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蘇醒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唉,十三奶奶命苦啊!

    兒子得病回家后,十三奶奶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個人成了母性光輝的代名詞。十三奶奶收起眼淚,以前的斗爭生活徹底放棄,就全心全意地照顧兒子。

    今天娘家出了點事,十三奶奶回娘家還沒有回來,秀珠到時,石頭只穿了個馬甲,光著膀子正迎著狂風暴雪,在院子里中練槍。

    雖是狂風呼嘯,暴雪肆虐,但石頭卻熱氣騰騰,似乎整個人都在放光。見秀兒來了,石頭收槍站立,招呼道:“秀兒來了。”

    在整個家里,秀珠和這位只比自己大三歲的十五叔感情最好,甚至都比和父母的感情更好更親。陳海平在家時,秀珠就是他的跟屁蟲,幾乎走哪兒跟哪兒,而陳海平也極喜歡這個小侄女,從不厭煩,甚至去賭場都帶著秀珠。

    陳海平是個怪物,禮數什么的向來在心里沒什么印象,石頭是他的人,不是任何人的奴才,而石頭又是個二愣子,主人怎么說怎么是,所以從不稱呼秀珠“小姐”,就叫秀兒。

    神色一暗,秀珠點了點頭,道:“石頭哥,我來看小叔。”

    秀珠的眼睛有點腫,明顯哭過,石頭的眼睛好使,他一見眉毛就立楞了起來:“秀兒,誰欺負你了?”

    他們也是從小就在一起,感情也是極好,聽石頭這么一問,秀珠鼻子一酸,眼淚又往上涌,她道:“你別管!”

    秀珠說完,就往正屋走去,見石頭跟了上來,她又道:“我想和小叔單獨呆會兒。”

    堂屋里有一盞油燈,里屋沒有,但借著堂屋里的光亮,里屋并不是很黑,還是基本能看得清楚。

    炕上,陳海平仰面躺著,眼睛緊閉,秀珠一見,眼淚更是止不住,傷心事都湊到一塊來了。

    “小叔你知道嗎?爺爺今天給秀兒定親了,是范維章那個王八蛋。要是真得嫁給那個混蛋,秀兒可怎么活啊!小叔,爹娘都不能保護秀兒,從來都只有小叔能保護秀兒,可現在怎么辦……小叔你醒醒啊……”

    陳海平呆傻之后,幾乎很少說話,秀珠整天和他在一起,也慢慢習慣了這一點,只是默默陪在一邊。但這一刻,實在是絕望傷心,話匣子一打開,便絮絮叨叨說開了,把不愿和父母說的話都吐了出來。

    不知絮叨了多久,秀珠累了,也不知什么時候,她倒臥在邊上睡了。

    把郁積在心頭的話都說了出來,心里舒服多了,睡夢中,秀珠猶自帶著淚痕的臉慢慢舒展開來,唇邊不知什么時候,蕩漾起了一絲絲淡淡的笑紋。

    真是幸福啊,睡夢里,小叔根本沒病,正愛憐地撫mo著她長長的秀發。忽然,秀珠心里一驚,醒了,心房立時又被無限的惆悵和痛苦填滿了。但,怎么回事,好像真的有人在輕柔地撫mo她的頭。

    霍地抬起頭來,是小叔,真的是小叔在撫mo自己的頭。烏蒙蒙的幽暗光影下,小叔的眼睛像冬夜里的寒星一樣亮。

    那寒星一點都不冷,寒星里充滿了溫暖和關愛。

    秀珠吃驚的腦袋暫時短路,好一會兒她才猛地坐起,雙手抓住撫mo自己腦袋的那只手,大聲呼道:“小叔你好了?”

    秀珠的呼喊驚動了石頭,石頭一個箭步就從堂屋邁進了里屋。

    陳海平好了,他伸出雙臂,把石頭跟秀珠都摟進了懷中。

    石頭和秀珠喜極而泣,根本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兒,陳海平拍了拍兩人的后背,三人分開。而后,陳海平對石頭吩咐道:“石頭,你去把三哥請來。”

    對少爺吩咐的事,石頭向來不問為什么,從來都是丁是丁卯是卯,一絲不茍地照做。這早已成了習慣,現在盡管心神搖動,但石頭還是立刻就去了。

    石頭出去后,陳海平開始穿衣,秀珠在一旁服侍著。穿衣下地后,看著秀珠,陳海平笑著問道:“范維章那小子腦袋是不是進水了,他怎會看上你?”

    腦袋進水?聽著新鮮,但意思不難理解,很有趣。秀珠心里想笑,但眼睛卻瞪圓了,她質問道:“我怎么了?難道我還配不上那個混蛋?”

    陳海平笑了,他道:“我是說你那雙大腳。”

    秀珠臉紅了,陳海平大笑。秀珠急了,跺腳道:“這還不是因為小叔!”

    裹腳可是大事,女孩子要是長著一雙天足,找婆家就會有困難,但裹腳實在是太痛苦了。秀珠五歲開始裹腳,那時陳海平八歲。由于秀珠的父親陳海廷是兄弟們當中唯一對這個小弟好的,因而秀珠就和這個僅僅大自己三歲的小叔格外親近。

    秀珠如此痛苦,陳海平自然看不下去,雖然還僅僅八歲,但他愣是把這件事給攪黃了,秀珠的腳因而可以自由發展,長成了一雙對婚姻有莫大妨礙的天足。

    兩人正說著,三爺和三奶奶風風火火地來了。

    噓寒問暖之后,秀珠和石頭就被趕了出去。其間,三爺連三奶奶都要趕走,但被陳海平攔了下來。

    三爺和三奶奶在八仙桌兩旁落座,陳海平雙腳觸地,靠坐在炕沿上,他問道:“三哥,秀兒的事是怎么回事?”

    三爺雙眉緊鎖,默然半晌,才憤然說道:“最近老二他們幾個正謀劃奪回產業的控制權,秀兒的事這么突然,和這個脫不了關系。”

    在家業繼承上,商人和普通的家庭有些不一樣,嫡長子繼承制雖也普遍,但遠不是絕對的。像陳家這樣的,父親死后,兄弟們就得分家,一般而言,最后的繼承者大都是真正掌管家族產業的子嗣。而現在老太爺的年紀一天比一天大,雖說身體還很好,但年紀畢竟大了,說不定哪天睡下就醒不來,所以家族產業的控制權一天比一天來得重要。

    三奶奶到這時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由連聲地狠狠罵道:“這幫挨千刀的……”

    沉思片刻,陳海平道:“三嫂,秀兒的事您放心,我和三哥會處理的。”

    三奶奶知道這哥倆有事情要商量,自己在這兒不好,于是站起身來,對三爺道:“我帶秀兒先回去睡,你們哥倆好好嘮嘮。”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687209_5_226-m
德意志崛起之路
作者 終極側位
  穿越者站在新天鵝堡的露臺上,遙望著柏林的方向。那裡是帝國的中心。
  「總有一天...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