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啟示連心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紀元3XXX年,華夏國奇隆市是一座普通的大型的城市,和其他城市差不多的高層建筑,以四方樓為主的公司企業樓,特色的民房住屋,以及一些希奇古怪的建筑交雜在一起,被一條條縱橫交錯的公路連接起來,有輪子的車不多了,一般都是地磁汽車浮在空中飛馳。這才真的不愧是車水馬龍。城市外的郊區環境人工設計還不錯,應該是精美吧!不過就是精工設計這點讓人不喜歡……

    “爺爺!爺爺!再給我講一遍!再講一遍!”此音來自一個七齡小兒,生的靈巧繡目,惹人喜愛。他——云雨龍,便是我們的主角了。別看他才七歲,他可是一個奇才,小小年紀便以達博士學歷。他在吵什么?是啊,他在吵著要聽他聽了四、五年好幾百遍的一個神話故事。奇怪吧!像他這樣科學知識豐富的人怎么會信神話?而且還聽上幾百遍也不厭倦。世上的稀有動物拉!

    “好!好!呵呵呵呵”一個滿臉祥和,眼角深邃的魚尾條紋的六旬老人。笑的那么和藹近人。

    “好了!雨龍,該來吃飯了!”這個甜美的女聲是一個年輕美貌的少婦喊的。一身輕巧素白的連衣裙,一縷飄渺青絲披肩,繡目圓中,柳眉纖細,雖然睫毛與柳眉沒有做修飾,卻更顯其自然之美。一件單薄的連衣裙盡顯出她完美的身材。她——就是云雨龍的母親水蓉。

    “噢,我知道了!媽媽!還想聽爺爺講一遍呢!恩~~~~”云雨龍一邊甩手一邊撒嬌地走進餐廳。小嘴還撅得老高。

    “雨龍,這個故事你都聽了多少遍呢?”水蓉開始訓斥云雨龍了。

    “報告媽媽!這個我聽了5年時間,總共是九百八十七次,加今天是九百八十八次了。嘻嘻!”云雨龍嬉笑著道。

    “這么多遍你還背不出來?不要調皮了!要聽話!”水蓉正色道。

    “噢!沒勁。”云雨龍喃喃的答到。

    “爸,吃飯吧。雨龍他就是不怎么聽話,明天就要送他去學校了,但愿這樣能讓他變乖。”水蓉帶著點憂慮。

    “別擔心。這孩子比他爸爸聰明多了。”爺爺瞇起一條縫的小眼道。

    “就是就是!像我這樣的天才,去學校上學簡直是小兒科呀!媽媽你盡管放心,爺爺盡管安心,爸爸盡管憂心,我呢,絕對有信心!呵呵呵”云雨龍站起來拍著胸脯自信滿滿的道。  

    “兒子!”云雨龍話音剛落,從門那邊響起了一個男人的聲音,渾厚有力。

    “糟拉!算了,死就死。君子報仇明天不晚!嘿嘿”云雨龍暗叫道。他的腳已經開始往外挪了,做好了往房里逃的準備。

    “你回來了!快來吃飯吧,就等你拉!”水蓉邊說邊幫著他拖去外套。這個男人是三十左右,留了個一字胡,濃眉清目,高大卻不威猛,不過很健壯。總的是個帥哥,據云雨龍透漏內部消息,他爸爸云浩炎在自己的公司里受到熱烈歡迎,當然只有女同志!還有很多愿意做他二奶的!此屬內部消息,不可外傳的。

    “我這不回來了嘛!爸,你怎么不先吃啊?不用等我的!”云浩炎先對妻子柔聲細語,再恭敬的問候了父親,接著轉過頭,對著踏出席位的云雨龍,道:“雨龍!吃飯了,你要到哪去啊?”多么慈愛的父親啊!可是聽在云雨龍耳朵里卻令他打了個寒戰。

    “呃嘿嘿嘿!爸爸,你回來了,那么快吃飯吧,我們就等你了。”云雨龍轉過身訕訕的笑道。無奈的移向自己的座位。

    “浩炎啊,雨龍還小,不要這么嚴厲!”爺爺總算是護著雨龍的。

    “爸,雨龍還小沒錯,但是他早懂事了!所以才要好好教育!”云浩炎正經八百的道,絲毫不肯退讓。

    “慘拉!慘拉!”云雨龍心里暗暗叫糟。

    “先吃飯吧!有什么事吃過飯了再說!”水蓉還是肯向著兒子點。

    這頓云雨龍吃得忐忑不安,不時向爺爺和媽媽投以哀求的目光,他們卻是視而不見。唯有爸爸那副虎視耽耽的樣子……

    第二天早晨。

    “啊呃……赫呃……啊不……不要……走開……呀啊!”云雨龍輕叫了一聲坐起,他以滿頭豆大的汗珠了,嘴里粗氣只喘。云雨龍坐了一會,深吸了兩口氣,方才靜下心來。他已經開始回想剛才的噩夢了,順起左手抹去額上的汗珠。

    “那是什么?為什么會出現這么真實的感覺呢?還有這么熟悉?”云雨龍老成的凝起愁云,開始自言自語的思索詢問著。對這個把自己嚇了個半死的“噩夢”盡沒了一絲心虛。“等等,那個地方很暗,又有一個巨大的東西,沒看清,不過肯定它被困住了。……對了,不是那條龍吧?……既然是這樣,那大概是我日思夜夢吧!算了。”云雨龍自言自語了一陣便想下床,可馬上又縮回去了,有人來了。

    “雨龍!雨龍!還沒起來啊?快起來了!”正是云雨龍的媽媽水蓉,聲到門開。

    云雨龍早把被子蓋過了頭部,悶在里面大哆嗦。水蓉見到此景大是不解,便輕輕拍了拍蓋過云雨龍頭部的被子,柔聲道:

    “雨龍,起床了!今天第一天上學要聽話哦!”

    云雨龍沒搭理她。

    “你這孩子真是的,快起來!”水蓉說話間已經提著被子一帶了。不要怪她暴力,而是這種程度對于云雨龍來說如輕撫一般。她的目的只是讓云雨龍清醒點,起床!可哪知她這一帶,把緊抓被子不放的云雨龍一起帶起,摔向墻壁。水蓉雖然可出手,但她不會出手,她這個兒子她還是了解的,不這樣不行。可是這次出乎了她的意料,云雨龍撞上墻壁,砰的一聲,落在地上,還在打著哆嗦。水蓉先是一怔,隨后立刻抱起地上的云雨龍,畢竟云雨龍才是七歲小兒。

    “雨龍。是不是病了?哪里不舒服啊?”水蓉有些手忙腳亂了,看著懷里不住哆嗦的兒子,她已是手足無措了。

    “媽媽……我……”云雨龍虛汗淋漓,聲音及是虛弱。

    “快告訴媽媽,你哪不舒服?快說,我馬上去找藥,送你去醫院,叫你爸爸去。”水蓉胡言亂語了一通。

    “媽媽……我想,想……”云雨龍依然虛弱至極。

    “雨龍,想怎么樣?說吧,媽媽答應你!”

    “真的?我想多在媽媽懷里睡會覺。你答應了的,不許賴皮哦!我昨晚做了個好可怕的噩夢,讓我睡會。”云雨龍的氣色立即一大轉,不給水蓉否決的機會。

    “你這孩子!誒~~~~”水蓉無奈的抱著云雨龍坐到床沿,將他緊樓在懷里,右手輕輕拍者云雨龍的背,像抱著嬰兒般。云雨龍也如嬰兒般睡著了。也難怪云雨龍會撒嬌拉,他心志成熟很快,三歲便一人獨睡一間房了,享受到了母愛相對來說是少之又少,“寂寞”了那么久難免要撒撒驕。

    云雨龍一睡就是半小時,水蓉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抱著云雨龍想到很多,直到云雨龍睜開眼睛。云雨龍剛醒來,就學著嬰兒的樣揉著眼,喃喃的說了一句:

    “媽媽,謝謝你!”說完便轉身起來。水蓉是想不到怎么蹦出來的一句這樣的話,一臉詫異的看著云雨龍,有母子間漸漸遠離的感覺。

    “媽媽,其實……剛才我是騙你的!”望著水蓉的一臉凝云,云雨龍嬉笑著說了這一句便跑出房門。其實剛才云雨龍并沒有睡,他在思考,聯系,母愛的暖流讓他茅塞頓開,把剛才的噩夢真假的困擾給弄清楚了。

    “好啊!你這孩子,騙到媽媽頭上來了!你站住。”水蓉指著門口吼道。并沒有追趕。

    “爸爸早!媽媽發火了,我先去洗臉了,你自己小心。”云雨龍邊和云浩炎打招呼邊逃命般跑進洗手間。云浩炎還真聽話,小心翼翼的靠近云雨龍的房間,準備開始“窺探”。

    “還不去洗臉刷牙!”水蓉吼著便隨手扔了一個東西出去。

    只聽見啊的一聲慘叫,一個人便頭破血流倒地,這人當然是云浩炎拉。水蓉聞聲不對,立刻來到門外一看,還真是自己的丈夫。

    “老婆,你出手怎么那么重啊?哎喲~~痛死我拉!”云浩炎哀嚎道。一只手還捂著額頭的傷口揉搓。

    “老公,我不是有意要傷你的!都是雨龍這調皮的孩子!”水蓉近似抱怨的道。

    “老婆,就算是孩子,也不能出手這么重,萬一打個重傷怎么辦?你不心疼嗎?”云浩炎苦口婆心的道,也忘了自己還在頭破血流了。

    “好啊你!孩子學會撒謊騙我這媽媽,難道不該教訓嗎?你還怪我拉?”

    “好蓉兒……”云浩炎正要開始哄老婆,卻來了個不素之音。

    “好蓉兒,你聽我說,我真的不是那個意思。你知道我的心意的,是不是?我……”云雨龍以童聲裝成年的音色陶醉的說著,發現了局勢不妙便立刻停了下來。他的父母臉色好難看啊!一個是因為把自己哄老婆的話當成了笑話來說,以后沒得說了,氣人!另一個是因為把自己每次受同一段謊言所騙的事說破了,氣死人了!難怪他們冒火拉。兩雙火冒三丈的眼睛正盯著云雨龍,如果目光能冒出火來,云雨龍早就燒干凈好幾次了。當然,前提是他們不救他,這個是不太可能發生的。

    “呃~~~~爸爸,還有媽媽,我的早餐有的吃嗎?不不不,是爺爺問我,早餐好了沒有。是吧爺爺!”云雨龍感受到目光的灼熱,開始朝爺爺呼救了。可惜沒有回音。

    “爺爺可能還沒起來了!不是不是,他出去了還沒回來,我怎么這么糊涂呢?呃呵呵……呵呵。媽媽,早餐我可以吃了吧!是吧!”云雨龍可真急了,現在可好,爺爺大早的出去早練了,爸媽一起得罪了,要是只是一個該多好啊!一個要打,另一個護著。可現在呢,要打兩個一起來,真慘咯!要怪,也只能怪他自己,老是不顧后果的做事,以為每次都能“急中生智”。今次嘛……也有了!

    “爸爸,剛才我在洗手間里面一個不小心……”云雨龍遮遮掩掩的說著,還故意做出小孩犯錯的樣子來。

    “不小心怎樣?”云浩炎沒好氣的道。一雙怒目沒有離開云雨龍的身影。

    “不小心打翻了你最喜歡用的……,還有,那東西剛好塞在了……”云雨龍雙手互揪,放在小腹那,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云浩炎聽了他的話也不深信,只說了一句:“你要是還在說謊,我就……”便往洗手間去了。就只剩水蓉一個人了,事情也好辦多了。云雨龍暗地里盤算著。

    “媽媽!今天是不是要爸爸送我去上學?我看就不必了,我自己可以去的!”云雨龍自己快速的說著,眼睛始終盯著媽媽的臉色。

    “不……行!”水蓉很簡單的回答了他的話。

    “三,二,一,囈——”云雨龍暗念著便閉緊眼睛開始不忍的聽見的樣子。

    云雨龍剛做完那些動作,便聽到了噼里啪啦一陣東西打亂的響聲,接著就伴隨一陣慘叫聲的出現了。水蓉根本未反應過來,洗手間的門開了,走出來一個人,臟稀稀的,頭上盡是一些洗發露啊,沐浴液什么的,臉上還一層綠油油的東西呢。身上的衣服,那真是用慘不忍睹來形容的,全身沒有一塊好料了。云浩炎這副狼狽不堪的樣子跟古時候的窮乞丐有的比了,應該說有過之而無不及啊。難怪云雨龍會不忍看啊!

    “爸爸,告訴你!這套機關叫做‘傻子運’!如果你從第一個開始中機關的話就只有一個連環,如果沒中第一個的話,那就是……三十一連環啊!嘿嘿,這是你……你……”云雨龍娓娓縮縮的道。

    “你、的、意、思、是、我、自、作、聰、明、嗎?”云浩炎一字一字的吼道。

    “我不是……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快遲到了,我還是自己一個人去吧!我先走了!拜拜!”說完,云雨龍一溜煙的跑了,只留下了一對怒火中燒的夫婦。

    “今天真有點過火啊!呵呵~~”云雨龍背著個小書包走在路上。“那個夢,為什么我突然會夢到那個地方,那個東西,不,是龍!一定!難道那個是真的?”云雨龍喃喃的道。他這樣有眼無珠的走路會出事故的。砰!撞著了!

    “呀喲~~運氣不是很佳呀!”云雨龍撞了個滿懷,雙方都倒地了。云雨龍摸了幾下自己的胸口,撐著地站起來便要走。對方也好象沒有話說,起身就走。云雨龍繼續想著自己的事情走在前面,而被撞的那個呢,是個女孩子啊!還挺漂亮的,一縷飄肩青絲半掩了了臉面,真有點遮羞又欲露的樣子!不過肯定不是,她很冷,冷得可以凍死人拉!一雙繡目寒光滿溢,面無表情,俏臉如冰,可是眉宇間又透著火氣,不能說是冰“美人”了,真有點神秘色彩。不過這些呢,云雨龍是不會去欣賞拉!他還在任著一雙腳到處亂走呢。

    “究竟要怎么樣才能再見到他呢?這次我一定不害怕了!一定!我要弄清這件是情!我要創造神話!嘿嘿!”云雨龍暗暗的道。心里默默的肯定著這件事。咦?云雨龍發現了不對勁了,那個女孩老是跟著他,應該不算,是同路吧!他們的衣服是一樣的,都是深藍色的制服,雖然知道,可云雨龍還是停下來等著。

    “請問,你可以走快點嗎?趕到我前面很多就行了!我想一個人走!可以嗎?”云雨龍倒不是砰到“美女”就這么文質彬彬的,實是他對陌生人都這樣子。

    沒想到那女孩不理他,還是自顧自的慢慢的走。見到這樣,云雨龍也不想多說,搭訕只怕他很難學會啊。他自己往后走了幾步,在三米左右地方停下,等著她前進。沒想到那女孩和他杠上了,她也不走停下了。不過還是冷冷的表情。

    云雨龍用右手支起下巴打量著她,順便想著辦法。幾十秒過去了,云雨龍打了一記響指,走到那女孩面前:“這位女同學,你先前是不是怪我沒禮貌啊?我道歉,不過你再不走的話就不要怪我了。我會……嘖嘖嘖嘖~~~~我會強奸你的,你相不相信!”說著云雨龍做出一副色咪咪的樣子,又露出幾下強勁的手段,朝著那女孩走過去。

    也真虧他想得出這個損招啊!這里比較偏僻,本來路邊人就不多,傍邊就有條死巷,里面還比較暗,這種地方嚇個女孩子也夠了。不過他怎么不想別的辦法呢?以己度人咯,他以為自己最不喜歡的別人也是最討厭的!

    “你撞倒我沒有道歉!”女孩難得開一次口,雖然話是冷冰冰的,不過聲音很好聽,可以做個明星了。

    “為這?”云雨龍沒有必要演戲了,其實他的演技是一流的爛。

    “是!”女孩不下意識的答了一個字,她也有點驚訝自己的舉動。

    “我倒!算我錯,對不起!這位美麗漂亮的小女生,你可不可以先走了?”云雨龍還是沒忘本啊。

    “沒誠意!”女孩嗤了一句,把頭一瞥。

    “那好!一起走!哼!”云雨龍根本不退讓,徑直走了。心里又開始默想著龍的事。

    “嗷——”黑暗的龍窟里面,在一個淡蘭色的的封印內,一條盤臥了一萬多年的龍醒來了,他——被智慧之神智極用計擒住,封在這兒。這么多年來他一直都在睡覺,做著一個夢,一個沒夢。夢里有母親的愛護,有父親的關懷,有一家的美滿幸福生活,有一切的一切,但這些都是夢,一個從來沒有體驗過的夢而已。而今天,他醒了,他就得繼續復仇,要討一個公道,要自己的爹娘復活!

    但是,他很快怔住了,因為自己的身體,好大了!都不知道過了多久了,自己的爹娘也不知道輪回多少次了?這次是失落,他垂喪著自己巨大的龍頭,一滴熱淚從一只龍眼中流出來,順著龍鄂滴落。本應該精光滿溢的龍眼現在空洞無神,低落的看著自己所處地方。他看到自己的四個方向有四個石像,一個是一尊青色的龍,比自己威儀;一個是一尊白色的虎;一個是一尊紅色的大雀鳥;一個是一只古青色的獅頭龍尾的怪樣。四神石像?不對啊!跟我所記得的有點不一樣!算了!龍這么想著。

    “恩?”云雨龍似乎感受到了龍的覺醒,立刻急劇提高精神的集中。

    叮!“恩?”云雨龍的精神集中,讓龍有了強烈的感應,他雖然不知道原因,這已經不重要了,他要開始問為什么呢!就從出去開始!

    “嗷——”龍又強力的吼了一聲,把封印都震的扭曲變形了。這一次更是牽動了云雨龍的精神。

    “嗷——”云雨龍同樣仰天長吼起來,聲音很龍的一模一樣,把整個城市震得遙遙晃晃的,在近處過路的好幾輛地磁車都給震翻了,最近的女孩有點功夫底子,站在那一動不動的,任它晃。其他地方也是交通事故不斷,不少大廈的玻璃墻得重修了。長吼過后,云雨龍立刻軟倒在地上,不醒人事。

    女孩到也不是冷面無情的,她走近云雨龍,先撥弄了幾下,沒動靜。一探鼻息,好弱了。女孩也沒多說,一下便抄起云雨龍奔向醫院,還好沒人看見。一路上滿是車撞車,或者車撞墻,傷者跟是一路皆是,所幸沒有亡者。

    醫院就在面前了,這所民康醫院的分院在城市的邊緣地方,沒有波及到。女孩粗魯的扔在地上,弄的云雨龍發出一聲呻吟。女孩隨便攔了一個要出去的擔架,把云雨龍弄進了醫院她便飄然離去了。

    云雨龍送進醫院以后就陷入昏迷之中。應該說進入了另一個地方。

    “這里?這里……應該是個精神世界,我怎么在這里?”云雨龍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不由得自問起來。因為四周是一片白芒。

    “為什么你會喚醒我?”一個渾厚有勁的聲音響起,是龍的。

    “你?你應該就是帶我來這的吧?你有什么事嗎?”云雨龍隨便沖著一個地方喊道。

    “沒有錯!”

    “那你就是那條龍了?”云雨龍試探的問到。

    “你怎么知道我是龍?”

    “我猜的!大概是先祖的原因吧!我知道有關你的傳說故事,而且我也相信,可能是因為這樣吧!我想把這個神話,不,現實弄清楚,完全清楚!你應該可以幫我!”云雨龍不作任何語氣的直說著。

    “是嗎?可是你為什么想知道?”

    “不知道!和你差不多吧!總感覺這事有蹊蹺,我不認為神或仙就是對的!”云雨龍用上肯定的語氣。

    “現在多少年了?”

    “算算有一萬多年了!”

    “一萬多年?”

    “是的,可以告訴我一萬多年前的事嗎?”

    “為什么你一個人類會知道?”

    “不清楚!就是覺得自己太聰明了!這種聰明的程度實在不是人類所能有的!我也想問問!所以我相信那個被虛假化真實神話!”

    “沒有錯,很那個老狐貍一樣的!”

    “應該是那個神仙吧!”

    “他是神,不是仙!現在這種狀態你呆久了回死去,所以我們還是通心吧。既然是你喚醒的我,那你就可以讓我出去!”

    “通……心?怎么做?”

    “以后會教你!快醒吧!”

    “喂!喂!喂!”云雨龍大喊著坐起來.發現自己身上到處是各種醫療儀器的接口,而且自己躺著病床,穿著病服。母親水蓉被驚醒。先是差異的看著他,然后一下抱過云雨龍就開始哭了。

    “孩子!雨龍!我的孩子!你終于醒了!你終于醒了!”

    咚噶一聲輕響,房門打開,一大群人擠了進來。有云雨龍的爺爺和爸爸,有許多醫生或者醫學博士,還有好幾個護士小姐。

    “醒了啊?”

    “真的醒了?”

    “真是奇跡啊!”

    “太神奇了!”

    ……

    這些人真沒禮貌,一進來就七嘴八舌的吵個不停。水蓉就抱著云雨龍哭著,云浩炎大舒了一口氣,爺爺就只摸了摸自己的白須。不過云雨龍不想理了,這些事他能想到的,不過跟他們解釋起來難咯。

    任水蓉抱著的云雨龍開始慢慢集中自己的精神,水蓉有些痛苦,但他忍下來了。集中到最高后便覺得這些嘈雜都離自己很遠很遠了,他便開始呼喚了。

    “神龍!神龍!你在嗎?”

    “叫我‘霧’吧!你別叫了,等你完全康復在開始通心,現在斷了聯系吧!”

    聯系一斷,云雨龍便軟趴了,累的不行了吧。不過他目光炯炯有神的望著藍天。他在期待,或許這一切都是天意,不過,他在乎的是這個神話的內幕!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868264_21_73-m
詭祕之主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蒸汽與機械的浪潮中,誰能觸及非凡?歷史和黑暗的迷霧裡,又是誰在耳語?我從詭祕中醒來,睜眼看...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