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去讀書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張老爹屋子,古代屋檐較寬,而且窗戶用竹篾編成,采光很差,屋子顯得極其昏暗。黃少文和張老爹就坐在床邊。

    “少文……這……”張老爹欲言又止,始終不知從何說起。對于無私的張老爹來說,不管怎樣,都覺得愧對黃少文。

    黃少文看著他,心里早已有了決斷,雖然他不逞強,但久居人下,畢竟不是辦法。人可以無恥,但不能無恥到自己被自己看扁。

    “張老爹,其實,我剛才從窗外走過去的時候,無意聽到了你和張大哥的談話。”黃少文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張老爹吃驚道:“你都聽到了?”

    黃少文點了點頭,很“真誠”道:“我是無心的。”

    總不是說自己是有意而為之吧?在張老爹面前可不能毀了心地善良、踏實肯干的良好形象。

    “既然你已經知道,那我便直說了吧!”張老爹拍拍黃少文的肩膀,神情一黯道,“你放心,張西這孩子嘴硬心軟,不會把你怎么樣的。不過老爹這呢倒有個主意,就是不知你愿不愿意了。”

    這就是令人可敬的張老爹呀!黃少文對于張老爹,除了感激還是感激。不知不覺間,張老爹似乎變得很高大,在黃少文眼里如同親人一樣,讓他心中涌出一股溫暖,一把鼻涕一把淚道:“張老爹,少文這條命是您老救的,又在此叨擾半月,心中早已羞愧難當,你有什么話就盡管說。”

    張老爹眼里也泛著點點淚光:“好好好……你也知道,張家村位于湘水邊上,岳麓山山下,是個小村落,沒出息的地方。不過在這岳麓山下,還有一個去處,喚作‘岳麓書院’。今天上午我們在山中遇到的幾個書生便是岳麓書院的。”

    岳麓書院位于潭州湘江畔岳麓山下,是古代四大書院之一,在黃少文那時代,更是被譽為“千年學府”,如此鼎鼎大名,黃少文當然知道,而且他還去那里旅游過,學生票一張十五塊。

    不過,張老爹提及岳麓書院,莫非是叫我去打工?高校中有食堂、保安、清潔工之類的職位,他這樣想也無可厚非。黃少文不怕從基層做起,他抹了一把鼻子眼睛,道:“岳麓書院聞名遐邇,我早有聽說。張老爹,你放心吧,就算是當保安或者清潔工,我也會好好干的!”

    “保安?清潔工?”張老爹一臉茫然,“那是什么?”

    黃少文這才想起這時代沒有保安、清潔工的詞語,忙道:“大概就是護衛和掃地的意思,是我家鄉的土話。”

    “哦……”張老爹連連搖頭,“以你的才華,若是去當護衛或雜役豈不是虧待了你。”

    “啊,以我的才華?”黃少文一懵,“不是去當護衛或掃地的,您老人家不會是叫我去當老師吧?”

    狗屁,毛筆字都不來,估計連字都難以認清,當什么老師!

    不料張老爹搖了搖頭道:“岳麓書院的學生來自五湖四海,我在張家村住了數十年,每年都有書生上山求學,雖然岳麓書院未必肯收,不過,少文,我希望你能去試一試!”

    讀書?!黃少文當場嚇了一跳,掏了掏耳朵問道:“老爹,你確定?”

    張老爹點了點頭。

    黃少文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張老爹的想法是這個。先不說此方案是否可行,當年,黃少文在大學畢業那天,就對天猛吼:老子解放啦!為了發泄心中多年的積怨,和許多志同道合的同學們在校園里留下了諸多遺跡:滿地的碎紙片,殘缺的桌椅,角落里的避孕套……

    現在叫他重返校園讀書,就是叫他再進行一次抗戰。往深一點的地方想,如果是去岳麓書院讀書,還得交學費啊!

    張老爹顯得有些激動:“我是個粗人,不識字,但你不一樣,我看得出來,你是個讀書人!你上午說的那個對子,我不明白意思,這雙眼睛卻瞧的明白,那些讀書人個個贊賞,憑這水平,岳麓書院應該會收你的!”

    黃少文聽到張老爹的夸獎和崇拜,心中有些飄飄然起來,剽竊剽的毫無蹤跡可尋,也有極大的成就感啊!但現實很快讓黃少文清醒過來,沒有學費不說,去讀書能賺錢嗎?有的只是消費!目前該想的是怎么賺錢,日子怎么過下去。

    見黃少文在沉思,張老爹道:“少文,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見著你時正是陰雨天氣,你躺在湘水邊兒上一動不動,只剩下一口氣了。好歹把你救了回來,現如今就怎能撒手不管呢?如果真能去岳麓書院讀書了,那費用老爹我會想法子。此地去岳麓書院的路途也不遠,平日里的吃住便回來,你只要幫老爹我多砍幾擔柴禾就行啦。”

    說到這兒,張老爹幸福地笑了。

    多么淳樸的老漢哪!黃少文啥也不說了,感動地稀里嘩啦的,鄭重地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命是張老爹救的,三個響頭根本算不了什么。

    黃少文道:“老爹,您老對我的恩情,我這一輩子都會銘記在心。但是讀書的事情我看還是緩緩再說吧,絕對不能再讓您老操心了!”

    “傻孩子!”張老爹扶起黃少文,搖搖頭道,“去讀書多好呀,不管現在多苦,只要往后有了功名,什么都值得啦!”

    功名又不是誰都能考,我一個連字都寫不來的人考什么功名!黃少文心里暗道,再者,他思想跟這時代的人不同,對功名一類的不是特別感興趣。

    張老爹嘆道:“少文,聽我一句勸,去吧!只要能在岳麓書院讀書,成為一個讀書人,村里人便不再會看低你,知道嗎?”

    黃少文心里一怔,說來說去,原來張老爹是希望自己有所成就,不要被村里的人小瞧了。沉思片刻,黃少文本來還想說些“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請不要在意他人的眼光”一類的話題,但話到喉嚨,又硬生生卡在那里說不出口,最終點點頭道:“好,張老爹,我聽你的,可以先去看看!”

    “好,好!”張老爹很欣慰道,“我在張家村活了幾十年,知道再過幾天,就是岳麓書院報名的日子,到時候你就去試試吧!”

    黃少文道:“行!”

    他嘴上應承著,心里頭又作另一番打算,假如真去讀書了,就得準備好勤工儉學。張老爹家貧如洗,讓他承擔學費,實在很有難度,況且黃少文這家伙也于心不忍。萬一沒能考中,憑借自己的這顆智商稍遜于愛因斯坦的腦袋,應該不至于餓死吧?

    稍遜愛因斯坦,誰知道是遜多少。

    生活照常進行,黃少文呆在張老爹家中,幫忙砍柴,劈柴,做了許多以前從未接觸過的活計,日子過得倒還充實。

    很快就到了岳麓書院招生報名的日子。黃少文早早起了床,吃過早飯,與張老爹一家子餞別后,便只身一人出了張家村,迎著瑟瑟江風,朝岳麓書院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468034_5_224-m
庶子風流
作者 上山打老虎額
  本是個平凡少年,意外得到光腦,一朝回到大明正德年間,成為士紳家族的一個私生子。
...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