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狙殺灰胡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第五章:狙殺灰胡

    沒有弓箭威脅的馬賊們,紛紛以自己老辣的經驗破解掉一個接一個的陷阱,不斷向項東海他們原本的位置殺近。雖然偶爾有幾個比較嫩的馬賊中了陷阱,但對于馬賊的人數來說,還真是一件無傷大雅的事情。

    古代人未必就是現代人笨,老辣的經驗絕對可以彌補知識的不足。

    逐漸的,他們的推進速度越來越快,眼見就要殺到項東海他們原本鎮守的第一個防御圈了。

    咻!

    一個凄厲的破空之聲突然從邊上稀疏的樹林里傳出。

    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馬賊當即架起盾牌,各自保護好自己的身體。良久之后也聽不到任何的慘叫之聲,以為這支冷箭僅僅是虛張聲勢而已,但當他們看到一個被脖子被穿透,身體被固定在一棵大樹邊時,他們全部停止了呼吸。

    一支利箭直接穿透了一個馬賊的喉嚨部位,但是利箭的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更是將這個馬賊連人帶身一起固定在他身邊的那顆大樹上,連個聲音也沒發出就直接死亡,這么突兀、恐怖的場景,搭配上之前的恐懼之心,場面瞬間停滯了下來。

    要知道這個時代的弓箭可沒有后代的那里厲害,即使是純鐵制的重箭也難有這么恐怖的效果,可見項東海這一箭的力量是多么的恐怖。馬賊們突然浮出一個念頭,這個偷襲者搞不好要比他們的老大灰胡還要恐怖。

    “這是怎么回事?”

    原本想再接再厲多埋伏掉幾個馬賊的項東海,突然接到一個來自靈魂的提示,說自己成功射殺一名兇殘的馬賊,獲得1點生存點。這一個突然的靈魂之聲,還真把項東海嚇得可以,所有計劃中的動作瞬間停止。

    “誰!”

    一個機警的馬賊感覺到一個突然閃現的殺意,當即全神戒備起來。

    而他的警戒,也影響了他身邊的馬賊,一群七、八大漢相對看了一下,就慢慢向那個殺意的來源地摸過去。人多,才能給他們一點安全感,如果是一兩個人,他們怎么也不會過去的。

    “發生了什么事?”

    灰胡終于察覺到不對勁,自己也殺上山上來了。

    不過當他率眾殺上來之后,就看見他們一群人突然離隊,向一個陰森的地方圍靠過去,馬上質問起來。

    咻當!

    一個破空之聲剛剛出來,警戒心超乎常人的灰胡本能性的舉盾一擋,披著一層薄鐵皮的盾牌將一支冷箭接了下來。奈何這一支冷箭的力道實在是太恐怖了,身材高大的灰胡竟然吃不住勢子,直接被撞下馬來,情態相當的狼狽。

    的確,項東海是被那個突然而起的靈魂之音給驚住了,也曝露了自己的位置,但他是影子,是暗黑世界里的刺客。在那些馬賊做出反應之后,項東海已經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那里,向自己最大的目標接近。

    這樣也就有了這一次的偷襲。

    嘣!

    一個突然的爆炸聲響徹整片山頭,把所有的馬賊都給驚住了。而灰胡完全是另一翻感受。

    就在那支冷箭出來的時候,一個沉寂了許久的恐懼感突然侵蝕了他的心靈,隨即就有一個快得令人接受不了的身影向自己飛射過來。

    這樣的速度,在灰胡的影響之中,據說只有頂級的刺客才有;而頂級刺客向來都是行刺那些呼風喚雨的名人,簡單點說,這樣的行刺太高規模了。灰胡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有資格享受到這樣高規模的刺殺待遇。

    不過灰胡再怎么說都是血里來火里去的兇殘馬賊,死在他的槍下的亡魂沒有一百也有八十,直接被他們剿滅的敵人就不在一千之下。強大的求生本能讓灰胡舉起手中的大槍,向飛射過來的影子刺去:

    在這個殘酷的亂世之中,所有的戰爭都是最赤.裸裸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所以所有的攻擊都是最直接,最殘酷的招數,全都是無數鮮血凝聚出來的精華。灰胡這簡簡單單的一記直槍,就凝聚了他近十年來的槍術精華,閃爍著戰場的殘酷。

    灰胡不愧是過千兇殘馬賊的頭領!

    可是那個影子還沒殺到,一抹冰冷的寒芒已經沒入了灰胡的肩膀之時,未等灰胡慘叫起來,項東海的長劍已經輕松挑開了失去所有神妙的一槍,無論是力道還是準確度,項東海這一劍都無可挑剔。

    那抹寒光,就是項東海的匕首,正是陶方贈送與他的寶貝。不過在這樣的環境之下,倒也是用得其所。

    至于飛刀之術,這個對于擅長“國術”的項東海來說完全不是問題,他的飛刀技巧厲害得沒有人敢小視,甚至能一口氣飛出四柄飛刀,分別命中四個十米開外的靶子紅心。

    可惜的是,項東海浪費了太多的時間。

    灰胡可不是單身一人的,他身邊還有十來個類似于親兵的馬賊。雖然他們的反應能力慢了一線,但在定下神來之后,他們的攻擊也出來了,甚至還有幾個聰明的意圖想斷掉項東海的退路。

    “啊……”

    項東海舞出一個劍花,瞬間了結掉一個沖得最快的馬賊。

    在這樣的環境,根本不用講求招數。要的只是最簡單,最致命的攻擊,多余的招數只會讓項東海落入無葬生之地。

    “殺了他!”

    灰胡強忍著痛楚,對項東海下起來絕殺令。

    他出道到現在,從未嘗試過這樣的痛楚,這樣的憋屈。原本就是暴戾的他怎么可能忍受得了這樣的怒火呢。

    艮卦:青龍截路!

    截者,敵器擊來,我速用劍擋敵腕或劍,令彼不能得勢,無分上、中、下三路,均謂之截。

    項東海在感受到背后的森寒殺意之時,頭也不回的就使出了“孫氏八卦劍”中的“艮卦劍學”,只見寒芒一閃,意圖偷襲的那個馬賊還未建功就被項東海挑斷了手筋。

    伴隨著一個凄厲的慘號聲,所有的馬賊為之一滯。

    即使殺戮成百上千,但是他們哪里見識過這么恐怖的敵人,看也不看就知道敵人的偷襲,最過分的還是偷襲的同伴反被挑斷了手筋。這樣的敵人,讓他們突然生出了一種無懈可擊,不可抗拒的感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9_253-m
末世修仙高手
作者 雨後蝸牛
   元嬰期大修士隕落之後,重返地球,卻又遭遇末世降臨。但他驚訝的發現,地球竟然... (馬上閱讀)
3313422_7_240-m
深淵主宰
作者 諸生浮屠
  動蕩之年。
  混亂時空內爆發了一股可怕的能量風暴,所有的神靈都暫時失去了全部的... (馬上閱讀)
Sys_9_251-m
最終救贖
作者 諸生浮屠
  我從地獄中來,尋找救贖!——《啟示錄》   嗯,我講個故事給你們聽。   嗯嗯,就...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