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真的末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鼠群流竄到哪里,哪里就會爆發一種可怕的瘟疫。被傳染的人先是四肢無力,然后嘔吐不止,最后脫水成為一具具活著的木乃伊,在痛苦和掙扎中往往要被折磨一個多星期后才會力竭而亡。

    面對這種感染率高達90%以上的病毒,現代的所有醫藥和治療手段統統無效,整個歐洲在不到一個星期的時間好像就回到了中世紀黑死病爆發時期,而且有過之無不及。

    大面積殺傷性武器、各種先進的射線槍和激光武器,甚至某些面臨絕境的國家動用了生化武器也沒太大效果后,已經被封存的核武器被紛紛從各國武庫中提了出來。可是這也僅僅暫時阻止了變異鼠群前進的腳步而已,衛星圖片顯示,人類終極武器核彈對于變異鼠群的殺傷力還不如火焰噴射器管用,除了爆炸現場的鼠群大量死亡外,周邊的哪怕正處在輻射區的其它鼠群則毫發無損,依舊活蹦亂跳。再放核彈沒有絲毫意義,只是將地球毀滅提前罷了。變異鼠群的推進速度非常快,不到二個月的時間,非洲,這個人類祖先的發源地最后一批人類也撤離了。

    亞洲,中國,北京,一次緊急會議正在召開。

    會議室的一面墻壁被一個巨大的電子地圖所占據,上面的歐洲部分和非洲部分已經被一片黑色所籠蓋,而亞洲的整個阿拉伯地區和半個印度也不例外。再看中國地區,天山山脈已經是抵抗黑色包圍的最前線了,同時,天山兩側各有幾道黑色的箭頭,所指方向對準的正是中國中原腹地。

    “我宣布:國家正式進入緊急狀態,以省為單位,成立軍事管理委員會,軍管會由省駐軍軍區司令員為首,省武警總部和公安部為輔,全力以赴進行疏散和撤離,具體撤離方案等會發給大家。”

    “我宣布:正式啟動緊急阻擊方案,西北各省和南方七省所有戰略軍種和物質儲備在命令下發這一刻起,全體緊急動員,力爭在天山山脈和青藏高原一線阻滯鼠群進入內陸時間,最少要堅持一周時間,這是死命令!”

    “我宣布:宇航、衛星發射場、最高科研機構和各大學科研人員為首批撤離人員名單,36小時內所有人員和裝備要登上開往內陸的飛機和火車,如有違反,一律軍法處置!”

    “我宣布:”

    一個急匆匆走進會議室的上校打斷了正在發布命令的威嚴老者。

    “主席,這是北美聯盟和南美聯盟發來的最新緊急聯絡通報,您是不是先看一下?”

    “直接念,現在都是什么時候了,還整這些沒用的干嘛?”

    “是。”

    “我先給大家通報北美聯盟的消息,據北美聯盟最新衛星圖片顯示,一群數量驚人的變異鼠群正經過白令海峽進入到北美洲地區,現在他們正在準備抗擊,所以支援我們的第二批物資沒辦法準時抵達了,為此他們很抱歉。”

    一聽這個消息,剛才還正襟危坐的主席一手撫頭,無力的靠在椅背上,其他人則面面相窺。

    “繼續念,南美共同體什么消息。”過了一會兒,老人恢復了一些,繼續問道。

    “南美共同體倒沒發現什么異常,不過他們同時給我們和北美聯盟發來一封建議書,內容是關于航天計劃的,他們,他們建議做好撤離地球的準備。”

    這番話引起了會議室里眾人的騷動。

    “大家靜一靜,這件事會由專家小組做評估,之前你們只有一個工作要做,全力以赴進行疏散和撤離,馬上執行,我宣布:所有飛機火車船舶及主要交通干道一律執行軍管,違令者軍法處置。”

    “最后,我警告某些人,以前以權謀私、仗勢欺人的那些見不得光的伎倆都給我收起來,國家和民族危急存亡的關頭,我不介意把他們送到最前線去。”

    “專家小組留下,其他人散會。”

    得益與第三次世界大戰的爆發,中國一早就執行了半軍管,已經成為世界綜合實力第二強國的中國在這一時刻是幸運的,因為他們有一個以現任主席趙全民為首的強有力的領導班子。很快的,還算有序的大撤退開始了,而另一個最高機密行動也開始了。

    靠著緊急研發出來的各種武器和吸取歐洲、非洲的經驗教訓,英勇的子弟兵整整抵抗了9天。他們超額完成了阻擊任務,但是代價也是慘重的,將近20萬人在此次戰斗中犧牲,一時間,整個中國都籠罩在一股絕望之中,自殺事件時有發生,哭泣的面孔隨處可見。

    可是幸存的人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來流淚了,天山防線被突破后,中國再也沒有適合阻擊的地理優勢,而這個時候,印度、中南半島也相繼被鼠群攻陷,幸虧有世界屋脊和云貴地區的復雜地形,不然的話,中國將面臨來自兩個方面的攻擊,即便是這樣,昔日繁華的兩廣地區也逐漸的向內陸撤離。

    沒有時間考慮了,與此同時,變異鼠群也突破了北美聯盟的四道防線,正在向縱深擴散,而南美和澳大利亞也在不久前發現了其它變異生物的身影,規模也在日益壯大,現在已經不僅僅是鼠類變異了,幾乎每種生物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異化,人類,已經不是地球唯一的主人了。

    謝天謝地謝自己,人類還有最后一張牌,航天科技。大規模的撤離地球已經刻不容緩,為此,地球上僅存的幾個政府組織緊急進行了磋商,撤離派和留守派在經過激烈的爭論爭吵過后,在最后時刻達成一致,兩種方案同時進行。

    兩個方案供人選擇。留下,意味著要直接面對各種變異動物的襲擊還有其它惡劣條件,撤離也不一定保險,人類的航天科技雖然有了長足的發展,那也僅限于剛剛飛出太陽系,對銀河系的探索也僅僅是計劃階段。在廣袤的宇宙中,未知的探險和無知的將來更可怕,而航天飛機的數量和太空環境的條件也限制了人數。

    這是一個兩難的決定,當全國民眾從各種媒體里聽到看到主席趙全民沉重的宣布后,集體失聲。一時間,大混亂開始了。

    決定撤離的立刻背帶干糧和水,前往集合地點,決定留守的也需要按人頭去領取武器和有限的糧食補給等,整個社會都亂套了。巨大的危機和壓力使一部分人頭腦喪失正常理智,殺人、放火、強奸、打砸搶等現象幾乎每個城市和鄉村都在上演,即使軍隊也出現了不安定的苗頭。

    亂世用重典。大量的武警和后備役戰士毫不留情的執行著軍管命令,所有違抗命令和軍法的,不管你是什么職務,不管你有多錢,一律就地槍決,殺到后來,幾乎都快殺紅眼了。

    第一批飛向宇宙深處的人類還沒飛出太陽系的時候,南美和澳大利亞陷落了。僅僅過了一個星期,中國剩下的人們在留守的趙主席帶領下退入東三省,而前一天,北美聯盟最后的力量也集中在佛羅里達半島一個狹長的地帶。

    交通癱瘓、通信癱瘓、供電供水癱瘓,所有的正常生活秩序全部喪失,除了山海關一線的百萬大軍外,整個東三省都處于一片糜亂。看到變異鼠群的日益逼近,大多數人選擇了離開地球,可是,粥少僧多,有限的航天飛機已經不能滿足剩下的人們。所以,當前線的戰士們還在極力抵抗的時候,后方的人們就已經徹底崩潰。

    所有存活的人們都在向那個臨時航天基地進發,他們心里還有一絲最后的希望,希望能夠搭上一艘航天飛機,離開這個該死的地球。可是他們失望了,最后一架航天飛機早在幾天前就升空了。

    東北第一重犯監獄,監獄長拿著手里的文件正在猶豫不決。

    他接到的命令是馬上組織撤離,放棄整個監獄,所有犯人一律釋放。那些被判幾年幾十年的罪犯還好說,放就放了,反正這時候外面喪失理智和趁火打劫的人跟他們相比也差不太多,可是那些冷凍的極度危險罪犯怎么辦?換做別人,也許這個監獄長即使不愿意,恐怕也會勉強接受這個命令,可偏偏其中有兩個是轟動一時的奸殺少女連環案的主犯,而他女兒就是受害人之一,他怎么可能把殺害自己女兒的兇手放出來?!

    如果沒有人持續補充冷凍劑的話,他們也會在50年后逐漸復蘇過來,監獄長咬咬牙下令,最后給冷凍倉注入一股冷凍劑,然后就關上電子門,不過總算把安全警戒措施給關閉了,讓他們聽天由命吧。

    2090年冬,最后一批留守的大規模人類被變異鼠群給沖散了,除了飛向太空的那些人們,地球上曾經的主人喪失了他們的家園。

    不過人類沒有滅絕,還有少量軍隊和平民在各個地區頑強的生存著。他們或者借助茂密的原始森林,或者借助孤懸海外的小島,在進行最后的掙扎。

    10年過去了,20年過去了,人類的身影越來越少,當海洋生物也漸漸的被異化后,整個地球已經看不到人類活動的身影,好像全都消失或滅絕了一樣。

    公孫澤漸漸的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四肢雖然還不能動彈,但是大腦已經開始恢復了工作,眼睛也慢慢的睜開了。

    冷凍倉的高聚酯合成門是開的,大量冷凍氣體接觸到外界空氣后,迅速的溶解淡化,就像一鍋煮沸的開水一樣,冒著白氣。

    “呃?”公孫澤完全清醒過來了,狐疑的看向四周。在高聚能材料做成的熒光燈微弱的照射下,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其它的幾個冷凍倉和他所在的一樣,也全是打開的。難道刑期過了?不對啊,不是無期徒刑么?或者是出現故障了?嗯,這個很有可能,可是為什么沒有士兵和獄警呢?

    活動了幾下手腳,還好,沒忘記怎么走路,本能還在。這時候周圍的冷凍倉里也依次走出來一些人,穿著和他一樣的淡藍色犯人衣服,腳上也是一樣的絕緣鞋,他們當然就是那批幸運的重刑犯。

    “哈哈,老子出來了,哈哈,咦?沒有士兵?我們被釋放了?”一個魁梧的男子扯著嗓子大笑著,不過隨之也發現了異常。

    “做你的大頭夢吧,釋放?就憑你倒賣的那幾顆核彈頭,地球毀滅了你也不會被釋放。”魁梧大漢旁邊的一個疤臉男子輕蔑的說到。

    “喂!有人嗎?還有喘氣的沒?出來,再不出來老子就殺出去了!”這個魁梧大漢楞了一下后,突然放聲大喊大叫。

    “叫什么叫,叫喪啊你!姑奶奶還沒死呢,就差點讓你那破嗓子給震暈了。”一個女人?不過她的聲音也好不到哪去,沙啞的厲害,周圍好幾個人眉頭都是一皺。光線很暗,只能看到這個女人大致的容貌,還好,長相還算可以。

    冷凍劑融化產生的霧氣漸漸的消散了,眾人的視線也清晰起來。周圍沒變化,和當初被冷凍時候一模一樣,一切就好像是昨天發生過的事情似的,難道被冷凍的時間不長?或者只有幾天?

    一個瘦弱的青年瞇著眼睛摸著墻壁好像在找什么,不小心碰到了前面的一個滿臉橫絲肉的壯漢,那壯漢二話不說,抬手就是一巴掌,把那青年抽的一個趔趄,通的一聲撞到了墻上,再一看,嘴角都出血了。

    “滾開小子,爺爺我不喜歡玻璃,警告你,離我遠點,下次再靠近我,我就把你腦袋扭下來!”壯漢囂張的罵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眼睛近視,他們把我眼鏡給拿走了,對不起,對不起。”瘦弱青年倒退了幾步,急忙擺動雙手解釋到。

    “哼,廢物一個。”壯漢看都不看那青年一眼,轉身向門口走去。

    這時候,門口前已經有好幾個人站在那兒了。魁梧大漢、疤臉男子和那個嗓門沙啞的女人好像彼此很熟悉,正站在一起小聲的嘀咕著什么。另外幾個人則彼此戒備著周圍的人,不過都赤手空拳的,再說發生了什么狀況也不清楚,這些兇神惡煞目前還算冷靜。

    冷凍倉所在房間里的設施很簡單,轉了幾圈后,沒發現任何異常的公孫澤稀里糊涂的跟在幾個人的后面,來到了門前。眼前的大門是全金屬的,密封相當的好,沒有門把手,估計是電子控制的,搞不好需要什么密碼才能打開。

    “靠,這TMD算怎么回事?釋放我們?門卻不開,槍斃我們?連個人影都沒有!”打人的壯漢上前推了推大門,氣的沖門上狠狠的踹了一腳,破口大罵。

    “他們不會想活活餓死我們吧?”后面的人不知道誰說了這么一句話,登時,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政府不會做這種無聊的事情,一定有什么意外發生了,只是我們還不知道罷了。”公孫澤忍不住開口說道。

    “魔醫說的對,外面那幫人不會無聊到這個地步的,我也查過了,周圍的監視鏡頭都停止了工作,除了這個大門以外,只有幾個老鼠洞大小的通風孔,我們得想辦法出去,不然的話,不等餓死我們也渴死了。”一個相貌平凡的中年人站在公孫澤的身旁說道。

    “你是哪根蔥?你怎么知道監視鏡頭不工作的?”那個打人的壯漢眼睛一瞪,像要吃人一樣的問到。

    “我不是蔥,我是神手王。”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74092_9_252-m
重生歸來唯我魔尊
作者 石頭成精
  簡介:末世三千年,重生歸來,全能系統加身,自此一路高歌,重走無敵路!
  通俗版... (馬上閱讀)
134887_9_252-m
極限殺戮
作者 高樓大廈
     悲嚎刀無影,十步殺一人。   當人類從食物鏈的頂端跌落,你身邊的是戰友,還是敵人?<... (馬上閱讀)
Sys_9_253-m
末世殘兵
作者 化草為刃
  末世之人,生死無依,他毅然選擇了浪跡天涯。   不去幸存者基地,不吃嗟來之食,更不為任何人...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