眼眶一熱,鼻子略微酸楚,這就是可親可敬的張老爹呀!黃少文一抹鼻子,好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張西一窒,說道:“爹,我知道您不忍心……要不這樣,我去跟他說說……”

    張老爹嘆了口氣,拍著大腿站了起來:“此事我再琢磨琢磨,少文這孩子心地善良,踏實肯干,即使留在咱家,也斷然不會拖累咱們的。”

    張西愣了一下,無言以對。黃少文可就按奈不住了,豆大的淚水流嘩啦而流。別人都說他大大地壞,而且不務正業,張老爹卻夸心地善良,踏實肯干怎叫他不激動。還有張老爹最后的那句話,更是叫黃少文渾身一顫。

    張老爹凝眉不語,忽然眉梢一展道:“我這兒倒有個法子!”

    “什么辦法?”張西疑惑道。

    張老爹卻連連擺手:“沒事,沒事,我再想想。”

    傳來張老爹向門口走來的腳步聲,黃少文心中一動,也不知張老爹想到什么了辦法,急忙擦了擦眼睛,神色自若地退回院子觀景。而此時,張可可和虎子正端著一碗水走來。張老爹從屋子鉆出,對黃少文喊道:“少文,你跟我來一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47618_5_222-m
唐朝好地主
作者 木子藍色
  張超穿越武德四年,來到長安郊外灞上,成為了老府兵之子,但他卻只想做個悠閒的大唐好地主!(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